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二十五,亡魂数百

    苏冲被人以道术捆|缚,尚不及挣扎,身周天地便已改换了掉,故而并不知晓青梅竹马的青锄姑娘正在外间为他扬名。

    此刻竟他身处于一片浑黄迷雾之中,目光只能勉强望穿身前十丈;凝神侧耳,更是不闻丝毫人声。

    转又默察自身,苏冲发现自家气血凝实、筋骨无碍,暗想:“我心念清明无疑惑,肉|身真实不虚,看来真是到了另一方天地。这必是冥河剑派高人施展的仙家手段无疑,就不知有何考验……想来有此遭遇的非只我一个,还是先找到旁人再说。”

    拿定主意,苏冲抽剑在手,暗中戒备着迈开了脚步。

    行不多时,他眼前景色又是一变,却已走出了迷雾范围,得见草木繁茂、远山在前。只是这些精致亦都色作浑黄,仿佛就是雾气凝结而成。

    苏冲伸手折下一截树枝,听到“咔嚓”脆响;摩挲体察,亦觉与外界之物无异。

    便在他将断枝丢出手的一刹那,却见它当空消解为一团雾气,复又飘归原处,凝结成树枝模样,当下心中称奇,“当初我服食天龙香,心神堕入幻境,习得‘天龙念法’时,便曾感叹过仙家手段不同凡响;然而与今日所见相比,那天龙香演化的心神幻境却又不值一提了。若不是此间物性终非自然,这以雾凝物的手段堪称造化。”

    感叹一番,他便又望向远山,隐约见得山中有几条道路在,忖道:“考验或是在山上?”正想着,听到后方传来脚步声,转头望去,就见一男二女结伴走出了浑黄雾霭。

    苏冲定睛一看,认出这三人是第二批赶到海边的。

    当先那男子好大名声,乃是“中原剑神”谢尧之子,洛阳城外“神剑山庄”的少主人,江湖人称“多情剑客”,名唤“谢进”。

    谢尧曾有剑破少林七十二绝技的壮举,并因此得了剑神尊号。

    便连剑术通神的六剑观观主茅时秋道人,也对他称赞有加,并言若不动用舍神剑,也要败在此人之手。

    之所以会出此言,却非茅道人自谦,而是因为谢家传有“开窍”之法。

    此法是玄部道法中的筑基功课,入门之初要以外力排打与药浴之法锤炼筋骨皮毛,再借秘法震开周身一百零八窍穴,用以贮存肉|身精|血。

    此法一成,身坚如铁刀兵难伤,力大如牛可降虎豹,与人争斗起来,凶威更胜真部炼气之士。

    茅道人的肉|身既无真部道法滋养,又无玄部道法锤炼,一身力气只胜常人有限。

    他若是对上谢尧,即便剑术通神,能够破了对方的剑招,却也奈何不得那刀兵难伤的横练筋骨;转而是对方,随手一剑都能分金裂石,老道士沾之必死,故而只有舍神剑能够一搏。

    这谢进是谢尧的独子,剑术上也早早就有名气传开。尤其是他爱慕女色,常以赌斗之法将江湖女侠收归房中,传为一时佳话,因而得名多情剑客。

    此刻跟在谢尧身边的二女,一个是越女剑派的“阮紫玉”,另一个是铁剑门“沈青霜”。

    这二人并称紫青双剑、南北双姝,剑术还要胜过许多成名多年的前辈。

    看眼前这架势,阮、沈二人归宿也不难料。

    苏冲因在海边听他们报过名号,心中有着一些忌惮,当下暗道:“就算谢尧已将家传道法练成,我也尽可用舍神剑败他;可有那二女在侧,我一旦施展神魂出窍之法,只怕会被她们看出肉|身僵死的破绽。眼下尚不知后面有何难关,实不好这就与他们相争。”

    只因不想在这时多惹麻烦,他将身转去一丛矮树后面,另寻道路赶往远处大山。

    那谢进见状,眸中闪过一丝鄙色,对身边二女道:“瞧那人的打扮,该是六剑观的传人。以往只听我爹说起过六剑观所传剑术的厉害,却一直没得机会领教;如今倒是有了机会,只是没想到那人如此胆小,招呼也不打一声。”

    那阮紫玉这时嗔道:“说什么没机会,我看你是嫌那六剑观里尽是道士,没有坤修。若真有个容颜秀美的女冠等在那里,你怕是早就‘领教’过不知多少回了。”

    沈青霜亦附和道:“不错,谢公子一贯只为女子劳力。方才那人若是个姑娘,你看他还能站得住不。”

    说着,叹息一声,“唉……若将这心思放在剑术修行上,以你的天赋,只怕如今成就已追上令尊也说不定。”

