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百三十九章 长兄如父姐为母,混沌青莲孕盘古

    盘古!

    这是一个至高的、无敌的称号。

    此时此刻,祂的表现也对得起这个称谓。

    刚刚降临,时空蜷曲,历史收束……表现在方方面面上。

    那些追随五方天帝举起叛旗的大罗天意们,瞬间就扑街了大半——他们逃无可逃。

    洪荒很大。

    时光很漫长。

    种种变数,更是无穷无尽。

    按理来说,随便选个犄角旮旯的地方猫着,想找到他们的踪影,几乎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现在?

    无处可逃!

    不知道是怎样至高至强的神通,制定了怎样违背常理的规则秩序……所有活蹦乱跳的大罗都会很无奈发现那样一个让他们感觉到绝望的情况——

    无论逃到哪里,最终都会看到矗立在他们面前的超大号女娲,居高临下用一种戏谑玩味的目光俯视,透着满满的恶意。

    ——无尽时空,皆拜盘古!

    太易道境之下,没有一尊大罗能够逃脱,是从先天不灭灵光的层次上被锁定。

    就是这样的霸道,就是这样的不讲道理!

    “这就是盘古?”

    “这就是盘古!”

    哪怕是作为局外人的风曦,脸色也苍白苍白的……因为存在于他的视界之中,也是有那么一个盘古·女娲在玩味的打量他!

    好在,这风曦上司的上司,并没有一丁点为难他的动作,相反最后还给了一个笑脸,眼底是清晰可见的赞赏褒奖。

    多亏了炎帝。

    他尽忠职守,至死不渝……在女娲那里刷的好感度实在是太高,都快达到可以被视为家人亲属的地步。

    所以,风曦哪怕被看到,也是平平安安。

    除了这乍然得见时空下游的一种变数可能所呈现的画面场景,似乎是因为女娲在盘“古”从而导致开始隐匿消散远去之外,一切都安好。

    影像逐渐的朦胧了,逐渐往看不真切演变……或许再过那么一小会儿,它就会藏匿在无穷变数中。

    不过,哪怕时间所剩无多,风曦也是大开了一回眼界,亲眼见到盘古人物出手,那神通是如何广大!

    曾经那些高举叛旗的大罗,很成功、很荣幸的成了盘古神通演示的对象。

    别看他们当初跳的欢。

    现在一拉清单,一个个都得扑的惨烈。

    女娲秋后算账,对他们打出一招无差别的攻击!

    “轰!”

    至高至强的一击,带来的是碾压的结果。

    那些大罗强者,其中不乏太初、太始级数的大神通者,可只要不为太易……面对盘古级的女娲,没有一个能完整撑下一招。

    他们无处可逃,也无法抵挡,一个个都很无力的被镇压当场。

    形体破碎,身躯磨灭,元神撕裂……先天不灭灵光还存在,可也被凝滞住,不得丝毫动弹。

    到得最后,也就是那么几个踏入太易层次的巅峰大能,还有能力蹦跶一下下,为自己的命运奋起抗争。

    “铮!”

    血海之中,有双剑嗡鸣,血光染红苍茫洪荒。

    “当!”

    星空之上,有大钟坠落,神音动荡万古时空。

    “嗡!”

    本源之内,有天道运转,玄光闪耀诸天万界。

    ……

    一尊又一尊太易大能的反击。

    无法想象的究极威能,在破碎天地之“有”,演绎至高的“无”。

    在“无”之下,一切事物都在虚幻——天地、时空、法则、大道……全在破灭!

    然而……并没有能改变他们的结局。

    对盘古·女娲来说,不过是多浪费几招的事情。

    眨眼之间,便见血光破碎,双剑悲鸣,被打了回去……女娲施展神通,同样是血光浩荡,满盈山河,却充斥满了无穷生命造化之力,化去裹挟宇宙杀机的剑气。

    混沌钟震荡,卷动时间长河,被无处可躲的白帝催动着攻杀……女娲眼皮都不带抬一下,随意的并指如剑,紫光灿烂,对着星空一划——

    星海化虚,先是破灭,而后重铸……再现的星空自发而动,京兆亿的星光化作洪流,对冲岁月,将之击溃,连混沌钟中的东皇烙印都被抹灭掉了。

    “这口钟不错……以后就归我了,做为我的收藏品。”

    女娲浅浅一笑,双眼比星空还要灿烂,随意念叨了一声,混沌钟的灵性便很自动自觉催动形体,来到娲皇身边,老老实实待着,无比乖巧。

    与此同时,单手一抹,玄色光华流转,恍惚间演绎混沌之景,又有宇宙星河开辟之气象,宏大超然,对峙着天道的异动……弹指时光,无数次的碰撞,生生灭灭,最终战而胜之,镇压了洪荒天地的本源!

