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附录6 信仰危机和封建的传统理念

    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我们时常听到信仰危机的呼声和叹息。信仰危机指的应该是有人常说的共产主义的理想和信念发生动摇而出现的危机,这样的危机和封建的传统理念有关系吗?回答是肯定的,因为在我看来,所谓信仰危机在很多时侯其实是封建传统理念的危机。

    (一)

    中国的封建历史悠久,几千年的封建社会曾经创造了令人自豪的古代文明,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遗产。但也正因为其历史悠久留下的历史沉渣格外厚重,历史包袱十分沉重,巨大的传统力量所形成的历史惯性,是别的国家很难相比的。对于我们这样的国家,反封建的任务注定要十分坚巨和繁重,而我们所缺少的恰恰是对封建主义的认真和深入的清理。虽然我国反封建的历史已有一百多年之久,其间也曾经历过几次大的社会革命,如戊戌维新、辛亥革命、五四运动等,但中国的反封建与西欧的一些国家有很大不同,主要不是从经济和自身发展需要出发,不是在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不断冲破封建的壁垒,而是为了救亡图存、抵御外侵。所以要反封建是因为封建王朝在外侵面前的软弱无能,封建体制的腐败落后,这必然把反封建局限在一个有限的范围内。

    辛亥革命结束了封建王朝的统治,但农业社会、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小生产的汪洋大海——封建主义的基础却依然长期存在。

    在一个农业国进行革命,革命的主体只能是农民。中国共产党做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当组织成员主要是农民时,如何保持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呢?我们党的应对措施是思想建党,就是用工人阶级的思想改造农民,纠正党内各种非无产阶级的思想。但改造总是相互的,农民也自觉不自觉的用封建意识改造党,把封建意识带到党内,用自己的方式接受无产阶级的思想。例如象信奉宗教一样信奉马克思主义,搞个人崇拜把无产阶级的领袖神化,把共产主义社会的远大目标变成彼岸理想。

    由于中国革命的特殊性,在反封建还不是很深入的条件下,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已纷至沓来。批判资本主义的武器是马克思主义,正像很多人所正确指出那样: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是很仓促的,中国共产党一成立就卷入实际斗争,是一个思想上和理论上准备得很不充分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一方面我们是站在生产力水平很低的基础上批判资本主义的,另一方面又不善于使用马克思主义做为思想武器,与资本主义对立的封建主义用起来反而得心应手,而这又是在马克思主义的名义下进行的。就是说在某些时候我们是用封建主义对资本主义进行批判的,这样的批判又使我们把某些封建主义的东西当成了马克思主义。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封建主义的基础逐步被铲除,当这些一直被当做马克思主义的封建传统理念成为生产发展、经济运行的障碍而陷入危机的时侯,也就出现了所谓信仰危机。

    在我国封建主义早已声名狼藉,封建主义以本来面目出现固然没有市场,而当它以另种形式出现,就得另当别论了。

    封建制度的基本特征是专制、特权、等级、封闭、人身依附。一个人是高贵还是卑贱,富有还是贫穷是生来注定的,一般是无法改变的。要使人甘心接受封建秩序,禁欲主义自然成为最主要的道德戒律,所谓“存天理、灭人欲”。一切都是前世注定,人生来是有罪的到尘世来是为了赎罪,应当忍受世间一切苦难。公开的宣称禁欲主义,谁会响应呢?但禁欲主义变成“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就不一样了,即便是现在很多人不是仍坚定不移的认为后者是共产主义的道德吗?马克思说:封建社会的原则总的说来就是轻视人,藐视人,使人不成其人。而我们一直奉为社会主义道德原则的集体主义不是如出一辙吗?当我们不加限制的强调服从、强调执行的时候,不也是一种专制吗?

    (二)

    现在我们来讨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等是共产主义的道德吗?

