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382章:玉虚仙子(大结局)

    (猫扑中文 )    段思怡道:“父皇,千线随已率魔军攻城,快召集所有将士守城。”众人听后大吃一惊。

    段思平道:“阿英跟我來,快,”快步出了怡惜宫,段思英跟着奔了出去。

    段思怡道:“咱们走,”一团紫气挥过众人,纵身一闪,已落到了大理城城门的城楼上。只见一片漆黑的浓云从点苍山上翩然而下,漫山遍野的是骷髅人和若隐若现的幽灵,阴森的呐喊声、苦恼声、喊杀声乱成一片。浓云所过之处唰唰从地面上钻出密密麻麻的骷髅人,黑色幽灵四方飘然來集,一齐往大理城奔杀而來。

    段思英摔着数千士兵冲出城门,在城门外布阵等候。段思平闪身落到段思怡身旁,望着眼下的情形,问道:“怡儿,这些鬼魅能否杀死,”

    段思怡道:“不能,不过可以压制住,让他们少伤无辜。”

    段思平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彻底打退他们,”

    段思怡道:“他们都是受了千线随的魔力控制,只要震散了千线随的魔性,并将此魔性收服,魔军不战自灭。”

    段思平道:“那就只能看你的了。”

    言毕,黑云已飘至大理城上空,将整个大理城笼罩得不见天日。到处开始蹿出骷髅人來,见人便砍杀。四方幽灵唰唰汇集大理城,见人就涮。无数骷髅人从大理城四方城门唰唰攻入城内,整个大理城顿时乱成一片。杨喧、杨瑞各两千士兵在城中拼打骷髅人和黑色幽灵。段思英率几千士兵倒是精锐之师,见如此阵势仍能保持完整。段思怡闪身落到兵阵前,静静地等待着。段思平、瑶佳、陈世清、于文心静、宇霄然、五行子、阴阳双子、胡绝、氏先、罗进贤、高方泰、辛婉萍、子悟、子见、子咯、子行、南峰四隐等人都落到了段思怡身后。

    只见一团黑雾从浓云中落到兵阵前方,瞬间出现了千线随带领的密密麻麻的骷髅人和黑色幽灵。千线随阴森冷笑道:“段思平,今夜一切仇怨就要算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双手一挥,骷髅人、幽灵一齐呐喊着冲杀上來。

    段思英吼道:“活人岂可怕死人,给我狠狠杀,”几千士兵呐喊着冲杀而上,卷入一场混战之中。段思平、凌云俊、瑶佳、宇霄然、陈世清、于文心静、高方泰、辛婉萍五行子、阴阳双子、南峰四隐等众人也杀向骷髅人和幽灵去。只剩得段思怡与千线随冷眼相对,静静而立。段思怡道:“千线随,你真不知悔改,”

    千线随冷冷仰首大笑道:“这不是我力量,而是黑龙的邪恶魔力。你让我获得了如此巨大的魔力,实在是太感谢不过的了。我不仅要带领魔军杀灭大理国,还要灭了十国,建立一个魔界,我就是真正的魔王,统治万物的魔王。”

    段思怡道:“就算我杀不了你,上天也会派天神來降你,你以为你能得逞吗,我劝你早收恶念,皈依道门,免屯地狱。”

    千线随道:“你不就是天神吗,你不就是上天派來整治我的么,少來些废话吧。我对你那些道啊经啊的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杀戮,无休止的杀戮,”闪身化成一条巨大黑龙形黑雾螺旋着冲向段思怡來,所到之处四周黑色幽灵全被吸纳进入,震的一路石板呱呱碎裂。

    段思怡运起“万法诀”第九式,持乾轩剑飞旋而去,迅速旋成了一团巨大的紫气八卦形气流冲向黑雾起,所过之处骷髅人、黑色幽灵全被震得灰飞烟灭。轰隆一声巨响,黑气、紫气唰一声散向四周,黑气散到之处释放出了无数骷髅人和幽灵,紫气散到之处刮得骷髅人和幽灵灰飞烟灭。黑气团沒入了阿娘被杀一事,要我发誓为我阿娘报仇。随后用秀山郡侯何志现一事,把我安插在凌公子身旁,要我伺机杀了公主和凌公子。”众人听到此无不大吃一惊,就连玉虚仙子也是大为震惊。

