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四十六章 深仇

    说话的麻子脸拖着手上狼牙棒,来到趴着的叶知秋身旁,用狼牙棒戳了戳他,见他没了反应,便对台下裁判长老叫道:“喂,他昏过去了,是我们赢了吧?”

    那裁判长老见那叶知秋碎了半个面具,露出缺了半口牙齿的嘴,兀自在那吐着血沫子。心里不由为其感到一阵同情,随即连忙说道:“天工门陆玄机获胜!”

    陆玄机提起地上箱笈,将其交给麻子脸背着。下了擂台却来到了厉宇面前,对其作揖道:“多谢兄台刚才出言提醒,小生这才捡回一条小命。”

    厉宇见状连忙上前扶住陆玄机,对其说道:“陆兄弟不必如此,当时情急,我不过是张口之劳而已了。”

    陆玄机直起身笑呵呵地说道:“你这人可真有意思。希望后面能再遇到你。”言罢行了一礼,便和麻子脸离去了。

    待陆玄机走了,厉宇想起接下来便是秦荒上场。

    来到“黄”字擂台,厉宇见秦荒正在台下等待上场,便上前对其仔细叮嘱说道:“小草,待会场上对战,你可千万注意安全。真元则尽量节省,不然若是持久对敌,可能不支。要若是真的不敌,记住将神甲祭出。还有......”

    “够了!”秦荒突然大叫一声打断了厉宇的话,并对厉宇嚷道:“我不再是那拖着鼻涕的小草了!你不要以为比我大一点就能像我爹一样管教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不用你管!”嚷完便不管满脸错愕的厉宇,直接飞身跃上了擂台,背对着厉宇站在了台上。

    厉宇难以置信地看着台上的背影,心中不由地一阵发酸。印象中那哭喊着“宇哥”的小屁孩,似乎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远去了。

    厉宇转身默默地离开了“黄”字擂台,与那不断聚集向擂台的人群背道而驰,显得竟有那么几分萧瑟寂寞。

    “小宇!你在哪里呀?快点过来啊!”

    忽然传来的云霄哭喊声,将心中酸楚难过的厉宇唤醒。

    抬头便见到那云霄哭得楚楚可怜,正四下寻找着厉宇。厉宇急忙上前问道:“师姐怎么回事?”

    云霄见到了厉宇,便一头扑进他怀里大声哭道:“大师兄上场对战步青云不敌认输,那步青云却存心下狠手,竟将大师兄的双腿砍断,大师兄疼得直叫,你快去看看啊。”

    厉宇闻言顿时目眦欲裂,大吼一声:“步青云!”便拉着云霄急急忙忙来到那“天”字擂台。

    只见台上,一片血泊。那卫寰钱齐膝断了两条小腿,正躺在血泊之中抱着断腿痛嚎。

    而那步青云,依就一身不染片尘的白衣,手摇折扇,嘴角露着丝丝阴沉笑意,竟就这么站在一边,看着卫寰钱痛苦嚎叫。

    “步青云!你这个贼厮!你为何废我师兄双腿!”厉宇大叫着想要冲上台去,却被那几个裁判长老拦下。

    步青云斜眼看了厉宇一下,说道:“哼,终于见到你了。你这师兄实在太弱,躲不过我的招式。被断双腿,只能怪他修行不精,实属活该。”

    “你胡说!师兄明明已喊认输,你却不停手。趁他不备突然出手,大师兄才中了你的招。你如此作为已是犯规,真是下作。”云霄哭着喊道。

    “哦?在场的人谁听见他喊认输了?”步青云扫视着台下,观众纷纷避让其目光,一声不吭。

    步青云冷笑一声,对厉宇说道:“你看,没人听到。或许是你这师兄吓破了胆,连开口求饶都说不出来。又怎么能怪我犯规呢。”

    这时一裁判长老说道:“不错,我们都没有听见他喊认输。按照比试规定,喊认输,昏迷不得继续比赛或者落出场外才为失败。现在比试依旧尚在进行中,步公子绝无违规之举。”

    “你们根本就是一丘之貉!”云霄对裁判长老喊道,又对周围观战弟子哀求道:“师兄明明有认输的!你们都在台下看着,你们说句话呀!”

    周围人纷纷躲闪,避而不谈。

    厉宇拉住云霄,咬牙对裁判长老说道:“那现在我们认输。快让我们上去救治师兄。”

    “哼,只要他还没认输,除非他昏过去,否则这场比试就还得继续下去。你们若是敢捣乱比赛,就将你们门派的比赛资格全部取消!”那裁判长老厉声说道。

    厉宇闻言便对在那痛呼的卫寰钱喊道:“大师兄,你快喊认输啊!”

    那卫寰钱却一直在痛苦地嚎叫,犹如未闻。任凭厉宇云霄大声呼唤,就只是不断痛呼,却迟迟没开口认输。

    步青云摇着折扇来到擂台边,蹲下身对视着厉宇,轻声冷笑道:“他中了我‘风火扇’的风刃,不死也得残。风毒破坏双腿经脉,血流不止。巽风入体,更是无孔不入。疼痛远超常人忍耐极限,刚痛晕过去便又会被痛醒。如此循环,除非鲜血流尽而亡,不然这场比试就还得继续。我就是要他活活的痛死,你又能耐我何?”