    在很长的时间里,我们一直把个人谋取私利看做万恶之源,把“无私”和“忘我”做为对人的道德要求,认为要实现共产主义就必须把人培养成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我们忘不了在狠斗私字一闪念的年月里,越是善于钻营的人越是大言不惭的宣称自己如何的无私,而那些诚实的人则因为自己做不到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而不停的痛苦谴责自己,那是何等令人悲哀而又可笑的景象啊!这样做的结果非但没能把人培养成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反而缺乏活力、缺少积极性和说假话成了社会通病。

    其实,一个任何人都可以用经验确定的事实是:人是不可能不谋私利的,改革开放我们最大收获就是认识到利益驱动机制的重要,马克思说:人们努力奋斗所争取的一切都与他们的利益有关。唯物史观揭示出了历来被繁茂芜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其他活动。满足吃、喝、住、穿的需要是人们最基本的私利,基本需要满足后情况会怎么样呢?马克思说:满足需要的本身和满足需要的工具又会引起新的需要。需要——满足——需要,不满足的谋求新需要,是人类永无竭止的进取动力,是人类社会真正的源动力。人们如果不谋私利,人类社会怎么能前进?

    还有一个同样是任何人都可以用经验确定的事实是:人是社会动物,个人离开群体就不能生活,个人利益必须结成共同利益。这也就是说,既然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个人利益,也就要有处理个人与个人、个人与群体、个人利益与个人利益、个人利益与共同利益关系的问题。而自从人类的劳动创造出了剩余,也就为不劳而获创造出了可能,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通过占有他人劳动为自己谋利更有吸引力,也就出现了劳动与享受的对立和分工,出现了个人与个人、个人与群体、个人利益与个人利益、个人利益与共同利益关系的矛盾和对立,于是也就有了对个人谋利活动的种种限制和规范,有了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之类的道德说教。恩格斯说:“从动产的私有制发展起来的时候起,在一切存在着这种私有制的社会里,道德戒律一定是共同的,切勿偷盗。这个戒律是否因此而成为永恒的道德戒律呢?绝对不会。在偷盗动机已被消除的社会里,如果一个道德宣扬者想来宣布一条永恒真理,切勿偷盗,那他将会遭到什么样的嘲笑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133页)当社会发展到劳动与享受的对立和分工已经消失,劳动本身已经成了享受,当个人与个人、个人与群体、个人利益与个人利益、个人利益与共同利益关系的矛盾和对立连同它们的统一都已经消亡,也就是说到了共产主义社会,如果有谁来宣布诸如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之类的道德,不同样会遭到嘲笑吗?

    也许有人会说,共产主义社会离我们很遥远,讨论共产主义社会道德的问题没有意义,而提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道德对我们现在总有好处吧?

    提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道德对我们现在真的有好处吗?

    我们前边谈到了人是不可能不谋私利的,人类社会就是在人们不满足的谋利益中前进的,我们也谈到了在个人与个人、个人与群体、个人利益与个人利益、个人利益与共同利益关系存在矛盾和对立的条件下,必须对个人谋利活动加以限制和规范。在人类历史的不同发展阶段,对人们谋利活动的认识和限制是不同的。封建社会奉行禁欲主义,实际是搞因咽废食,其结果是长期停滞。如果封建社会的做法是堵的话,资本主义社会的做法则是疏,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讲人与人机会均等是一句空话,但自由竞争确实为每个人提供了展示才能的广阔空间,也就为人类社会注入了从未有过的活力。“资产阶级揭示了,在中世纪深受反动派称许的好勇斗狠,是以懒散怠惰作为他的相应补充的。它第一次证明了,人的活动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它创造了完全不同于埃及金字塔、罗马水道和哥特式教堂的奇迹,它完成了完全不同于民族大迁移和十字军东征的远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254页)

    社会主义应当怎么办,难道不是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前进,反而要退回到封建社会吗?社会主义难道不应当创造出这样一种社会环境:每个人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为自己谋取私利,只是不能损害他人,不能损害群体,只是要在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只要履行自己对他人、对群体应当履行的义务。就象水流一样,水在渠道里可以尽情流淌,但水也只能在渠道里流淌,因为冲出堤坝就会泛滥成灾。

    损人为利己,一切损害共同利益的行为都是为满足个人利益。但利己未必一定损人,如果利己又利人,既有利于个人利益又有利于共同利益不是我们社会生活的主旋律,我们这个社会压根就不能组成。那些品德高尚的人,他们乐于助人、热心公益,并不在于他们的无私性,而在于他们在谋求个人利益过程中的目光远大。而自私自利则表现在谋求个人利益过程中的鼠目寸光。

    接下来,我们还要讨论第二个问题:集体主义是社会主义道德原则吗?

