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570章 成太监(二更)

    其实乔伊灵最想说的是你知道你嫁给一个太监,你以后能知道男欢女爱是什么滋味儿吗?你能成为真正的女人吗?你能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吗?

    这话话有些露骨,乔伊灵忍住了。

    “太孙妃,奴婢懂您的意思。您是不是想说奴婢要是真的嫁给东风,奴婢永远都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奴婢这辈子也不可能生下自己的孩子。太孙妃您是想说这个吧。”

    乔伊灵挑眉,“你都知道。”

    夏荷认真点头,“太孙妃,奴婢伺候您这么多年,您都不知道的身世吧。在奴婢五岁前,奴婢是有父有母的。不过奴婢的父亲想要的是儿子,可奴婢的亲娘只生了奴婢一个。在奴婢有限的记忆里,奴婢能记得都是父亲打骂母亲的场景。父亲不停地骂母亲是个下不了蛋的母鸡,要休了母亲。而母亲是个没用的,她不敢反抗父亲,她只会哭,只会说自己对不起父亲,因为她没能给父亲生一个儿子。”

    乔伊灵沉默片刻,“以前从未听你说过。”

    “这些事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是脏了太孙妃您的耳朵罢了。奴婢被卖到魏家后,日子反而好过起来。奴婢这辈子最幸福的就是能跟在小姐身边。能跟在小姐身边,是奴婢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奴婢从小时候就发过誓,奴婢绝对不要嫁人。嫁人有什么好的,嫁到夫家后,要是生不出儿子,那就是你的错。你就是整个夫家的罪人。哪怕是生下儿子,你也要操劳家事,丈夫要是变心纳妾,你要操心的事情就更多了。

    这样的日子,奴婢是一天都不想过。甚至只要想想就会害怕。”

    “也是有好的男人,你何必这样悲观。夏荷你不是那么悲观的人。”

    夏荷摇头,“我在太孙妃面前一直活泼爱笑,那是因为在太孙妃身边我很幸福。至于嫁给一个男人——太孙妃,我不敢,我也不愿意去尝试。我害怕失败,我连向前走一步的勇气都没有。真的,我没有那样的勇气。其实我能同意嫁给东风,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东风是个太监,我跟他在一起,我不用担心那些有的没有的。而且东风是太监,他就只能一直伺候皇太孙,那我嫁给东风,我也能一辈子留在太孙妃身边。我这辈子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乔伊灵眸光复杂地看向夏荷,她一直以为夏荷是四个丫鬟里最单纯的,可她现在才知道她错了。夏荷那张无忧无虑的笑脸下隐藏了多少辛酸,那是外人看不到的。

    见乔伊灵沉默,夏荷的心顿时提起来了,“太孙妃,是奴婢哪儿说错了吗?您——您——您要是不高兴奴婢嫁给东风,那奴婢就不说了。在奴婢心里,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比您更重要的。”

    “东风要是听到你这话,怕是要伤心死哦。”乔伊灵笑着说。

    “奴婢这一生最在意的是太孙妃您,什么人什么事都没有您重要。”夏荷坚定说道。

    乔伊灵心头一暖,“早点回去睡吧。今晚闹得你怕是也吓到了。”

    夏荷点头,“嗯,奴婢告退。”

    乔伊灵又喊了春雨和冬梅进来伺候。躺在床上,乔伊灵闭上眼睛后,满脑子就只有夏荷和东风两张脸在她面前交替。

    太子那里查钱贵和巧菊的事情也有眉目了。乔伊灵的运气还真好,她当时说巧菊怀孕,只是为了让太子更生气。谁知道乔伊灵这张嘴巴可真是太灵了!一说一个准,巧菊是真的很怀孕了!肚子里的孩子都有一个月大了!

    据说太子当时气得差点没吐出口老血!当然了,太子最后还是没吐血,因为他硬生生地忍下去了。

    “良娣,求您救救钱贵吧!老奴求您了!老奴就钱贵这么一个孙子啊!”桂嬷嬷跪在黄良娣的脚下,哭得涕泗横流,伤心欲绝。

    黄良娣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桂嬷嬷!真是气死她了!钱贵做出这种事,让她的脸往哪儿放!太子当时都冲她发发火了,这会儿她要是再凑上前,太子要怎么想她!

    桂嬷嬷是跟在黄良娣身边时间最长的人,黄良娣的眉头蹙一蹙,她都能由此猜到黄良娣心里的想法。正是因为猜到黄良娣心里的想法。桂嬷嬷才更加害怕!生怕黄良娣就这样放弃钱贵,那她一家子还有什么指望啊!