    厉宇紧紧咬着牙瞪着步青云,眼中血丝爆裂,竟流下了两道血泪。如此恐怖模样,让步青云竟也感到微微心悸。

    卫寰钱在地上疼的满脸的汗珠,沾着地上晕开的血水,一脸的血污,叫声也越来越微弱,眼看就要油尽灯枯。

    厉宇看着卫寰钱如此情况,双拳捏得咯吱作响。刚要狠心放弃门派资格上台认输,却被一只大手按住了肩膀。

    厉宇回头看去,眼中血红朦胧,却见到了一脸凝重的宸游。宸游对厉宇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此次大会对我派意义重大,如今只是正赛初轮,绝不可以因小失大放弃比赛。相较门派荣耀,寰钱他...他只能生死由命了。”

    “师父!”

    “爹!”

    厉宇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宸游,心中万万没有想到宸游竟会说出这番话来。

    宸游看着台上气息渐渐微弱的卫寰钱,慢慢闭上双眼,转身不顾哭喊着的云霄狠心离去了。

    厉宇看着宸游离去的背影,脸上血泪却淡了几分。猛地厉宇转过身来,看着台上的步青云吼道:“今日之仇,不报我就不是厉寰宇!”

    步青云轻蔑一笑,却没有继续看着厉宇那双血红的双眼。

    慢慢的,卫寰钱终于没了声音,台下裁判长老看了一眼步青云,高声叫道:“补天派步青云胜!”

    话音刚落,两道人影便跳上了擂台。厉宇落到卫寰钱身边,看着他那犹如白纸的脸,以及身下那滩将他衣服都染透了的血泊,不由心中如同撕裂了一般。

    厉宇抱起卫寰钱身体,云霄则抱着卫寰钱的两条残肢。二人慢慢走下擂台,来到那“得道炉”脚下。

    上一场失败的赵洪尘正在那闭目调息,闻觉有人过来便睁开双眼。入眼的便是那垂着手臂被横抱着的卫寰钱,以及厉宇那犹如地狱恶鬼般的双眼。

    “师...兄...”赵洪尘颤抖着声音,伸手轻轻触碰着卫寰钱的身体。只是曾经与自己笑骂的师兄,如今却没有再开口和自己拌嘴了。

    三人将卫寰钱平躺放在地上,围着他默默地站着。却没注意卫寰钱那齐膝的伤口,还在流着丝丝鲜血。

    “厉兄,秦兄弟轻松获胜,你怎么没去恭喜他?还有那毕由屠马上上场了,要不要一起去看看他的比试?”

    身后突然传来卢丹青的声音,厉宇猛然眼前一亮,急忙转身看去。只见那卢丹青和秦荒正在不远处朝他走来。

    厉宇急忙上前一把拉过卢丹青,指着地上的卫寰钱嘶哑说道:“救...救他。”

    卢丹青没顾上厉宇那双通红的眼睛,看到地上的卫寰钱不由眉头一皱。蹲下身摸着其脉搏,又以真元查探着他的伤势,只是面色却凝重得都快滴出水来。

    厉宇和赵洪尘在旁满脸期望地看着卢丹青,而云霄则拉着秦荒说着事情的经过。

    良久,卢丹青突然面色一喜,说道:“还有微弱脉搏!”

    说罢便取下身后大葫芦,一拍葫芦身说道:“济世葫芦,救死扶伤!”

    只见那黄皮大葫芦“骨碌骨碌”一阵响,便倒出了一颗红色药丸。

    卢丹青一捏卫寰钱的嘴巴,便一掌将这药丸拍进了他的肚子。随后摸出几根银针来,口中念道:“妙手阻往死,银针救命来。”

    只见这几根银针上顿时蒙上淡淡青气,卢丹青不由分说,以快得几乎看不清的手法,将几针分别扎在了卫寰钱人中穴、檀中穴以及左右太阳穴上,又几针分扎在两腿伤口穴位上。

    完了卢丹青对厉宇着急说道:“你那‘回春丹’汤药呢?”

    厉宇闻言急忙摸出那随身带着的药瓶,卢丹青接过瓶子往卫寰钱嘴里倒了一小口五色药汤。

    将药瓶还给厉宇,卢丹青呼了口气说道:“我以对神丹仿制炼成的‘小大还丹’恢复其气血,又用‘救命针’护住其命穴。你的‘回春丹’药汤解了他的风毒止住了流血。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便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厉宇闻言紧握着手中药瓶,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卫寰钱。

    良久,卫寰钱原本白如纸张的脸上竟然有了点血色,又张开苍白的嘴唇痛苦呻吟道:“...水...”。

    厉宇闻言顿时大喜,一把抱住边上卢丹青大笑道:“哈哈,活过来了!他活过来了!”

    云霄和秦荒闻声都欢喜地跳了起来。赵洪尘则抹着泪花,给卫寰钱喂着清水。

    厉宇抱着卢丹青作势就要跪下,卢丹青急忙拉住他说道:“厉兄你这是做什么,折煞小弟了。”

    厉宇激动说道:“卢弟,多谢你救了我师兄一命。我...我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

    卢丹青笑道:“你我兄弟一场,哪有这些说的。”又看着卫寰钱的断腿摇头说道:“只可惜我没办法为他接上断腿,今后他的修行怕是要就此终止了。而且我这‘小大还丹’药力不够,还需让他慢慢恢复才行。若是有那十三神丹之一的‘大还丹’,则濒死之人立马气血恢复如常。倘若还有那神丹之一的‘生骨丹’,则可断腿重生。重新站起来不说,修行亦可重新开始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