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番外南疆 三 因果

    “啪嗒” 月儿娇小的身躯被人丢进一个漆黑一片的房间中。

    月儿下意识的用小手触碰墙壁,使自己能够躲在角落,双臂环绕着自己卷曲的双膝,不停的颤抖着。

    她似乎很冷。她知道那是心冷。眼神望着漆黑一片的周围,不停的转头,生怕这边有人,那边有人。

    脑海边这无数的人再跟他说话。说的尽是她听不懂的话。

    嘈杂喧闹的各种声音令她牙齿将下嘴唇都咬破了皮。

    时间久了,脑海似乎都要炸开,她真的快要发疯了一般,开始用双手紧紧的捂住耳朵,不停地转头。

    “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

    “嘎吱。”小黑屋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瘦骨嶙峋的老者。

    一丝光线照射进来。月儿陡然睁开紧闭的双目用力的用着小手上刚好的指甲抓着地板爬向了老者,不对是门口。

    在不断向前伸手用指甲盖抓地板的月儿身后留下一共十条细细的血迹。指甲盖被她用来疯狂的扣住地板,不停的摩擦,终是全完磨掉。她短小的手指血肉模糊。

    月儿似乎爬了很久,在她距离光线越来越近,也就是距离老者越来越近之时,她没有了力气,两只磨得血流不止的手紧紧的抓在老者的脚踝处。

    艰难的吐出三个字,

    “救救我。”

    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的老者微微一笑,如同面无表情的骷髅咧嘴一般。

    “我会的。你体内有着不少的灵气,是我见过最有资格做我教中神女的姑娘。”

    当她第一次醒来时,她身处一个类似沙牢一般地方,沙牢外侧是墙角四个石柱上昏暗的烛光。她不禁睁大了眼睛,发现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蝎子。蝎子有手掌大小,不断的顺着牢外爬向她。

    她害怕了。

    如同失心疯一般在牢里不停地晃动着一根根木头,那木头上画着一只只蝎子,威风凛凛。

    她用尽全力,在牢中嘶吼着,“救命,救命” 月儿就是这样,永远内心中带着一点希望。

    她的救命声一直不停地回荡在整个屋内,然而回答她的只有蝎子爬的声音。密密麻麻。

    瞳孔中蝎子已经顺着她的脚踝,爬上了她的身体,她拼了命的“手舞足蹈”将几只蝎子拍落地面。那几只蝎子掉地后,继续朝着她全身爬来。

    牢外的蝎子海如同涨了潮的潮水向她涌来。

    下一刻,无数蝎子尾巴的毒刺深深的扎入她细皮嫩肉的躯体。伴着阵阵剧痛与麻痹之意。浑身无力的月儿径直瘫软的倒地,双手捂住的小脸并未松开,或者说她没有力气移动手臂。

    就这个姿势,透过手指中的缝隙,她救命的声音越来越轻,眼睛睁大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极为恐怖。

    任由蝎子海在她的躯体上四处做虐。

    当她在一起醒来时,深处水牢。那牢房的味道有着血腥味与腐臭味。在她周围牢外的是翩翩起舞的蛇。朝着月儿不停地吐着蛇信子。

    还是跟原来一样,挣扎,嘶吼,最终绝望。

    一次次绝望让她痛不欲生,每一次遇到各式各样的酷刑,她总以为会死掉。但是非常遗憾的是她竟是死不掉,不仅没死掉,还活的“好好地”,仅有去全身皮肤糜烂不堪,发出阵阵恶臭。

    后来,在她每次疼痛的昏厥之前,她总会自顾自的笑着,“娘,爹,月儿解脱了,来找你们了。”

    熟悉的光线与瘦骨嶙峋的老者,一如既往的又给了她希望。 月儿简直被这老头骗的近乎疯狂。每次见到这老头,都想亲口咬下老头的鼻子,耳朵,总之各处能够得到的地方。

    可谁知,那老者的皮包骨头硬的跟石头一样。根本咬不动,咬不动就算了,连她门牙都断了。

    老者总是一副看待女儿一般的眼神,令她作呕。她的耳边也总是老者淡淡的话语

    “别想死,你死了我把拜月神教交给谁?”

    ... ...

