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0225 祭祀筑基

    十条痋虫扭动着身躯分别钻进了郑晨的十根手指中。

    十指连心,郑晨的额头冒出了冷汗,渐渐的,那十条痋虫全部没入了他的指尖,指纹处出现了螺旋形的花纹。

    “哈哈哈哈!”边姬大笑,痋镇山上突然狂风大作,吹拂着衣衫烈烈作响。

    郑晨试图用灵力将那十条蜈蚣逼出来,可这一切都是无用功,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双手正在被身下的痋镇峰吸引,这种吸力非常大,靠他的力量居然无法摆脱。

    边姬解开了郑晨和秀秀的束缚。

    啪!

    郑晨的双手紧紧的贴到了青色的痋镇石上,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吸收痋镇石中的灵力。

    狂暴的灵力疯狂的涌入他的体内,开始在他体内乱窜,郑晨迫于无奈只得吸收转化这些灵力为己用。

    令他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那十条如蜈蚣般的痋虫此刻居然在帮助他吸收灵力。

    狂暴的灵力竟变的平和,刚才若如黄河,现在则如大江,流量虽大,却异常平稳。

    但就算如此郑晨也痛苦无比,他手臂上的青色已经渐渐开始向全身蔓延,血管全部凸起,几乎要被撑爆。

    “啊!!!”郑晨异常痛苦,风暴以他为中心正在向四周席卷。

    “郑晨哥哥!”秀秀抓着郑晨的胳膊死不松手,她想代替郑晨承受这份痛苦,但她却做不到。

    “快离开!”郑晨担心自己随时有可能被撑爆。

    他是炼体者,灵力可以在全身游走,所有能承受的灵力非常多,到时若是发生爆炸,很可能会直接炸死秀秀。

    “不!我不走!郑晨哥哥!我每一秒都想跟你在一起!”秀秀拂着郑晨的脸庞:“郑晨哥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想赶我走,可是我真的想陪在你身边”

    “你胡说什么!快走!”

    “发生了这么多,我已经看明白了,当你在苗疆古寨抛下我去找纱仓真菜时,我的心就已经死了!我也许永远都无法让你爱上我!”

    秀秀流泪抚摸着郑晨的脸颊。

    “郑晨哥哥,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我知道,秀秀!你快离开这!”

    “郑晨哥哥,你在担心我对吗?你能担心我的安慰我就很满足了”秀秀亲吻在郑晨的脸颊上:“郑晨哥哥,你爱过我吗”

    “没有!!你快走!!”郑晨并不想让秀秀陪自己送死,只能这么说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也爱秀秀,但是秀秀的爱压的他喘不过气,他只能选择逃避。

    “你说谎!!!”秀秀泪如雨下搂着郑晨的脖子将自己的额头贴到郑晨的额头上:“你为什么要骗我!!”

    “你快走!!”郑晨声嘶力竭的喊道,他的身体马上就要爆了。

    “既然无法让你爱上我,那我就让你永远的记住我”秀秀深情的望着郑晨。

    她开始分担郑晨所吸收的灵力,虽只有郑晨吸收的几十分之一,却大大分担了郑晨的负担。

    “快走!”郑晨震开了秀秀,可是秀秀又再一次爬到他的身边。

    “郑晨哥哥,就让我死在你身边吧,这是我唯一的愿望,我想为你做点事”秀秀抱着郑晨的胳膊哀求道。

    “快走!!!”郑晨再一次震飞了秀秀,可这一次边姬竟然将秀秀和郑晨绑到了一起。

    “我杀了你!!”郑晨声嘶力竭的对边姬喊道。

    “郑晨哥哥,咱们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了”秀秀这一刻笑的很开心,笑的很纯粹。

    “你为什么这么傻!!”

    “因为我爱你,你保护了我这么久,终于轮到我保护你一次了”

    “你会死的!!”

    “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秀秀的表情瞬间黯然下来:“每当看到你跟她们在一起时,我比死还难受”

    她似陷入了回忆:“好怀念在LH市的时候,那时候我每天都可以看到你,我甚至每天盼着有人来找我麻烦,这样我就可以看到你保护我的样子”

    “秀秀!”郑晨的眼泪流了下来。

    “郑晨哥哥,你别哭,我不想让你伤心”秀秀擦去郑晨眼角的泪水:“我只想看到你开心的样子,郑晨哥哥,你的笑容比之前少了许多,你知道吗?”

