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十五章 魔刹令

    此银色令牌一入颜语的手,便给他一种惊奇感。因为银色令牌并没有令人感到沉甸甸的,反而是一种轻盈,好似他手上并没有拿着什么东西。

    随后,当颜语开始正眼看银色令牌时,才知道,这枚背面朝上的令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就和他在颜府,族长下达命令时,用的传令玉牌一样。

    仔细抚摸感受之下,颜语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令牌入手时,带着一丝丝凉意,但这凉意之中,又夹杂着一个温柔质感。仿佛他拿着的,不是铁制的、更像是木头制作的。

    要知道,木制令牌兴起于万年前,那时候,部落为首,其之人以捕鱼狩猎为生,穿兽皮大衣,手掌木头加石头所制的武器,为了生存,他们必须整天出去寻找可以吃的东西。

    而有部落生活的地方,也是依山傍水,周围树木高耸入云,鸟语花香之地。所以,他们的生活,早就离不开树木了。而一般一个部落的首领在分配食物的时候,就会用用木牌作于记录。

    久而久之,在某种变迁之下,木制令牌被人们用作传令之用。随后,随着玉的发现,传令便被玉制令牌所取代。在之后,到现在,就发展为了铁制令牌。

    在当代,很少会有人用木制令牌,所以,但凡用木制令牌,不是傻子,就是古老。因为,其不易于保存持久,且易于被潮湿腐烂,硬度不够。没想到的是,颜语手中的银色令牌就是木制的,这很令他惊讶。

    颜语没有过多追问,只把它当作是修仙者的神奇……

    迫不及待之下,颜语翻过背面。就在这时,一股寒意从他心底不由得升起。

    只见,一个长发飘然的人,出现在他的意识里。其凌乱不堪的长发完全遮盖了脸,看不清他的具体模样。一袭破烂不堪的白衣,好似刚从地狱回来一样。

    骤然之下,这个白衣人似受到了刺激一样,发了疯的冲向颜语的意思深处。却见其张开比脸还宽大的巨口,鲜血与唾液混杂之下,更加的森然恐怖。

    看其架势,好似要将颜语的意识吞噬殆尽,取而代之。

    就在这时,一股清气从颜语的胸口溢出,顺着肌肤,钻入毛孔之中。向着头部游去。

    霎那之间,便冲破阻碍,进入意识之中。顿时,心生恐惧的颜语,感觉到一阵清凉,又带着一丝温柔,让有有种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很是惬意,很放松。

    这清气的注入下,白衣人好似遇见了自己的天敌一样,一阵刺耳的尖叫发出“啊……”

    尖叫声响彻整个颜语的意识脑海。骤然,却见颜语在这叫声的波及下,双耳更是被震得轰鸣,久久不能平静,更有一抹鲜血流出。

    随即只见白衣人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土崩瓦解,直至化为飞灰,消失于天地……

    颜语也在白衣人消失后,开始慢慢回过神来。

    “啊”

    回过神的那一刻,颜语毫无力气的坐在了地上,气喘吁吁,大口呼吸。额头冷汗直冒,面色苍白。好不疲惫。

    看着坐在地上的颜语,器灵轻咦了一声,对于颜语能够那么快速的清醒,也感到惊讶。

    他一直都知道,一般人在第一次看此令牌时,会被煞气冲顶,影响心智,短暂性的会经历噬心之痛。想要渡过,必须要有大意志,大毅力,心智坚定之辈,还要在意识上胜过余人,方可过关。

    但是,之前的经历,是器灵根据颜语心底的记忆复制出的。他当然知道,颜语可不是什么大意志、大毅力之辈,就连心智也说不得多成熟。可是,最后就是过了。这也令他连连称奇。

    他两眼放光,不停的上下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好似要把颜语看透才肯罢休。

    原本,在颜语能够挺过不间断的折磨而不昏迷之下,器灵就已经对颜语经可能的高估了,可现在,他知道,他的高估恰恰是对颜语的低估。

    “为什么……此人有种令我都琢磨不透的感觉……这应该就死所谓的天才吧!或许,我应该从他身上下手……”器灵心中也是大感新奇。

    良久,颜语才从恐惧之中走出。像他这样的凡人,哪里有机会见识这种灵异怪物。更别说,亲身经历了。只此一次,就在颜语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痛。

