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五十一章 归来

    青蝉此时却快被自己的想法给折腾疯了。

    原因无他,就在这后来的两名男子身上。

    ——她家小姐居然在靳大人的院子里与人私会!而且一会还是俩?!

    青蝉真该庆幸宁昭听不到她的心声,要不然保不齐宁昭会‘恼羞成怒、一时失手’,结果了她。

    对比青蝉此刻内心的疯魔,宁昭可谓是心情大好。

    心中大石落定,脚步都变得轻快了些,很快便到了发现草药的山边。

    经过这一路下来,青蝉也冷静了下来,决定帮她小姐隐瞒着这个秘密。

    当宁昭采完药回到太仆府,时间刚刚好,她吩咐青蝉按照她写的方子煎药,自己则去了宁老太君处,等回到自己院子时,天色已然暗下。

    经过这一天的疲惫,主仆两人都是疲累不堪,青蝉更是‘心力交瘁’,伺候宁昭歇下,回屋到头便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日子都相安无事的度过,宁昭时时关注着靳渊那边的动向,不过几天过去没有反应之后,宁昭也就不急于一时。

    毕竟靳渊在外未归。

    等到他回来,军马一事定会水落石出,到那时,宁洪也该有应有的下场。

    每每想到此处,宁昭就心情大好,以至于在看到宁洪一家三口,心里也没之前那么多怨怼。

    看到宁洪此刻有多风光,她就忍不住想到以后他会有多狼狈,没了宁洪和御史大夫撑腰,陈氏和宁涣又能翻起什么风浪呢。

    宁昭期盼着这一天,因此更加期盼着靳渊归来。

    又是数日过去,宁昭这一日醒的很早,睁眼便瞧见枝头上叫嚣的喜鹊,心里隐有所感,早早便等在了院子里。

    直到日头高照,宁昭轻笑着摇头,以为是自己期待太过有些敏感之时,青蝉却一脸喜色,风风火火从外面跑了回来。

    “小姐,回来了,回来了!”青蝉兴高采烈的喊道。

    宁昭很喜欢青蝉这幅活泼模样,笑着问道:“有话慢慢说,什么回来了?”

    “靳大人、靳大人回来了!”青蝉笑得灿烂,乐呵呵的说道。

    宁昭闻言眼睛一亮,直接站了起来,忙问道:“当真?”

    “千真万确!”青蝉重重的点了点头。

    宁昭欣喜,抬脚就要走,然而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青蝉跟在她身后,疑惑的问道:“小姐快走啊?你不想靳大人吗?”

    宁昭没注意青蝉的用词,只是摇摇头,皱眉道:“我不能直接去他府上找他,而且此刻回京,他肯定是先去皇宫给皇上复命,现在去,也未必找得到他。”

    青蝉一想也是,便笑着安慰宁昭道:“小姐也别急,想来靳大人处理完正事,肯定会来找你的。”

    闻言,宁昭点点头。

    军马一事能找到的证据,他们已经找到,因为靳渊离京变耽误了下来,现在他回来了,也是揪出幕后黑手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他该来找她。

    果然不出宁昭所料,当她三更半夜还在院中等候时,一道熟悉的身影从院墙上翩然落在她跟前时,宁昭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粲然一笑。

    “你在等我?。”温润的嗓音响起,带着让人熟悉到眷恋的味道。

    “我知道你会来。”宁昭淡淡笑着,眸子装满了月华,灿若星河。

    多日未见,再次看到这双眸子,靳渊的心也跟着一动,抬步上前,弯腰凑近了宁昭,直直望进她眸子里,“这么了解我?还是……”

    靳渊故意拖长了尾音,宁昭也很上道,便问道:“还是什么?”

    “还是想我了?”靳渊缓缓勾起唇角,又是凑近了几分,呼吸的热气喷在她耳际,洒下一片暧昧。

    躲在角落的青蝉捂进了嘴巴,生怕自己一个激动叫出了声。

    “想不到靳大人是如此轻薄之人。”宁昭耳朵有些发痒,心里更是因为他那几个字痒得不行,但面上却笑得淡定。

    “皓月当空,美人相伴,如此情形又怎么怪的了在下轻薄。”靳渊低笑一声,退开了些。

    然而那低低的笑声却在宁昭耳边萦绕不散,缠绵至极。

    “说正事吧。”宁昭微微垂眸,挥散了心中多余的念头,说道。

    闻言,靳渊却扁了扁嘴,随即一撩衣摆,坐在了宁昭对面,语气带着些失落道:“看来宁二姑娘并未想在下,倒是想在下的消息了。”

    宁昭轻轻一笑,回道:“靳大人可是吃味了?”

    “想想也无妨,在下或在下的消息亦可,只要宁二姑娘挂念着就好。”靳渊微笑回道。

    两人你来我往,随即相视一笑,倒是应了这良辰美景。

    “靳大人此行可还顺遂?”宁昭正色下来,问道。

    靳渊拿起桌上的茶壶试了试,还是热的,嘴角一勾,给自己倒了一杯,回道:“顺利的很。还多亏了宁二姑娘献策,解决了战马一事,我回来时也带回了将军的战报,燕军重整旗鼓,势如破竹,不出月余便能结束这次战役。”

    “此言当真?”宁昭眸光一闪,目露欣喜。

    “当真!”靳渊回道:“陛下看了战报龙心大悦,只待将军顺利凯旋。”

    此时顺利解决,接下来就该解决另一件事了。

    宁昭看向靳渊,靳渊了然一笑,说道:“我知道宁二姑娘想问什么,不过在下依旧那句话——此事急不得。”

    “为何?”与心中期许大相径庭,宁昭忍不住皱眉,问道:“证据已经收集完毕,为何还要再等?”

    靳渊却耐心解释道:“姑娘该知道此事牵连甚广,一招走错很有可能满盘皆输,我们必须要有足以制胜的把握,方可下手。”

    “靳大人此言何意?”宁昭问道。

    靳渊看了看她,随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条分缕析的说道:“军马一事,下至马行老板,上至内阁三公,其中牵连人数不知凡几,又有多少势力,其中盘根错节,就算皇上也不能轻而易举,若是一着不慎,动了根基,陛下亦无可奈何。”

    靳渊说的这些她自然明白,然而好不容易逮到宁洪的把柄,她又如何能坐得住。

    像是看透了她的想法,靳渊声音突然温和下来,轻声劝道:“宁二姑娘莫要心急,这件事不会这样一了了之,换言之,就算宁二姑娘肯,我亦是不肯的。”

    听见如此笃定的话,宁昭眸光一闪,希冀重启,“靳大人是否已有对策?”

    靳渊笑得意味深长,捕捉到宁昭眼底的好奇,也不再卖关子,笑意深沉道:“待到将军凯旋之日,便是此事终了之时!”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