    “良娣,老奴就只有钱贵这么一个孙子啊!老奴求您了,您就救救钱贵吧!就算用老奴的命来抵钱贵的命也行啊!良娣,您就看在老奴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儿上,答应老奴这一次吧!老奴求良娣了。”桂嬷嬷朝着黄良娣不要命地磕头,那“咚咚——咚咚咚——”的响声像是撞在人的心上。

    黄良娣深吸一口气,见桂嬷嬷年纪一大把了,还这般可怜。一颗心不禁软了,“行了,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桂嬷嬷一喜,“多谢良娣,多谢良娣!其实钱贵真是一个老实忠厚的,但那巧菊可是个狐媚子!原本巧菊是杂在院子里伺候的。不过巧菊是个心眼多的,她时不时地往太子和三公子面前凑。老奴发现后才将巧菊调去干粗活。谁知道巧菊那狐媚子竟然勾引钱贵!这可真是太可恶了!”

    黄良娣果然皱起了眉头,勾引太子不说,还勾引祁阳!这可是犯了黄良娣的大忌了。

    “嬷嬷也别高兴得太早。本良娣是能救钱贵一命,不过钱贵也只能娶巧菊了。本良娣只能跟太子说,本良娣见钱贵和巧菊两情相悦,而本良娣早就存了将巧菊许配给钱贵的心思,只有这样才能救下钱贵一命。”

    桂嬷嬷有些不乐意,她刚才的话不是无的放矢,而是事实!唯一的孙子娶巧菊那么个水性杨花的贱人,她哪里愿意!

    黄良娣一眼看出桂嬷嬷的不乐意,于是冷笑道,“看来嬷嬷是不乐意了!嬷嬷既然不乐意,那就当本良娣没说。钱贵在太子的手里,要杀要剐,就看太子的心意了!”

    桂嬷嬷这会儿哪里还敢想什么有的没有的,忙道,“都听良娣的,都听良娣的!”

    事情宜早不宜迟,黄良娣还没说都能猜到太子暴跳如雷的神色,可是想到桂嬷嬷,黄良娣还是心软了。

    黄良娣见到太子,支支吾吾将话说了。事情比黄良娣想得还严重。太子看向黄良娣的眼神几乎能将她烧死!

    太子冷笑,重重拍了下眼前的桌子,上面摆放的笔墨纸砚还有书籍都跳了跳,可见太子这一下拍的是有多用力,“黄素媛啊黄素媛,你是把孤当白痴吧!在你眼里,孤是不是任由你戏弄玩耍的白痴傻子啊!你说!”

    黄良娣忙跪下请罪,“殿下这话真是折煞妾身了,您是妾身的天,妾身哪里敢——”

    “呸!”太子也是气急了,居然爆起了粗口,猛地站起身,来回踱步,“你还有脸说没把孤当傻子!?你要是没把孤当傻子,你会跟孤说这么一番话啊!昨儿个老大媳妇提起钱贵和巧菊的事情,你脸上的震惊还有茫然,你当孤是瞎子看不到啊!孤告诉你,孤没瞎,孤都看得清清楚楚!你这会儿跑来跟孤说什么,钱贵和巧菊两情相悦,你看在眼里,是早就想成他们?你这不是把孤当傻子,又是什么?”

    太子越说越气,抬脚狠狠踢了下黄良娣,直将黄良娣踢得倒下。

    黄良娣哭着爬起身,上前抱住太子的大腿,“殿下,妾身也不想这样啊!但是妾身没法子啊!”

    太子抽了抽腿,没能把腿抽回来,“哼!你不想这样!难道还有人能逼你这样不成!黄素媛啊黄素媛,孤告诉你,孤不是傻子,轮不到你来糊弄!”

    “殿下,桂嬷嬷从小就伺候妾身,她就只有钱贵那么一个孙子,您让妾身如何能眼睁睁看着她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黄良娣哭得很可怜,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人,楚楚动人。以前太子还有心情欣赏黄良娣的哭。可是这会儿,太子是半点心情都没有!

    太子对黄良娣是愈发不耐烦,拼命想要将被黄良娣抱住的腿抽出来,可惜黄良娣察觉到太子的意图,抱太子的腿是愈发紧了。

    太子被黄良娣弄得心头火起,抬手狠狠给了黄良娣一耳光,“好,你想要保那奴才是吧!孤成你!不过死罪能免,活罪难逃!孤不要他的命了!不过他既然敢做下这种事,孤就让他当太监!”

    黄良娣还没从被太子打了耳光打击中醒过来,又听到太子的话,整个人都不好了,“太子——”

    “你再敢多说一个字,孤现在就要了他的命!别当孤在跟你开玩笑,孤说得出做得到!黄素媛,孤现在将选择权交给你。你是要钱贵去死,还是要钱贵当太监!赶紧的,孤没那么多功夫陪你瞎折腾!”

    这叫黄良娣怎么选!一个是死,一个是当太监。黄良娣一点都不觉得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你不选是吧。行,那孤就当你是要钱贵的命。孤这就让人去要了钱贵的命。”

    黄良娣一急,“当太监!当太监!我选让钱贵当太监!”

