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自私的段大娘(1)

    清舒在大长公主府用过早膳就回去的,昆哥儿不愿让窈窈走哭得不行。

    小瑜笑着说道:“看来我家昆哥儿很喜欢窈窈了。”

    清舒莞尔,说道:“他不是喜欢窈窈,是喜欢窈窈的八音盒。不过这八音盒她宝贝的很,说服不了她。”

    窈窈一听就将八音盒抱得紧紧的:“娘,这事哥哥送我的礼物。”

    “可你又六个啊,送一个给昆哥儿玩。”

    “不要,都是哥哥送我的,谁都不给。”

    小瑜笑着说道:“不用了,这东西给昆哥儿玩没半天就得给他弄坏,太可惜了。”

    眼见天色都暗下来,清舒就带着窈窈回去了。

    将清舒送走以后小瑜折回主院进了主卧,见大长公主靠在软榻上听莫琪说书就站在一旁等候。

    莫琪见大长公主朝她摆手,就退了下去。

    “有什么就说吧!”

    小瑜走到大长公主跟前,蹲下来一边给她敲腿一边说道:“我决定给他一个机会,若是他三年之内不找女人我就好好跟她过日子;若是纳妾我就跟她和离。”

    “真决定了,不会再改变了。”

    小瑜点头道:“决定了。我与他夫妻这么多年他待我也不差,所以我想给他一个机会。”

    这样做,也是为了让自己不后悔。

    “清舒与你说了什么?”

    小瑜沉默了下说道:“清舒说他守不住一定会找女人甚至还会有妾生子女,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若是他当初没有跟我承诺过不纳妾我会接受妾氏与庶出子女,可他跟我承诺过却没做到我无法接受。”

    大长公主说道:“既决定了就不要再去想了,接下来你就将心思都放在文华堂。平日有时间就多看书,这样以后也好教导晏哥儿与昆哥儿。”

    父母给孩子做好榜样,孩子将来也差不到哪里去。

    说起孩子,小瑜就道:“祖母,我想给晨哥儿找个先生,可寻摸了两个都不如意。”

    大长公主看了他一眼说道:“那两个先生不论学问还是品性都很好,你觉得不好是因为他们不如瞿先生。”

    被说中了心思小瑜也就不再隐瞒:“我想让晨哥儿拜瞿先生为师。”

    大长公主摇头道:“这个你不要想了,瞿先生是不会收晨哥儿的。”

    小瑜不愿意放弃,说道:“祖母,没试过怎么就知道瞿先生不会答应呢?也许就同意了。”

    大长公主说道:“福哥儿天资那么高瞿先生都不大满意,还是看他学习刻苦又独立有主见这才收下的他。晨哥儿呢?天资也就比普通人好些,也没有福哥儿那般独立有主见,你觉得瞿先生看得上?”

    见小瑜还要再说,大长公主说道:“像福哥儿这么小就如此自律有主见的孩子,我活到这般年岁也就看过两个。所以你不要拿晨哥儿跟他比。”

    “还有一个是谁?”

    大长公主叹息一声道:“先太子。若不是他小时候中毒坏了身子,赵王秦王哪是他的对手。可就是如此他还给尧蓂安排了许多的后手,等他被立为太孙后在朝堂迅速站稳了脚跟。”

    小瑜见先太子的次数很少,印象之中对方就一副病恹恹的,经常是话没开口就一阵咳。

    此时清舒正哄着窈窈道:“窈窈,你看弟弟那么喜欢你的八音盒,你就送给他一个好不好?”

    窈窈还是那话:“不送,这是哥哥送我的礼物。”

    哄了一路也没让窈窈动摇,然后以到家窈窈就赶紧跑回自个的房间将八音盒藏了起来。

    清舒知道以后哭笑不得,说道:“这孩子也不知道像着谁了,怎么这么小气。”

    福哥儿小时候很大方的,有什么好东西都愿意跟果哥儿他们分享。不像窈窈,不管是吃的玩的除了福哥儿其他人都不让碰。

    红姑笑着说道:“这样好,以后不容易被人骗。”

    清舒莞尔,说道:“就那鬼机灵的模样,谁能骗到她。”

    接下来的几日清舒带着窈窈先后去了青山女学以及慈善堂,再去巡视了下店铺。

    这日从店铺转了一圈回来,刚坐下就听到段小金过来了。以前段小金每个月都会到符府走动的,不过自庄氏去年七月底生了个儿子后过来的次数就减少了。这个也正常,当爹了肯定得多回去陪下老婆孩子了。

    庄氏生了个儿子,段师傅跟段大娘得了消息就回了京。段小金原本以为孩子有了段大娘就能跟庄婉琪和睦相处。可惜他想得太好了,婆媳两人矛盾不仅没缓和反而越发的深了,段小金夹在中间苦不堪言。

    看着他脸色不好,清舒也没询问只是招呼他坐下:“突然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段小金说道:“嫂子,我想去福州。”

    清舒疑惑地问道:“大娘不是不让你去福州吗?怎么,她现在改变主意同意你去了吗?”

    清舒不觉得段大娘会改变主意的。在段大娘心中小金就是给他们养老送终的人,若是小金有个什么意外老了就没指靠了。所以她要将小金捆在身边,哪都不能去。

    段小金摇头道:“我娘没同意,但我已经决定了。嫂子,我不想让孩子以后连书都念不起。”

    自小金成亲以后清舒也就逢年过节会送一些东西过去,那些东西也都是一些寻常的滋补品。而没了清舒的贴补,段师傅常年吃药加上又添了个孩子花销剧增所以现在日子过得很是紧张。

    清舒并不为所动,说道:“我要答应你转头大娘就会找上门来闹,到时候你让我怎么办?”

    段小金说道:“嫂子,若我娘上门来你就帮我劝劝她吧!我现在都当爹了,为孩子的将来也该去博个好的前程。”

    原来是抱着这个想法了,可惜清舒没如他所愿:“你应该很清楚我劝不了她,段大娘不会让你去冒险的。”

    段小金见清舒不愿帮忙,眼神黯然:“嫂子,窈窈呢?”

    “她在玩具房玩。芭蕉,带二老爷去姑娘那。”

    清舒看着他的背景直摇头,一母同胞的兄弟性子却天差地别。如老师所说的那般,环境对一个人影响真的很大。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