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06章 当是补偿

    接二连三的奇遇,让伊秋雪意识到,天狼山上非常危险,她不知,前方还有什么等着自己?

    可到了这步,她也不想无功而返,只能硬着头皮往前。

    这一路来没看到球球,倒是看到一地的天狼尸体。

    这些咽了气的天狼,身躯尚有温度,一只只地嘴角处流着血水,一看就知死了没多久。

    伊秋雪瞧了下天狼的伤口,见是利器所伤,料知还有另一泼人在山上,为防剑料被人抢了,只能加快脚步。

    越往东,风声越急,就连气温也陡然间降了好几十度,接着,扬起了鹅毛大雪。

    大雪纷纷,没一会,已是一片银妆素裹的世界。

    伊秋雪有修为护体倒是不觉得冷,只是大雪将山体遮了,再要找剑料十分费力。

    不知不觉一天过去,她居然一无所获,只能坐在一块山石上休息。

    忽然,一道红光闪现,一玄袍男子不时出现在她对面。

    来人,剑眉斜飞,黑眸锐利细长,棱角分明的五官里透着股冷傲。

    伊秋雪不时与来人对上一眼。

    那人打量起伊秋雪,狭长凤眸瞬间眯起,“找陨铁的?”

    伊秋雪应了他一声。

    因她是男子装束,在对方看来倒也爽朗。

    “可有收获?”只听对方道。

    “跟你一样!”伊秋雪摊手笑道。

    来人抬首望了望仍在扬着雪花的天空,“这么说,你是打算坐等雪化了?”

    伊秋雪听出他言语里的嘲讽,感觉十分不爽,回他道:“那你可有更好的法子?”

    “等等吧!”

    那人说时玄袍一卷,坐在伊秋雪对面的山石上。

    伊秋雪在心里笑道,你不也一样,凭什么嘲笑我!

    来人坐下后就盘腿打起坐。

    伊秋雪瞧着他这副样,忍不住劝他:“这里很危险,先生要想静心打坐,还是找个安全点的地方为好!”

    那人闻声睁开眼,将食指搁唇上,朝她摆了个禁声动作。

    伊秋雪愣了愣,没一会,耳边响起轰隆声。

    寻声望去,见一道耀眼红光划破天际。

    那红光烈烈灼灼,像火球一样地在天上滚过,红光所到处,皆是一片彤红。

    伊秋雪终于明白,对面的人在等什么?

    想拣现成的啊!

    伊秋雪不想便宜了对方,怎么说,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

    不等那火球坠地,将脚尖一踮,朝天上飞去。

    那火球已没之前看到的那么大,眼下不过半径一米左右的球体。

    球体烫的紧,伊秋雪没敢靠的太近,不过她已确定,这正是她要的剑料。

    见底下人不为所动,伊秋雪意识到,这料很烫手,还不到取它的时候,只能耐心等着。

    果然那火球身周的火焰熄灭后,朝下面的天狼山栽来。

    下坠的速度一点不输火箭。

    伊秋雪怕被那男人抢先,寸步不离地跟着火球。

    “嘭”一声,火球坠入峰下的深壑里。

    伊秋雪进入深壑寻找,然而那玄袍男先她一步找到了陨铁,气得她玉牙紧咬,“是我先看到的!”

    见玄袍男不为所动,又道:“这样吧,我给你钱,你把它让给我!”

    说时,将一袋子金锭扔给玄袍男。玄袍男冷眼瞥了眼袋子,眉头蹙起道:“这东西,我要定了!”

    伊秋雪见他半分不让,以为自己给的钱少了,又从乾坤袋里摸出颗鸡蛋大小的蜃珠。

    那蜃珠一出,玄袍男傻了眼,大概是从未见过如此阔绰的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伊秋雪将蜃珠持在手上,“你管我是什么人!留下陨铁,拿着珠子走人!”

    玄袍男有股被羞辱的感觉,狭长凤眸不悦的眯起,“这陨铁我等了许久,恕我不能相让。”

    伊秋雪见蜃珠都不能打动他,知这人是真的不想割爱。

    好吧,软的不行,那便来硬的!

    掌风一扬,朝玄袍男一掌挥去。

    玄袍男见她出手攻击自己,忙将手掌拾起,与伊秋雪掌心相对。

    伊秋雪之前掌心受过伤,只简单处理了一下,眼下为了抢陨铁,这一出手,用了她五成功力,伤口瞬间崩裂,血水顺着指尖滴落。

    那血水恰好被土里的陨铁吸收。

    那陨铁吸了她的血水后,发出一道七彩光,“嘭”一声,从土中飞出。

    玄袍男望着陨铁惊道:“看来它已选了你!”

    伊秋雪知他已放弃,舒了口气。

    为了感谢他的成人之美,将蜃珠扔给他道:“当是补偿吧!”

    说时持着陨铁下了山。

    陨铁贴着她的掌心,不停地吸着她的血,没一会,她就觉头晕目眩的厉害,晕倒在天狼山下。晕倒前,她隐约看到了一抹紫影。

    玄天师将她手里的陨铁拿开。

    知她是为寻剑料而来,倒是让他松了口气。

    见她掌心处伤痕累累,赶紧拿药替她止血。

    这陨铁因出现在魔界难免沾了些魔气,伊秋雪是修行之身,魔气沾多了自然会伤到本体,何况她还失了这么多血。

    玄天师赶紧施法将陨铁净化。

    伊秋雪醒来时,见自己躺在魔界的一家客栈里,球球守在床边。对于晕倒前所见到的,伊秋雪只当是幻觉,可手上的纱布和屋里的气息无不再提醒着她,那人真的来过。

    “主人感觉可好些?”球球蹦到伊秋雪身前问她。

    伊秋雪心愿已了,露出笑容道:“我没事,陨铁在哪?”

    球球知道她会问起,指指桌上:“在那呢,好大的一块,不知主人想打铸一把什么样的剑?”

    伊秋雪脑子里瞬间想到的还是澜天剑,便道:“我喜欢澜天剑那样的弯刃。”

    球球听闻,拿出一叠图纸。

    那图纸上有各式各样的兵刃,长的,短的,直的,弯的……就连每把剑上的纹路都描的那么细致,明白人一看就知,这图纸不是随便画的,对方一定花了不少心思。

    伊秋雪不是傻子,知这些图纸是玄天师的,心里百味陈杂。

    她不想再跟他有牵扯,撇嘴道:“没一个让我满意的,既然是我的剑,就由我自己来设计!”

    说动就动,找来笔墨后,按照自己的喜好设计了一把月牙型的弯刃。

    这把弯刃跟澜天剑外表很像,不过就是剑柄处的花纹改了改。

    澜天剑的剑柄上是起伏不定的水波纹,伊秋雪便将水波纹改成了树枝纹。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