    我们所说的集体主义原则的含义是什么呢?如果说所谓的集体主义是对个人利益的否定,很明显这不过是封建的禁欲主义的改变装束,是对社会进步的反动。和专制、迷信、崇拜一样是小生产的汪洋大海的沉淀。如果我们所说的集体主义的含义是为维护共同利益必须对个人利益实行有效的限制和监督,而这当然无可非议,但这个集体主义是任何社会,任何群体,包括资本主义社会都是不可缺少的,在社会主义社会不具有特殊意义,至于我们常说个人服从集体、个人利益服从共同利益,这同样是任何社会,任何群体,包括资本主义社会都是不可缺少的。这不是对个人利益否定而是对个人利益的肯定,因为集体包含众多的个人、共同利益包含众多的个人利益,也就注定比单一的个人和个人利益更重要。并且这种服从从来也不应该是绝对的,而只能是相对的,只能是在个人对集体、个人利益对共同利益所必须承担的义务的范围之内。否则集体主义就演变为封建专制。

    还有一点需要搞清楚,就是个人利益和共同利益的关系。

    过去我们常说,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说的是共同利益决定个人利益。现在也有新的说法,叫做小河有水大河满,小河无水大河干,讲的是个人利益决定共同利益。个人利益与共同利益究竟是一种什麽关系呢?马克斯、恩格斯揭示了问题的实质:“那些有时间从事历史研究的为数不多的共产主义理论家,他们的突出的地方在于:只有他们才发现了‘共同 利益’在历史上任何时侯都是由作为‘私人’的个人造成的。他们知道,这种对立只是表面的,因为这种对立的一面即所谓‘普通的’一面总是不断地由另一面即私人利益的一面产生的,它决不是作为一种具有独立历史的独立力量于私人利益相对抗,所以这种对立在是实践中总是产生了消灭,消灭了又产生。”(《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275页)人没有虎豹凶猛,能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是靠群体的力量。离开群体个人无法生存,离开共同利益个人利益也不能存在,个人利益必须结成共同利益这个原理是公认的。但共同利益说到底是个人利益的集合,离开个人利益,共同利益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也必定是冒牌货。

    (三)

    封建专制是建立在被统治者愚昧和迷信的基础上的,是和小生产的靠天吃饭,孤立无援,无所作为相适应,一个人愈是轻视自身就愈是崇拜权威。恩格斯说:“甘受奴役的现象发生于整个中世纪,在德国直到三十年战争后还可以看到。普鲁士在1806年和1807年战败后,废除了依附关系,同时还取消了慈悲的领主们照顾贫、病和衰老的依附农的义务,当时农民曾向国王请愿,请求让他们继续处于奴役的地位——否则在他们遭到不幸的时侯谁来照顾他们呢?”(《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138——139页)

    商品经济需要的是独立的有完全行为能力的商品所有者。等价交换只有在完全平等中才能实现。等量劳动相交换的前提必须是不同形式劳动的平等,这和特权、等级是决不相融的。还有自由,资本需要和自由劳动相结合,贸易自由、竞争自由、资源自由流动……这一系列的要求和人身依附、等级、特权同样是不相融。经济需要必然成为政治要求,唤起人的自我意识,把人们的目光从理想的天国和来世转向现实生活,从“彼岸世界”回到“此岸世界”,禁欲主义的封建桎梏是必须冲破的。我们可以看到,所有和发展商品经济有关的对封建主义的启蒙运动,都是以个性解放为中心展开的。强调自我,注重个人利益和现实利益无疑是商品经济所需要的现代人格。懂得了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现在那些带有禁欲主义色彩的道德理念和价值观念会遭到冷遇和非议。

    人是生产力诸要素中最活跃的因素,生产力的解放首先是人的解放,人的自我意识的增强,民主意识的提高本身也是历史进步的重要方面。这非但不是社会主义的危机,而是社会主义的希望之所在。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