    高方泰泪水哗然,苦痛难当,摇头喊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双手握紧千线琳道:“萍儿,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好吗,”

    千线随已是欲消欲散,阴冷的笑道:“沒错,这是真的,她就是是我阿妹千线琳。我曾说过,你们也不会笑道最后的。”

    高方泰怒指千线随骂道:“你给我住口。”

    千线随哼了一声冷笑,极是得意。

    高方泰定了定神,问道:“那你对我感情是真的还是假的,”

    千线琳道:“是真的,我对你的感情都是真的,从來沒有骗过你。”

    高方泰道:“既然是真的,你为什么还要那么狠毒,用修罗毒虫喂在剑上,非要至公主和凌公子于死地,”

    千线琳摇头道:“我沒有,这两柄短剑是阿爹交给我的,我根本不知道上面喂有修罗毒虫。”

    高方泰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杀他们,你就不能为了我放弃父命,放弃杀害公主和凌公子吗,”

    千线琳摇头哭泣道:“我不知道,多少次阿爹要我杀她们我都下不了手,就是因为你。每次有不杀的念头,就做可怕的噩梦,梦见我阿爹责骂我,打骂我,我也崩溃了。我也不想真杀他们,我想以他们的武功,这一剑一定能承受过去。我不知道短剑上会喂有毒虫,真的不知道。”

    高方泰怒道:“你撒谎,你还要撒多少慌來骗我,”

    千线随道:“高方泰,你沒资格这么吼我阿妹,她沒有说谎。我阿爹送短剑给她之前早就在剑上喂有修罗毒虫,入体必死。”

    高方泰指着千线随骂道:“你这个混蛋。”

    玉虚仙子道:“恩恩怨怨何时了,当该解时自会解。”左手一挥,一道紫气浮到空中,映出了千拾秋一家被杀的全过程。只见杨绍率着一对骑兵闯入千家寨一阵屠杀。杨绍冲入千拾秋家,将千拾秋妻子杀害,将千线琳打得晕死过去,将段思平幕览的腰牌按到千拾秋妻子手中,抱着一个月大的千线随出了房屋。率着那队骑兵奔出千家寨。不一会儿见到段思平率着一队骑兵赶至,进入农户家中查看。段思平刚好进入千拾秋家,此时千拾秋也刚好赶到。千拾秋见如此情况大怒不已,与段思平大打出手。段思平一行人也以为是千拾秋下的毒手对千拾秋也毫不客气。此时杨绍抱着千线随反杀而來,帮千拾秋打退了段思平一干人等。杨绍说他见段思平率众杀入千家寨,才前來相救,在一角落发现了昏死过去的千线随,并将千线随交给了千拾秋。杨绍命士兵帮助千拾秋整理安埋了一村人。却发现千线琳还活着,便命人偷偷留了下來。此后带着千拾秋回到杨府。千拾秋感恩在心,与杨干贞结义金兰并发誓杀了段思平。几个月后杨绍带着千线琳找到了千拾秋,说掩盖千线琳死去,是为了可以将千线琳好不知情的安插到想要安插的地方。千拾秋随即同意。杨绍秘密将千线琳送给秀山城辛结收养,千拾秋不时就会秘密去看望千线琳。此后千拾秋得知段思怡到了秀山,才安排了何志现父子那场戏。

    千线随和千线琳两人看完了这般经过,苦痛难当。千线随苦笑道:“阿爹啊,你聪明一世却也是糊涂一世啊,竟帮着自己的仇人害了自己也不知晓,可悲啊,可悲。”化成一道黑气烟消云散,无影无踪。

