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797章 不再相信你

    君临风尘仆仆的,一身黑色的袍子上能看出浮着一层尘,但一张容貌精致的脸上依旧白皙干净。

    一双琥珀色的眼眸剔透,却不再如以前那样透着天真无害的眼神,而是深沉的,有着和年龄不符的眼神。

    虽然面对临渊,并没有那么锋利,也依旧不难看出这双眸子里,敛着怎样的锐气。

    君临走进了客堂大厅,到了临渊的面前。

    他表情挺平静的,仿佛以前那种天真的撒娇的调皮的小男孩儿的模样,再也不会在这个孩子脸上出现了。

    君临表情平静地看着临渊,“父亲。”

    不是以往那般亲昵又带着稚气地叫他爹爹,而是父亲。

    都说男孩子长大之后,和父亲的关系会逐渐变远。不是疏离的那种远,而是很多男孩子,可能长成少年了,还会在母亲面前撒娇,但似乎在父亲面前,就非常希望自己有个男子汉的样子。

    君临的这一面,到来得早了不止一点点。

    “好久不见了。”君临说,目光不偏不移地看着临渊,“我娘呢?”

    临渊其实很心疼,想到曾经那个会在他臂弯里撒娇的孩子,再看着眼前这个冷静的,甚至锐利的小男孩儿,只觉得恍如隔世。

    临渊薄唇抿着,沉默片刻后才说道,“还在休息。她知道你要来,太激动了,一直不愿休息。好不容易才睡了。”

    君临闻言点了点头,尽管那么想见,想得都快疯了。在听到父亲说道她还在休息的时候。

    他就能够不动声色地将心里那些疯狂的想念给压下来。

    “那不急,让她先好好休息吧。”君临说道。

    临渊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坐吧,我们聊一会儿。”

    君临没动静,只静静看了他片刻,然后才走到了椅子旁坐下。

    临渊看到他的唇有些干裂,给他倒了杯茶,君临端起杯子,喝得也没有很急,慢条斯理的,举止都透着从容不迫的稳重。

    他放下了杯子,才看向了临渊,“父亲想聊什么。”

    临渊沉默了几秒,开口说了句,“我先给你道个歉吧,作为一个父亲,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好好照顾过你……”

    君临听到这话的时候,眸子眯了眯。

    临渊注意到了他这个细微的动作,于是停了下来。

    君临看着他,“不,父亲不用为这个道歉。我也从来没有因为这个而怪过你。就算真要怪,也不会是这个理由。”

    “我让她陷入了险境。”临渊说道,“是这个吗?”

    君临没点头也没摇头,对这话不置可否,“这段时间,我想了太多事情。我也很想说,当初娘亲是自愿的,为了救你而自愿选择牺牲,这是她的选择,我应该尊重,但我大概还是小孩子吧,有时候,没有那么豁达。”

    临渊静静的听着,心里抽出尖锐的疼。

    或许……和儿子的关系和距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起码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了。

    他这样平静的说话,显然是早已经思考过很多次了。

    “你应该保护她的。你也曾经不止一次答应过我,会保护她。”君临盯着临渊的眼睛。

    临渊还是第一次,直观的认识到这个孩子的眼神可以多锐利,可以锋利到什么程度。

    “我的人生一开始是没你的。我的全世界,我的所有,就是我的娘亲,她是我的一切。她为了生我,搏了半条命,从我记事起,我就无数次在心里发誓,我一定,一定要照顾好她,我要快点长大,我要保护她。”

    “然后你来了,然后我相信了你。”

    “你哪怕多保护她几年呢?哪怕等到我长大呢?”

    君临的话一句一句的,撞进临渊的耳朵里。

    临渊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这个父亲做得,的确是太不合格了。你是该怪我,不原谅我也是正常的。”

    君临表情依旧平静淡定,“我娘若是真不在了,我绝不会原谅你。起码没有你之前,我和我娘是过得很平静的,起码我是可以去期待有她的未来的。”

    “我娘若是真不在了,我无非就是努力修炼,杀光了仇人之后。再找你,你反正也不想活了,我反正也没什么意思。不如一家团聚算了。”

    君临这话说得一星半点的犹豫都没有,可见这孩子崩溃到了极致之后,这些事情,这样的结局早就已经思索过不止百遍千遍了。

    “但我娘还活着,她还活着,我就没打算怪你,只不过,也没法再相信你了。就是这样。”

    小孩子的世界是很简单纯粹的,君卿若是君临的主心骨,这根主心骨被抽掉了,他如果想要不垮掉,就只能再强行立一根主心骨起来。

    他立的那一根,就是他给他自己定下的,在他看来没有了君卿若之后,他最好的结局。

    带着临渊一起死了算了,去和君卿若一家团聚。

    “好,我知道了。”临渊点了点头,他对君临所说的一切,完全能够理解,也能够理解他的心情,是在怎样的心情之下,才会有了这样的一番话。

    这绝不是今天一时冲动才讲出来的。

    君临抿着唇没再说话。

    临渊微微倾身,盯着他,“但这些事情,我知道了就行。你哪怕不原谅我,哪怕怪我,甚至恨我都可以。我全盘接受,绝不推脱。但,在你娘面前,这些你得全部给我憋得扎扎实实的,不能表露出来。”

    君临依旧没说话,只看着他。

    “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我和你一样,都是她最重视的人。她现在的身体,经不起磋磨,经不起激动的情绪。她什么都经受不住。”

    临渊低声认真说道,“你如果没有考虑清楚自己能不能憋着,在这之前,我不会让你见她。”

    君临抿唇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缓缓地眨了眨眼,瞧着似是有些懒散的一个缓缓的眨眼,再睁眼的时候,那双透着锐利的眼眸里,所有的锋锐都收敛得异常干净。

    情绪的控制简直已经到了极致,君临说了句,“知道了。”停顿了两秒,补了个称呼,“爹爹。”

    君临站起身来,拂掉自己衣袍上的灰尘,“我娘在哪,我去看一眼,不吵醒她。”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