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卷 诸佛龙象 第八十四章 一路同行

    翠云山天云阁上空,一道白影划破长空,乐正方站在楼外,猿臂轻舒,白影落在他的手臂上,竟是一只神骏非凡的海东青。乐正方取下鸟爪上缠着的信件,一扬手,海东青振翅高飞,不一会又消失不见。

    默默看完信件,双指一捻,纸屑随风飞扬,乐正方冷哼一声:“灵鸯这痴儿,为了那余景芝,惹出诸多事端不说,如今竟与那李青萄混在一起,真是有辱师门!罢了,此事还是速速通报刘光磊,请剑神定夺。”身形一闪而逝,翠云山巅又恢复宁静。

    却说林妙儿三人苦寻余景芝多日无果,忌惮刘光磊神通,噤若寒蝉,不敢前去复命,只得悄悄返回仙狐洞另做打算。

    花无颜不甘终日无所事事,原本众星捧月的他如何受得了寂寂无名,要看别人脸色行事,可自己修为虽不弱,比起诛杀了师父的刘光磊仍是相差甚远,所幸仙狐洞收藏武学秘籍众多,花无颜翻阅古籍,潜心修炼,想着有朝一日东山再起,日子倒也不算无趣。

    秦山泽在三人之中看似最无欲无求,实则野心最大,他修道以来鲜有出手,但先有翠云山结庐的孤隐道人,后有李青萄横空出世,如今又有修为深不可测的刘光磊,这三人如同三座大山一般盘踞在自己心头,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

    花秦二人整日闭门不出,潜心修炼,反倒是林妙儿这个仙狐洞洞主显得多余,如今天狐珠下落不明,余景芝也不知所踪,不知刘光磊会怎么惩戒自己的办事不利。一想到此处,林妙儿更觉心烦意乱。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当夜,一道黑影从远处飘然而至,正是隐匿于黑袍之中的刘光磊。林妙儿三人战战兢兢,连忙出洞迎接,刘光磊一拂袖,并不理睬三人,直奔仙狐洞深处走去。

    三人见刘光磊脸色铁青,大气也不敢喘,林妙儿知道他此番前来必有要事相告,连忙驱散众人,刘光磊拦下其中一名婢女,示意其他闲杂人等退下,冷冷望着三人道:“你们三个好歹也是当世一流高手,居然连个人都找不到!”三人噤若寒蝉,不知如何作答。

    又听刘光磊继续说道:“老夫近日得到消息,余景芝如今身处庐州城烟雨楼,我曾与诸葛归藏有约在先,不好亲自出面寻他的麻烦,你三人即刻前往烟雨楼,务必一举诛杀此子,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若不然数罪并罚,这就是你三人的下场。”说着右掌虚握,将那名蜷缩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婢女凌空吸了过来,五指如钩,一把抓住女子头颅,短短几息功夫,妙龄婢女血肉尽退,只剩下一具森森白骨。

    林妙儿三人不约而同吸了口凉气,对望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恐惧,短短几日不见,刘光磊功力又精深了不少。三人如履薄冰退出密室,一刻也不敢停留,直奔庐州城而去。

    却说烟雨楼中,卫灵鸯独自跑远,余景芝仍独自一人待在教武场,诸葛归藏有心结交天下群豪,李青萄虽出世时间不长,如惊鸿一般短暂,但毕竟作为血魔宗宗主的她曾如夏花一般绚烂,烟雨楼众人尚武,虽不参与正魔两道纷争,但李青萄着实太过耀眼,自然不会错过结交的机会。只可惜宴席之上李青萄仅是酒到杯干,温吞进食,并不主动与众人交谈,让一众仰慕者颇感遗憾。

    酒席之后,诸葛归藏本想和李青萄聊些武学心得,可惜后者兴致缺缺,也不好强人所难,只能作罢。

    余景芝在教武场枯坐到天明,无人问津,直到第二日天明,一只素手出现在他眼前,余景芝抬起头望去,只见卫灵鸯脸色苍白,双眸泛着血丝站在自己身前,显然也是一夜未眠。

    “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起来?”

    余景芝拉住卫灵鸯素手,站起身来。二人十指相触,卫灵鸯只觉一阵酥麻,雪白的俏脸上泛起红晕。余景芝看着眼前佳人,百感交集,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可临了却不知如何开口,涩声道:“卫姑娘,我知道你对我的情意,可我…”

    “余公子不必再说了。”未及听完,卫灵鸯生生打断道,“你与商仙子两情相悦在先,灵鸯不该苦苦纠缠于你,灵鸯怎可让倾慕之人做那负心之事,一切都是小女太自私了。只要你过得好那灵鸯就很欢喜,我想了一夜,若是不能与你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也未尝不可。”

    余景芝鼻头泛酸,强忍住泪水,沉默不语。

    卫灵鸯轻叹一声:“公子,灵鸯有个请求,不知公子能否答应。”

    “卫姑娘请说,只要是在下力所能及之事,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卫灵鸯俏脸微红,柔声道:“你能抱我一下么?”

    余景芝闻言,一把将佳人拥入怀中,一股男子气息扑面而来,卫灵鸯只觉意乱情迷,好不容易才摒除杂念,坚守道心,时间仿佛停滞在这一刻,好似做梦一般,卫灵鸯只想永远不要醒来。

    不知过了多久,卫灵鸯轻轻从余景芝怀中挣脱出来,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不敢去看身前男子,低头望着脚尖道:“事已至此,灵鸯就不多打扰公子清修,还要早日返回师门,免得师父师兄担心。”

    “理当如此。”余景芝点了点头,同样不敢正视卫灵鸯。后者“嗯”了一声,准备去和李青萄道别。

    余景芝看着卫灵鸯远去的背影,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少了什么,过了一会,余景芝一握拳,仿佛下了很大决定一般,快步跟上。

    二人先后来到烟雨楼中,卫灵鸯向李青萄说明来意,她本就不愿过多打扰李青萄,此次实在是迫不得已,谢绝了后者同行的好意,此行路途不远,况且自己身怀神通,不劳旁人费心。正欲转身离开,余景芝急忙说道:“诸葛兄,李姑娘,在下离乡多时,也该回去祭奠先人,若李姑娘放心不下,不如就让在下陪卫姑娘同行,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李青萄本就想撮合这二人,不给卫灵鸯拒绝的机会,抢道:“如此甚好,那就有劳公子了,若是我这个妹妹少了一根汗毛,小女子可要唯你是问啦。”话说到这个份上,卫灵鸯再拒绝,就显得不近人情了,只是深深看了一眼余景芝,神色复杂。

    诸葛归藏差人牵来两匹骏马,二人告别群雄,翻身上马,向着扬州城行去。

    烟雨楼外十里处,林妙儿三人苦等一夜,因忌惮诸葛归藏神通,不敢潜入烟雨楼作乱,只能就地修养一番。见远处一男一女骑马而来,纷纷隐匿气机,远远吊在二人身后,准备随时展开截杀。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