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014章 邂逅故友

    就在田甜彷徨无措时,身后却响起了一串清晰而响亮的呼唤声,“田甜!”“沈田甜!”

    她好奇而疑惑地回过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浅绿色工厂制服矮胖的女人笑眯眯地小跑着向自己走过来。

    这个人,感觉似曾相识,有些眼熟,但,却想不起来她究竟是谁了。

    田甜不禁迅速地搜寻着那尘封已久的记忆,但依然一脸茫然。

    等那人走近了,定睛一看,她方才隐隐约约猜测到,象是曾经的工友——阿凤。

    说实话,她不确定那人就是阿凤,但唯一确定的是,那身亘古不变的绿色厂服,那是中山厂的。

    所以,她便得出这么一个结论,这个人是中山厂的无疑。即便不是曾经和自己形影不离的阿凤,也是曾经熟识并相交不错的一个工友。

    这样一想,她也就释然了。

    于是,激动不已的田甜也兴奋地奔向对方。

    “好久不见了!”

    “是啊,我们太久没见了!”

    她们一边感慨着一边激动地紧紧拥抱在一起。

    没错,是阿凤,这声音没变。

    田甜在心里窃喜。

    “咦?你好像没有什么变化额?还是象婚前那么年轻漂亮!”阿凤退后一步,细细地打量着田甜,随后,由衷地点评道。

    与此同时,田甜也在仔细地端详着对方。

    只见,眼前的阿凤明显比多年前憔悴了许多,麦黑色的前额及脸上布满了红红的痤疮,可是,她清楚地记得以前是没有长痤疮的呀;也许是长期久坐不动的缘故,有微凸的小肚腩了。

    唯一没变的就是那灿烂的笑容,那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性格。

    “哟!看你说的,好像我这些年就躺在冰箱里冰冻起来了!呵呵呵!”田甜不好意思地打趣道,顿了顿,问道:“咦?阿凤,你怎么在这儿?”

    “我去那边工地找我老乡去了。”

    “哦!原来如此!那,他在吗?”

    “在。”

    “阿凤!现在厂里忙不忙?要不要天天加班?还加班至通宵吗?知道吗?我至今还记得当年的夜宵——炒米粉呢!”

    “不忙,只是偶尔加加班,最多也只加到八点(晚上),连九点都少之又少,更别说通宵了!”

    “哦!原来如此啊!也好。这样,你们就不用那么累了!是不是?”

    “是啊,没那么累!可是,钞票就少多了!哎!有什么办法呢?金融危机!”

    “中山厂也受影响了?”

    “影响?哪里不受影响?厂里的机器都停了好几台,也裁减了不少人呢!”

    “额!天哪!真的这样吗?”田甜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脸诧异。

    “嗯。这样的情况都持续半年多了。”阿凤正色道,“对了,你这些年在干嘛呢?怎么就像从地球上蒸发了般?”

    “我?这些年,我什么都做了。哪像你们那么悠闲安逸,坐在车间里,享受着中央空调,一不雨淋二不风吹三不被太阳晒?”田甜一副老成的自嘲一笑。

    “你什么时候结婚的?”

    “一九九九年底,从厂里辞职回去就结婚了。”

    “有几个孩子?”

    “两个。”田甜淡然一笑。

    “好啊。相差几岁?”

    “同岁?”

    “同岁?一个年头,一个年尾?”阿凤歪着头眯着眼纳闷地问。

    可是,田甜却高深莫测地点点头,旋即,又摇摇头。

    “确切地说是一对双胞胎。”她嫣然一笑答。

    “双胞胎!”闻言,阿凤震惊极了,不由把声音提高八度,表情夸张无比,“不会吧?你的命怎么那么好?”

    “看把你惊奇的!我生的又不是八胞胎,只是双胞胎而已,再正常不过了,至于你这么大呼小叫大惊小怪的吗?”田甜禁不住笑容可掬地嗔怪道。

    “这当然值得庆贺和欣喜了!生双胞胎的概率才百分之几欸!真没想到,这个头彩就被你中了!真是太好了!”

    “看把你乐的!”

    “对了,那,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嗯。你猜呢?”田甜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我猜,是——一对男孩。”

    然而,只见,田甜摇了摇头。

    “那是女孩,不过,千金也不错嘛!”阿凤赶紧安慰道。

    可是,田甜依旧微笑着摇摇头。

    “那就是龙凤胎咯!”聪明且心直口快的阿凤激奋地脱口而出。

    这时,田甜才轻轻地点点头。

    “哎呀,你烧了什么高香喔?痛一次就儿女双全了。哈哈哈。”说完,阿凤爽朗地笑了起来。

    “我······”田甜正要回答,可是,抬头猛地看见开过来一辆出租车,放着一个“空车”的牌子,于是,她急忙一边挥手拦车,一边抱歉地跟阿凤告辞,“不好意思!阿凤,我要打车去一下税务所办事,下次再聊额!”

