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九章 小院枯树铃声起

    嫣儿传开话语的同时,她身上十层练气初期的修为也赫然展开,一股强烈的威压瞬间扩散开来,凤九歌

    与巫寒两人同时看去,目中带着寒芒,纵使有威压降临,纵使自身修为不如对方,可她们的战意刹那爆发

    。凤九歌目光一闪,一股寒意扩散,“咔咔”声中大量冰剑凝聚而成,杀向嫣儿。与此同时,巫寒一拍榙

    裢,十把飞剑出现,嗡鸣中直奔嫣儿而去。

    经过之前的一场激战,两人此刻已是强弩之末,各自施展的术法也都有些不稳。眼看冰剑以及飞剑就

    要临近,嫣儿冷笑一声,挥手间一根软鞭出现,这软鞭似一条白色的闪电,出现时朝着两人的术法轰击而

    去。轰的一声,冰剑崩溃,飞剑碎裂,凤九歌两人嘴角溢出鲜血。

    嫣儿收回软鞭,掐诀间两根红色的绳索自榙裢飞出,分别将凤九歌与巫寒两人捆绑,冷声开口:“你

    俩肤白貌美,且修为都还不错,我也要了!”

    话落,只见嫣儿猛地挥手,一股大力席卷而来,直接将三人收入了榙裢中,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十二

    房。就在嫣儿消失的一瞬间,三层的面具人微微掐诀,一股只有他能察觉的气息飞出,落在了嫣儿的身上

    。

    随着嫣儿的离去,面具人淡淡开口:“等我拿到了七色琉璃果,你们都是我的!”

    其旁的木辰闻言干咳一声,正要开口时面具人转身进屋,再次开口:“我知道你的心思,等这件事情

    过后,凤九歌就是你的了!”

    望着面具人的背影,木辰抱拳,深深一拜后迅速离去。

    时间流逝,初阳抬头,在鬼市深处有一个院子,这院子不大,被一道无形的阵法环绕,外人很难察觉

    其内的变化。在院子中间有一颗高大的枯树,这枯树的形状很是怪异,若仔细去看的话好似一个木人,在

    这枯树上挂着很多不知什么凶兽的牙齿,除此之外还有三个大小不一的铃铛,微风吹过,三个铃铛同时发

    出声音,似奏乐一般,很是动听。枯树下面还吊着一个花边秋千,此刻,正有一个妙龄女子坐在秋千上荡

    来荡去,嘴里哼着只有她自己可以听到的歌声。

    一缕阳光从窗户落下,照在了楚一凡的脸上,此刻的他看起来已经没有那么疲惫了,身上的伤势也都

    基本痊愈。随着铃铛的声音传入耳中,楚一凡猛地睁开双眼,一扫四周,神色中透露着一丝茫然。轻轻揉

    了揉眼睛,楚一凡起身下床,轻声喃喃:“这是...哪儿?”

    很快的,楚一凡便推门而出,一眼就看见正在院子里荡秋千的女子,见她身上穿的不再是黑色长裙,

    已变成白天时候的样子,修为也都低落至五层练气初期。楚一凡深吸口气,立刻走近:“嫣儿,这是什么

    地方?”

    嫣儿闻声,从秋千上跳下,仔细打量了一番楚一凡后,柔声开口:“小哥哥,你的伤全都好了吗?婆

    婆的灵药果然厉害!”

    此刻,楚一凡的脑海里全是昨夜的激战,全是凤九歌那重伤后虚弱的模样,焦急之下,再次开口:“

    这是什么地方?我的那两位师姐现在怎么样了?”

    嫣儿淡淡一笑:“这是我家呀!至于你说的那两个师姐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不过你可以等天黑问问

    夜晚时的我,说不定那个时候的我知道!”

    虽然嫣儿的性格及修为会随着昼夜交替而发生改变,但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了,对于凤九歌及

    巫寒所在之地她自然知晓。

    楚一凡闻言心中更为焦急,他知道夜晚时候的嫣儿很有可能不会告诉自己关于凤九歌及巫寒的下落,

    目光一扫院子,内心喃喃:“这沧州城危机四伏,不行,我要去找她们!”

    迈步间就要朝外面走去,就在这时,一个沧桑的声音传来:“嫣儿,你又调皮了!小伙子,不要着急

    ,你的那两位师姐现在很安全,就在这个院子里!”

    楚一凡闻声看去,只见一个老妪佝偻着身躯缓缓走来,还没等老妪走近,嫣儿立刻靠了过去,娇声开

    口:“婆婆,我没有调皮,我只想想吓唬吓唬他而已!”

    这老妪头发灰白,身体干瘦,面容沧桑,满是皱纹,仿若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一样,修为更是深不可测

    ,让人捉摸不透。听到老妪的话,楚一凡心中的焦急略有减少,抱拳一拜后轻声开口:“前辈,你方才所

    言当真?”

