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丁君墨·简巧娘番外(八)

    没办法,既然没有硬件条件,那只好另辟蹊径了。丁君墨围着墙沿,却突然发现知己都不知道简巧娘是在那一边的墙沿之内,不知怎的视线也有些模糊了,因为以前的巧娘不管如何都能想尽办法从四面八方踏进他的院子,然后笑脸相迎的粘着自己说东说西。而如今,自己竟不知道简巧娘的院墙之外是那一条街。

    越来越多简巧娘的记忆开始在脑海中划过,开心的,忧愁的,怒气冲冲的,越来越清楚,而自己的信也越来越痛,是对自己的混蛋的恨,对自己傻笨的怨。还有看到简巧娘失落神情的心痛。

    抬起头望着自己及其不熟悉的院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把所有的烦恼都抛到脑后,眼神也越发的坚定,“巧娘,之前我所做的一切,我想用我接下来的一辈子,来偿还。就算死缠烂打我也会求得你的原谅。之前是你黏着我,现在还我黏着你。”

    丁君墨也没想到自己很久没有派上用场的武功,已经动用,竟是在追媳妇之上,不过他也正乐得很。

    简府,说大不大,说小其实也不小,而且丁君墨以往进简府几乎都是不记路的,这纵身一跃,进到了哪间院子自己都不知道。就这样躲躲跳跳,在简府饶了一个时辰,就是极其完美的错过了简巧娘的院子。

    期间还一个不小心奔进了人家的祠堂,也庆幸这几日没有人去上香。

    丁君墨看着一列列的灵牌,咽了咽口水,一双眼睛又四下瞟了一眼,回过头看着令牌,“各位简家老祖宗,晚辈冒犯了,说实话,晚辈其实做错了一件事,一件大错特错的事,晚辈也事出无奈,还请各位多多担待。晚辈也是没有办法,不认识路,而且晚辈有很重要的是要去做,巧娘因我而伤心,确实晚辈也有错在先,所以急着去道歉,误入诸位的房间,还望海涵!”

    不知是不是,错觉,丁君墨在封闭的房间里感觉到了一阵凉风,一个哆嗦,就跑了出灵堂。

    鬼使神差般一个劲瞎跑,却误打误撞来到了简巧娘的院子。房门紧闭,屋内有嘤嘤的哭声,门口的简夫人和少夫人以及少爷简林若都焦急的在敲着房门。

    “巧娘,你开开门好不好,你今天一天没有吃东西了,会饿坏的。快点开门,娘做了你最爱吃的莲子羹。”

    ……

    “丫头,快开门,不就是一个丁君墨吗,没事,哥给你找一个更好的,你先开门,好不好?”简林若也绞尽脑子的想办法。

    然而,这句话却起到了相反的效果,本来只是嘤嘤哽咽的简巧娘又突然嚎啕大哭。

    “林若,你怎么又提巧娘的伤心事了,现在丁君墨三个字尽量别提,巧娘会受刺激的!”

    “好好好,不提不提!丫头,要不要哥带你出去玩两天?”

    “娘,大哥,嫂子,你们让我清净一会好吗?”终于屋里的哽咽消失了,简巧娘沙哑的声音传了出来。

    闻声,简夫人欲言又止,摇了摇头,来着儿子儿媳,先离开了。恰好在院门口遇见了,前来看情况的简流涵。

    “夫人,怎么样?”

    “还伤心呢?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还不是那臭小子,你们也清楚,丫头这几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是在等那个臭小子,那小子倒好,一声不响进了城不说,还隔了两三天才来看丫头。”

    “君墨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那臭小子能出什么事?再大的事有我女儿的是重要吗?气死了!我还是先去看看丫头吧!”简流涵一想到丁君墨的两就来气。

    “老爷,别去了,伤心着呢,让她自己静一静吧,没坏处!君墨那孩子也真是,进城了也不来看看巧娘,那丫头,着些日子每天都打扮整齐站在门口等,唉!”

    简巧娘躺在床上,泪水浸湿了枕被,兴许是哭累了,迷迷糊糊还睡着了。

    四人离开后,丁君墨怔怔的从假山后面走出来,望着紧闭的房门,一步一步走到简巧娘的房门口,他没有直接进到房里,在窗户底下坐着,静静地听着简巧娘的呼吸,不知不觉又过了大半个时辰。

    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了简巧娘还没有吃东西,正准备起身去给她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连她最喜欢吃什么都一无所知,一直以来都是她在给自己做吃的。

    “谁?谁在外边?”简巧娘被饿醒了。感觉到窗户外边有人。

    “我!”一个沙哑的声音在窗户外边响起,但是简巧娘知道这是丁君墨的声音,但是他好像哭了,丁君墨站在窗口,低着头。

    良久屋内都没有给出回应,但是丁君墨也清楚,屋内的人已经醒了,“巧娘,你说我是不是很混蛋?什么都是等要失去的时候才明白她的重要性,以前讨厌你粘着我,可是在知道你要相亲的时候又第一个出来反对,当你爹提出条件有毫无顾忌的答应了!”