    ……

    女娲尽显无量神通,横推洪荒,展现盘古风采。

    掌指之间,有十色光华流转,浑化天地,浸染宇宙……万物万灵在灭,又在生,时空颠倒往复,诸天轮回无尽。

    寻常生灵,实力太弱,没资格知道那正在发生的大恐怖。

    唯有大罗,惊悚的看着变化上演。

    恍惚间,他们的视线迷蒙了,看到了洪荒的诞生,盘古在开天辟地。

    可是这一回,那开天辟地的不再是上一任斧头帮帮主,执斧以开混沌,掌道而辟玄黄。

    而是换成了女娲!

    盘古八十一化,这一刻盘古化其中之一,是女娲在开天辟地!

    她虽然在吊打诸多太易大能,可实质上心思却根本没有放在这些大能身上——那了不起是开天辟地中的顺手而为,何须在意?!

    她只是在兴致勃勃的拿着画笔,沾大道为墨,有十色浑然,成就万象万物万灵!

    刹那是为永恒,永恒亦为刹那。

    当最美丽的画卷成形,那些太易大能也都扑街……被定格在画中,无力挣脱。

    至此,她的目标只剩下了一个。

    “唉!”

    冥冥中已铸就壮举的盘古·女娲感叹一声,抛却画笔,潇洒转身,看向天地深处的那一片混洞。

    火云洞!

    她的目光有深邃,也有笑意,迈动步伐,走路带风的就往那里飘去。

    那活泼灵动无比的模样,让任何看到她的生灵,都会知晓她的心情,该是怎样欢喜雀跃。

    女娲一边飘着走,一边还在摩拳擦掌,已经是迫不及待,要将两个险些坏他大事的可恶天帝给永恒镇压,让他们为了人族的福报事业在里面工作一辈子。

    “永远永远……都不要出来!”

    女娲嘀嘀咕咕的,黑白分明的双眼,眼珠在骨碌碌乱转,自言自语道出心声,“黄帝,是绝对不能放出来的……倒是那青帝?”

    “要是能每天歌颂我女娲一万遍,发誓往后唯我是瞻,这样持续三个元会……我倒是可以考虑将他放出来透透气……”

    女娲碎碎念着,不知道是畅想到了怎样美好未来,乐得脸上都有了两个小酒窝,像是被人在头上压了无尽岁月,今朝终于得到了解放,成功翻身,以后开始当家作主。

    走着走着,她终是来到了那片混洞之前。

    在那里,有圣火熊熊,云气绵绵,无愧是“火云洞”!

    这片混洞的威能是恐怖的——一尊巅峰的大能人物献祭自身,引来人道的力量镇压,强大如青帝和黄帝这两个挂逼天帝,一时都无法挣脱。

    当然,都说是挂逼了……那意味着肯定无法永恒封禁,很快就能打穿出来。

    像是现在。

    里面就已经没有了动静……炎帝似乎已经凉凉,青帝黄帝可以杀出来了。

    但可惜的是。

    盘古·女娲也已经回转,就站在外面。

    炎帝真的为女娲争取到了至关重要的时间!

    让她不会因为五方天帝主导的阴谋,让人道怨念缠身,从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被敌视和驱逐,只能蛰伏,被人道遗忘、抹消她的功绩。

    要是女娲如她的兄长一般,能没心没肺还好。

    偏生娲皇的心思灵动、至情至性、情操高洁……那样的结果,对她而言是一种大悲。

    很长时间内,都得自闭,闷闷不乐。

    现在却是好了。

    最糟糕的可能被终结。

    女娲想不春风得意都不行。

    只要再将最后两个之前嗡嗡叫的苍蝇给封印……

    女娲脸上的笑容太灿烂了。

    不过。

    还没有等她把印诀打上去,便有一道英姿伟岸的身影出现,挡在前方。

    那是何人?

    那是青帝!

    不,这人虽与青帝面貌相同,可气息却比青帝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有最神圣最尊贵最威严的圣皇气象……青帝与他一比,如萤火比之大日,几乎都不是一个档次的。

    这是伏羲!

    是作为盘古的伏羲!

    盘古·伏羲!

    看着伏羲,女娲先是一愣,而后了然的点头。

    “你回来了……也是。”

    “你当年执政失误,纵然为盘古,也只能灰溜溜的下台。”

    “苍生需要轮回,你却不认可……于是便成了互相制衡的局面。”

    “而今,轮回在我这里得到了解决。”

    “人道归心,自然不会再牵制你。”

    “但是……”

    女娲的话音拉长,“伏羲弟弟!”

    她着重的强调“弟弟”这个词,“你现在应该看清事实。”

    “你——不是我的对手了!”

    “虽然论成就,你我都是盘古者。”

    “论战力,你我也是相差无几。”

    “可奈何?”

    “我现在有帮手!”

    “天地为我掌,人道听我令!”

    “这一整个的洪荒,就是一颗大罗道果,横渡永恒……亦为盘古!”

    “我们两个要是干架,明面是单挑,实则是二打一!”

