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十六章 互怼

    农村自建房的房间面积通常都比普通商品房要大一些,但直播室再大也是用次卧改成的。房间四周挂满衣服,再加上还放了补光灯三脚架等设备,中间留了一块出来作为主播的活动空间之后,房间里就几乎没剩下什么空的地方。要想突然腾出点位置来放镜子和更衣间,简直紧张得不行。

    “就选墙角那儿吧。”黄禄简单地环视了下四周,很快便定下了地方。

    他说的位置正斜对着门,周围半米左右都是摄像头的盲区,而且旁边就是贴墙的大镜子,换好衣服之后也能在再次简单地整理下。

    既然已经选好了位置,林晓也不再多说什么,径直走过去,动手开始收拾起来。

    黄禄微微挑眉,有些意外地扬了扬嘴角。

    比起外面的那几个“废物”来说,林晓的行动力简直就完全是另一个境界的。不管什么情况,第一反应不是一个劲儿地无脑瞎问,而是先去做,一边做一边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思路去试图理解,等到自己有了想法和见解之后,才会说出来确认。

    不管对于工作还是生活来说,这都是一个好习惯。

    不愧是从VISION出来的人,就是心理抗压能力太差。黄禄心想,过几天得去问问,她在VISION做到什么地步了,怎么被毒打了几年,抗压能力都还是不够。

    “禄哥,你们估计要弄多久啊?”听到这屋里的动静,林放终于忍不住了,走过来好奇地看了几眼问道。

    “你过来帮忙,需要的时间就能减半,”黄禄头也不回地应了句,把扳手拿在手里上下抛了几下,才接着开口:“怎么了?”

    林放被怼习惯了,也不计较,老老实实地回答:“这不是已经把直播活动报上去嘛,如果一直没开播,就浪费了。而且说不定,下次播的话,也不给我们准时排推荐位了。”

    “推荐位有这么紧张吗?”林晓好奇,其实她更想说的是每天几十个人的人气竟然还是上推荐位了的!

    那没推荐位上的,人气得多惨啊!

    和那些动辄上万十万的人气主播相比,已经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能概括了的,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黄禄从林晓脸上的表情里读出了她的未尽之意,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两声,说:“这流量是累积的,最开始的位置肯定不好,但人气累积起来了,推荐位置也会越来越好。”

    “对对对,”林放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黄禄突然说起推荐位的事情来,但这和他想要说的事情也差不太远,连忙接下话茬,说道:“推荐位不仅看长期累积,就是每天的推荐位也有变化。”

    林晓顿时了然,说:“怪不得每次到深夜的时候,进来的人都会比前半场要多出不少。”

    最开始那两天甚至前半场完全没人进来,三十几个全都是后半场进来的。

    看到在场的人都懂了,林放解释起来也就不用多做口舌再继续去解释,直接说道:“所以开播不好拖太晚,不然今天后半场的流量也得报废。”

    好歹三十几个人看呢!

    黄禄看了看手里的东西,皱眉:“这才刚开始弄,没那么快。”

    更衣室不比其他,事关林晓的个人隐私,而且马上就要投入使用,太过匆忙万一有点没弄好,这事儿也就大了。

    “那就先开播。”林晓主动站出来拿了这个主意。

    “这样怎么开播?”黄禄想了想,说:“等会儿就等会儿吧,反正现在本来也没几个人看。”

    “对啊,就是反正现在也没几个人看,”林晓不紧不慢地接下去,道:“那现场直播搭更衣室也没什么影响,说不定还会有人觉得有意思呢?”

    黄禄:到底多无聊的人,才会来看人搭更衣室啊?!

    林晓笑笑,神色却非常坚持。

    对于黄禄和林放来说,直播只是店铺众多营销手段里的一种,这个手段没用上,也还会有其他备用在进行。不关键的渠道浪费个一天两天,也不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

    但对林晓来说,这是她工作的唯一内容。如果这个内容都取消了,那她今天的工作也就失去了意义。

    看到黄禄没反驳的意思,而林晓说的又很有道理,林放试探性地说道:“那行,我去开始引流了?”

