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卷 初次相遇 第七十七章 又帮倒忙了

    容昭这个醋虽然吃的不冤,但是却醋的略久,直到小公公把顾予笙的汤药端来,容昭心里的醋意也仍旧没能消下去。于是顾予笙的下场也略加凄惨——男人阴笑着按着顾予笙把一大碗苦汤药一滴不剩的喂给了进去,而特意嘱咐宫人拿来的蜜饯却尽数进了自己的嘴里,可怜的顾予笙只有看的份。

    顾予笙撇着嘴,拿过一旁的茶壶,咚咚的灌了几大茶盏子的茶水下去,嘴里的苦味才渐渐散去,怒视着容昭道:“臭狐狸,你这也太狠了吧,简直就是公报私仇。”

    容昭道:“你不是只想着你的大哥哥吗?他对你好,你去让他喂你蜜饯吃吧!”

    顾予笙:“……”

    无视顾予笙吃瘪的样子,容昭再次冷哼一声,回到自己的案前,装模作样的看起了卷宗。

    顾予笙自然不是故意惹容昭生气的,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便连忙堆出自己认为最讨好的笑容跑到案前哄人,好哥哥喊了好几句,奉承的话也说了一箩筐,容昭那张冷着的脸才逐渐回暖。

    顾予笙笑着问道:“好阿昭,你不生气了吧。”

    “哼,我怎么敢跟一个病人生气,你近几日难得精气神好了些,能下床走动走动,我可不想再把你气回床上去。”容昭道,“罢了罢了,本殿下大度,你爱惦念谁就惦念谁吧,我不气了。”

    顾予笙连忙调皮的笑道:“嘿嘿,阿昭最好了,我以后也会惦念阿昭的。”

    其实顾予笙自己心里明白,她有没有以后都是不一定的事情,就像容昭说的,她近几日难得的精气神好些,但是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并不是真的好起来了,而是莫名的,大概,就是回光返照吧?也许是老天可怜,她的回光返照,久了些。足够她再多做些事,只是终究见不到顾延霍了。

    容昭见顾予笙又有些出神,以为是自己的话触到了她的心事,便岔开了话题道:“你前些日子不是说想去药铺看看吗,刚巧我的卷宗也看的差不多了,现在也左右无事,我带你出去玩玩吧?”

    顾予笙喜出望外道:“我真的可以去药铺看看么?”

    她好想多看看大哥哥和容昭的世界都是怎样的。

    “当然可以。”容昭点点头,召开殿外侯着的小太监,道,“小年子,本宫要出宫一趟,备马。”

    小年子躬身道:“殿下,车要么?”

    容昭一下想起之前和小年子斗智斗勇,马车要马不要车的事情,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但是顾予笙在,的确不能只要马。

    容昭调侃道:“那你把上次本宫赏给你的车还回来吧。”

    小年子愣了一下,回道:“是,殿下。”

    于是小年子仿佛真的把容昭上次赏给他的车还了回来。马车还是那样雍容华贵,空间大到容下身形尚小的容、顾二人简直绰绰有余,车里依旧垫了软垫,就连茶水点心的样式和摆法都与上次如出一辙。

    容昭有道理怀疑,这马车可能放在哪里五天不曾移动过地方。

    不过事实证明,茶水是新沏的,点心是新鲜的,软垫还带着皂角的香味。

    顾予笙被容昭抱上了马车,顺便又拿了个毯子,吩咐车夫驾车平稳些,不要急,便在车里哄着顾予笙又小憩了一会儿。

    到了地方,容昭发现药铺今天挂了休业的牌子,便停了马车,由着顾予笙又睡了会儿,才把人叫起来,绕道后院的小门处。

    院里摆了满满一地的各式药材,秦舒瑾正皱着眉头弯腰捡药,不远处白芷叼了个苹果到处溜达,还时不时做评几句。

    “嘿,这药材长得真像晒干的癞蛤蟆。”

    秦舒瑾看了一眼道:“的确是晒干的蛤蟆。”

    闻言,白芷连忙扔了手里的东西,在身上擦了擦手,她太讨厌这种生前滑滑腻腻,黏黏糊糊的东西了。

    秦舒瑾叹着气将药材捡起来:“这是蟾蜍草,是把蟾蜍剥皮晒干来的,可以解毒。白姨,你不要乱扔了,我整理不来了。”

    白芷努嘴,坐到了一旁的矮凳上,专心啃苹果,抬了个头便看见了门口伫立的二人。闲的无聊的白芷如今最想看见的就是能陪她玩的活人啊,于是连忙招手:“小包袱,容昭,这里!”

