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五十四章 命

    天问岛,一座与天青岛相邻的岛屿。此时的天问道南边的林间小道中,两位穿着朴素,长相平庸的少年此刻正并肩向前走着。其中一名身穿青色长衫的少年身后背着一个长形包裹,手中拿着一份地图,正认真的研究着。而同青衫男子一同走着的黄杉男子则是一脸苦闷,闷闷不乐的向前走着。

    这二人就是刚从天青岛离开的秦凤羽、贤余二人了,他们在找完郑依依以后便离开了无意宗,秦凤羽让贤余去寻找四虎所在的山洞等他。而秦凤羽则自己一个人再度从无意宗去而又反。他一路疾驰,动静却并不大,就这么一路回到了郑依依的房间中。

    此时的郑依依正靠在墙壁上,一滴滴晶莹的泪水在月光的照耀下甚至泛着点点星光。秦凤羽站在房梁上默默的看了良久,他叹了口气,跳到屋内对着郑依依说道:“你可以自私一点的,无意宗有那老头在,不至于灭宗的。”

    郑依依身子微微的抖了一下,而后便默不作声。只是肩膀轻微的抽泣着。秦凤羽轻声说道:“说起来,此时也怪我,当时如果杀了吴傲,也不至于让你如此难做,我不能想象你嫁给吴傲的日子,所以,走吧。”

    郑依依沉默了一会沙哑着嗓子说道:“其实从吴傲找上我开始,我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蛇老祖要拿我换他需要的东西,父亲需要我换一个更加稳定繁华的无意宗,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恩公我真的很感谢你那日仗义出手,也很感谢“他们”,不过这就是我的命,我无力抗争,不能抗争。如果我不答应,无意宗的地位本来就岌岌可危,要是给了玄意门发作的机会,即便有蛇老祖又如何?无意宗依然会被其他势力吞并。我的作用就是一个缓冲剂,让玄意门满意让其他势力无话可说,所以,我不能逃,无意宗上下千人不能亡,纵使以后的路再如何苦难,这都是依依应该承受的。”

    秦凤羽听着郑依依的话,虽然他很明白郑依依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但是每每想到郑依依以后的处境,秦凤羽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他刚要张嘴再劝劝郑依依,郑依依突然说道:“恩公,其中利害关系依依很清楚,所以恩公的好意依依心领了。只是此生依依的命运活该如此,恩公倒也不必替依依难过。这辈子能遇见恩公,依依此生无憾。”

    说完郑依依将一份地图,还有十来张生根面皮交给秦凤羽,她的眼神在月光下显得异常坚定。秦凤羽拿着手上的东西,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才满是苦涩的离开了无意宗。

    秦凤羽一路飞驰,他的内心如何也平静不下来。一想到吴傲那变态的模样,他就能想象到郑依依以后的生活会如何凄惨。可看着她那倔强的眼神,秦凤羽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帮她。其实秦凤羽这番特地回来是想将郑依依强行掳走的,可看她坚定的模样,秦凤羽也只有叹气的份。

    秦凤羽拿着地图,叹了口气,将地图和身后的包裹放到一边,走到一块大石头上躺下,痴痴的望着天空。贤余默默的走到秦凤羽身边坐下,深深的叹了口气,咬着一根狗尾巴草无味的咀嚼着,嘴巴张了张,犹豫了许久还是艰难的轻声说道:“她今日出嫁。”秦凤羽轻轻的嗯了一声,而后两人都没了言语,就这么静静的一坐一躺痴痴的望着天空,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傲来岛,今日的傲来岛热闹非凡,各路往来宾客,各路侠士络绎不绝的向着玄意门走去。玄意门上下一片喜庆,大中午众人顶着烈日,参加了这场隆重之极婚宴,见证了两位新人的幸福誓约。

    太阳渐渐的爬下山坡躲进云层之中,大地变得有些沉闷起来。此时的新房之中,同样一片沉闷。郑依依坐在桌边凳子上,头上的红纱早已经被她拿了下来。她的面色有些发白,手微微颤抖的端着酒杯一杯杯的喝着酒。郑依依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今天吴傲对她格外温柔,可他越是这样,就越让郑依依感觉到害怕,所以她不停的喝着酒给自己壮胆。

    郑依依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吴傲一身酒气,满脸通红的走进房间,他看着郑依依那动人的身姿,一时间不禁的有些呆了,吴傲嘿嘿笑着走到郑依依的旁边,单手勾着郑依依那美艳的脸蛋,嘴巴轻轻的放在郑依依的耳边吹着气。吴傲有些痴痴的对着郑依依说道:“娘子,我们早些歇息可好?”郑依依身子一颤,却没有丝毫动作,吴傲踉跄着脚步强行将郑依依拉到床上。

    他趴在郑依依的身上一通乱吻,而郑依依就这么默默的不吭声。吴傲啃了一会,猴急的脱下衣服,和郑依依钻进被窝之中。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吴傲突然大吼一声,一把将郑依依从床上扔到地上,嘴中大骂道:“该死的贱人,该死的贼荡妇,让老子变成人不人鬼不鬼,可那又如何,你这贱人依然是我的,即便我得不到你,别人也休想。”

    吴傲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下摸出一根马鞭,他一只脚踩在郑依依的身上,手上的马鞭猛的向郑依依抽去。郑依依被这一马鞭抽的结结实实,她闷哼一声,吴傲听到这声闷哼仿佛疯魔了一般。疯狂的对着郑依依一通乱抽。他越打越尽兴,甚至拿起一壶酒,喝一口抽郑依依一马鞭。郑依依很快就被痛的昏迷了过去,吴傲显然还不尽兴,将酒倒在郑依依的身上,郑依依被这酒一淋,顿时又疼醒过来,她绝望的大喊一声,面色苍白,嘴唇颤抖,眼泪不止的流淌着。

    吴傲可能打累了,坐在床上穿着粗气,看着浑身伤痕的郑依依哈哈大笑。一会的功夫,他又心疼的跑到郑依依的身边,将她抱起来搂在怀中,嘴上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而后将郑依依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喊了下人为郑依依包扎伤口。

    郑依依几乎过两天就要经历一场这样的日子,终于,在半年以后,玄意门宣布少夫人病逝,为她举行了盛大的葬礼。而无意宗却因为和玄意门的联姻越发壮大起来,对于无意宗小姐的病逝,无意宗上下倒没有多大的反应。

    【踏雪】写了五十多章了,有很多不足之处,欢迎大家到正版网站(纵横中文网)留言评论,在纵横同样是不收费的,可以让我知道还有人会喜欢我笔下的这个江湖,这就是对我写作的最大动力。同时交流群:697644255,也欢迎大家前来提意见。我会不定期写一些番外,比如寒泉剑仙楚狂歌,比如秦长生等等...更多福利欢迎大家进群解锁。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