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卷:校园风云 82第一名

    “1号擂台新擂主王焕子,还有挑战的吗?请问还有挑战的吗……”主持人微笑的看着台下众人。

    擂台下的众人,一向觉得美丽清纯的主持人,这一刻,在他们眼里,笑的好邪恶,没看到台上的虐杀吗?主持人你是把我们当二货,还是你眼睛瞎了,把自己当弱智?一干人心里鄙视,却不敢大声说一句话,连呼吸都变得莫名紧张起来,好像生怕被点名了,上台演一出主人打狗的故事,一个个噤若寒蝉,屁都不敢放。

    话说1号擂台如此情形,其他擂台也好不好哪里去。

    除了4号和6号,9号擂台未被挑战,至此无人问津,其他擂台下的准备上去试一番的人,看到台上被打成狗,还会上去吗?当然不会。

    “既然无人挑战,我宣布1到10号的擂主进入十强,有请我们的进入十强的同学到一号擂台集合,准备进入最后在十强排名赛。“随着主持人甜美在声音落下,台下人头疯狂在串动,被分流在人群开始向一号擂台集中,本来很大的看台显得太小。

    “有请向校长上台讲话,大家欢迎。“主持人按照流程说。

    向天能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10名新擂主整齐划一的站在他的身后,他看都不看一眼,抬起单手,手掌微平,在空中轻轻一压,下面台下哄乱在声音瞬间停下,他这才清了清喉咙:好,非常好。我宣布,十强表演赛,额,哦,十强排位赛循环赛现在开始,就让我们大家一起来欣赏他们在表演吧!

    向天能一校之长威严无比,言简意骇,台下顿时爆发出欢快在鼓掌声,在连绵不绝在鼓掌声中,他的身影只是一闪,消失不见。

    陈义看了看向宇,向宇耸了耸肩,摊摊手,表示不知道自己老头子的功力到底多高,陈义翻翻白眼,一向低调在副校长看起来人畜无伤,威严起来不得了,而且从刚才离开在身影来看,这位副校长职位得的名副其实,实力深不可测。

    陈义哪里知道向天能在末日初期时,可是被很多人称为笑面杀神,笑着杀人,这样的人能不强?哪怕向天能的儿子向宇也不曾听过,只道鼎鼎有名在笑面杀神失踪了。

    “给个机会吧!“陈义站在擂台了,目光清澈的看着对方。

    “不。”很果断回答。

    “不能在谈谈吗?”陈义脚步都不动,鼻子和对方的鼻子几乎都在一起了。

    “没什么好谈的,我不是你对手,说再多也没用。”9号孙江淡淡的说。

    “听说你是孤儿,其实我也……”准备打个感情牌的陈义。

    “别整些没用的,就算你说再多,我也绝对不会动手。对,来吧,打死我吧,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再动手。”孙江闭上眼睛,一副任人宰割在样子,全然忘记刚才他和陈义对打,只一回合,本来红润的脸立马变成了青黄色,淤血都未化开的疼痛让他怀疑自己英俊的外表是否变形。

    “真在决定了?“依旧不甘心在陈义问道。

    “决定了,来吧。“

    去,随着陈义一脚,孙江肚子一痛,一股巨力让他身体弹射出去,飞到高处后直往观众处掉,在众人惊呼躲避中,孙江的身体还是砸翻了一群人,一时间惨叫连连。

    孙江刚睁开眼,刚才在一脚虽然在肚子上,感觉一点都不疼啊,落地摔的也一点不疼,相反,地上软绵绵的几团什么东西,还别说,捏起来还蛮有手感的,他心里嘀咕着陈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不对,这四周学院怎么了?一个个凶横恶煞的,干啥呢?欠你们钱怎么着……

    “要你砸我 。”一拳,两拳落下。

    “要你摸我女朋友。“又一拳落下。

    “要你……“无数拳头打在孙江的脸上,不一会儿,孙江脸部火辣辣的疼,硬是成了黑脸包公,没弄明白什么情况的他直接被群殴至晕厥。

    “你也要投降?“陈义大喝道。

    “废话,谁也不是傻子。以为刚才9号的情况我没看到吗?“10号擂主赵使,五禽们在少主,摸着他认为英俊的脸,想想9号,他的脸都有些疼啊,太惨了,太恐怖了,现在还不是这家伙在对手,投降最直接,况且也没什么丢脸的,没看到这家伙一路比来,对手不是投降就是跳擂台吗?就那个9号最傻逼,跳擂台都能被抓,实力真是太弱了。

    “做人要相信自己,要相信自己能行,你一定……你跑你奶奶个锤子啊,老子话都没说完。”陈义眼睁睁的看五禽门少主赵使跳下擂台,无可奈何,气得直跺脚。

    原来,陈义和向宇打斗后,身体受了伤,手头上的断续膏也用上了,这不,一会儿功夫,不仅伤势全好,全身更有使不完的力气,看其他人对战精彩异常,他心头技痒难忍,一定找个人好好打一架才行。

    偏偏,从开始到现在,碰到的熟人,没一个愿意和陈义对战,哪怕和他打过的向宇再也不愿意对上这个杠头,直接认输。至于1号台的王焕子基因锁都不开,給陈义练手吗?赵月儿,欧阳慧、欧阳雪,李玉琴碰到陈义,不管女神还是丑女,姿态又底,一个大男人的,难道要辣手摧花?碰到不认识人,除了一个孙江没有跑掉,就算那个使毒的小子,额,叫彭祝的黑马,一点出息都没有,丢完烟雾迷幻直接开溜,实在让陈义一身力气无处使。

    “好幸运的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底一了?”擂台下一个同学怀疑的说。

    “谁说不是,打了半场排名第一,这也……”另外一个同学。

    “你们看看那行头,一身黑衣,你们猜猜他是谁?”

    “管他是谁,反正是个幸运的家伙,这年头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之前听别人说,六号台的擂主一场比赛都没比就进入了十强呢!现在又出现这样一个幸运儿。”另外一个同学八卦道。

    “是听说过,好像叫,叫什么,叫什么的?忘记了。没实力的家伙很难让……”

    “一群无知的东西,耗子,你来说吧,都懒得理这群傻子了。就算穿着黑衣,难道不知道六号擂台是我陈义大哥吗?脑子这东西是个好东西,可惜不是人……”李哥本来不想理这些八卦男,可是他就见不得别人说陈义的不是,终于忍不住骂道。

    “……”耗子泪流满面,不是说让我说的嘛!你叽里呱啦的说一堆,让耗子说就让耗子说啊,你又不是耗子,已经完全被李哥洗脑的耗子对陈义也是一脸崇拜,讲一个崇拜的人,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见。

    “啊,陈义大哥啊,那就一点都不奇怪了。我说京津大学何时出现这么一号……”其中一人点了点头,旋即他反应过来,一拳打在李哥的脑袋上,大怒道:你说老子没脑子,看老子不把你的脑子扯下来。

    台上,台下皆一片混乱,过了许久,不,是过了好几天,擂台上、下“比武”才算结束。

    后山广场在连续的几天的喧嚣中终归平静,临时搭建的十个擂台旁边有几个零星的工作人员慢手慢脚的在做拆除,恰傍晚时分,小雨纷飞时,朦朦胧胧,偌大的后上广场更显宁静,前不久十座热闹非凡的擂台一个个消失,等到完全被拆掉,工作人员离去,广场只有西风轻吹,细雨无声,仿佛前不久的比武会从未在这里举行过。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