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二十三章黑风寨的信息

    “主上?”黑衣人低声唤辛慕苑。

    辛慕苑冷嗤,道:“有意思,将事情详细地说来。另外,慕一,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我要黑风寨的全部信息,事无巨细!”

    慕一垂首,不过几个轻功间便消失在了沁心园。辛慕苑听完了黑衣人的讲述,心里头更沉了,拳头不知不觉地握紧,嗤笑道:

    “我竟不知,小小的黑风寨何时竟然有了如此大的胆子,连皇车押送的银粮都敢碰!当真是嚣张!”

    黑衣人垂首问:“主上觉着,应当如何行事?”

    辛慕苑眯眼,道:“谢湛是手拿我威虎令牌的人,岂能让小小的黑风寨欺负了?准备人马,随我上山!为我大凉王朝的赈灾官员讨回公道!”

    黑风寨的信息很少,大多是烧杀抢掠的事情,不值一提。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慕一便找到了信息回来。

    辛慕苑翻了翻,眉头越拧越重。她抬眸盯上慕一,声音近似于寒冰,道:“你确定所有的信息都找来了?”

    慕一的心肝儿一颤,被她这恐怖的目光吓住了,但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他在慕名苑待了许多年的时间,尤其是在辛慕苑的身边做事许久,知道什么事情应该怎么做,任何人都可能出错,唯独他不可能出现任何的差错。

    辛慕苑心中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她只询问了慕一一遍便继续凝神盯着慕一交出的资料,试图从其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但是很可惜。

    幕后的人行事非常的小心谨慎,任何能够透露出他消息的内容都被抹除的一干二净。辛慕苑看着看着,心里头忽然就明朗了。

    “六王爷最近什么动静?”当初五皇子萧长亭被迫登基,为了保住自己贤良仁义的名号,除了在那场大战中“意外死亡”的王爷,剩下那些侥幸活下来的王爷全部被追加了封号,封赏了院子。

    有些聪明的,把自己的院子搬得远远的。有些不死心的,就将自己的院子坐落在京城里,眼巴巴地等着五皇子下位。

    萧长亭也不理会他们,他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反正就凭他们的实力也没办法把自己拉下台。

    最让这群人担心的,便是当初的六皇子,当今的六王爷。此人做事小心谨慎,不喜让人抓住话柄。

    明面上和谁都是笑嘻嘻的,可是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有他知道。

    数个皇子中,唯有他,是辛慕苑等人看透却从抓不住把柄的人。然而,这点也成了他的缺陷。

    毕竟,这世上没有什么十全十美的人。

    慕一立刻拿出纸笔,将功赎罪般将六王爷最近的动作唰唰唰地写了出来。辛慕苑越看,脸色越是阴沉,比墨水都黑。

    “吩咐下去,把他给我盯紧了!”他们早就知道六王爷不会安于现状,没想到此人的小动作这么多。

    虽说都是比蚂蚁腿儿都细的事情,但也的确是够烦的。尤其是那副无辜的样子,实在是让人看着就恶心。

    辛慕苑带着慕一前往马厩,拉出了自己的上等千里马,连行囊都懒得收拾,朝着黑风寨奔赴而去。

    慕一同样牵出自己的绝世千里马,但前往的方向却是与辛慕苑不同。

    一刻钟之后,二人同时到达城门,轰轰烈烈成千上百的烈马奔腾而出。为首之人,脸上带着银色的面具,狰狞恐怖,身穿玄色长袍,下跨红色汗血宝马,红艳的薄唇紧闭,唇角下滑,带着几分肃杀薄情。

    守城官只在战争时见过这个场面,下意识便打开城门。待千军呼啸而去,眼前只剩尘土飞扬的时候,众人才悠悠回过神来。

    方才站在最前面看到为首之人的守城官张张嘴,在上司骂人前率先开口,道:“方才那位……好像是辛爷?”

    “谁?”上司震惊,骂人的话还没说出来就已经被塞回去了,“你看清楚了?”

    守城官坚定地点头,道:“玄袍银面,红.唇烈马,不会错的。”

    上司望着众人离去的方向,长长地舒了口气,道:“看来这大凉王朝,是要乱了啊!”

    辛爷的名号,在大凉王朝便是神一般的存在。

    没有人知道她的具体信息,甚至大战之后再也没有人见到过她。这个人,就像是从人间蒸发般。

    唯有大凉王朝动荡,皇上有难时,这位神秘莫测的爷才会突然出现,力挽狂澜,帮助当今皇上稳定局面。

    但所有的事情都是听别人描述的,具体如何,恐怕只有皇上自己的心里清楚。

    这件事情在帝京中传出了不少的波澜,消息很快传入了皇上的耳朵里。他赶忙召来慕名苑的人询问情况,这才知晓谢湛黑风寨遇险的事情。

    萧长亭听完慕名苑的人叙述后,坐在位置上沉默了许久,起身离开,没有留下任何话。他的心情很古怪,说不上是好是坏。

    谢湛黑风寨遇险,他应该是很担忧的,但奇怪的是,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辛慕苑会不顾一切地带着人冲出去。

    难道谢湛不知不觉中,已经在她的心中这么重要了吗?他回想自己和辛慕苑之间的点点滴滴,忽地自嘲一笑,兀自摇头。

    他自认辛慕苑对自己是诚心诚意,非常的不错,可是把他和谢湛放在一起比较,他便显得可怜又可笑。

    “原来,她对我始终有那一分疏离。”可是萧长亭想破了脑袋,也没能想出来那一分疏离究竟是为何。

    分明,他们三人认识的时间不相上下,待在一起的日子也不相上下。

    若一定要比出高低,那便是谢湛呆在丽影生香的那一个月的时间。至于辛慕苑呆在护国公府的那半年时间,二人未曾见面,未曾言语,有与没有也差不了多少。

    辛爷带着人马冲出去的消息很快在帝都传开,引来了不小的纷争和恐慌,大臣们挤着入宫向皇上禀报这件事情。

    不管那些愿意接受五皇子登基为帝的人,还是那些不同意他登基为帝的人,此时的战线意外的统一。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