    秀秀吸收了太多了灵力她的小腹已经开始隆起,她指着自己的肚子说道:“郑晨哥哥,你看,我多希望这里面是咱们的孩子”

    “秀秀,我已经没事了,你松手吧!我答应你,我以后一定好好照顾你,一定完成你的愿望!”

    秀秀摇了摇头,捧着郑晨的脸:“郑晨哥哥,我希望你能记住我的样子,我希望可以永远住在你心里!”

    砰!的一声,秀秀的丹田炸开,炸毁了她的脏腑。

    她呕出一口鲜血,轻抚着郑晨的脸庞:“郑晨哥哥,我永远爱你”

    她永远的低下了头,嘴角挂着微笑,为自己能死在郑晨怀里感到开心。

    “秀秀!!!”郑晨仰天狂吼,撕心裂肺的感觉让悲痛欲绝,他此时已经突破到了超凡八层,身体能承受的灵力已经比刚才足足多了一倍,根本不用担心会爆体而亡。

    他看向远处表情兴奋的边姬:“不杀邪痋教满门,我誓不为人!!”

    “你不是想让我吸收痋镇山的灵力吗!我就吸给你们看!”

    他开始全力吸收转化痋镇山的灵力,整副身躯逐渐变成青色,修为也直线飙升。

    超凡九层初期、超凡九层中期、超凡九层后期、紧接着就进入到了‘劲速’境。

    他开

    始往丹田内输送灵力,炼体引不来雷劫,只有修真才能引来雷劫洗刷他的痛苦。

    终于,他的整副身躯完全变成深青色,痋镇山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灵性’。

    就在突破筑基的那一刻,吸力消失,郑晨站起身甩出了十条死蜈蚣。

    天空从晴朗,渐渐变的乌云密布,劫云正在凝聚,天空中的闪电若隐若现。

    “恭迎邪痋老祖!!”边姬与邪痋教的所有大长老匍匐在地,恭敬行礼。

    “都去死吧!”郑晨大吼一声,正准备动手,却发现自己无法挪动分毫。

    “都起来吧!”郑晨的嘴巴中发出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是那深青色的皮肤在带动着他的嘴巴。

    郑晨大惊,想要再次开口,却发现自己连说话都做不到了。

    他就像看客一般,自己的身体已经交由他人控制。

    “谢老祖!”邪痋教的人起身后依旧躬身不敢直视。

    “给我护法,待我夺舍完毕,再奖励你们无上法力!”

    “是!”

    ‘郑晨’盘膝而坐,一股意识如一柄锥子直刺他的大脑。

    郑晨企图控制灵力阻止那股意识,可他此时居然连一丝灵力都控制不了。

    意识的锥子,刺进了郑晨的大脑,一条条不属于郑晨的记忆,出现在他的脑海。

    “不!”他只能在心中无奈的呐喊,意识渐渐模糊,晕了过去。

    就在他晕过去的那一刻,另一股意识在他的脑海中觉醒。

    “哼!”一声冷哼,苍茫万古,无尽沧桑。

    “你是谁!”邪痋老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栗。

    “蝼蚁都不如的垃圾,也配与我对话!”

    沧桑的声音似带着某种魔力,让邪痋老祖生不起任何反抗之心。

    “晚辈不知这里是前辈的寄居之所,还请见谅!我这就退走!”邪痋老祖的意识想要离开。

    “死吧!”沧桑的声音如一柄利剑,仅仅两字就将邪痋老祖的意识全部抹杀。

    郑晨身上的青色从头到脚渐渐褪去,他的脚尖不停流淌出青色的液体。

    周围所有的痋虫都在异动,它们想要去吸取这些青色的汁液,却被邪痋教的诸位大长老所拦住。

    边姬将那些青色的汁液全都收集进一个瓦罐。

    其他大长老都跪匐在地等待着郑晨的苏醒。

    天上的劫云一直都在凝聚,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但雷劫却始终没有落下。

    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一个闪电划过,郑晨蓦地坐起身,他首先看向躺在自己身边的秀秀,将她抱在怀中。