    “白姨。”容昭喊了白芷一声,便又朝身边的小丫头道,“这是白芷,你大哥哥的师傅,我们平时都叫她白姨。”

    “白姨好。”顾予笙又笑着看向秦舒瑾道:“舒瑾姐姐好。”

    秦舒瑾看着顾予笙的脸色不大好看,她本来就不喜欢顾予笙,看着她乖巧讨喜的样子就觉得心烦。如今看她和容昭站在一起,还一副熟稔的样子,就更加不开心了。为什么她拥有的,到最后通通变成了顾予笙的?

    嫉妒,疯狂的嫉妒,似是要被妒火烧伤。

    但是容昭也在,秦舒瑾只得装装样子,温婉的点了个头。

    白芷踮着脚尖,跨过一大片药材,走到顾予笙身边,善意的掐了掐小人儿的脸蛋,唔,好软,好弹,手感真好:“你就是顾予笙吧,我常听我那徒儿提起你,果然可爱的紧。”

    白芷话锋一转又问道:“不过,容昭,你怎么突然过来了,你现在可是二殿下了,做殿下的出宫这么容易?”

    容昭道:“官家准备把河南水患的事交给我,我可能过几天就要出远门了。正好左右闲的无聊,阿笙又闹着出来玩,我便带她过来看看。”

    秦舒瑾面色一僵,阿笙,叫的好生亲昵。她有些委屈的望向容昭,却见男人的目光竟也是落在自己身上的。只是,不再是往日的关怀宠溺,而是审视。

    她有些害怕这样的神色,急切的想要解释什么,却又不知道解释什么。

    容昭道:“你们这又是在做什么?我看铺子还挂了休业的牌子。最近生意怎么样。”

    秦舒瑾道:“生意还是惨淡的,大家都知晓治好疫病的是当今二皇子,你又不来坐诊,他们便也没心思来这里看病。只偶尔来抓抓药材。”

    “那这又是?”

    “前几日落雪,药材有些发潮,今日天气好我便想着拿出来晒晒。”秦舒瑾无力的扶额继续道,“我一个人有些困难,便找了白姨来帮忙,但是...白姨把药材随便堆了一地,有的都混在一起了,我现在也分不清,这堆药材也不少银子呢,总不好扔了吧,只能慢慢捡了。”

    容昭笑呵呵的道:“白姨,您又帮倒忙了呀。”

    白芷佯装怒道:“什么叫帮倒忙,哪里的话!哼,只是没帮好而已。”

    一旁的顾予笙也咯咯的捂嘴笑着,笑完了,便看向秦舒瑾怯生生道:“舒瑾姐姐,我能帮你一起么?”

    秦舒瑾只当她是爱玩,便惦着让她随意捡点好分辨的药材。

    容昭见状道:“都还没用饭了吧,先附近吃一口,回来在一起忙活吧。”

    几个人纷纷同意,选定了附近的一家小馆子,步行过去。

    顾予笙和容昭稍稍落后,顾予笙拽了拽容昭的袖子。

    “嗯?怎么了?”容昭低了身子凑到她面前。

    顾予笙道:“阿昭,我一会儿把白姨引开,你要把话好好和舒瑾姐姐说开。还有,对喜欢的人不能太冷着脸的,你这样追不到喜欢的姑娘的,本姑娘,只能帮你到这了。”

    容昭笑:“你个小兔子,什么都知道。放心吧,我肯定比你大哥哥先找到姑娘。”

    顾予笙“...”

    容昭是不是得了心病,怎么万事都要和她大哥哥比?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