    刹那间,车子在她们侧旁戛然而止,田甜向阿凤道了声“再见”后,就小跑着走向出租车,打开后座的车门,然后,一头钻了进去。

    “小姐,请问,去哪儿?”田甜刚一坐定,那位年轻而瘦小的司机盯着后视镜中的她问道。

    “去新的税务所。”她抬起头清脆而响亮的回答。

    “税务所?城东那个额。”他喃喃自语,随即,就启动了车子。

    “是的。”她微笑着点点头。

    田甜透过汽车的玻璃窗,豁然发现阿凤仍依依不舍地站在原地看着她,她怔了一下,连忙把车窗摇下,探出头去向窗外的老工友摆摆手,笑靥如花道:“走了哈!”

    车子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疾速穿梭着,前进着。

    田甜只管欣赏着一路旖旎风景,才不管它此时此刻正行驶在某街某道上呢,反正,司机师傅能准确无误地把自己送到目的地就行了。

    在一定程度上,她是相信出租车的。

    这时,她眼睛瞥向窗外,心里却有些遗憾,她有些后悔没有询问阿凤的近况,只顾说自己了。

    至今,她都不知道阿凤何时结婚,现如今有几个孩子,是男是女呢。

    不过,看样子,她的婚姻生活应该不错,她老公也应该待她还行,因为,自己没有捕捉到她脸上的幽怨和忧愤的蛛丝马迹。

    俗话说,相由心生。

    假如婚姻不幸,所留下的印迹,这是再明媚的笑容都无法完全掩藏的。

    只是,不可思议的是,原本小家碧玉的她怎么变得这么胖额!

    相比之下,简直就判若两人。

    一开始,自己根本就没有把她认出来。

    想到这儿,田甜禁不住哑然失笑。

    不一会儿,汽车行驶在一条坑坑洼洼的小道上,一摇一摆一摇一摆地缓缓挪动着,尽管如蜗牛般爬行,但,窗外依然尘土飞扬。

    避免灰尘飞进来,田甜赶忙把窗玻璃摇上去。

    前面大概三十米外,有一辆装泥土的工程车在艰难行进着,厚重的灰尘紧追不舍地簇拥着它,笼罩着它,裹挟着它。

    因而,后面的她根本就无以辨别那是辆什么颜色的车,里面是否装了泥土。

    在颠簸不定中,那位司机嘴里不禁嘀咕道:“他妈的!这是啥破路啊!”

    “这条路,以前也是这样凹凸不平吗?”田甜搭讪道。

    “嗯。这个样子已经很久了!却总是不见**来修。”它一边发着牢骚,一边不住地摇着脑袋,一副懊恼的神情,“所以,我们很多师傅都不愿走这边。这路,实在难走!”

    见他情绪有些低落,田甜识相地闭上了嘴巴,她可不想惹司机师傅生气了。

    这样的路况大约走了二三十分钟的样子,车子就行驶在了一段明显宽阔的水泥路上。

    骄阳似火中,出租车畅通无阻地疾驰在平坦的马路上,俨然一只被束缚久了的毛毛虫,总算成功破茧而出,成为蝴蝶了。

    终于,终于可以欣欣然翩翩起舞了,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她偷瞟了一眼坐在驾驶室上的司机师傅,果然,刚刚弥漫在他脸上的乌云似乎倏忽间荡然无存了。

    又不知行驶了多久,出租车骤然停了下来。

    田甜正要质问什么,只听前面的师傅说:“小姐,到了。”

    她伸长脖子左右观望了一下,果然,看见,右边的山脚下有一栋巍峨的建筑,那里立着几个蓝色的大字“税务所”。

    “好的。多少钱?”她一边掏钱一边询问。

    “十五块四。”司机递给她一张长长的打印车票道。

    恰巧,田甜有零钱,便把数好的零钱递过去。

    司机接过钱随意的瞄了一眼,就装进了裤兜里,咧嘴道了声“谢谢”。

    从窄小的车里钻了出来,田甜迫不及待地甩了甩四肢,活络一下几乎要僵硬的身体,感觉要舒服许多。

    出租车掉了个头后就一溜烟跑了。

    糟糕!等下自己该怎么回去呢?

    看着出租车远去的背影,她突然想到这个棘手的问题。

    田甜的目光扫视着周遭,终于,看见不远处的一片树荫下,有三两个百无聊赖的摩托佬正在侯客呢。

    她观察了一下,陆陆续续从里面出来的人也是坐着摩的离开的。

    当然咯,假如运气好能刚好碰到送客的出租车就最好不过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