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六十一章 飘香号

    飘香号上,各种房屋设施一应俱全。

    此时,宴客厅内正坐着几位访客。就连杜伏威跟王行满也在其中。

    “想不到,还是错过了么……”宴席上,一个容貌身材丝毫不输东溟夫人的成熟女人皱眉说道。

    “只怕她是在故意避开我吧!”另一个同样已经步入中年的优雅男人接过话题道。

    “都十几年不见了,这家伙还是这死脾气。”女人再次说道。

    杜伏威跟王行满对视一眼,却是摇头苦笑,而不插入话题。

    “只怕,她仍是为了要避开我吧!”之前那男人再次说道。

    “二位见谅,琉球三十六岛系于夫人一身。着实抽不开身,所以才……”单秀儿急忙起身解释。

    若让外人见到此情形,只怕要惊掉下巴。

    堂堂东溟派护法仙子。哪怕是刚上任,在整个琉球王国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此时却有些卑躬屈膝的味道。

    “无需解释。”男人挥了挥手:“在隋朝开创之前,我们三家已是多年至交。我只希望她别误解,当初我与青雅尚且年幼。并非我二人不鼎力相助铸剑山城,实乃当时我们手中亦是无权,有心却无力啊。”

    那名被称为青雅的女人也是叹了声气。

    当时的情况,她飞马牧场也比铸剑山城好不了哪去。飞马牧场险些被人攻破。若不是刚好那个人到来的话……

    正在两人回忆过去种种,宴客厅突然进来一婢女。

    “仙子大人!”那人朝单秀儿致礼,之后递上一块令牌道:“有位自称黄逸的人前来求见。”

    “东溟令?”单秀儿先是一愣。

    每一块东溟令皆是东溟岛欠出的人情。

    据单秀儿所知,整个中原,怕是找不出三块东溟令。而其中一块东溟令,乃是当初为了报答鲁妙子亲自指导建造东溟战船所赠。

    东溟战船对于东溟岛意义非凡。否则,哪怕是东溟夫人的私情,也无权赠送东溟令。

    每个拥有东溟令的人,都必须为东溟岛做出过巨大贡献。

    因为这种人情,在不危害己方的情况下,是需要整个东溟岛,甚至整个琉球王国,三十六个群岛来还的。

    “黄逸来了?”王行满喜道。

    “王兄认识这人?”杜伏威问道。

    “自然。”王行满点头道:“他正是上次破坏了海沙帮炸船计划之人。”

    “原来是他。”难怪东溟夫人会赠予东溟令。

    他不但拯救了东溟号,甚至是船上所有人。就连这次交易的达成,他也是功不可没。

    “既然大家认识,不如就请他来此如何?”那优雅的中年男子说道。

    “我正有此意。”王行满点头道:“此人一腔热血,虽年纪不小,却是初出茅庐。若能收为己用,定能如虎添翼。”

    黄逸知晓未来大势走向。王行满当然希望能够得他所助。

    不多久,黄逸被婢女领了进来。

    看到众人黄逸也是愣了一下。

    “在下黄逸,见过各位……额……前辈!”黄逸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这些人。

    “不知仙子有客人在,冒昧打扰。失礼了!要不,在下晚些时候再来?”

    “黄兄弟不必拘礼!”单秀儿道:“都是朋友,一个普通聚会罢了。黄兄弟既有东溟令在手,可将飘香号当做自己家一样。”

    “黄逸,快来这边坐。”王行满说道。

    “王捕头,这……”

    在坐几人,杜伏威他是见过了。却是一句话也不曾对过。而单秀儿更是第一次见。

    至于另外一男一女两位中年人,黄逸见都不曾见过。

    总的算起来,黄逸不过就跟王行满熟一点。哪怕只是朋友聚会,黄逸又怎好意思入席?

    “小兄弟,入坐吧。能让行满看上,且推崇备至的人可不多。我几人,倒也想结识一下。”这时,杜伏威也开口道。

    话说这份上,黄逸倒也不好推辞了。总不能说我不想认识你们吧?

    “黄逸,来。”王行满指着杜伏威道:“这家伙你也认得,我就不介绍了。”

    “见过大总管。”黄逸拱手礼道。

    “这位长者姓杨,单名一个英字。”王行满继续介绍道。

    “长者?”听到这个称呼,黄逸再次一愣。

    对方看起来年纪跟王行满,杜伏威差不多。虽说对黄逸来说是长者不错。但,谁向后辈介绍自己同辈的人也不会这么介绍吧?

    “姓杨?”一瞬间,黄逸抓到重点。

    如今,这天下,可是杨广的天下。对了,长者……在古代并不是只有年纪长的意思。还有尊重……

    能让王行满都尊重的人,难道是与那位有关吧?

    想到此,黄逸立马恭敬的行礼道:“晚辈黄逸,见过杨前辈。”

    那位名为杨英的人,审视着黄逸。

    “好!”杨英点点头道:“鹰眼剑眉、肩宽膊厚、虎背熊腰。初给人一种壮汉的感觉,却又是心思细腻。不错!”

    “前辈过奖。”黄逸再次拱手。

    “这位则是飞马牧场的场主,商青雅。”王行满介绍最后一位中年女子道。

    “商前辈!”黄逸又再次行礼。

    “坐。”商青雅开口,却是简单的多。

    “不知黄兄弟前来所谓何事?夫人前些日子已经回了东溟岛。若有什么我能帮上的,尽管开口。”单秀儿见众人都坐下,便开口问道。

    “在下确实有一事相求。希望仙子能借我一点人马。”黄逸拱手说道。

    “人马?”单秀儿皱眉问道:“黄兄弟需要多少人马,所为何事?”

    “实不相瞒,上次因为炸船事件。我得罪了海沙帮跟独孤阀,事后遭到报复……”

    黄逸各种添油加醋。有多惨说多惨。各种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当然,黄逸也不会忘记提醒,这都是为了帮你们东溟岛,才会造成的结果。现在要复仇,东溟岛的人怎么也要出点力吧?

    “岂有此理。”王行满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就说那些个门阀没有一个好东西。”

    “所以你准备借助东溟岛的力量来消灭独孤阀么?”杨英问道。

    “皇帝都办不到的事,我又如何能办到?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黄逸拳头紧握:“但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就像海沙帮一样。罪魁祸首必须死。”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