    不待黄禄说什么,林晓率先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去:“那我现在也去把直播开始。”

    说完,林晓便主动站到了镜头前,侧身对着镜子简单地整理了下,按下了开始键。

    黄禄站在林晓左后方的位置,就这样抱着胳膊,饶有兴趣地看着林晓一改刚才的面无表情,笑容灿烂地对着摄像头自我介绍。

    没有太过热情,但眼角眉梢地笑意,都让人眼前一亮。

    比在被延迟后的直播页面看,要更具有有感染力和吸引力。

    就是……

    黄禄想到刚才林放的样子,不自觉地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之前对林晓抱着想要找个轻松活儿才来的心态有所不满,但不得不说,对方进入角色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完全和之前主播完全不一样的是,林晓会有自己的想法。

    不是被动地被指使和要求去做什么事情,而是主动地,去提意见做决定,即使他这个老板还说出了“反对”,也丝毫不会影响她的判断和想法。

    主动认真还独立的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受欢迎。

    黄禄满意地转身,继续专注地搭建起这个简陋的更衣室来。

    不出所料,直播卖东西都没人看,更不用说,直播乱糟糟地搭更衣室了。再加上,这边本身就是视角盲区,林晓为此调了半天三脚架的位置,最后也只能说是勉强做到镜头不违和。

    黄禄这次带的材料非常齐全,林晓最开始以为的那根管子,其实是圆杆滑轨,只是相对来说软一些能够弯曲。用来遮挡的布,也采取了圆孔挂杆窗帘布的挂法挂上去,随即把滑轨两端固定在墙上之后,更衣室几乎就算是做好了。

    “感觉还挺牢固的。”林晓来回拉了下“窗帘”,确认没什么问题后,脸上也带上了不少成就感:“而且不卡顿,布也厚实。”

    “当然了,”提到这个,黄禄顿时就有些嘚瑟地轻拍了下帘子,说:“这可是我去窗帘市场,挑的最贵的,怎么可能不好。”

    抠门老板突然不抠门了?

    “最贵的?”林晓对此显然持怀疑态度,扯着帘子看了下,说:“一没镂空刺绣,二没金丝银线,你逛的哪个市场?档次低到普通遮光布,都能是价格最贵的了?”

    一下子得意忘形,都忘记眼前这位之前是专业做面料的了。

    “还是说……”林晓突然凑近,意味深长地开口:“你不会被宰了吧,老板!”

    老板两个字,还特地家中了语气。

    好歹自己也算是在面料市场服装市场摸爬滚打了好些年的人,他不去主动坑人都是好的了,竟然还被质疑是不是被宰了,黄禄顿时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当即反驳道:“比价格当然是同类型中比,这可是遮光布中价格最贵的。再者说了,金丝银线镂空刺绣的,那不也是在遮光布上操作的吗?我们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林晓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长长地哦了一声,脸上写满了戏谑。

    “啧,你这是对老板说话的态度吗?”

    林晓一本正经:“我这不是说话,明明是嘲讽。”说完,在黄禄发作之前,赶紧把东西随手一手,走到了三脚架边。

    她可没忘记,更衣室搭好了之后,还要继续直播的。

    只是,当站到摄像头前的时候,林晓顿时愣了。

    还没到晚上十点,直播观看人数就已经有了二十个!林晓随便往上翻了下记录,发现直播间里竟然还有人在公屏里聊天。

    今天要早睡:这是在干什么啊?收拾整理库存?

    玩不起了:还以为是在直播卖衣服,结果是日常直播。

    不会主动好评:哈哈哈哈这两人是卖货主播,还是相声主播啊?好有意思啊。

    请尽快发货:什么时候我也能对我们老板这样说话?社畜永不为奴!

    我吃饱了:主播在吗在吗?能不能让我看看你后面的那件米色的毛衣啊,感觉好好看,盯着看了好一会儿了。

    不会主动好评:不会真有人来直播间是想看衣服的吧?这两人太逗了,我都忘记我是来干嘛的了哈哈。

    林晓走过来的时候恰好看到这句话跳出来,来不及多想,赶紧解释:“我们这儿就是专门卖货直播,看中了哪件在公屏上和我说,可以穿上给大家更直观地展示,恰好更衣室也刚搭好。”

    黄禄哑然:还真有人无聊得上购物软件看直播,还看人乱七八糟搭更衣室呢!

    “我吃饱了”没有马上回复,直播室里难得地还有其他人在,而且还非常热心地回答。

    请尽快发货:我吃饱了好像说的是,你刚才站着位置旁边的那件领子很大很大的那件米色毛衣。

    林晓往对方说的地方看去,那边挂着的衣服不多,其中这件毛衣显得相当瞩目。

    只是——

    “不好意思啊,”林晓弯了弯嘴角,笑容有些无奈:“那个是我们的新款。”

    “没事儿,就当直播间福利了,新款提前偷跑。”黄禄打了个响指,拎着衣服走了过来。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