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0330章 妥协(大结局)

    审讯室里一片肃静,负责审讯的是特聘的审讯专家唐方,副局长兼刑警队队长杨国侠,不过还有个大人物坐镇,那就是公安局局长朱国骞。

    这样的审讯阵容,足见对这次案件的重视。

    不仅是上级在看,还有小马市各界在关注这起事件,都想看看公安局面对秦家,是怎样处理。

    珩少最近的动作可谓是震惊黑白两道,有种家喻户晓的风头,上级公安部有关和安全部门也不得不采取了密切关注态势。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件案子的起关键作用的居然是那个被黑吃黑张小聪的老婆小梅,还有那个不知道扮演了什么角色的陈棠敬。

    破修理厂的那场电影似的实况厮杀场景,摆在公安局的指挥中心室里,让每名公安民警都感觉到一种震撼,还有一种就是莫大的耻辱和挑战。

    虽然大家都心里明白,这种事在小马是屡见不鲜,可是当它毫无遮露性的摆在他们面前时,是很难接受的,因为他们是公权力的执法者,是捍卫国法的最后手段。

    祁文雷的有关审讯只是一笔带过,因为谁都知道这起事件,如果不是珩少的参与,祁文雷是不敢妄动张小聪的,何况小梅提供的监控录像显示出了珩少枪杀张小聪的最后一幕。

    对珩少的审讯及结果一旦明了,那就等于宣布了祁文雷的结果。

    祁文雷被暂时带进了特别看押室,审讯室里的正式审讯才算正式进行。

    珩少既代表着小马市道上,又代表着后面的秦家,他的身份在小马可顶半边天,这对于审讯的三人来说,压力非常大,审讯室外的同志们都安静地坐在指挥中心大厅静心聆听审讯过程。

    首先审讯专家唐方的审讯有点失败,因为他是想针对珩少的秦家,想进行直攻战术,利用破修理厂的事实迫使珩少就范,其实就是让珩少承认秦家背后拥有一支非法武装力量。

    然而这肯定是失败的,古往今来,任何一块风云地,拥有政府禁令的非法武装必然存在,是很难根除的,无论是保护伞的存在还是势力的威慑,公权力无法将他们一网打尽。

    只能说是借某种力量权衡,达到一方安宁,这才是公权力的正道。

    唐方一再的挑战这个正道的底线,与其说是维护警方的尊严,不如说是致小马市的治安于不顾,一杆子打到底对谁都没有好处。

    正因为朱国骞的预见这样审讯的后果,有意让杨国侠占据审讯的关键位置。

    “珩少,别告诉我,这个录像带里的事是假的?你亲手枪杀了张小聪是吗?”杨国侠进行了审讯。

    珩少直面审讯桌上的杨国侠,“是的,是我枪杀了他。”

    珩少的坦陈还是让杨国侠的审讯比较顺利的,只是越顺利越不好。

    “为什么?”

    “张小聪的所作所为,死一百次都不足够。我知道,我触犯了刑法,但是要我再次选择,我还是会这么做。他是一股势力,等你们完全掌握证据去抓人,都不知道何年何月,又死多少人。这是小马市生存法则,死亡游戏,没什么好说的。”

    对于珩少的振振有词,聆听审讯的公安民警们有的义愤填膺,有的难以置信,更有的居然是认同。

    要说杨国侠以前是断然否定这样的“歪理”,可是在小马市经历了多少这样的案件,她明白了珩少其中的含义,只是作为一名警察,她不能认同。

    “没什么好说的?珩少,你可知道,你这样做是草菅人命,公然挑战我们人民公安的底线和警察的尊严。你没有权利这么做,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这个社会还有什么法治可言,那是乱世!不要为你的罪行找借口!”

    警察中很多无法认同珩少的说法,还有很多刚刚大学毕业实习的警察更不用说,对黑势力的存在提倡一见就打。

    然而他们一个个地也只敢私下议论,杨国侠在堂堂珩少的面前无情痛斥,还真让那帮嘴上说说的人见识到了这位女警官的魄力。

    随着审讯的继续进行,杨国侠的审讯使得审讯室里的气氛更加紧张。

    如果这样进行下去,结果无疑是拿下珩少,枪毙珩少的后果,放眼整个小马市,是个人都知道不堪设想。

    可是现在是法制社会,舆论的影响力非常可怕,警方要是轻易放过珩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恐怕这公安局的公信力就荡然无存了。

    就在珩少和杨国侠针锋相对的时候,朱国骞果断暂停了审讯。

    朱国骞的这一举动让所有人云里雾里,对珩少的处理决心究竟是怎样的呢,他们都在议论纷纷。

    小马市里的人得知珩少进公安局的消息,一时间疯传警方要对秦家动手了,黑白两道那可以说是紧张观战呀。

    朱国骞还是想起了那位执掌小马公安系统多年的前任局长范知文,他清楚,小马市的公安系统只有范知文稳住了,可见当下只有他能解决这一难题了。

    听说珩少被警方带走的消息,范知文料到朱国骞的想法,这个时候谁表态对珩少的处理结果,谁就会在风口浪尖上,而且也等于代表黑白正式摊牌、视同水火。

    一场明争暗战的较量是无法避免,小马市的秩序恐怕得遭殃,这样的“罪名”谁也担不起,何况现在是闲云野鹤的范知文。

    所以范知文早早离开了小马市,在南京某处继续自己闲云野鹤的生活,不过还是会继续关注小马市里的动静。

    范知文的家里是亲侄子在照看,“不好意思,朱局长,范叔叔出去游玩了,可能要好一阵子才回来。他说不想被人打扰,最近心情不是很好就想散散心,联系方式暂时不会用的。”

    “这,唉!”

