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十六章 悬崖旧事

    峪水峡谷外,俞涵和十几个轩辕阁下属等候,见冷纪夜出来,忙迎上去,见到后面跟随的雪冰,又是吃惊,她怎会在这?俞涵向着冷纪夜恭敬一礼:“师父!”

    雪冰也看到俞涵,道:“是你!”

    冷纪夜挥手,示意他起来,转头向崔猛俞雷道:“你们先下山,传令金木堂,让他们在江湖散言,就说东方青云并没有死,手上还有一块玉玲珑。但这峪水峡谷,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崔猛俞雷领令离去,峪水峡谷前,就只剩下冷纪夜、雪冰和俞涵。眼见夕阳落日,晚霞满天,冷纪夜回望峪水峡谷,心中所思,向着雪冰道:“你跟我来!”

    雪冰一哼:“干什么?”

    冷纪夜道:“见一个人!”向着旁边的小径转去,雪冰忙跟上:“什么人?”

    曲径蜿蜒,山屏转弯处,断崖海浪般连绵远去,远处海雾一片,云天相接处,几片红霞随风散去。

    雪冰左右看着,并无他人,上前道:“您不是要带我见一个人吗?”

    冷纪夜望着翻涌的云海:“就在这云雾之中!”

    雪冰一诮:“您带我来见神仙吗?”

    冷纪夜喃喃道:“或许她已成仙。”转头向着雪冰道:“你敢从这儿跳下去吗?”

    雪冰吓了一跳,他该不会要杀自己吧,忙道:“我为何要从这儿跳下去?”

    冷纪夜听她回答,嘴角掠过几丝冷笑:“你不敢!”

    雪冰一愣,应声道:“是啊!我不敢,我害怕,我还没活够呢!你敢从这儿跳下去?”

    雪冰反问,冷纪夜突地怒道:“当初却有人为了你,从这儿跳了下去。”他说着,忽然一笑,眸中凄然,向着雪冰道:“你说她可曾活够?”

    雪冰愕然,长这么大,从没听说过,有人为她,竟然从这么高的悬崖上跳了下去。从这儿跳下去,还有活命吗?“你说什么?”雪冰怒道。

    冷纪夜继续道:“此崖名为舍身,可真应了这名。若非没有你,她怎会跳崖身亡。若非不是为了你能活下去,她又怎会甘愿赴死?你知不知道,从你出生,就注定会连累许多人,为你而死。”

    雪冰愕然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从小到大,天际山庄十五年的时间,从来都是快乐无忧,风平浪静。即使爷爷跟武当派玄灵道长,丐帮的乔羽、巩义服两位长老私交甚好,也因为逸飞和林婉秋的婚事,跟乌龙镖局以及其他几个镖局关系也很不错。

    这样也算是身处江湖吧,却从来没有见到纷争、死亡,甚至这种为了自己活下去,宁愿放弃生命的事情。

    世上怎会有这样的人,如此重要之人,爷爷和阮素荷姑姑,竟也从未说起过。

    雪冰抬头看冷纪夜,他一定在说谎,怒道,“你骗人。”

    冷纪夜看也不看雪冰,冷冷道:“那人,就是你的母亲。”

    冷纪夜一字一字的说着,雪冰愕然愣在当地,睁大了眼睛瞪着冷纪夜道:“你说什么?”

    冷纪夜道:“还不清楚吗?当年你的母亲,为了你能活下去,甘愿牺牲自己的生命,从这儿跳下去。”

    雪冰愣了片刻,“为什么?”

    冷纪夜冷笑:“为什么?为什么?”忽然哈哈大笑道:“为什么?你该去问你爹。”看向惊呆的雪冰,忽然又是一笑,“也是,他已经追随子娴而去,也不枉子娴对他一片痴情。”说完,袍袖一挥,转身离去。

    雪冰呆怔片刻,快步跑上前去,阻住冷纪夜的去路,急道:“你说我妈妈为了救我而死,我爹爹也随妈妈而去。他们究竟为什么这样?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难道是因为你吗?你害死了他们?”

    冷纪夜大怒,俞涵正欲上前拖开雪冰,却听冷纪夜一字一字,仔仔细细道:“因、为、你、爹。”

    雪冰愣住,因为爹爹,妈妈跳崖身亡?然后爹爹也追随妈妈而去?可是,为什么?

    雪冰愣愣发呆,却听走在前面的冷纪夜轻轻吟道:“吾心非汝心,所感两相异。日暮归途穷,欲告亦无力。子娴,你可曾后悔过?”

