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五十六章 疯了的保家仙

    清晨,一层薄雾笼罩盛州。

    火鸦军驻地。

    两个守卫看到一袭青衫背着手走过来的江云鹤,笑着打招呼:“江先生!”

    “两位早啊!”江云鹤伸手递给两人一个纸包:“老李家的牛肉馅饼!”

    “多谢先生。”两人不见外的接过去,这半个多月,江云鹤和火鸦军的人也颇为熟悉了,尤其是这些侍卫和仆役。

    江云鹤年纪小,相貌上佳,性格和善,说话沉稳,没几日的功夫就落个好人缘,还有好多个丫头暗送秋波。

    这些日子他每两天就往这里跑一次,虽然他的功法特殊,一开始没抱什么期望,不过计元随意说几句,就让他知道高手到底是高手。

    人家的高不是长的高,是建立在高屋建瓴上的。

    就算真没什么收获,也要经常往这里跑才是。

    江云鹤直奔驻地后面,每天这时候计元都在后院的一个小湖边喂王八。

    那湖里养了一只直径超过三米的大王八和一群小王八,一开始江云鹤以为计元是爱好,直到看到计元的眼神,很馋的那种。

    江云鹤也开始觉得那只大王八可能会挺好吃。

    不过今天他扑了个空,打听后才知道计元在平时处理公务的地方。

    让人通报后才进去,便见到两个一身红甲的骑士笔直站在那,计元则是看着桌面上的立体沙盘,盛州城和周边八百里都缩小在沙盘上,完全不差分毫。

    “见过统领。”江云鹤抱拳。

    “你来的正巧。”计元抬头看了他一眼。

    “著雍,你说吧。”

    “是!”一个红甲骑士抱拳,转身开口。

    江云鹤听了几句就知道,这几日盛州周边又出了事,一共五个村子都有保家仙发疯,已经死了近百人。

    火鸦军前往调查,虽然杀了疯掉的保家仙,然而却没查出什么结果。

    昨日又有一个村子的保家仙发疯,一晚上杀了十几个人。

    “保家仙?”江云鹤有些疑惑。

    “与香火神道类似,一般是村中之人的先辈,生前有些许能力,死后在村子里的宗祠接受供奉,也能给村子提供些许护佑。”见他疑惑不解,计元简单说了两句。

    江云鹤一听就很感兴趣。

    他来这世界除了那日的人皮鬼魅,还没见过鬼呢,更不用说这种鬼神了。

    “你的功法特殊,能看到一些常人不能看到的东西,与他们一起走一趟,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搞鬼。”计元说道。

    “有著雍带队,安全不成问题。”

    “好!”江云鹤应是。

    片刻后,江云鹤与著雍出了房间。

    “著骑尉,接下来就有劳了。”江云鹤拱手道。

    “好说,到时你听我安排便好。”著雍面具后的双眼,上下打量一下江云鹤。

    十六七岁的年纪,白白净净的,看起来很温和,一身青衫,腰间挂了个巴掌大小的葫芦。

    这位新冒出来的江云鹤,他也略有所闻。

    年纪不大,天赋不错,想必统领是看好他潜力了。

    不过缺点同样在于年纪太小,这么点儿年纪,能有多少见识?虽然与自己同为涌泉境,可涌泉境之间也是天差地别,弄不好自己还要分神保护他。

    不过统领既然让他同去,著雍也不会说个不字。

    只要他不添乱就行,能帮些忙那就最好。

    “一个时辰后出发,你最好快点,不要让其他人等你。”著雍闷声道。

    “现在就可以。”江云鹤对著雍的不客气毫不在意。

    这十位队长他早有耳闻了,只是火鸦骑士极少在驻地,因此他也没接触过几次。

    “那走吧。”

    片刻后,江云鹤努力控制着坐下的麟马,额头有些冒汗。

    这东西,还真挺暴躁。

    旁边三十个火鸦骑士里传出闷笑声。

    “放松一些,麟马通人性,你拿它当朋友看,它就拿你当朋友看。你若是害怕它,它就欺负你。”著雍坐在一匹高大的麟马上闷声说道。

    江云鹤又折腾了小半个时辰,总算让屁股下面这家伙老实点儿。

    在城内速度还不快,出了城,麟马跟撒欢一样,能直接飚出四五百迈的速度,江云鹤脸色不太好看。

    长这么大,他没飚过车,更没飚过马。

    好在这麟马跑起来并不颠簸,哪怕是四五百码的速度奔跑,也能保持平稳,更没太用他控制,自动跟住其他麟马,他只要抱紧了就行。

    两个时辰后,众人总算到了目的地,一个位于两山之间的村子,总共有二百余户人家,算是颇大的村子了。

    数十火鸦骑士出现在村口,顿时引起村中一阵惊慌。

    片刻后才有老者慌忙赶来:“见过各位大人,不知……”

    “火鸦军,前来查看关于保家仙的事。”一个火鸦骑士骑着麟马上前几步:“你就是村长?”