    “你,是……不是……后悔了?”屋内的人儿,泪水又止不住的滑落。

    “不是,你先听我说,好不好?”

    “是吗?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简巧娘硬着骨气艰难的吐出一句话,可是话一出她后悔了,却没有办法收回。

    “不管你愿不愿提听,我都要说!”丁君墨对简巧娘的话忽略不计。

    “巧娘,你知道吗?以前我是真的讨厌你黏着我,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你黏着我,好面子的我又不愿意承认,每一次都说很重的话刺激你,说完我就后悔了,但是第二天我又看见你,心里莫名的有些安心。”

    “我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那一天,你哥去山庄接你,我从大哥那里听说你要回府相亲,脑子突然一片空白,一双脚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驱使着我,就出现在你爹面前,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驱使我挥动双拳,把媒婆打了一顿,当我神志回来后,我明白了,我确确实实爱上那个粘皮小膏药了。”

    “为了那块自己深爱的小膏药,我义无反顾的去追求他爹所提出来的要求,开始的时候,我两个月回一次,每天都想写信告诉她,自己所遇到的一切。只是再后来,我发现,我好像很喜欢这样的流浪生活,我开始在想,我爱的小膏药喜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他的父亲会不会允许他的宝贝女儿和我过这种流浪一般的生活。”

    “在临雾国,我真正懂得了官场的黑暗斗争,所以我并不想谋什么官职,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好一辈子,那就知足了。越临近回国的日子,我的心就越惶恐,我没有第一时间来见却跑去别的地方大醉了一场,当听了大哥的话,我才真正的明白,没有你,我的生活好像也是灰色的。巧娘,我好像真的离不开你了,但是我又害怕得到不一样的答案,所以我逃避了,我很混蛋对不对?”

    “刚刚本想去给你买吃的,却突然发现,我都不知道你最喜欢吃什么?也不知道你最喜欢什么?你的一切我好像都不清楚。是不是很可笑,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站在你面前说爱你!”

    啪!简巧娘推开窗户,直击丁君墨的面门。

    丁君墨捂鼻蹲下,一个泪人儿立在窗前,低眉看了一眼蹲在地上喊疼的人,“起来!”

    听到声音丁君墨迅速的起身。看着泪人儿,竟然傻笑起来,鼻头的一阵温热,傻小子就华丽丽的流鼻血了。

    但是在听完丁君墨的深情告白后,已经飞起的简巧娘并没有打算给丁君墨擦鼻血,气鼓鼓的一哼“哼,你就是天底下最大的混蛋!我是什么性格难道你不清楚吗?我对你的感情难道还会在意生活是否艰辛吗?丁君墨你就是天下最大的大傻子。行了,等我一盏茶的时间!”简巧娘一把又把窗户关了起来。

    从衣橱里拿出一个包裹,打包了几套衣裳,又到书案上拿了一张纸,写下了一封信:爹,女儿私奔了,勿念,放心,过些时间女儿会回来看你的!对了,照顾好我娘!

    写完之后,简巧娘折好信,看了一眼房间,笑了笑,再一次推开窗户,窗外的丁君墨傻眼了,他看到简巧娘收拾好了行李,微笑的看着自己。

    “看着干嘛,抱我出去!我两天没吃饭了,没力气和你私奔,所以你抱着我私奔!我陪你浪!”

    “可是……”

    “你有意见?”

    “不是,我担心你爹……”

    “本小姐先去玩一段时间再说!你去不去?”

    “去!”丁君墨也没有再想太多,见屋内的小人捞出来,抱在怀里,飞出了院墙,飞过了街道,站在城墙之上,简巧娘望着两人身后的苍梧城,回脸看着月光下的丁君墨,简巧娘化身饿狼吻住了丁君墨。丁君墨僵直的站在城墙之上,好一会才转被动为主动,良久才松开简巧娘的樱桃小嘴。

    简巧娘勾唇一笑,“本小姐还会回来了!”

    “嗯,我和你一起!”丁君墨抱着简巧娘纵身一跃,飞下城楼。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