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五百零八章 大结局

    这个声音让陆青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隔了五年,她以为这辈子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或者说,她根本不敢听到他的声音,怕这五年来所有的克制和忍耐都会成为一场空,所有站在道德高度的自欺欺人都会烟飞灰灭。

    陆青瑶当即冷了脸,一言不发转身就要走,却被冲出来的人一把拉住。

    “青瑶,我有话跟你说。”

    陆青瑶只觉得被他拉住的手烫得如同她的心在油锅里煎熬似的,她拼命地想甩开他,不料他却抓得更紧。

    绝命叹着气往外走,路过陆青瑶时停下来看她:“凤丫头,人生没有几个五年可以浪费。你,还是听听他的解释吧。”

    陆青瑶气得磨牙,这老头这么快就被策反了?亏她刚才还想着他,想为了他跟司马洛做成这笔交易呢。

    “死老怪你给我回来。”

    绝命嘴角抽抽,脚下去健步如飞的溜的比谁都快。五年了,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两个都那么死心眼,一个执拗于道德纲常不肯相见,让他误以为她用性命来断决和他的关系;另一个沉浸于自己的心魔,堂堂暗夜门门主,竟因为害怕,将自己的心封闭了五年,他怎么不继续自闭下去?

    两个都是该骂的人,都太骄傲,太自我,说到底都太自私,都太自以为是。

    绝命越想起生气,再想到那司马洛龌蹉的心思,连带着对司马祁祐都没好感了。

    还是梁绍那小子好,脑子再怎么不灵光,也只会折磨自己。瞧他们这五年里遇到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若没有梁绍在背后帮忙,他和凤丫头哪能那么潇洒自如?

    别的不说,就说杀大巫师诺桑一事,诺桑可不是陆詹或翁仲。他除了武功高强外,还有一手顶级的巫蛊术。绝命医术了得,对巫蛊之术却不甚了解。想杀诺桑的人太多了,所以诺桑身边防卫也很多。陆青瑶虽有神功在身,又有了玄冥剑,但在北烈的地盘上想要对诺桑下手,简直就是痴人做梦。

    可是偏偏在他们夜探诺桑府的那个晚上,诺桑竟因意外受伤了,使不了巫蛊术,当时绝命就觉得事有蹊跷,现在看来,直觉这种东西有时候还是很准的。

    不过如果他能看出端倪,那陆青瑶定然也能看出,她不说,不过是在假装不知罢了。

    将到手的政权让给陆青恒,留下了自己在西甘的所有势力,这难道不是看在了陆青瑶的份上?凭陆青恒和他的关系,还不足以让他交出暗夜门。

    不过还好梁绍来了,还告诉了他一件惊天大秘密,绝命觉得自己也算半生走南闯北,所经历过的一切事情全都没他的人生这般跌宕起伏,实在是叫人唏嘘不已啊。

    一个陆詹还不够,又多了个翁仲,这两人啊,开坟挖墓,鞭尸削骨都难抵消他们的罪孽。

    绝命感概万千地将地方留给他们两人,既然没了身份的制约,他还是期盼着这对小情侣能终成眷属的。至于他这个老家伙,能帮一点忙就帮一点吧。

    绝命出了殿门往御书房方向去了。

    梁绍不敢太造次,只是紧紧拉着陆青瑶的手不肯放,眼睛贪婪又眷恋地看着她。陆青瑶本来倒只是有些吃惊,见梁绍这样反而越想越生气,甩不开,起手直接一掌朝他肩头劈下去。

    “嗯。”梁绍没有半点躲避,就这么生生接下了陆青瑶这一掌,整个人被她打飞,重重撞在了墙上,陆青瑶吓了一跳。

    “你……”陆青瑶想上前,脚动了动又忍住了,撇开头不看梁绍,“你走吧,我不想见你。”

    陆青瑶抬脚往外走去,还没走出两步又被人给从后面抱住。陆青瑶恼火,手肘又顶上了梁绍的胸前。梁绍一声闷哼,没有松手,反越抱越紧。于是陆青瑶火气上头,毫不犹豫地就真气释放,若再被震开,这次梁绍绝对会被震出内伤来。

    “别动,别动,让我抱一会,一会就好。”

    喃喃的低语声自陆青瑶的耳边响起,带着小心翼翼的祈求和微微的痛楚,如同羽毛的尖端划过心头。陆青瑶一下就僵住了,顷刻间所有内力尽泄。

    脖子上传来温热的湿润感,陆青瑶止不住轻颤了下。梁绍道:“陆青瑶,我给了你和自己五年的时间,我告诉自己,如果五年里我还是不能忘记你,那么即使会让我万劫不复,我也还会再放过你。”

    陆青瑶大惊:“你疯了?”

    梁绍扳过陆青瑶:“你曾说你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走遍天下山川,看尽人间繁华,所以我努力压抑着自己,命自己不去自私地将你囚禁在身边,故意忽略你我不是兄妹的事实,好让自己麻痹,每日寄情于政务,以此让时间过得快些。我……”

    “等等。”梁绍的深情诉说突然被陆青瑶打断,“你说什么?什么不是亲兄妹?”