    “秀秀!”郑晨颤声呼唤,却再也得不到回应。

    “邪痋老祖,万古帝存,神威永驻!”百名大长老山呼海啸异常激动。

    郑晨怀抱秀秀站起身,冰冷的注视着这些邪痋教的大长老。

    “好像出了什么问题……”边姬隐隐感觉郑晨有些的不对劲。

    “邪痋老祖怎会将一个不相干的女子抱在怀中?难道……”

    她不敢再想下去,向后挪动着身子,随时准备逃跑,她自认现在绝不是郑晨的对手。

    郑晨的气质变化很大,周身缠绕着凛冽的杀机,这令她胆寒、令她害怕。

    “边姬”郑晨淡淡开口,直接凌空飞起,他已经筑基,此时已能御空飞行。

    “邪痋老祖,万古帝存,神威永驻!我等愿意永世为奴!”

    边姬确定郑晨没有被夺舍,她现在只想着让郑晨放过自己,即使为奴为婢也无所谓。

    卡卡卡!一条长达百米的木头巨狼从郑晨脚下迅速生长,它的牙齿与巨爪全都由荆棘巨刺形成,一步步向边姬逼近。

    边姬感受到了郑晨的杀心,她左右四望,对周围的百名大长老喊道:“他不是邪痋老祖,咱们快连手杀了他!”

    那些大长老全都奇怪的看着她,他们的献祭过程一步都没做错,完全是按照邪痋老祖留下的手札进行的,怎么可能失败。

    邪痋老祖是邪痋教所有人的信仰,神仙夺舍一个区区人类,绝对不可能失败。

    “死吧!”郑晨身下的巨狼扑向边姬,边姬想要逃跑,可哪有那巨狼速度快。

    刚跑了几步,就被巨狼踏在脚下,一口口撕成碎片。

    郑晨冷眼看向那扔匍匐在地的那百名大长老,一挥手,一只翼展三十米长的火凤,伴随着一声嘹亮的凤鸣蓦然出现。

    它吐出一片片火海灼烧向那些大长老,那些大长老任由火海灼烧,没有一人躲闪、嚎叫。

    他们都是邪痋老祖的信徒,就算邪痋老祖要杀他们,他们也只会认为这是让他们升华的某种仪式。

    小黑把储物戒指还给了郑晨,这是它在齐长老死后捡回来的。

    郑晨接过戒指,骑着巨狼冲下山,他要将邪痋教的人全部消灭。

    可在碰到第一个山民时,他却犹豫了。

    这是一个只有三四岁的孩子,正在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郑晨。

    郑晨放下了秀秀,抱起了那个孩子,看着周围那些正向自己匍匐跪拜的山民。

    这孩子是无辜的,这些邪痋教的居民也是无辜的。

    他们有的可能是被邪痋教偷来的,有的可能是些孤儿。

    他们又何尝不是一些可怜人。

    想到这,郑晨的杀心被一点点浇灭,他并不是一个弑杀的人

    ,只不过是现实把他逼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他以邪痋老祖的名义遣散了邪痋教的所有人,让他们出去生活,不许作恶,不许给自己的孩子灌输邪痋教的一切。

    郑晨抱着秀秀向云山门赶去,那里还在被围攻,他担忧张大爷、李枫、柳依依以及所有人的安危。

    他看着怀中的秀秀轻声说道:“既然,你喜欢跟我在一起,那我就多抱你一会”

    脚下的巨狼消失,郑晨纵身一跃,凌空飞去。

    云山门迷阵内正遭遇着剧烈的攻击,云元魁正在做最后的总攻。

    幸好云山门内有十驾威力巨大的攻城弩防御,否则此时早已被攻下。

    这也是百花宗、鹤衣门和铁拳门选择来云山门防御的原因。

    张元正此时正在浴血奋战,他的身上已经出现了十几道狰狞的刀疤,与他对战的正是云元魁,可云元魁却毫发无伤。

    嗖!巨大的破空声传来,一根五六米长的巨大弩箭射向云元魁。

    砰!巨大弩箭逼退了云元魁,全部没入土内,地面震颤,尘土飞扬。

    张元正终于得以喘息。

    可就在这时,居然有一只弩箭向他飞射而来,张元正大惊失色,凌空一跃,弩箭在他的胳膊上划过一抹血花,险之又险的避了过去。

    “哈哈哈哈!怎么,射偏了?”云元魁大笑嘲讽。

    “怎么可能!”张元正看向刚才弩箭射来的位置,发现那里的弩箭居然在攻击云山门的人!