    看着老神在在的器灵,颜语知道,这家伙一定知道会发生什么,可就是不提醒自己。这也让颜语心里暗自恨死了他。

    被颜语这么一瞪啊,器灵也有些心虚,只能悻悻一笑。

    这也完全不能怪他,每个人第一次那此令牌时,都会经历,这是一份心灵的锻炼,对以后修炼大有帮助。

    颜语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下心中的悸动。没有多说什么,颜语把心神放在了手中的银色令牌。

    现在,颜语才看清楚此令牌的真面目,此令牌正面银色,分为三部分,左边的是一把占据大半部分的黑色匕首,匕首上,除了一些摸起来,令人感到凹凸不平的纹路以外,没有任何的其他装饰。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丝毫不起眼之物,却透露出一股大气磅礴,古朴沉重的感觉,让人忍不住就想要拜服在地上。

    颜语努力平复心情,一丝凉意,清晰了他的思路。

    甩了甩头,继续欣赏令牌,感受着令牌带给他的震撼。与匕首相对比的是一把斧头,斧头也是黑色的,并且也有着凹凸的纹路。匕首与斧头两两相对,形成了一个倒八字状。

    倒八字中间,承托了一个银色的骷髅头,此骷髅头看起来不像是人类的,因为骷髅的形体比较之人要宽大一些,在其之上,长着一些波浪纹的头发,既是头发,又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

    脸上本应该是空洞的鼻子,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却是封闭的。显得略微诡异。然后,嘴边还分别长着一个锋利的獠牙,不长,摸上去虽不刺手,但颜语却心生一种感觉,此獠牙可以比钢铁还硬,比之利剑有过之而不及,可开山地之威能……

    整个正面,给人一种左边匕首护卫,右边斧头守卫,二人很虔诚忠实的守护着他们的王,也就是这个银色骷髅。银色骷髅则更像一个被封印的王,有着虔诚的部下,守卫自己,等待自己复活之日。

    就在这时,沉默中的器灵,开口了“这个牌子,叫魔刹令。是你以后的身份牌。在我浮生门中,不管是使用修炼宝地,还是完成任务后,领取奖励……都需要用你的身份牌,记录你的信息。”

    颜语眉头一皱,沉吟片刻。不管他使用什么,都会被记录,那和被时刻监视没什么两样。这种没有自由,没有秘密,被人看透的感觉,很令他不舒服。

    但人在屋檐下,他不得不低头……

    “你也不要企图说,毁掉魔刹令,因为魔刹令不仅仅只是一个身份牌这么简单。它还是你的修炼资源。”器灵可能是看出了颜语的一点小心思,才出声。他可不想因为一点疏忽,失去这个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人选。

    “不管是你交易也好,完成任务也好,所得到的修罗点,都存于此中。至于修罗点嘛!你以后就知道它有多么美妙了!

    而且,作为新人,第一年可是有福利的哦。虽然不多,但是,也够你初期修炼了。至于一年后嘛,才是真正的大淘汰。唉呀!又跑题了。

    算了,算了,不讲了。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剩下的需要你自己去体会……本尊还要去引导其余人,就不多都留了!哦,对了,最后在提醒你一句。如果你想要得更高的地位,那么,保管好你的牌子……本尊去也!!!”

    话音还未落,却见器灵的脸影,犹如被气化了一样,化为青烟,扶摇九天,消失于天地……

    至始至终,颜语都没有注意到器灵的离开。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手中的银色牌子。

    “地位吗?嘿嘿嘿,这不就是我要到吗?等着吧!赵家的,还有他背后的人,我一定要把你们揪出来 一个一个,抽筋扒皮……乱刀折磨……要你们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