    十六岁那年,教导月儿拜月神教巫术,蛊术,秘法的老者寿尽。月儿从神女摇身一变成了南疆拜月神教教主,受南疆万人跪拜与敬仰。

    月儿永远长不高的个子,满脸疮痍与脓包,样貌不人不鬼的她铲除了所有笑话她的人。

    她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将乘风神使统统炼成鬼降。那乘风神使四肢经脉尽数被废。强行以秘法灌输神识符文,变成了不人不鬼的怪物。

    第二件事,父母大仇得报,将父母墓碑立于参天大树寻木与月神河之边。

    寻木高耸入云,树枝树叶四通八达。寻木是上古传说能够上通九霄,下达九幽的神树。神树周围约半径三公里一圈,都是泛红的土地。仅有一道小口,拜月神教禁地月神河泻下的口子,靠近月神河处有一道闸门,传说打开那道闸门,便可将月神河中厉鬼冤魂送往九幽之地。

    第三件事,独自带着一根笛子,前往那茜儿所在的村子。六年未见的村子已经开始变得繁华起来,但还是没能让她收手。全村人尽数死绝。死相极其恐怖。

    后来,她用婴儿活体,以血画符,炼制出拜月神教最强的血鬼降,还给它取了一个名字月哑。暗示着月亮哑了。

    这月哑是她等着刚出生的男婴足足一个月还未断奶便匆匆抱回来炼制的。那男婴是东洲一个修士之子,体内有着不少的血脉与灵气。

    原本那个怪物出现的时候,她还是有些震惊,居然有东西比她还丑陋。那怪物上半身婴儿之躯,下半身一团血雾,发出的笑声如同夜半夜猫叫唤一般。 根据拜月神教秘法,血鬼降想要修炼只能通过吃不同的人、鬼降才能进阶,同时也将拥有所有被吃的人记忆,记忆多了,他经常会分不清自己是谁。

    记忆中月哑从原本婴儿大小的身躯,吃的越多,也就“发育”的越快。最后变成了一个能说话道,巫术强大,修为强劲的存在。漫长时间的相处,她与月哑也算是日久生情,竟是有了感情。只不过对于那感情,月哑只是通过大海般的记忆来感知,他毕竟只是血鬼降,并不是人,不懂爱,不懂情,不懂恨。

    血鬼降有两点不好,那便是炼制的主体修为不及它时,便会反噬;也会中阴魂毒,这是一种巫术害人越多,积累越多的毒素。异修的通病。

    月儿大寿将至,找寻了几百个男孩女孩,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没有一个人能够从那段路中活着走出来。她很失望,对于所谓的南疆人民。郁郁不得而终的有一天,她被自己亲手创造出来的月哑生生的吃了,她身上未曾发育的骨头都没有从月哑嘴中吐出来。

    打完嗝后,月哑似笑非笑的开始闭关。

    数年后。他出关,以归一期实力身居大祭祀之位坐拥南疆。与西域大光明宫宫主摩罗平坐。被称为世界上最接近仙的男人。

    整个拜月神教,乃至整个南疆,他都没有一个能够说上话的朋友。朋友二字对他来说是种奢侈。后来,他改了个套路,收徒。刚开始那几个弟子还对他恭敬有加,但是无一不是没有各自野心的人。他们所觊觎的便是无权的教主之位。坐上了教主还想杀了他。让他一次又一次反反复复坠入一个教导,提拔,反杀的古怪轮回之中。

    说实话,他很累。血鬼降之身除了阴魂毒,是不会累的。真正累到他的是这个苦难轮回。活了几千年,自从月儿被他吃了以后,就再也没有过一个朋友,别说朋友了连一个说得上话的人都没有。几乎所有人见到他均是低着头不敢动,更加不敢喘气。久而久之他觉得自己很孤独。

    偌大的拜月神教,如同一口棺材一般让他永无止境的守着。

    他厌倦了,出去走着,心血来潮突然灭掉了一个巫术宗门,那宗主生的儿子敢顶撞他,还对他用巫术。他依稀记得那小家伙倔强,拼死相搏的小脸。同时他脑海中数之不清的记忆有个叫月儿的童年记忆闪过脑海。

    他对小男孩有了兴趣。

    将他带回拜月神教、封住小男孩脑中的记忆,给他取名勋、收他为徒、教他拜月神教各种巫术蛊术秘法、给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哪怕教主也不过如此。

    几百年后,日夜不眠的他经常走在月神河边。常在河边走,哪儿有不湿鞋的道理?被月神河中的阴魂咬出了伤口。这一刻他才明白,他还是会受伤的。大喜过望,同时他弄清楚了自己的来历,虽然是记忆,他知道了一个自己可能来自那里--东洲。

    ... ...

    苍白的不能再苍白的脸庞,白衣长发的他走到了东洲。在东洲有一个叫青台镇的地方。青台镇左侧是苍龙江,顺着江河往下是丽山村。

    傍晚,他被一道阵法吸引,走到了丽山村中。村里的村名都回到自己家中。广阔的丽山村此时路上空无一人。他当然不算人,他是血鬼降。

    那房子有些破旧,比起记忆中的马车更加破。不过他一点不嫌弃,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宝,令他极为心动。

    几步走近后,看到一个叼着烟枪的老头,与一袭绿衣水灵灵的姑娘,下一刻,兴奋道喉咙干涩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

    “额,老爷爷,这姑娘我喜欢,我能带走吗?”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