    “有内奸!”张元正迅速得出结论,对天门道长喊道:“天门快去山上看看!有内奸控制了重弩!”

    天门道长浑身衣衫破烂,汗水和血液混在一起,正在苦苦支撑着三人的围攻,此时哪还有能力去管什么内奸。

    嗖!嗖!越来越多的弩箭被人控制,云山门、鹤衣门、百花宗、铁拳门损失惨重!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住。

    张元正被这巨变扰的心神皆乱,云元魁见机一刀向他劈去,金色的刀气绚烂无比。

    砰!张元正一拳打在金刀的刀背上,将金刀打偏。

    “必须去夺回攻城弩的控制权,否则云山门的所有人都将被屠戮殆尽”

    张元正不再理睬云元魁,转身往山上跑去。

    云元魁紧追不舍,一边跑一边劈砍着围向他的人。

    如砍瓜切菜,不消片刻就砍杀了足有几十人!

    “你去吧,等你跑上去,你们的人也就要死光了!”云元魁狞笑着追在张元正身后。

    张元正很是为难,他若不挡住云元魁,云山门内根本就无人是云元魁的对手。

    很有可能,等他跑上山,这场战争就已经败了。

    “那就先杀了你!”张元正一拳轰出,爆发全力。

    砰!拳头与金刀膨胀到了一起,巨大的反震力让张元正的指骨断裂,他太着急了。

    拳头虽然灵活,但最忌讳硬碰硬,他虽有拳套在手,又岂能和金刀硬碰硬,更何况持刀的还是超越先天的云元魁。

    “哈哈哈!受死吧!”云元魁全力出击,只要张元正一死,这场战斗就真正结束了。

    等灭了云山门、百花宗、鹤衣门、铁拳门之后,他就会再将其他门派一一吞并。

    势要找到成仙的秘诀!

    他从来没指望齐长老成仙后会记着他,他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完全是靠他自己。

    天空渐渐阴暗下来,乌云密布,伴随着一声炸雷,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传来。

    “住手!”这声音振聋发聩,宛在耳边,就连那炸雷都略逊一筹。

    云元魁即将要砍中张元正,却被这声音扰了心神,稍一愣神,给了张元正逃跑的机会。

    四周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所有人纷纷看向声音的方向。

    只见一个落魄的青年正怀抱着一个死去的俏丽身影向这边走来。

    他面容忧郁,写尽哀伤,一股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气质,悠然向四周散发。

    “郑晨?”云元魁认出了来人,嘴角划过一抹冷笑。

    “齐长老呢?”他问道。

    “死了!”郑晨一步步走向张元正,目不斜视。

    “你胡说什么?被谁杀的!?”云元魁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能杀的了齐长老。

    郑晨没有理会,他来到张元正身边为其恢复着伤势。

    “晨儿,你没事吧!”张元正看到了死去的秀秀,感受到了郑晨的忧伤,很是担忧郑晨现在的状况。

    “我没事,大爷,您坐下好好休息吧,您的晨儿已经长大了,可以保护您了”郑晨将张元正扶着坐在木桩上。

    张元正没有反驳,他坚定的相信郑晨没有说谎,眼前的晨儿真的长大了,可以保护自己了!

    郑晨向天门道长走去,为他治疗着伤势:“天门道长,多谢您多次的出手相助”

    “都是小事,无妨无妨!”

    云元魁失去了耐性,提刀指着郑晨:“说,齐长老呢!他怎么没有跟你在一起?”

    郑晨缓缓的回过头,一道闪电划过,云元魁看到了如魔鬼般的眼神,被吓的不由退了两步。

    在这么多人面前出糗,这让云元魁感觉丢了面子,他心中很是愤怒,想先废了郑晨,挽回面子再说。

    “找死!”锋利的金刀向郑晨手臂怒劈而去。

    当!却被郑晨轻易的拍了出去。

    所有人被这一幕惊的目瞪口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