    老妪淡淡一笑:“我这孙女调皮,昨晚将你的两位师姐与你一同带了回来,此刻,她们正在偏房中疗

    伤,你不必担心!”

    “多谢前辈!”楚一凡再次抱拳。

    老妪轻咳几声,目光深邃的看向楚一凡,似能看透一切,迟疑片刻后,老妪再次笑着开口:“不必客

    气,就当是报你救我孙女之恩!”

    话音落下,“嘎吱”一声,偏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一股寒意刹那袭来,凤九歌与巫寒两人身子一闪之

    下便来到了枯树旁,看向嫣儿时凤九歌冰冷开口:“妖女,受死!”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还没等楚一凡反应过来凤九歌便已杀向嫣儿,眼看临近,只见老妪抬手一挥,一

    股风暴顿时席卷八方,在这风暴的冲击下,凤九歌与巫寒两人倒飞而出,落下时已在数丈开外的地方,就

    连楚一凡也都倒退数步。好在老妪只是轻轻一挥,这股风暴虽然强悍,但却没有伤到两人。

    在这股风暴的席卷下,凤九歌两人面色都有变化,她们心里很是清楚,如果对方想要杀死自己,在刚

    才这一击之下她们早就形神俱灭了,此刻相互看了看,心中生起疑惑与苦涩。

    楚一凡见状立刻走近:“九歌师姐,你没事吧?”

    凤九歌脸上依旧冰冷,看向嫣儿跟老妪时冷声开口:“她们是谁?”

    楚一凡干咳一声:“这个...我也不知道她们是什么人,不过想来她们应该不是烽魔族的人,不然也不

    会救我们!”

    想起昨晚嫣儿的出手,巫寒的心中就有怒火,此刻闻言,很是不满的瞪了楚一凡一眼:“救我们?分

    明是她对我跟九歌师姐出手,将我们收进了榙裢中!”

    楚一凡目光一闪,这才想起嫣儿在夜晚时的模样,连忙开口:“巫寒师姐,这件事情有点复杂,很难

    解释清楚,等到了晚上,你们自然就明白了!”

    巫寒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凤九歌的目光落在了老妪身上,微微一抱拳,转身离去。楚一凡见状,

    立刻开口:“九歌师姐,你们去哪?”

    凤九歌脚步一顿:“别忘了你是什么人!”话落,两人迈步,离开了院子。

    楚一凡想要追上去,随着两人一同离去,可就在这时,嫣儿挡住了他的去路:“小哥哥,你不许走,

    我都还没有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眼看凤九歌两人的身影越来越远,楚一凡心中着急,连忙开口:“昨

    晚你不是也救过我一次吗,我们算是扯平了,互不相欠!”对于昨晚嫣儿坑了自己的事情,楚一凡此刻并

    没有在意,他只想跟着凤九歌两人一起离去,一来是担心对方的安危,二来则是他想跟凤九歌在一起,虽

    然对方冷漠,但他不在乎。

    在嫣儿的再三阻挡下,当楚一凡离开院子追出去的时候,抬眼望去,已看不到凤九歌两人的身影,他

    轻叹一声:“这么好的机会我又错过了!”

    就在楚一凡离开院子不久,老妪榙裢中的一块玉简突然微微一震,她灵识扫过,脑海里立刻出现一个

    声音:“血土沙宫,七色琉璃果,本王静候佳音!”

    简单的几句话,却充满了威严,老妪轻叹,内心喃喃:“我已经等了太久的岁月,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终于要来了!”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七天,在这七天里,楚一凡在鬼市一边打探烽魔族的踪迹,一边寻找凤九歌及巫寒

    两人,几乎走遍了整个鬼市,可最终也没有两人的消息,也没有再见到烽魔族的人,这令他心里感到一丝

    不安。直至到了第八天的夜里,楚一凡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之前的那个院子,站在院子外面,他犹豫了片刻

    ,抬手敲门,等待之后见无人开门,他深吸口气,正要离去时突然从院子里传来一阵铃铛的声音,这声音

    很是诡异,不再像之前的奏乐一般,让人听了头皮发麻。

    楚一凡微微皱眉,一把推开院子的大门,迈步间走了进去,就在他走进院子的一瞬间,院子大门突然

    自行关上,之前的铃铛声也越加清晰起来。楚一凡目光一扫四周,那颗长在院子中间的枯树竟发着幽幽绿

    光,楚一凡喉咙滚动,眼下一口唾沫,大声开口:“嫣儿,你在吗?嫣儿?”

    无论楚一凡如何叫喊,回应他的始终都只有枯树上那叮当作响的古怪铃铛。在那幽幽绿光的笼罩下,

    整个院子显得极为阴森恐怖,楚一凡顿觉背脊发凉,全身修为立刻展开,掐诀间数把飞剑出现,环绕在四

    周。就在他准备离开院子的时候,一个声音自枯树中传来:“小哥哥,快来陪我玩呀,咯咯...”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