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38章 捉弄

    从苏凡购买毛石,到云叔解石,再到整个交易完成,足足过去了三个小时。摊位老板说这块毛石被人预定了也是最正常不过了,可这对于苏凡来说,却完全不一样。

    这是普通的毛石吗?并不是,里面可是有蕴含灵气的灵石啊!苏凡怎么会让这块不可多得的灵石被别人买走。

    他当即询问道:“老板,这块毛石是被谁给预定的?”

    那摊位老板伸手一指,说道:“诺,那人就在哪儿,我说小兄弟,不是我不厚道,谁知道你又回来啊,那人要是不在这附近,看在你在我这儿买过的份儿上,我指定卖给你。”

    苏凡随着老板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就有两人,刚好背对着自己,看样子是在挑选毛石。

    “我倒要看看,是谁敢抢我看中的东西。”苏凡眉目一横,霸道气势凌然。

    随即苏凡便朝着那边走去。

    ……

    “安叔,听说不久之后,武者大会就要开始了,到时候,安叔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识见识见识啊?”

    “小辰啊,你安叔我才外劲小成,根本算不得什么。而玉城武道界五年一次的武者交流会,必然是各方云集,你说我一个外劲小成的武者能说上什么话?”

    说话的这人正是前两日卖给苏凡灵石的安飞平,他和苏凡一样,来这翡翠交易会是为了寻找灵石。

    只不过,如今武道凋零,传承也是散而不全,安飞平纵然识得灵石的与众不同,但却因为功法的缘故,无法炼化其中的灵气。

    虽无法炼化灵气,但常年带在身边,仍能很大程度增加内力,若不然,就凭安飞平这样的资质,根本就不会到外劲小成这个境界。

    “安叔,你不是说认识玉城武道界的大人物吗?多带一个人去参加武道会,难道也不行?”

    安飞平老脸一红,顿时轻咳一声,说道:“小辰啊,这个……人家大人物那有空理会我们这些人啊,这次能不能带你去,全看老天,运气好就能带你去,运气不好……安叔保证下一次一定带你去!”

    林辰瞪了一眼安飞平,说道:“安叔,好像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

    “咳咳!”安飞平心想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又连忙说道:“小辰,你有跟安叔打岔的功夫,还不如把心思放在练武上,你看看你,都快二十了,才刚刚外劲入门,莫不是你也要等到安叔这个年纪才能到外劲小成!”

    这边两人正在亲切的互相揭老底,苏凡却已经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

    越靠近,苏凡越觉得其中一人有些眼熟,想了半天,忽然想到了那人是谁,这不是卖我灵石的那个糟老头子嘛!

    至于苏凡为什么会说安飞平是糟老头子,那完全是苏凡今天才知道,自己被安飞平给坑了。

    当日那八块玉石加起来都没常人拳头大,而且单论玉石的品相来说,根本就是最普通、品质最低的那种,按照今日苏凡在交易会了解到了来看,那八块玉石能卖出一百万就算是顶天了。

    而苏凡可是花了整整三百五十万,这不是被坑了么。当然了,除开玉石的价值,还有常人所不解的灵气价值,就算苏凡当日知道玉石的市场价格,也还是会毫不犹豫的买下来。

    不过,苏凡心里还是极为不爽,从来就只有他坑别人的份儿,还没被谁给坑过,至于在修真界的时候,坑他的人都被埋进土里了。

    苏凡看着安飞平,嘴角露出一丝坏笑,他心中默念法决,随即由手中飞出一道灵光,眨眼之间就钻入了安飞平的后背。

    ……

    “小辰,我说的你都听见了没有啊,争取早点到外劲小成,让我脸上也有点光,老王家那小子跟你同一年的,现在都外劲大成了,你别整日只知道玩。”

    “知道了,安叔。”林辰极不情愿的说道。

    他自然知道这些,可自打开始练武,除了每日对着空气打拳之外,就没有真刀真枪的和别人干过架。他还记得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和别人起了争执,对方比他高了一个头,他暴怒之后,跳起来就是一记肘击,直接将对方打进了医院,反而赔了对方两万。

    这件事发生之后,安飞平关了他一个月的禁闭,并明令禁止他与别人动手。

    时间一长,林辰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练武是为了什么?打架也不能打,打赢了赔钱,打输了受罪,两头都没好处。

    这样一来,他能全心的投入到练武上面去就怪了。

    “小辰,快帮你安叔挠挠后背,什么东西弄得我痒死了。”安飞平两只手使劲的往后背上够,可总是碰不到痒痒的地方,说着还微微转动身子,将宽大的后背露给林辰。

    林辰听到安飞平说的话后,整个人都懵了,看着平日里不言苟笑的安飞平,此时就像一个猴子,两只手挠着后背,身上就像长了刺一般动个不停。

    我说安叔,你不至于吧,好歹也就注意注意形象,你都快要六十的人了,能不能稳重一点!

