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五十一

    邵卓看了看别心远和闻月萱:“那你们今后准备怎么打算?是反击还是一直就这样下去”

    练气士邵卓不知道,可修真者他知道,因为他自己就是开始还没当回事,因为他见过很多了,天狼域,烈宇包括烈宇带来的几个人那都是真正的修真者,可没想到原来是顶尖的存在,可他没想一个是整个星域顶尖组织,一个是整个宇宙的王爷,哪个也不是吃素的。

    别心远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师傅不想惹麻烦,整个协会都知道师傅虽然是个暴脾气可也是个老好人,谁有事找师傅帮忙师傅都尽量帮忙,那些平时与师傅关系不错,受过师傅恩惠的人竟然选择了中立,对方势大师傅也不好明着来,如果不是这次的任务,我想师傅那脾气得跟他们拼了但国家利益摆在面前,他只能选择忍让。”

    孙羽气的一蹦老高:“这他妈的都还是人吗?用得着人朝前用不着人朝后。”

    闻月萱湿润着眼睛带着哭腔:“倒不是没有,我有一个伯伯跟我爸爸的关系很好,可在一次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人杀了,查了好久也查不出来是谁干的,他们都害怕了,而且他们还逼着我嫁给他的孙子,我不同意他们就吓唬我要杀了我师兄搞垮我父亲。”

    孙羽气笑了:“说吧,那人是谁在哪?我去灭了他,妈的干活的时候找不到人,还得从外面找,内讧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厉害,不用告诉我他有多厉害,身边有多少高手,我懒得听,只需要告诉我,他是谁,长什么样,在哪就行,我去宰了他。”

    邵卓有点担心:“小羽你先别冲动,我们在了解一下,多观察观察别打草惊蛇。”

    别心远也跟着说:“嗯,万一一次不成下次就没有机会了,别冲动。”

    孙羽看着他们俩:“你们不用怕,我自己来,我和邵卓还不是你们的人,不归你们协会管辖,我做的干净利落不会有人发现的。”

    别心远摇了摇头,邵卓当然不是怕刀尖上舔血都多少年了,什么时候怕过,两人都不说话了,这时闻月萱走到孙羽身边拉起孙羽的手:“小羽,我告诉你,那也是一个阁老,这是他的样子和住的地方,平时身边有很多A级高手保护,偶尔也会有几个S级高手在身边。”说着话闻月萱闭上眼睛,将自己的精神力慢慢的从眉心延伸至孙羽的眉心,并把一个场景和一个老人的样子显现出来,那是一个超级豪华的别墅群,有20多座,老人约莫70岁,一头白色短发,国字脸高鼻梁双目不怒自威,身材有些微胖,穿着平凡朴素,上身跟闻老一样着白色衬衣衬衣上一个金色的徽章孙羽见很多人都带着,这是协会的标志。

    孙羽经历过紫莹的事之后,心理都有些问题了,看不得女孩受欺负,尤其是性格活泼开朗的女孩,闻月萱指出来的地点孙羽知道,就这这片空间里,也是这里最好的房子。

    闻月萱拉着孙羽的手:“小羽你要是去的话,能不能带上我,我可以帮你,我担心你。”

    孙羽看着闻月萱:“月萱你看咱们也才刚认识还不到一天,你别这样。”说完赶紧把手抽出来,心跳加速肾上腺素飙升让孙羽感到很不舒服,又看着三人:“你们放心,这家伙交给我了”

    话音还没落地,别心远赶紧打断他的话:“小羽啊你可不能真的杀人啊,杀人可是重罪啊,如果你在这杀人更是罪犯滔天啊,这里哪怕是最普通的人,都是重点培养的目标,你如果真的在这里开了杀戒,那不是谁能帮你搪塞过去的了,而是一道天诛令,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会有人把你找出来的。”

    孙羽疑惑的看着别心远:“那我去干吗?要不要买箱奶去顺道拜访一下?”

    别心远微微一笑:“你这样你过去吓唬吓唬他就行,到时候师傅可以帮你说两句话,就说你是新来的,也是年轻人比较冲动莽撞,在想想办法就能搪塞过去。”

    孙羽点点头。

    别心远把任务资料拿在手里现在我给你们说一下你们这次的任务:“小羽和邵卓你们俩可以先去“清祥城”看看到时候方便调查,记住你们这次的行动没有任何的后援,没有任何人指挥你们,也没有任何人会给你们任何的帮助。你们是判出猎人的两个人,那边的档案已经帮你们改好了。”

    孙羽和邵卓看了看别心远:“这么快?”

