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69章 山河尽是我相思意

    终归虽然险中又险,可万幸中还有万幸。不通来到,将落晴于落秀吉救下。落晴双腿受伤,不能动弹,落秀吉也昏迷不醒,不知伤势如何。

    燕莜霜精通医术,察看二人的伤势后,面色露出愁容。不通看在眼中,他并没有问什么。

    燕莜霜站起身,对不通身施一礼:“妾身多谢阁下出手相救,今日大恩必当厚报。”

    不通连连摆手:“夫人不必多礼,我是落晴的三哥,落晴有难,我来救他是应当的。”

    此话一处,燕莜霜不明所以,看向落晴。

    落晴说道:“娘,他叫不通,是在断剑山于我和大哥相识的。娘,先别说这些,爹的伤势到底如何?”她甚是担心落秀吉,急忙呼唤燕莜霜。

    燕莜霜听到落晴的话,心中暗暗吃惊,原本一个道禅就已经让人捉摸不透,这又如何冒出了一个武阶如此了得之人,没想到竟然还要自称道禅一句大哥实在是为所未闻。

    一个地仙武夫可谓是凤毛麟角,况且纵观不通刚才举重若轻地样子,武道之高,是她平生仅见。虽然不通看上去年轻,与落晴又是熟识,可燕莜霜可不会真把不通当晚辈看待。

    不通见落晴担心落秀吉地伤势,自己也不会寒暄,对燕莜霜说道:“不知落晴父亲伤势如何?”

    燕莜霜面露愁容,看了一眼落秀吉:“不瞒阁下说,我家相公他身中奇毒,又强行运功,半步踏进地仙,身上经络折损,气血逆流。导致修为内力六十一空,不仅如此,胸口一刀也深入脾脏,并有剧毒。想必……”

    燕莜霜面如死灰。落晴一听,花容失色,抱着落秀吉嚎啕大哭。不看到落晴又哭,皱起眉头,他走到落秀吉身边,缓缓蹲下,问道:“夫人当真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燕莜霜又岂会不想救落秀吉,只是自己回天乏术。不通哈哈大笑。

    这让燕莜霜更加疑惑。落晴看着不通,哭着说道:“死不通,你笑什么?”

    不通知落晴误解自己,说道:“我从小就听师父说,道中自有玄机。那时总觉得是自己修为不够,又或是自己太笨。只是身在光天化日之下,不肯睁眼来瞧。哪里有什么玄机,只是人还未见罢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落晴听不懂,自然便生气,只当是不通又犯了毛病,说话不中听。

    “落晴你别气。我先告诉你一件事。十三未死,你可知?”

    落晴脸上一愣,随即又开始哭泣,不通知道此时落晴是喜极而泣,果不其然,在落晴心中,自己无论如何都比不上道禅。

    “你可开心?”不通问道。

    落晴连连点头。

    不通轻声说道:“我多想自己也跳崖一次,看是否你也会为我做到这般。”

    他看着落秀吉:既然这段情缘终不能如愿,那我便如同尊者阿难一般,用一身道果来周全。若是今生无缘,望来世不相遇,不相识,不想念。

    说罢双手放在落秀吉头顶之上,缓缓闭上双眼。落晴不知为何不通如此做,就要开口问他,一旁地燕莜霜虽也不懂,可拦住落晴。

    “晴儿,莫要打扰。”

    不通口念经决,丹田之内一颗丹丸瞬间融化,顺着手掌渗入落秀吉的天灵之中,不通只感到身体一虚,头脑昏沉,他咬了舌尖一下,将弹丸所化气流,凝结成珠,留在落秀吉的腹中。

    说来神奇,落秀吉身上的伤口,转眼之间止住鲜血,气息也变得平稳。虽然落晴不知不通做了何事,就算是她也看出落秀吉伤势大好。

    “爹!”她叫了一声,可落秀吉仍然没有回应。

    不通身子一歪坐在地上,舒了几口气,缓缓睁开眼睛,微微笑道:“落晴,你爹想来没事,虽然武道我并不知,但是性命已经无忧。”

    “你说的是真的?”落晴看向不通。

    不通点点头,不再说话。

    落晴欣喜异常对不通说道:“日后我便不叫你呆子,谢啦。”

    不通看着落晴,这笑脸是如何都看不够,终于有这么一次,自己也能像道禅一般,让落晴露出如此灿烂的笑容,他抬头望向碧蓝的天空,不负此生。

    燕莜霜见到不通疲惫,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回江陵城,找个客栈歇息。”

    “夫人,落晴的腿伤。”不同没有回答,却问落晴的伤势。

    燕莜霜回道:“虽然受伤不轻,但是好在晴儿她也是黄庭境界,没有什么大碍。”

    “原来无事啊,那我便放心了。”不通是真的欢喜,只要眼前这个姑娘能够一生平安喜乐,他此生化作牛马日日辛劳,又能如何?

    不通站起身,看着手中细柳,人如青柳三千丝,却无春风一场新。他将手中柳枝向空中一抛,跃到空中,脚踩青柳对着燕莜霜与落晴说道:“好生保重。”

    落晴见到不通要走,她问道:“为何不与我们一起走?”

    不通看着落晴,她一身红衣胜却自己一生看尽的风景。

    他没有回答,只是在空中静静看着落晴:和你走又何如?不和你走又如何?你心不在我这里,我留在你身边又有何用?你一生佛陀保佑平安喜乐,便是我一生修道诵经祈愿意满心足。若是只能想念,那我便踏遍山河,让天下都留下我的相思意。

    不通哈哈大笑,化作一道青虹,冲天而去。

    “三哥,我以后定会去看你!”

    落晴忘了一眼不通的背影,虽然她当时与不通说话不多,不知为何,不通比自己大上许多,每次看到自己都要面红耳赤,躲开她。她只当是不通不喜欢自己,便没多想。只是今天她害了父亲陷入死地,差点丢了性命,而不通却出现在自己身边,这让落晴对他心存感激,这才叫了他一声三哥。

    落晴对不通心存感激之情,心中认定这位三哥,这并不是不通所想,毕竟终归只是兄妹之情。

    燕莜霜看着落晴,又看向消失不见的不通,叹了一口气:这世间最是让人无奈便是一个情字,最折煞人的便是爱字。她看向落秀吉,脸上出现一抹温柔,自己又何尝不是?只不过自己嫁给了那个日思夜想的情郎,那个情郎也变成了日思夜想她的情种。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