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2565 好好的陪陪你

    小屋里,原本应该偏低的气温,此时却被一阵灼热给充满。

    只是,这阵灼热,不是来自于物理现象,而是来自于一段真挚又至死不渝的爱。

    而等到这阵灼热消去,一切都风平浪静时,罗真拥着依靠在自己怀中,浑身不着一缕的少女,原本有些乱掉的心多少变得平静。

    哪怕只有此刻变得平静下来,罗真也已经满足了。

    于是,罗真用力的抱着怀中的恋人,低声说了一句。

    “谢谢...”

    此言此语,让怀中的娇躯微微颤了一颤。

    爱德怀斯就睁开了眼睛,一对眼眸却是湿漉漉的,充满着平时所没有的诱惑感,脸上亦是停留着一丝丝的潮红,连仅暴露在被窝外的光滑肩膀都有股粉意,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惊人的美感。

    这样的爱德怀斯微微抬起眼帘,看着罗真,心中既满足,又害臊。

    “这下你满意了吧?”

    爱德怀斯的语气难免有些带上了幽怨之感。

    没办法,就这么把自己交给了罗真,且还不是在多么浪漫的状况下,而是为了安慰这个小男人,作为女孩子来说,不想抱怨,那是不可能的。

    罗真自然也有些尴尬。

    毕竟,这件事情,他做的的确有些不地道。

    因为想得到安慰就吃了对方,这样的理由,未免有些太过于轻浮了。

    幸好,两人已经确认了关系,早就将自己的心意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对方,将对方视为自己此生的爱人,甚至还已经灵魂互融了,迟早都是得走到这一步的,没什么好矫情的。

    所以,罗真只能再给出一句。

    “抱...抱歉...”

    罗真的表情及语气就有些尴尬。

    “扑哧。”

    爱德怀斯顿时忍不住笑了。

    “行了,我没有怪你。”爱德怀斯依偎在罗真的胸膛上,一边倾听着罗真的心跳,一边轻声道:“我知道,你肯定是遇上了很重要的难题,不然不会变成这样。”

    再怎么说都是彼此相处了有整整十年以上的时间的人,对于罗真,爱德怀斯自认还是挺了解的。

    因而,爱德怀斯知道,能让这个头脑聪明,心性又不错的男人像这样迷惘和心乱,那肯定不是什么小事。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事,虽然很想帮你分担,但很遗憾的是,我这个人的嘴巴一向都很笨拙,不擅长安慰人。”

    说到这里,爱德怀斯也有些沮丧。

    将自己的人生全部压在剑道以及甜点之上,这位女武神虽很有魅力,可本人的确有笨拙的一面,让她去安慰别人,着实有些为难她。

    要不是这样,爱德怀斯也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依了罗真。

    因为,除了这样,她也想不到别的方法了。

    “你说,我是不是很笨?”

    爱德怀斯幽怨的语气变成了自惭形秽。

    这反而让罗真乐了。

    “怎么?你还会在意这种事情吗?”

    罗真忍不住调侃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爱德怀斯瞪了罗真一眼。

    “没什么啦。”罗真连忙摇头,对着爱德怀斯说道:“你只是不善于说些阿谀奉承的话以及类似于讨好别人的行为而已,跟笨没什么关系。”

    这倒是实话。

    或许,爱德怀斯的确很少在外人的面前展示自己真实的一面,甚至有很多人都不了解她,但罗真可以很肯定的说,爱德怀斯是一个相当有人格魅力的人。

    她强大却不自傲。

    她自觉又严于律己。

    她意志坚定又力求上进。

    她同时也很善良,很为他人着想,所谓的世界最邪恶的伐刀者的称谓,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人格换了一个人,其在人生的道路上有所迷惘了的话,那么,作为前辈,爱德怀斯一定会基于自身的意志及价值观,给出极具意义的谏言。

    可是,爱德怀斯的确不擅长阿谀奉承以及讨好别人,这是其本身强大、自律、坚毅的个性不允许她擅长这方面的事。

    让世界最强的剑士去讨好别人?

    那不是开玩笑吗?

    因此,爱德怀斯不笨,只是时不时的有点天然,有点萌,有点可爱而已。

    “那我有帮上你的忙吗?”

    爱德怀斯再次轻抬眼帘,看向罗真。

    “当然。”罗真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多亏你,我的心情好多了。”

    即使迷惘还未完全消去。

    即使还未决定该怎么做。

    但现在...

    “我只想好好的陪陪你,顺便散散心。”

    罗真这么向着爱德怀斯说了。

    离最终的决战,迦勒底那边还有三天左右的时间。

    但来到异世界里的话,罗真就不需要在意这三天的时间了。

    反正,罗真现在已经可以自由的选择进入的时间线,只要不违背时间线的悖论,比如回到过去,那就行了。

    虽然会有时间差,像之前,罗真重新进入曾经待过的世界里时,会有几个月乃至一年的时间差,但那是因为时间是一直在流动着的,想介入某个特定的时间,必须先找到时间流中的这个时间点,再冲进去,结果还是不可能精准的碰到这个流动中的时间点,方才导致会出现时间差。

    而现在,罗真已经能够随心所欲的使用圆满境界的〈心眼〉之力了,可以准确的找到时间点,再计算出前后的流动速度,精准的进入这个时间点,所以,就算有误差,最多也就是在一天左右而已,完全不需要担心迦勒底那边会出问题。

    所以,罗真才会离开迦勒底,来到异世界,一是为了在这个心乱的时候见见重要的人,二是为了抢在对付所罗门王之前,完成域外魔力的升华。

    只要是在异世界里,就算不主动配合升华,靠时间来累积,都可以无需任何紧迫感的完成升华。

    罗真就决定,这段时间,自己要好好的散散心,见见熟人,陪陪爱人,等到域外魔力升华结束,再回迦勒底。

    爱德怀斯似乎就多少猜到了一些缘由,因而认真的凝视着罗真,半响以后才放松面容。

    “我也陪你一起去散散心吧。”

    爱德怀斯笑着这么说了。

    “好。”

    罗真莞尔一笑,随即,在爱德怀斯的一声惊呼中,再次翻身,将怀中的可人压住。

    房间,顿时再一次的变得火热了起来。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