    “小辰,快点啊,痒死我了!”安飞平上半身不断的扭动,配合着手掌,挠痒的地方,可每一次挠完这个地方,另一个地方就奇痒无比。

    这时候安飞平的心神全部都被奇痒占据,刚才说话的时候也是不经意间放大了嗓门,引得摊位老板和其他人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安飞平和林辰两人。

    林辰硬着头皮,伸手帮安飞平挠后背。

    可仅仅过去几分钟,安飞平便被这种奇痒无比折磨的满地打滚,并且还一直发出哈哈的笑声。

    安飞平这幅模样可把林辰吓了一跳,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变成这样子了?

    林辰连忙低下身,脸色担忧的说道:“安叔,你这是怎么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哈哈……痒死我了,小辰,快,帮我挠挠……”

    安飞平一边不由自主的笑着,一边对着林辰说道。他在尝试过以内力化解这种奇痒,可当内力运转到身后时,便发现有一股比自己的内力更为精纯的内力,瞬间将自己的内力吞噬掉了,他心中仿佛被掀起了惊涛骇浪一般。

    这时候他明白了,是有人想玩自己。可他想不明白,到底是谁?

    刚才自己明明没有碰到什么人,那人又是用什么手段将这股精纯的内力打入自己的体内?要知道外劲武者是无法将内力外放的,能做到这种,最低也要到内劲才有可能。

    安飞平心中大惊,自己什么时候招惹到了内劲武者?

    在交易会这样人流聚集的地方,安飞平躺在地上打滚儿,并且嘴里不时的发出一阵狂笑,整个人就像是疯癫一般,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刚从哪一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呢!

    “小兄弟,这人跟你什么关系,我看他是不是犯病了?你还是赶紧把他送医院去吧。”摊位老板见周围已经有许多围观看戏的人,顿时说道。

    林辰哪知道安飞平这是怎么了,他才几个月没见安飞平,上回见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刚见面没多久,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这……”林辰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了,他面露难色,对着众人说道:“你们谁有办法,说出来有效的,我给他二十万。”

    这一言并没有让众人提起什么兴趣,毕竟敢来翡翠交易会的,最低都有上百万的身家,若不然如何能承受的起赌石的亏损。而林辰想让众人帮忙出谋划策,显然仅凭二十万是无法做到的,他们更愿意待在一旁看热闹。

    林辰心如急焚,如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走动,想不出什么办法。

    突然,一道声音从人群中响起。

    “我来!”

    苏凡不慌不忙的走了出来,看着林辰,说道:“你方才说的可是真话?”

    林辰见出来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心里有些疑虑。毕竟他不知道这一切都只是苏凡的一个小手段,而在他的传统观念里,治病的,或者是会一些江湖医术的,基本上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像苏凡这样的年轻人他还是头一回见。

    但是他也没抱多大希望,看见苏凡的穿着并不像是什么富贵人家,以为他只是看中了自己刚才说的那二十万罢了。

    不过,试却是要试一试的。

    他当即说道:“对,你若是能治好,便给你二十万。”

    苏凡眼珠子一转,又说道:“我能治好,你要给我一百万。”

    “你……!”林辰当即发怒,怒视着苏凡,却无话可说。

    这时候,人群之中有几人认出了苏凡,纷纷插嘴道:

    “哟,这不是苏先生吗?怎么没跟白总一起走啊,看来是还想再解几块吧,到时候一定要先卖给我啊。”

    “我说小兄弟,苏先生刚才可是解出了一块价值四千多万的冰种翡翠,又怎么会在意你这点钱,苏先生这是在看你的诚意啊!”

    林辰这时候更惊疑了,看着面前发出莫名笑意的苏凡,心中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他暗暗想到,现在富豪看诚意都是这样的吗?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