    雪冰因为父母的事情,一宿无眠想着究竟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父母双双跳崖。又怀疑冷纪夜所说话语的真假,怎么才能知道是真是假?又担心柳东剑和柳逸飞,问冷纪夜他也不答,各种琐事,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看夜深人静,便一个人坐在楼梯上发呆。

    身后忽然烛光亮起,冷纪夜提着一盏小灯走了出来。

    雪冰回头看他,一身墨色长衣,肩上披着斗篷,发髻用月白绸缎轻轻束起,又好似回到了教书先生一般的模样,而非白天在峪水峡谷时,那般冰冷凌厉。

    雪冰看他驻足,也未搭理,继续将头埋在臂弯里。过了片刻,也不见冷纪夜有什么动静,转头看时,冷纪夜依旧站在那里,漆黑的眸子邃如夜空。

    雪冰抬头看向冷纪夜:“你是纪叔叔吗?”

    冷纪夜一怔,“不是。”

    雪冰道:“你是轩辕阁主冷纪夜。”

    冷纪夜低头看着雪冰,沉吟一下:“也不是。”

    雪冰愣了一下,他现在的打扮,确实不是,又低下头去,慢慢道:“当日大明湖畔,我们分别后,我追你到私塾,在私塾里,不知怎么回事,醒来后已经在那条船上,脚上还被锁链锁着。是纪叔叔故意引我去私塾,把我困在小船上的是吗?”

    冷纪夜没有回答,提着小灯走下楼去,将竹竿插在楼梯间隔,拿起茶壶,倒了杯茶水。

    雪冰跟下楼梯道:“这一切究竟为什么?”

    冷纪夜坐下,拿起茶杯慢慢品着,忽然目光一冷,向着楼上道:“既然来了,还不出来。”搜搜两道人影,鬼一和鬼二落在两旁。

    看到二人,雪冰惊喜,正欲奔上前去,却不妨冷纪夜探手一抓,将雪冰按在凳子上。雪冰动弹不得,大怒道:“放了我。”

    冷纪夜起身,四面望去,呼道:“还有谁,滚出来。”

    屋顶上,四个黑衣人掠下。

    俞涵惊醒,护在冷纪夜跟前,冷纪夜道:“看着她。”走上前去,向那四个蒙面之人道:“跟了一路,四位有事?”

    四人目光相接,也不答话,长剑一挽,直刺而来。

    冷纪夜不屑,拿起方才小灯的竹竿,将小灯放在桌子上,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拿着竹竿迎敌。四人见他如此轻视,心下大怒,剑招之中越发凌厉。

    俞涵一边紧张看着冷纪夜,一边又要看着雪冰,小心鬼一鬼二偷袭。鬼一鬼二在旁边相互看着,想冷纪夜武艺高强,若直接救人,恐怕不能。现在冷纪夜跟着四个黑衣人打起来,时机正好。

    二鬼心思一转之间,跟着跃上前去,一个人袭击俞涵,一人去救雪冰。

    俞涵见他们突然袭来,忙提剑相迎。二鬼和俞涵相斗之际,趁着鬼一缠住俞涵,鬼二身子一晃,跳到雪冰跟前,解了她的穴道道:“怎样?”伸手去扶雪冰,眼前突地一棒打下,鬼二急忙缩手。

    冷纪夜竹竿打下,眼看鬼二躲开,跟着一扫,打向鬼二腹间。鬼二仰身躲过,冷纪夜身后,两个黑衣人长剑斩下。冷纪夜没有击中鬼二,听的身后长剑破风,身子一个旋转,勾起地上的长凳迎了出去。

    二人长剑斩在凳子上,身后又是两个黑衣人长剑刺来。

    冷纪夜一哼,抓着凳子的手聚力,凳子带起了长剑,半空中一划,将四个黑衣人同时摔了出去。长剑掉在地上,还未等四人爬起,冷纪夜一步欺上前去,凳子踢出打在四人胸口,跟着手掌一扫,抓起一柄长剑,刺破长凳,直插在一人胸口。

    一条凳子一柄长剑,死死将四人钉在墙脚。

    制服四人,冷纪夜回头看正在跟俞涵打斗的鬼一鬼二,袍袖一挥,迎了上去。

    俞涵匆忙一退,鬼一鬼二见冷纪夜一掌袭来,忙同时运力相抗。三人掌力相接,冷纪夜自是没事,鬼一鬼二却齐齐退步,直撞在门板上。

    冷纪夜一哼,一掌又欲打出,雪冰大诧,疾呼道:“住手。”伸臂挡在鬼一鬼二跟前。

    冷纪夜手掌停在雪冰身前,怒视阻挡的雪冰,突然伸手点在雪冰身前,一手揽过雪冰,一掌仍旧扫了出去。

    鬼一鬼二摔出门去,一口鲜血吐出,慌忙逃去。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