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六章 沧州成

    两日的时间一晃而过,在这两日里,楚一凡没有外出,也没有去卖妖丹,始终都在太初峰的大殿中闭目打坐,他心里很清楚,此次外出沧州城肯定会遇到很多危险,这些危险不仅来自烽魔族,还有广元峰,甚至还有一些未知的存在,因此,他要让自己保持巅峰状态。

    第三日清晨,穹五的声音响彻整个北黎宫:“所有收到玉简的弟子速来天渊!”

    楚一凡从打坐中睁眼,看向一旁的小天,淡淡开口:“我要走了,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你要在家乖乖的,看好我们的商铺,等我回来!”

    小天蹭了蹭楚一凡的小腿,嗷嗷叫了几声,很是不舍的盯着楚一凡。楚一凡摸了摸小天那毛茸茸的脑袋,笑着开口:“在我回来之前,守护好我们的家,守护好我们的商铺!”

    话音落下,楚一凡的眼中有执着之芒一闪而过,迈步间走出了大殿。站在太初峰上,抬眼看去,只见远处有一道惊天的光柱直冲苍穹,那光柱出现的地方正是北黎宫天渊。楚一凡深吸口气,掐诀间无灭出现,朝着天渊疾驰远去。

    很快的,楚一凡便来到了天渊,一座惊人的雕像依旧屹立在那里,很是威严。穹五与欧阳长老两人此刻正站在那雕像面前,脸色有些阴沉,楚一凡目光一扫,此刻的天渊上已有数十个内宫弟子,他们分别来自四峰,其中广元峰的木辰也在其中。就在楚一凡迈步走进人群时,远处又出现了两道长虹,几个呼吸过后,凤九歌以及巫寒的身影从长虹中走出,来到了天渊上。随着两人的出现,天渊上也掀起了一片哗然。

    “九歌师姐,没想到她也参加了这次的任务!”

    “哈哈,这还是我第一次与九歌师姐一起外出,我的机会来了!”

    “就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性,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还有巫寒师姐,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表现!”

    凤九歌两人靠近人群,从楚一凡身旁快速走过,依旧是那张冰冷中绝美的脸,依旧是那个尘世中脱俗的人,她的每一个举动,她的每一个眼神,楚一凡都铭记在心。此刻,眼看两人匆匆而过,楚一凡呼吸急促,胸口起伏,竟忍不住开口喊了一声:“九歌...师姐!”

    凤九歌闻言脚步一顿,竟出人意料的回头看了一眼,冷声开口:“何事?”

    楚一凡似也没有想到会这样,一愣之下立刻开口:“这次外出很危险,你...你要小心一些!”

    凤九歌没太在意这些话,就当她要迈步时,楚一凡再次大声开口:“我会保护你的!”

    这一句话如同惊雷,在所有弟子的脑海中炸开,如同当初的那句“往后余生,我只要你”,话音落下,一片不屑的声音顿时传开,更有不少不善的目光逼视而来,特别是不远处的木辰,此刻他目露凶光,冷笑一声:“此次,我必杀你!”

    凤九歌闻言微微一顿,目光微不可查的一闪:“不用!”

    就在这时,穹五的声音如雷霆般传开:“此次前往沧州城,尔等务必要全力以赴,击杀烽魔族余孽,同时,你们久居北黎宫,不知世俗险恶,此次就当是出宫试炼一番!”

    话音落下,只见一旁的欧阳长老送出一个榙裢,穹五一把接过,继续开口:“此次外出你们会面对各种各样的危险,会消耗大量灵气,我给你们每人准备了五颗灵气丹,以备不时之需!”

    说完,穹五大袖一挥,大量灵气丹从榙裢中飞出,直奔众多弟子而去。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每个人的面前便出现了五颗灵气丹,众人纷纷抬手,将面前的灵气丹收进榙裢,抱拳齐声开口:“多谢掌宫!”

    穹五见状微微点头,然后指向不远处的冲天光柱,继续开口:“那是北黎祖师当年所创巨型传送阵,可以将你们传送至天朝以内的任何地方,一炷香后,传送阵将会开启,你们将通过此阵去往沧州城,我要提醒你们的是传送阵开启的时间为三个月,三个月后将自行关闭,因此,你们的时间也只有三个月,逾期者若还能生存下去,自行归来!”

    北黎宫中,平日里开放的都是一些小规模传送阵,像这种巨型传送阵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看见,此刻心惊不已。楚一凡站在人群中若有所思,看着那巨型光柱低声喃喃:“我要是自己有一道这样的传送阵法,岂不是可以想去哪就去哪!”

    在众人的等待中,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穹五身子一闪,刹那消失,出现时已经在了巨型传送阵边上,众人见状,立刻飞驰而去。很快的,众人便来到了穹五身边,只见他猛地抬手,掐诀间向着光柱蓦然一指。一指落下,轰鸣四起,那巨型光柱竟在此刻出现了一扇约莫有十丈大小的缺口,说是缺口,倒不如说那是一扇门。

    随着那扇门的出现,穹五的声音再次响起:“传送阵已经开启,你们去吧!”