    千线琳后悔难当,道:“高公子,若有來世我一定好好爱你,永别了。”捡起一柄短剑刺入胸口,一道白烟从胸口唰唰冒出。众人皆大吃一惊,如此变化无人预料到。

    高方泰搂紧千线琳苦痛难当,泪流不止道:“你这是做什么啊,做什么呀,”千线琳暗笑着化成白烟消失在高方泰怀中。高方泰仰头惨叫一声,大哭不止。

    玉虚仙子走到高方泰身前,道:“天缘所定,自然各去,多苦无益。”

    高方泰跪下谢礼,哭泣不止,一语不能出。

    玉虚仙子走到胡绝身前,左手一挥,出现了一本经书,书面写着乾轩神功四字,说道:“贵教主托有一事,请胡阴使继承教主之位,带领贵教回归道源,将道经德义发扬光大。”

    胡绝泪流满衫,接过经书,跪下谢礼道:“谨遵教主旨意,谢仙子教诲。”

    氏先、罗进贤两人也跪下,泪流满面道:“尊教主旨意,谢仙子教诲。”

    玉虚仙子道:“同时道源,不必见礼。”三人谢恩,起了身來。

    玉虚仙子走到陈世清和于文心静身前,道:“怡儿托有一语,预祝二位白头偕老,幸福安康。”

    两人同样是泪流满衫,皆跪下谢礼道:“谢公主厚意,谢仙子带语。”

    玉虚仙子扶起两人,微笑应之。转至段思英、瑶佳身旁,道:“怡儿有言,祝二位一生平安,万事如意。”

    段思英忍不住哭出声來,跪下谢礼道:“谢仙子传语,祝阿妹成就天机,佑我黎民,国泰民安。”玉虚仙子扶起段思英,微微一笑。

    瑶佳忍不住痛哭出声來,握住玉虚仙子的手,道:“我可以再喊你一声姐姐吗,姐姐。”

    玉虚仙子几滴泪珠溢出眼眶,微笑点头,道:“圣母珍重。”转身至段思平身前,道:“怡儿愿父皇身体安康,福寿久长。”

    段思平激动得泪水依稀,欲跪下行礼,却被玉虚仙子扶稳身。段思平点头道:“谢仙子带语,我只愿怡儿一生平安,无灾无难。”

    玉虚仙子点头又是几滴泪水溢出眼眶,道:“父皇珍重。”

    段思平道:“仙子且慢,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玉虚仙子道:“请说。”

    段思平道:“怡儿一身多磨多难,寡人别无他求,只想知道她被人抢走的磨难,与慰吾妻在天之灵,还请仙子明示。”

    玉虚仙子左手一挥,一道紫气浮至空中,在紫气中映出了段思怡幼时场景:只见一道紫光沒入段府,府内紫光一闪,段思怡出生了。一个月后,刚过完满月,段思平、杨喧、杨瑞出门当兵。又过一月,段思平之妻抱着两个月大的段思怡从田间回家,途中一黑衣蒙面人飞奔而來抢夺段思怡后扬长而去。此人一路在密林中飞奔,行至第二天早晨驰进了剑川节度使杨干贞府中。杨干贞见擒來了段思怡大骂那黑衣人,欲杀死段思怡。杨绍献计说可将段思怡留作把柄,压制段思平。杨干贞同意,将段思怡交由千拾秋,说是他的一个私生女,要千拾秋找一个不予人世相交之人收养。千拾秋领命,将段思怡抱至巍山城附近。自语道即是兄长之女,又如此灵力天成,当可让教主收养往后也有一靠。将段思怡给抱城外一鳏寡孤独的老妇人,施与她银两,要她第二天早晨将段思怡抱到巍宝山柳绿岩放好,匆匆离去。老妇人见段思怡可爱非常,却也不敢收留。天一亮按千拾秋的意思将段思怡抱到了巍宝山柳绿岩前放好。老妇人转身含泪而去,却见一队狼群咬向段思怡。老妇人奋不顾身抱起段思怡与狼群拼斗,终被狼群咬死在地,死前用身体将段思怡护住。此时逆天行和千拾秋正好路过此地,解救了段思怡。逆天行得知此老妇人是鳏寡孤独一人,又见段思怡灵力天成,喜爱非常,决意收段思怡为唯一的内室弟子。也按老妇人的柳姓,给段思怡取名为柳婷婷。并命千拾秋负责寻找段思怡的家人,來认段思怡。千拾秋一直敷衍搪塞,段思怡便一直随逆天行在无玄宫研道学经,练习武艺。逆天行对段思怡疼爱有加无微不至,并任段思怡为乾坤教少主。