    “小老儿就是这的村长。”

    “死的人在哪?带我们去。”

    江云鹤随着向里走去,只见穿得脏兮兮的孩子躲在远处偷看这一行人,村中普通百姓也都躲在远处。

    村中多是木屋,木屋下面有两米高的空间,一来可以养些牲畜,二来也可以防止蛇虫。

    村中一片空地上摆了十几具尸体,用竹帘盖着,几个骑士跳下马去掀开帘子,只见里面男女老少都有,身上像是被野兽撕扯过一样,呈现大片的撕裂伤口。

    “和之前几个村子一样。”一个火骑士道。

    江云鹤只看了一眼,便打开真实视界,发现这些人身上没留有什么信息,便转过头观察四周。

    那村长明显很是畏惧,其他人也差不多,虽然距离很远,不时偷看一眼,可眼中明显流露出惧色,想必是那些尸体惨状的原因。

    “这些人是几家的?”

    “柱子、铁猴,李大胆三家,一共十六口,全死光了!惨啊!军爷,您可得帮帮我们!”老村长哀求道。

    他也不知道这些火鸦骑士和朝廷的军队有什么区别,不过看他们这身盔甲,就知道不是普通军士。

    “问你什么就说什么,别说废话。这几家住在隔壁?”

    “都在村东头。”

    “祠堂在哪?”

    “也在东头,这里往前一直走就是。”

    问话的骑士几句话就将情况问的清楚,江云鹤心中暗暗点头,这些火鸦骑士实力算不上特别强,但很干练啊。

    “一半人留在这,一半人随我去看看。”著雍跳下马,大步朝着村长所指的方向

    江云鹤连忙跟上,往外走了两百余米,便是这里唯一的一个石头建筑,是一块块石头垒出来的,看起来不大,上面是茅草和木头的屋顶,门上挂了个牌匾,写着“李氏祠堂”

    著雍大步走进去,似乎丝毫防备都没有,不过几个火鸦骑士都将手放在武器上,江云鹤也暗暗提起警惕。

    祠堂内摆着一张供桌,上面摆着三个牌位,而两边的架子上同样摆满了牌位。

    刚一踏进祠堂,江云鹤就闻到一股血腥味。

    只见墙壁上到处都是带血的掌印。

    “滚出来!”著雍一脚踏下,整个祠堂都震了一震,房梁上直往下落灰。

    “死,死,死,死……”仿佛是呓语一样的声音,一个像是猴子或者什么野兽的综合体,浑身披着黑毛的怪物从暗处浮现出来。

    “这就是保家仙?”江云鹤看后有些嫌弃,这是鬼啊,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活的。

    死的以前也没见过……

    不过这也太丑了……

    “正常的保家仙和人差不多,但这几日见到的都是这种怪东西。”

    “死吧,都死吧!”那怪物突然伸长了爪子,上面弹出一根根数寸长的的利刃,朝着几人扑来。

    “火!”三个火鸦骑士手持长剑,随着轻喝,长剑上顿时浮出一层熊熊火焰,只一剑砍中,对方就凄厉惨嚎一声,浑身冒出黑烟。

    “完全失去理智了。”江云鹤打开真实视界观察。

    “有什么发现么?”著雍双臂抱怀,完全没将怪物放在心上,一刻钟后不经意问道。

    他只是随口一问,也没想江云鹤能给什么回答。

    毕竟他们连续追查了几日,目前都没发现什么,江云鹤一个人能发现什么?

    尤其他就是站在那看着,什么都没做。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身边传来一句:

    “有点儿发现。”

    “什么发现?”著雍意外之余立刻追问,心中有些怀疑,江云鹤到底是真的有发现,还是随口乱说?

    “这东西好像是中毒,或者是被什么侵蚀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