    “好,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啊。既然是你自己的选择,那你就别后悔!来人啊,把钱贵送去净身房,让人把他给阉了。记得告诉阉的太监,给孤阉得干干净净,要是一次不够,那就阉两次!”其实按照太子心里最真实的想法,那是想将钱贵阉个十七八次。真要按照太子的真实想法,钱贵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活儿。

    太子离开了,黄良娣一时间哭的是更加伤心绝望了。脸上传来的火辣辣的刺痛告诉黄良娣,太子对她是彻底失望了。她付出那么大的代价,钱贵还是成了太监,这让黄良娣如何不难受啊!

    无论黄良娣如何伤心,钱贵成太监,那是肯定的了。

    当桂嬷嬷看到面色惨白,没了男根的孙儿,生生哭晕了过去。等桂嬷嬷再次醒来,看到的便是一脸失魂落魄的黄良娣,“太子只给了本良娣两个选择,要么是直接让钱贵死,要么是让钱贵当太监。本良娣想着好死不如赖活着。所以本良娣选择了让钱贵当太监。嬷嬷看到本良娣的脸了吗?太子是下了狠心打本良娣。太子是一点情分都不念了。钱贵成了阉人,不过巧菊肚子里还有你的曾孙,嬷嬷以后就把心思放在教养曾孙上吧。”

    黄良娣说完,也不管桂嬷嬷是什么想法了。这会儿,她自己都乱的很。为了一个钱贵,失去了太子的心,这笔账合算吗?

    乔伊灵正吃着午饭,刚开始吃,祁云正好赶了过来。

    “今儿个怎么得空回来陪我用膳。这菜是不是太少了一点,要不我再吩咐人上几个菜?”乔伊灵见到祁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于是笑着提议。

    下人很快就给祁云盛了一碗饭。

    “不用,这些就足够了。灵儿,昨儿个黄良娣刁难你,你就该让人给我传口信。那么点鸡毛蒜皮的事情,你大着肚子,怎么能去呢。”祁云有些不赞同地开口。

    乔伊灵给祁云盛了一碗老鸭汤,“说得我大着肚子就不能走了一样。孕妇也是需要运动的,就走几步路没事的。你也知道只是鸡毛蒜皮的事,你忙着正事,我那么一点小事,我好意思打扰你吗?你只管放心,要是真有大事,我一定不逞强,绝对会通知你。”

    祁云对乔伊灵的话感到满意。

    乔伊灵这儿正烦着,祁云回来,正好跟她说说。

    “昨儿个一晚上,我闭上眼睛,夏荷跟东风两张脸就在我面前晃荡。你说,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样?”

    “就为了那么点事,你就想一晚上。你不会一晚上都没休息好吧?”祁云有些紧张道。

    乔伊灵摆摆手,“你这也太大惊小怪了。我怎么可能一晚上没休息好。我休息的很好啊。你看看,我眼底哪有青色,倒是你。每天早出晚归的,晚上你又担心打扰到我休息,总是一个人睡书房。我看你才累呢。以后我吃的那些补品,我让人也给你送一份过去。”

    乔伊灵是真的心疼祁云看看他眼底的青色,太让人心疼了。

    祁云正喝着乔伊灵给她盛的老鸭汤,闻言差点呛到,“灵儿,那些都是适合孕妇补身子的。我吃那些做什么。”

    “男人也一样可以吃的。你看看,我吃那些补品吃的面色红润有光泽,我的皮肤多好。别以为男人就能不注意保养了。虽说男人老的是比女人慢,但是男人要是老起来,那速度也快得很。所以你现在开始保养绝对没错的。放心,我也不是一股脑把我吃的补品给你。我会让人帮忙挑选的。”

    祁云对此只能表示“盛情难却”了,乔伊灵既然有这心,他当然只能接受了。

    “先说说你对东风跟夏荷两个人是怎么看的。我这心里就是下不了决定。”

    “有什么不好下决定的。你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不同意,就这么简单。你是主子,哪里有当主子的要处处为下人着想。灵儿你就是想得太多了。灵儿,你对下人是太好了一点。这次的事情要是换一个人,东风和夏荷两个要倒大霉。自己做事不注意,让主子受累,不说活活打死,好生教训一顿那是必须的。也就是你脾气好。”祁云是真的觉得乔伊灵脾气太好了,说话间难免带了点恨铁不成钢。

    乔伊灵不认为祁云残忍,受着封建礼教长大的祁云,他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祁云对下人真的是很不错了。

    ------题外话------

    进入期末期,七七在这里祝考试的亲亲以及有孩子啊哟考试的亲亲,考试顺利,都能考高分!(づ ̄3 ̄)づ2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