    别心远点点头,这点事情想做还是很快的,一句话的功夫。

    你们休息会吧。

    孙羽拜了拜手,你们一天一夜没睡了,休息会吧。

    本来想等到夜晚在出发的孙羽,看了看这个天回头看向别心远:“现在几点了。”

    别心远看看手腕上的手表:“现在夜里4点”。

    孙羽邵卓两人都有些惊讶,夜里4点:“那为什么这里是白天”

    别心远看了看天:“这地方永远只有白天,太阳好像一直围着这个空间打转。”

    孙羽叹了口气:“那我不等了,现在就去完事回来睡觉。”

    邵卓知道拦不住他:“小心点。”

    说完孙羽提起不灭天功第二重的功力,全身精血沸腾,一步跨出直接走出百米开外。别心远和闻月萱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直接就懵了。

    邵卓看着百米外楼顶的孙羽,起身悄悄的跟了上去。

    留下别心远和闻月萱两人目瞪口呆。

    两人刚走没多远后面就听见别心远的喊声:“小羽邵卓走吧回去吧。师傅让你俩回去。”

    隐藏在暗处的邵卓,冲着孙羽闪身追了上去。

    孙羽早已经展开了精神力,没看见别心远到看见邵卓了。

    停下了脚步,邵卓闪身追了上来。

    以为邵卓是来帮自己的“邵哥你来干啥?”

    邵卓说道:“别跑了,闻仲让我们俩回去。”

    孙羽疑惑的看着邵桌:“回去?”

    两人说着话孙羽就看见别心远从远处跑了过来,边跑还边喊着什么。

    “哈哈哈……”两人刚走从门外进来两个老人,皆是白色衬衫白色短发,一个看上去不怒自威,一个看上去书生气十足,“爸……你来了,六叔好。”闻月萱抱住书生气十足的老人。

    “怎么样老六我说这俩孩子行吧。”说话的正是闻月萱的父亲闻仲。

    “这孩子的异能这么古怪,我万一不是对手怎么办?”这个说话的老人正是闻月萱让孙羽去教训的老人。

    闻仲看着老六:“这里很可能没有人是他们俩的对手,包括那边如果那几个老家伙不出手,可能也没人是他们俩的对手。”

    这个叫老六的老人有点惊讶:“你从哪看出来的?这么肯定?我公冶冰活这么大年级还没见过谁能跟那边的人斗上一斗的,当然除了你的祖父。”

    “哈哈……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俩很有可能是修真者,而且很厉害的那种。”闻仲哈哈大笑的说道

    公冶冰疑惑的看着闻仲:“修真者?这种末法时代还能诞生出这种人吗?”

    闻仲收起脸上的笑容:“嗯,我们俩去调查的时候你还记得酒店的样子吗?那边的老家伙说酒店虽然被人用法力修复过,但那种法力连老家伙看见了都吓得肝胆欲裂,可见一斑,而能在那种威力下活下来的人,这才多久就生龙活虎的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公冶冰继续问:“这么强大的人,能信得过吗?”

    闻仲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他们有一段时间的空白区,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们干了什么,但他们一回来就主动联系猎人,可见他们对国家的忠诚,照理说以他们俩的能耐如果去到境外,任何一个国家,他们都能做到人上人,可回来之后依然想着老部队就是他们最难能可贵的地方”。

    公冶冰有点看不懂闻仲了:“那你为什么又安排这一场戏?还有我手下的八臂金刚张虎,差点被那小子打死,我看着都疼。”

    闻仲赶紧解释:“张虎被打是个意外,真是个意外,我也没想到那小子那么冲动,本来不用安排这场戏了,安排这场戏也只是想看看那俩孩子还有没有那股子莽劲,就他们俩出去如果没有莽劲那不行,很多事太理智了反而搞砸。”

    公冶冰一听闻仲的话:“那我赶紧回去,那小子还要教训我呢。”

    闻仲和公冶冰同时哈哈大笑。

    闻仲对着公冶冰说:“你不用去了,我这就让他们俩回来。”有对别心远说心远快去把他们俩叫回来。别心远把前因后果跟两人前后交代了一番,还说这里的人阁老们都比亲兄弟还要亲,不会有分歧的。

    几人走在路上,孙羽看着别心远:“那你住的地方什么的都是骗我们的?”

    别心远嘻嘻一笑:“那到没有,我的宿舍真的正在盖呢,先盖好的当然要给老人家先住上,难道还能给我们这些徒弟们住吗?这不是闹呢嘛。”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