    众人闻言,抱拳后纷纷朝着传送阵飞去。楚一凡是最后一个飞向传送阵的人,就在他没入光柱的瞬间,欧阳长老长叹一声:“希望此次沧州之行能够引出当年的黑袍人!”

    穹五沉默片刻,抬眼看向远处:“黑袍人,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

    沧州城,靠近落云关,是天朝西部为数不多的酒池肉林之地,城中虽有官军驻扎,但多为无能之辈,常年懈怠军务,沉迷酒色,这才给了有心人可乘之机,这也正是北黎宫选择此地的原因之一。沧州城外,一片黄沙,微风过处,掀起阵阵沙土。

    就在沙土弥漫时,一处沙堆旁的虚无突然扭曲了几下,竟裂开了一道口子,一个人影从里面一闪而出,这人影正是楚一凡。刚一出现,楚一凡顿觉一阵眩晕传来,干咳几声后目光一扫四周,眼中有些茫然,低声开口:“不是说沧州城吗,怎么把我传送到了沙漠里?”

    楚一凡迈步走上了沙堆,抬眼远望,隐约看见远处有一座城池,略一沉吟后,楚一凡继续开口:“那里肯定就是沧州城了!”

    有了这个想法,楚一凡深吸口气,取出无灭,朝着城池疾驰而去。看山跑死马,视线中那城池已然不远,可楚一凡花了一炷香的时间竟还没达到,这让他有些头痛,心中连连暗骂:“什么狗屁巨型传送阵,一点都不靠谱,该死的,竟然把我传送到了沙漠,也不知道其他人被传送去了哪里!”

    就在楚一凡很是不耐烦时,远处的天空中竟有三道长虹疾驰而来,一个在前,两个在后,看上去似在追逐的样子。很快的,这三道长虹就临近楚一凡,乍眼一看,前面的长虹中赫然是一个女子,这女子头发凌乱,身上还有数道血痕,很是狼狈。后面的两道长虹中则是两个身材魁梧,周身环绕煞气的黑衣男子,此刻,其中一个黑衣男子狞笑一声,开口说道:“小乖乖,不要跑了,你是跑不出我们手掌心的,你放心,我们兄弟俩会好好宠幸你一番的,哈哈...”

    女子没有搭理两人,而是看向前方正坐在一个葫芦上的楚一凡,大声喊道:“杀人了,救命啊!杀人了,救命啊!道友救我!”

    女子身子一闪,竟落在了楚一凡的葫芦上。楚一凡见状一愣,还没等他开口说话,那两个黑衣男子便追了过来,狠狠地看了楚一凡一眼,冷声开口:“小子,赶紧把那女娃娃送过来,别多管闲事!”

    女子闻言,脸上立刻显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柔声开口:“小哥哥,救命啊,他们都是坏人,他们要杀我!”

    楚一凡淡淡一笑:“他们是坏人,难道我看起来就是好人吗?”

    “慈眉善目,你一看就不是坏人,老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作为一个修士,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女子看向楚一凡,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柔和。

    楚一凡干咳一声,心里美滋滋的,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听到过有人这样说自己,于是略一沉吟,暗暗开口:“不管这女子有没有其他什么目的,是何来历,见死不救终究不是修士所做之事,况且她身上的伤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想到这里,楚一凡冷眼看向两个黑衣男子,淡淡开口:“你们两个堂堂七尺男儿,竟欺负一个小姑娘,不害臊啊!”

    两个黑衣男子闻言大怒,齐声开口:“多管闲事,你找死!”

    这两人身体虽很魁梧,凶神恶煞的样子,但修为却是不高,一个五层练气中期,另外一个则是六层练气初期,两人怒吼中展开修为,直奔楚一凡杀来。楚一凡见状淡淡一笑,体内气海迅速翻滚,八层练气中期的修为赫然展开,一拍榙裢,两把飞剑出现,楚一凡右手抬起掐诀,两把飞剑嗡鸣中直奔两人而去。这两把飞剑是楚一凡之前所备之物,像这样的飞剑他的榙裢中还有数十把。

    “八层练气中期!”两人见飞剑轰击而来,失声开口。眼看飞剑临近,其中一人立刻取出一块黑玉,掐诀时猛地向前扔出,就在黑玉脱手的瞬间,竟形成了一团黑雾。眨眼间,两把飞剑就与那黑玉化作的雾气触碰在了一起,嗡鸣之声发出时,两把飞剑竟肉眼可见的被那雾气腐蚀,消散不见。

    很快的,两把飞剑就全部消失,这时之前扔出黑玉的那个男子轻笑一声:“八层练气中期又如何,在我这法宝面前都要灰飞烟灭!”

    楚一凡神色如常,看向那漂浮在半空的黑色雾气,淡淡开口:“区区低品法宝,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话音落下,楚一凡低吼一声,青光出现,刹那便凝聚成一把足有十多丈大小的光剑。

    “给我死!”随着一阵轰鸣之声传开,一把大剑猛地朝着两个黑衣男子斩下。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