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347章 捅刀的快感(二)

    于休休抽气。

    她不想听,也不相信。

    “鬼才会信你的话。唐绪宁,你就是个小人。”

    “我是小人?”唐绪宁声音沉了下,阴阴地笑着逼近她,目光里似有一把锋利的刀子,让于休休几乎不敢直视。

    “于叔是不是没有告诉过你?当年带人去抓唐矅选的人是谁?”

    唐绪宁的表情和声音都有咄咄逼人的意味儿,他的脸此时离她极近,影子投在她的脸上,毫无来由的让于休休很害怕。

    不是害怕他。

    而是害怕他即将出口罩搞乱。

    那种藏在意识里的猜测,几乎就要破腔而出,恐惧地扼住了她的心脏,她却不敢去问,只能愣愣地看着唐绪宁,一身无力,如同瘫痪。

    “你猜到了是不是?”

    唐绪宁低笑一声。

    明明在笑,却像是魔鬼,要撕开她的骨血和伪装,让她去正视自己从来不想相信和面对的问题。

    看于休休双眼瞪得像铜铃,唐绪宁内心蜇了一下,又找到了捅刀的快感。

    “是于叔。你的父亲。他就是事件的始作俑者。”

    唐绪宁的话又重又沉,像是积压的怒气,在歇斯底里的爆发,

    他甚至抓住于休休的衣领,大声地咆哮,“你说,你要是霍仲南,最恨的是谁?于家村人只不过是陪衬,你们家才是正主。”

    于休休摇头,“我根本就不想听你说话……”

    “不想听,你可以看啊。”唐绪宁斜斜的勾着唇,冷笑,“事故发生时,你命悬一线,他来救你了吗?没有。他抱着他的青梅竹马少年情人,满心里想的是先救她的命,而不是你,于休休。”

    太狠了。

    太狠了。

    唐绪宁如果是为了故意气她,她做到了。

    他步步紧逼,看着如同失败者的她,内心涌出极大的满足和快感。

    “这么一想,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只是一个笑话?”

    于休休耳朵里嗡嗡作响,气得笑了起来,双眼赤红地看着远处,突然敛住。

    “海警船来了?”

    这么快?出乎意料。

    海面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惊呼。

    “救命。”

    “救命啊。”

    海警船上传来广播。

    海警呼啸大家不要慌乱,准备救援……

    于休休捂着脸,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缓缓地闭上眼。

    “太好了,太好了。”

    唐绪宁说的话,至少有一句是对的,霍仲南是这次事件的组织者,如果事故大了,他多多少少要承担责任,而且,无论于家村人怎样,于休休都不希望他们葬身海底。

    ……

    海警船来得及时,

    人们有了生存的希望,大声呼救。

    船舱里面漆黑一片。

    人都出去了,比起外面的喧闹,这里平静很多。

    一面镜子倾倒在地上,还有半面挂在墙上,一个水壶碎了,开水流了一地,似乎还在冒着热气。

    原来奢华损坏,一样狼狈。

    霍仲南走得很艰难,推开了一张倒地的桌子,把唐文骥扶坐起来,又看了看那面镜子。

    “你不怕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吗?”

    唐文骥的腿被桌子砸到了,似乎有些疼痛。他皱着眉头,瞟一眼镜子,又慢慢抬起头来,不解地看霍仲南。

    “你为什么这么做?”

    霍仲南微微眯眼,“唐叔准备赖账?啧,你还真是没让我失望。”

    唐文骥叹息,抚摸着受伤的腿,语意不详地说:“阿南,一个人做错了事情不可怕,可怕是走得太偏。你知道我为什么执意跟来吗?”

    霍仲南抬抬下巴。

    唐文骥说:“怕你越走越远,当真为了复仇做出什么让人和我都后悔的事。我喜欢阻止你。但是我错了。我以为你至少是感激我的,毕竟当年我帮过你爸爸。你对他们有仇恨,对我不可能有。哪知道现在的你已经……丧心病狂。”

    又是一声长叹。

    霍仲南冷笑,看着唐文骥认真的脸,“唐叔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是个高手,怪不得几十年前,能把于家村那一群人忽悠得晕头倒向。”

    他目光一凝,压低了声音:“我就好奇,你照镜子的时候,从不害怕吗?”

    唐文骥狐疑地看着他:“我做什么了?我为什么要害怕?”

    霍仲南慢慢蹲下来,盯住他。

    “我的游轮,为什么渗水,为什么沉?”

    “我也想问你。”唐文骥与他对视,无半分心虚,反而怒其不争地看过来,“你是怎么做到要人的命,还面不改色的?”

    霍仲南默默地看着他。

    船身还在摇摆,外间又传来轰的一声,好像船头有什么东西塌了。

    霍仲南没动,身子都没有晃一下。

    唐文骥也没有。

    虽然两个人以前也不少单独相处的机会,但彼此都善于伪装,谁也没有从对方的眼里看到过这么多的戾气。

    一种仿佛要置对方于死地的戾气。

    唐文骥在笑,终于笑出声来。

    “阿南,你还是太年轻了啊。”

    这语意不详的话,别人肯定听不出来所指为何,但是霍仲南懂,他在嘲笑他。

    “你以为你当年做的事,没有人知道?可是邓春开被我治好了。你以为你今天毁船伤人陷害我,也不会有人知道。”

    “阿南,你这反咬一口的本事,是给你爸爸学的吗?”

    提到赵矅选,霍仲南眼中果然浮上一些凉气。

    “呵。”唐文骥轻轻笑着,咳嗽两声,微微仰头,小声说:“邓春开并没有被你治好。今晚在大厅里说的那些话,是声优配音的吧?”

    霍仲南似笑非笑。

    “讹诈我。有用吗?”唐文骥笑着说:“我没有做过,你说什么都没有用啊。邓春开要真能给你作证,我大概也没机会出来旅游了。”

    有证据又何必找证据?

    这是正常的逻辑。霍仲南不反驳,只是冷冷地笑。

    “等到了警察面前,你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黑暗中,传来唐文骥的咳嗽。

    “你那本《望山》,能给我看看吗?”

    霍仲南但笑不语。

    唐文骥又说:“《望山》上部我看了……”

    霍仲南说:“所以,你找人杀死了熊文锋?”

    “别误会。我只是好奇下部的内容。”

    唐文骥笑着回视他,坐在那里的姿态没有变化,他的脸上,平静、安宁、那是一种胜券在握的耐心。

    “嘀嗒,嘀嗒。”

    没有人说话,只有机械手表发出的有节奏的音符。

    两个人都在笑。黑色的大幕已经打开,遮掩的一切都将呈现。

    “is there anyone in it?”

    门板倒下。

    海警在外面喊了一声,复又问:“hello? is anyone here?”

    唐文骥大喊:“有。help me。”

    霍仲南身体一侧,看向外面,几个海警走了进来。

    ……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