    这位侄子不用说,肯定是老范让他这么说的,从他嘴里肯定套不出什么话,而老范是铁了心不想趟这浑水,朱国骞一脸无奈地只好准备离开。

    “额,那个,局长,我范叔留了一句话给您。”

    朱国骞急忙停住脚步,转身询问:“他知道我要找他?嗯也对,你范叔留的是哪一句话?”

    范知文的侄子原封不动的把原话复述给了朱国骞:“人民的利益有没有受损?”

    “这?就这么一句问,没了?”

    “没了,朱局长。”

    范知文不想明说,却有意留了句话,朱国骞越来越觉得范知文是在有意提醒自己,他是在怀念当警察的日子。

    朱国骞回去之后,脑海中一直在细细体会范知文留给他的那句话。

    “队长,你觉得局长会不会动秦家呀?”

    “检察院的人没有动静,是不是也在等我们公安局的表态呀?”

    “咦队长,按理说杀人偿命天经地义,那珩少是不是就铁定被枪毙?”

    一大伙人围在杨国侠的办公桌前,像个小鸟一样叽叽喳喳。

    “唉,我说你们能不能安静会儿。总之啊,领导不发话,我们说什么也没用。小马市可不是其他地方,得酌情考虑,动秦家可是个重大决定,枪毙珩少那等于动秦家,总之啊下决定的人压力最大,上级把这个决定交给了我们局长。”

    等得心急的杨国侠也只能和他们聊上几句了,反正现在也干不了什么事。

    都在揣测朱国骞会不会动秦家,市委市政府在外界提到时都只是一笔带过,看样子连市领导那帮人都不敢轻易表态。

    “书记,您有什么指示吗?”

    “国骞啊,我相信你。别担心,只要你下了决定,我一定全力支持你,不过你得做好善后准备,明白吗?”

    “明白了,书记,谢谢书记。”

    和省委那边通话完,朱国骞的压力更大了。

    “人民的利益有没有受损?人民……通知大家,三分钟后全体开会。”朱国骞突然有了下决定的想法。

    接到局长办公室的通知,杨国侠等公安局高层人物迅速集合到秘密会议室。

    会议进行了仅仅三十分钟就结束了,第二天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处理结果:秦珩自卫杀人不是涉黑杀人,据调查,秦家依法成立保镖公司,拥有持枪证明,故不予起诉,现释放秦珩。祁文雷涉嫌到贩毒,以贩毒罪予以逮捕交付检察机关起诉。

    “啥?就这么没了?自卫杀人,还成立了保镖公司,我们怎么不知道?还有那祁文雷,明明是黑吃黑,那就是非法持枪杀人了吧,怎么就只有贩毒这一罪名了呢?”

    “呵呵,你是太不了解咱们小马了,动秦家你也不想想后果。总之啊,结束了,啥也没事,没乱套比什么都好。要不然秦家那老爷子一出手,铁不定咱们啊得全副武装提心吊胆的睡不着觉。”

    刑警队里又一番激烈争论了。

    “队长,你觉得公平吗?”

    “小箐,你成熟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感情用事了。要是以前啊,你肯定会因为同情珩少而乱了方寸。”

    “那是,因为我现在体会到了一名人民公安刑警的职责重担嘿嘿。”

    小箐还是一副疑惑的样子,对于上级的决定她们无法改变,但是作为一名警察,对这个决定有疑问也是情理之中。

    “黑吃黑,没有市民利益所谓的受损。珩少枪杀张小聪,为什么多数人人没有喊打喊杀,仅仅是惧于秦家的势力吗?”

    小箐默不作声只是聚精会神地聆听,杨国侠继续点拨她。

    “不是,小马人反倒是拍手称快,醉今生背地里干的事人尽皆知,他们嫌我们公安局办事效率低,什么都要铁证,却让那帮人钻了空子躲过了追查。而珩少一锅端掉了它,包括鸣宜堂,那都是惩恶的梁山好汉行为。所以大家只是认为这触犯了法律,却是迎合了民心,所以局长的决定,并没有引起多少市民的抗议。”

    “哦我明白了,这叫做权衡利弊,审时度势,可是外界舆论不会放过我们吧?”

    “这也叫一种妥协,这种妥协对小马市来说,总体是好的。舆论是不可避免的,只要我们做好自己该做的,小马市治安稳定,人民利益不受侵犯警察的职责就做到了。”

    市权威媒体MCN没有大篇幅播报这一事件,其他的新闻报刊上也没有,这件事就像芝麻小事一样在市井中一带而过了。

    “范局长,我总算明白了,得谢谢您的指导啊。他们都叫人民,可是当罪恶的人民威胁到守法公民时,阻止罪恶的手段都叫正义的力量。只要不枉顾大局,我们没有必要制裁谁,法律制裁的根本是维稳治安,维护人民利益,这个人民利益首先得符合大局吧?您说我这个理解法对吗?”

    “哈哈哈,我这个闲云野鹤的人也就是高谈阔论而已。我不用评,小马市民的态度就足见局长的这个决定是否正确,至于您的理解,个人认同,至于其他人那就不好说了。”

    “呵呵呵,姜还是老的辣!”

    虚惊一场的风波过后,小马市一如往常,外界的舆论只是过眼云烟从空中浮过而已。

    事实证明,这一场妥协的决定,是明智之举,法律的纯正也得符合大局。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