    “就算你和那两个家伙联手,也改变不了什么结果。”

    “伏羲小弟弟,你还要跟我对着干吗?”

    女娲笑眯眯,“搞清楚,这已经不是你的时代了哦?”

    “所以呀……你还不快叫声‘女娲姐姐’来让我听听?”

    “说不得姐姐我一高兴,就赏你两块糖吃,就不把你这样那样、再这样那样了哦?”

    女娲的口气不是一般的猖狂,她的心态也不是一般的膨胀。

    伏羲面对她,看着,听着,笑着。

    他风轻云淡,像是对女娲毫不掩饰犯上作乱、翻身做主的言辞丝毫不在乎,只是很平淡温和的说着话。

    甚至,说话的内容都是在夸奖。

    “你这些年,表现得很不错。”

    伏羲负手而立,神情气度镇定从容,“改变了曾经很多的坏毛病,变得更加踏实肯干……”

    “权谋水平大幅度上升,管理能力有飞跃变化,做人做事不再特别依赖于我,靠自己也能去闯出一片天地……”

    伏羲缓缓而言,像是在给女娲这一个纪元的整体表现做总结报告。

    不过,女娲怎么听都感觉不对劲,很不舒服。

    她琢磨了一下……觉得有些骂她的嫌疑,说她以前是小笨蛋,只会依赖兄长。

    这么一想,女娲的眸子便眯起来了,有杀机在酝酿。

    伏羲没有在意以前的妹妹、或许以后是姐姐的女娲怎么想,脸上带着欣慰表情,“从现在开始,你走在外面,已经可以堂皇正大的说一句——你不拼哥了!”

    “靠你自身的能力,也注定会成为洪荒天地最拔尖的存在!”

    “我很满意你取得的成绩。”

    “在我面前,你证明了你自己。”

    伏羲淡淡道。

    “哦。”女娲不阴不阳的应了一声,意味莫名,“我其实是不太在乎这个能力问题。”

    “我只想知道,你可以叫姐姐了吧?”

    “那怕是不行。”伏羲微笑,“你成盘古,只是有了站在我面前平等对话的资格……以前你我虽兄妹相称,但在实际上,我根本没把你当妹妹,而是看成女儿去照拂——你太稚嫩了。”

    “现在你真正成熟,在我评价中足够的坚强,足够的自信,足够的耀眼,也证了盘古……才真正有资格当我妹妹。”

    “所以同样的,我会告诉你这样一个道理——”

    “你哥……”

    “永远是你哥!”

    伏羲语气平静,却充斥着无与伦比的自信。

    女娲听了,都被气笑了。

    “别人说什么长兄如父……你还当真了?”

    “不就是比我早了那么一点点?你还真个飘了?”

    “自觉是我父亲?!”

    女娲咬牙切齿,“好你个伏羲!”

    “你且放心!”

    “待我今日拨乱反正,成为你的姐姐,我会用母亲一样的心态来‘关怀’你的!”

    “长兄如父,长姐自然要如母嘛!”

    女娲冷笑一声,“而且你放心,我还会将这说法给做成事实,留下铁证的!”

    “是么?”伏羲哈哈大笑,一只手向着虚无一抓,凭空便有一柄斧头演化而出,闪烁着最伟大的光辉……那是开辟!

    开天神斧!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事先说好,输了你可别哭鼻子哦?”

    “这话该我说才对……伏羲弟弟!”

    女娲单手一抹,造化玄光流淌,一件事物自虚无中造就,承载她的大道,凝结她的智慧。

    那是一株青莲。

    混沌……青莲!

    在以前,不曾有过这般事物。

    可在女娲将之造化出来后,便有了。

    追溯一切的起源,它被赋予了伟大的神性,代表了最伟大的创造!

    种种传说,凭空而成——

    大道化青莲,青莲生盘古!

    它为一切之根,一切之源!

    只因一位至高女神的定义,是她的大道结晶!

    伏羲握着开天斧,莞尔一笑,“些许口舌上的便宜,让你占了又如何?”

    “守不住,一切意义都没有。”

    “你最该担心你自己。”女娲点化青莲,玄妙无穷,“我与洪荒并肩战斗,你要是太倔强,小心被捶到自闭!”

    她话音刚落,人便动了。

    无法形容、无法描述的光辉在绽放,要淹没伏羲的身形。

    而伏羲则是大笑,执斧而落,像是在斩破永恒!

    一对兄妹,两大盘古。

    巅峰的碰撞,最伟大的征战。

    在这一刹那……

    定格!

    风曦看不到接下去的画面,也无法知道结果。

    因为,盘古的战斗磨灭一切,是现在的他无法追溯,也无法见证的。

    甚至连带着他的视野,也被从那段时空变数给驱逐,而后无声无息间隐匿消散,再没有办法呈现。

    “我……”

    风曦张大了嘴。

    中文网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