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二百零五章 少男少女不装心事(五更)

    只见裴三千转身就走。

    一边走她还一边对着鸠浅伸出手掌示意:你可别说了吧。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

    裴三千不想理鸠浅了,小步子越走越快。

    鸠浅一脸懵逼,直觉告诉他裴三千又生气了。

    不行,这次不能让她一气走之。

    鸠浅一个脚步轻点,光门瞬间吞没鸠浅,下一刻鸠浅撞开双手出现在了裴三千身前。

    天地良心,鸠浅张开手的意思绝对不是求抱抱!

    但是一个猝不及防间,裴三千直接撞进了鸠浅的怀里。

    鸠浅低估了空间遁法的不可察性,也没有想到裴三千会这样横冲直撞。

    所以,鸠浅一个脚步不稳还被裴三千直接撞入了花坛。

    身下一片开了和没开的合欢花。

    “砰哃!”

    一声,花粉在夜色下飞扬,瞬间将两人笼罩。

    场面一度十分旖旎。

    裴三千下意识地慌乱,吸了一口气。

    她眼中出现一丝迷离,鬼使神差抱住了鸠浅。

    鸠浅快速地将裴三千抱起,离开了花坛,重重地打了几个喷嚏。

    鸠浅和裴三千的修为已经很高。

    这点普通合欢花的催情属性,基本不起作用。

    裴三千也在片刻之后,瞬间清醒了过来,松开双手。

    回想起刚才的拥抱,裴三千脸色通红一片。

    目光中好像是鸠浅主动张开的怀抱,这是什么意思?

    裴三千内心出现一种莫名的意味,疑惑而又迷茫。

    “你走路这么使劲干嘛?”

    鸠浅觉得这种花粉呛鼻子,不停地用鼻子呼气,努力将鼻腔当中花粉排出去。

    “谁知道你会突然出现在我前面呢?”

    裴三千心说我还吃亏了呢!

    “…”

    过了一会儿。

    “你们两个过一段时间再走吧。”鸠浅说道。

    这时,突如其来地一阵微风,吹起了两人的发丝。

    黑夜中,鸠浅于裴三千静静对视。

    “啊?”

    裴三千万万没想到。

    一直把她们两个当累赘用脚踢的鸠浅,居然会…挽留?

    这是什么舍不得我们离开吗?

    裴三千的眼中浮现出一丝光彩,分外夺目。

    鸠浅受不了裴三千摆出这副像肚子饿了求他给东西她吃一样的表情,转过身去,随口说道。

    “你们不是我的侍女吗?我是还没有使唤够你们呢,你不要想多了。”

    解释就是掩饰,欲盖弥彰!

    裴三千女儿心思活络了起来,轻轻抿了抿嘴,心里变得欢快了起来。

    “明白。那我和青丝商量一下,明天再给你答复!”

    说完,裴三千呵呵一声,笑着快速跑离了百花园。

    “这很好笑吗?”

    鸠浅很纳闷,不明白裴三千为什么这么开心。

    鸠浅原地思考了一下,发现他的脑子里压根没有这方面的知识。

    “算了,我不擅长思考问题,雷跳。”

    言出,剑现。

    一道幽蓝色的电弧从右手中指处激射而出,在天空中飞了一大圈之后回到了鸠浅的手中。

    回到手中时,雷跳已经从戒指模样变成了一把剑。

    “要不要尝试着领悟一下樽空的御物四境呢?”

    鸠浅挥舞了几下雷跳,发现这把剑隐隐震颤,好似正兴奋不已。

    “先得心应手,一念飞剑吧!”

    说着鸠浅席地而坐,就在这百花园中修炼起了御物术。

    雷跳随着鸠浅的意动,飞出了天外。

    御物术,在神魂范围之内控制物体移动的一种本事。

    一般剑修,兵修皆有修习。

    出剑威力取决于控制剑飞行的速度和剑本事的锋利和坚韧程度。

    剑本身的属性鸠浅已经不再担心,万雷山一山所化的雷跳,而且还历经了天劫,早已不是凡兵。

    那需要磨练的就是控制剑的本事了。

    鸠浅理清了思路,开始控制神魂驾驭仙剑。

    这种依靠熟练度就能掌握的技巧,鸠浅是最喜欢的。

    不就是熟能生巧嘛?

    那就来出剑吧!

    一次不行那就百次。

    百次不行那就千次。

    千次不行那就一千万次……

    这般想着,鸠浅神魂已经控制仙剑飞到了群山深林间,避开一些障碍急速穿梭。

    第一步,锻炼而又准确的速度。

    就这样,黑夜里,一道幽蓝形同鬼魅游弋在枝草极其茂密的深林中,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忽然,某个时刻,山崖之下一处石壁突然睁开一双眼睛,精光乍现。

    这是一只沉睡潜伏了好几年的强大妖兽。

    它感觉到了异样,睁开了睡眼。

    他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困惑,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眼角边飞过去了……

    是什么东西?

    还是说…错觉?

    过了一会儿,妖兽确定周围没有异样,石壁重新愈合,它继续沉睡!

    经过这一点点鸠浅都没察觉到的小插曲,鸠浅继续修炼着御物术。

    ......

    裴三千欢快地回到了她的小屋,心情明媚得把自己变成了一道光。

    时不时哼个小调,然后跟着节奏拢拢秀发。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裴青丝,觉得大跌眼镜。

    这是发生了什么?

    姐姐怎么像是春天来了一样欢快呢?

    虽说,门外确实是春天来了。

    但是...还是很怪异。

    于是,裴青丝问道:“怎么啦,姐姐,你心情好得好令妹妹羡慕呀!”

    脸上眉间,全是笑意。

    “没啥,没啥!”

    裴三千扭扭捏捏,抿着嘴不想回答。

    裴青丝收起了笑容,姐姐向来说一不二。

    估计是问不出来了,于是裴青丝放弃了。

    裴三千见到裴青丝放弃了,顿时急了。

    “好啦,好啦,青丝我告诉你,你别生气。”

    “我没有生气呀!”

    裴青丝觉得很诧异。

    她确实没有生气呀。

    “我告诉你。鸠浅跟我道歉了。”

    裴三千将前半句说得极大声,后半句快而声音微弱。

    声音一晃而过,裴青丝没听清。

    “什么?”于是,她问了一遍。

    裴三千顿时脸一红,大声,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说,鸠,浅,跟,我,道歉,了。”

    说完,她抿嘴一笑。

    脸上故作认真和傲娇,实则笑容溢得到处都是。

    眉间,眼角,脸颊,眼中,嘴角,全是快乐。

    甚至连她的手都在欢快地不停打结......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