    至此紫气消失无踪,待段思平等人回过神來,已不见了玉虚仙子及七子的踪影。

    玉虚仙子八人早回至仙界玉虚宫,俯视众人离去后才回了神殿。玉虚仙子命七子为凡间除邪救难,落至玉虚峰玉虚宫中,盘坐在玉函前,研阅道藏。七子领命,护佑凡尘。

    几月后陈世清与于文心静在保山郡成亲,陈世清将所藏之绮罗刀法赠与天池派,此后成为了天池派的镇派之宝。

    此后过几月,瑶佳将圣母之位传于陆子呈,将九龙刀、九龙飞天诀镇于圣谷。自此,大理国武林中段氏六脉神剑、乾坤教乾轩神功、天池派玄天真经、圣教九龙飞天诀、天池派绮罗刀法,鼎足而立。各教皆与段家渊源极深,对稳固大理国稳定做出了重要贡献。

    同月段思英与瑶佳在大理城成亲,举国欢庆。年底两人生育一孪生兄弟。一年后段思平至邓川视察农耕不惜体内未尽之毒发作身亡,举国哀痛。入殓一刻,天空紫光一片,实则是玉虚仙子及七子在云中目送,段思平棺椁化为仙气升入云霄。

    段思英继位为皇。过一年,段思良率董伽罗发动政变,夺取皇位。乾坤教、茶花宫、圣教、四大派十大帮率武林各帮派汇集一处,攻城略地誓要反杀段思良、董伽罗。昆明、保山、楚雄、腾冲、丽江、曲靖、文山、昭通等数十个郡、部举旗反抗,汇军数十万势如破竹直逼大理城,势破皇城,擒杀段思良复段思英为帝。又一场浩劫席卷大理国全景。段思良、董伽罗率兵追杀段思英一家四人至崇圣寺,万箭齐发之际一道紫光横空出现将万箭震为灰烬,围攻士兵尽数翻倒在地。

    玉虚仙子及七子出现在三塔之前,众人无不俯首跪拜。玉虚仙子左手一挥,一道紫气道决融入段思良脑中,转身对段思英、瑶佳及两个孩子温馨一笑,化紫气消失。随即闪至各郡、部大军处劝退举旗大军,化解内乱。又闪至各教派阵营,劝退武林各派,化解危机。随后率七子化紫气沒入云霄,大理国这一场浩劫得以烟消云散。

    段思良冥思融进脑海中的紫气道诀,醒悟过來。承认罪责,愿将皇位归还段思英,出宫为民。段思英却顺应自然,决意让段思良为皇,将两子留与杨喧、杨瑞抚养,自己则与出家为名与瑶佳出了崇圣寺,绝迹凡尘,再无音讯。

    段思良登基后封段思英大子为摄政王系,此系有权推倒昏君登基为皇,封二子为护国王系,统领一半军权。并在大理皇宫竖一大理石板,刻着“紫气东來”四个大字。还筑凤凰雕塑,供奉和纪念玉虚仙子。民间也形成了风俗,喜欢在庭院墙壁上写刻“紫气东來”字句,求得一世安康。

    大理段氏此后深悟道义,后世帝王能者为皇,再无争端。至天明元年,段思廉登基为皇,大理皇帝重回段思平系。

    大理段氏因其丰富的文化和传说深入人心,深深影响着这片土地,根基劳固,统治大理数百年。

    。。。。。。。。。。。。。。全书完。。。。。。。。。。。。。

    本书纯属虚构,伪冒必究。

    这一本书的姐妹书飞天九龙记不久就会续更,敬请关注。

    ...

    ...

    (l~1`x*>+`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