    苏冲只走出须臾光景,距离那三人尚不太远,这番对话俱都被他听了到。

    料想这三人是要激怒自家,他在心中笑骂道:“哄鬼的天赋!若不是怕惹得仙家不喜,少爷我立马就暗算了你们几个狗男女。”摸了摸袖中藏着的攒心钉,底气十足的又往前行。

    这方天地不见日月星辰,十方俱呈昏黄一色,苏冲只能以心跳计时,约莫用了七个时辰才与那大山拉近了些。

    走了这许久,他已很是疲惫,却因猜测这段路程意在考验毅力,丝毫不敢停歇。

    好在他修习有神部道法,擅能压服肉|身感官催生的杂念,这漫漫长路还不能令他躁怒、畏怯。

    又数了三千六百余次心跳,苏冲隐隐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警醒回望过去,就见许多人从后面赶了上来。

    这些人里,不但有谢进、阮紫玉、沈青霜,还有“小剑君”董超、“一剑穿九雀”罗欢、“六臂剑侠”张森、“细雨浣花剑”何雨琪等年轻一辈剑道高手,总计二十余人,竟然走到了一处。

    尤其是谢进与“浣花剑”何雨琪,以及一个似乎号作“彤霞剑”的少女,居然贴得极近,相互之间有说有笑,直叫苏冲怀疑他是否将已这两个女剑客收进了房中;

    又佩服他居然能使阮、沈二女没有为此吃醋;最终摇了摇头,少不得有些吃味地想道:“我虽无缘得见玄部道法,却也知这法门往窍穴里养炼的乃是自身精|血,而非是精|虫;如此多的女子,谢进真能吃得消?”

    这时那帮人也看到了苏冲。

    谢进或因心在身边女伴,倒没有上前找茬,只扫了一眼便不去看他;董超却似有着想法,先是低声与身边两人说了些什么,随后一同按剑而出,并出言唤道:“前面的朋友请留步。这一路景致无趣,我等同行谈笑,尚觉烦躁难消,不成想有人孤身独行也能领先我等,实令在下佩服。这般心性,剑术必也不凡,何不与我们几个切磋一番?如此既能舒缓心情,又能愉悦众人,相必阁下不会拒绝?”

    “这董超似乎对我起了杀心?嘿!当是因那毛全安一事心怀芥蒂的缘故,气量也忒小。”苏冲见对方三人毫不遮掩地将杀意挂在脸上,便也懒得再说什么,当即摘下葫芦咬开塞子,灌了一口火磷酒到嘴里,“若在这关头逃避,一来大失脸面;二来董超等人会当我是畏怯退缩,定要随后追赶,如此太耗体力;三来怕会引得旁人也动心思。眼下只有硬碰硬打一场,显出手段来,这帮杂碎才不会再作挑衅。”

    苏冲从呼吸上看出董超等人亦未曾以道法洗炼过肉身,单以剑术而言,他不惧任何一人;其次是有火磷酒这等群战的利器在手,真打起来,只需喷出酒水化作火光遮人耳目,他便能抢得先机,剑出必见亡魂。

    便在他做好了斗剑准备的时候,却听“仓啷”一声响,转睛往去,就见谢进也抽出了随身宝剑。

    “都当我是好欺的?”苏冲眼皮跳了跳,心中怒火蹿腾,“舍神剑一出,我自己都害怕!”心念转动间,他已用余光看好了附近的地势,准备接着草木遮施展杀手。

    可令苏冲没想到的是,谢进这时竟向董超说道:“姓董的,一路听你卖弄口舌,早也心烦得不得了。既然你要活动筋骨,便先让我见识见识仙剑老人的传承有何高明。”

    苏冲见状一愣,目光在谢进与阮、沈等诸女脸上扫过,才了然醒悟,“想是董超一路行来很是出了些风头,惹得这多情剑客心中不快,这时正好借机发作。”心中一乐,将火磷酒咽了下去,“省了我一口好酒。”

    那董超也没料到会出这般变故,当下与同党回过头去,神情不善地打量起谢进来。

    “看什么?”阮紫玉不悦地斥道:“要吃人怎的?”

    沈青霜则道:“你等不是喜欢以多欺少?我们五个便也学着以多欺少一次。”

    何雨琪与“彤霞剑”闻言,便她将自家也带上了,登时也含笑取出剑来。

    董超自也知晓这些人艺业不凡,见是以三敌五之局,一时犹豫了起来。

    谢进这时示意四女退开,扬剑指了指苏冲所在的方向,说道:“对上这等货色,也就是他那样的家伙才会如临大敌。四位姑娘不忙动怒,且看我十招之内教这三个废柴学会做人。”

    “操!”苏冲白了谢进一眼,心道:“看在少了一桩麻烦的份上,少爷不和你计较。”而后转身便走。

    何雨琪见状喊道:“谢公子帮你解围,如何这就走了?‘谢’字都不说一声,你也忒不讲道义!”

    苏冲闻言,弹剑唱道:“朱漆乌木有担当,一剑傍身胆不慌。懒与等闲说道义,只循生死作文章。”

    唱罢,回身斜乜一眼,“你咬我?不怕死就来呀!”

    他迈出一步,借着树木遮掩身形,将攒心钉取了出来,“一个个都哪来的自信?竟就以为吃定我了?你家少爷学艺的所在是个个剑下亡魂数百的六剑观,可不是搭棚舍粥的仁善堂!”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