    陆青瑶皱眉蹙额,捡了刚才听到的重点问梁绍。

    梁绍惊愕之情溢于言表,睁着眼睛就问:“你不知道?你我并无血缘关系。”

    陆青瑶瞠目结舌,她该知道么?谁来告诉她?

    见陆青瑶一脸的迷惘,梁绍也是不可思议,遂又将自己的身世讲了一遍,完了说道:“青恒没有告诉你吗?”

    陆青瑶欲哭无泪:“他什么都没有说。”

    “怎么可能?我将红菱嫁给他时,就将实情和盘托出了,这些年你不是一直与他有往来吗?我以为他会告诉你。”

    “我,我只是早几年跟他有过书信往来,后来西甘政局稳定,我又和绝命身陷北烈枯木派,书信就越来越少了。我整天四海为家,他就算想找也不一定找得到我。”

    梁绍呆住,自白红菱嫁给青恒后,他怕睹物思人,不敢过多地向陆青恒打探她的消息。以为她怕是知道了真相也不肯见他,肯定是还在恨他。恨翁仲害死了她娘,害死了陆青博,害死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这种深入骨髓的恨能彻底毁灭一个人,这种滋味梁绍尝过,他一点都不希望陆青瑶陷入这种痛苦之中。只要见到他,就一定会想起这些恩怨,所以从来都是自信自负的梁绍在这件事上害怕了,他怕从此失去陆青瑶,更怕她生生世世活在恨他的痛苦里,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选择了逃避。

    五年,五年是他的期限,就当是他当时他拿来欺骗自己的理由吧,梁绍放手了五年。

    五年后,因为司马祁祐的执着,因为陆青瑶跟司马祁祐来到了他的国家,梁绍紧张了。他发现所有的暗中保护再也不能满足那种能摧毁一切的思念,他必须承认他再也坚持不住了,再也无法承受日夜刻骨的思念,他一生都放不了手。

    所以,抛下一切的他,终于追了过来。

    得知了这么大一个误会的两人面面相觑,陆青瑶心情复杂,她努力了这么久的坚持因为一句“没有血缘关系”而悉数崩塌,她不知是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这个结果,一时心中五味杂陈,什么滋味都有。

    梁绍见陆青瑶不再似刚才那么排斥自己,连日来吊着的心终于回到了原处。又想到刚才听到她跟绝命说起司马洛的事情,终于感情大过了理智,捻着酸一把抱住她:“同样的后位,我南宁给的可是元后,东魏却是继后,哪个更有意义,你要看清楚。”

    还没有回过神来的陆青瑶没有发现自己已被人占了便宜,更没有发现发间多了一枝簪子。她傻愣愣地顺着梁绍的话就问:“什么元后继后?我要去拿九玲珑。”

    梁绍最喜欢见陆青瑶这样一副迷糊痴傻样,忍不住在她脸上啄了一下,陆青瑶顿时脸就红了。

    “放心,相信绝命,他一定能让司马洛亲自交出什么圣鹿的。”

    “可那是东魏的国宝呀,我要是强行带走,万一祸及百姓该怎么办?”

    “傻丫头,你还真信他?他说只有皇族之人才能见到圣鹿,那为何司马祁祐见不到,反而一个没有皇族血脉的皇后能见到?血脉只可繁衍,可皇后却能立了废,废了立,那这圣鹿岂不是什么人都能见了?”

    陆青瑶这才恍然大悟,好像他说的的确有些道理,估计是当时自己太心急,又刚睡醒,没有仔细去推司马洛说的话,着了他的道。

    清醒过来的陆青瑶不免对司马洛产生了几分不喜,他是看中了她的身份么?

    “好了,这件事就交给绝命吧。现在,我来带你回家。”

    梁绍深情款款地弯腰与她对视,他的小丫头长大了,出落得更加优秀美好。柔美中不乏英姿飒爽,清冷中带着豁达自信,一双眸子如芳菲四月,万紫千红,杏雨梨云,春色撩人,叫他心甘情愿地为她付出一切。

    陆青瑶闻言目光微动,双颊绯红,一仰头,傲娇地说道:“我以四海为家,天下处处是我家。”

    梁绍也不逼陆青瑶,只帮她扶正了血玉簪,眼中有着无限情意:“我听说你以前的婢女落春近日得了重病,被我南宁的广平王妃所救,只是药石中缺了一味天坤丹。不过很不巧,这天坤丹正是由历届南宁皇后保管的,可惜现在南宁缺个皇后,天坤丹只能被锁在皇宫密室中。不知道落春有没有命熬到朕娶媳妇呢?”

    “你!”陆青瑶恼怒,“卑鄙,你这样跟司马洛有何区别?”

    “当然有区别。”梁绍道,“他是假公济私,动机不纯,我是真心实意,想娶媳妇,顺便做个好事,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丫头,你说是不是?”

    陆青瑶被梁绍的话噎住,第一次发现梁绍这人不要脸起来,简直天下无敌。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诓我。”

    “这简单的呀,你若不信,现在就可跟我回南宁去看看。”

    “哼,我连皇帝都不想当,才不稀罕当什么皇后呢。”

    “我也不稀罕当皇帝,但我稀罕我的皇后。要不然这样吧,咱俩回去成亲,然后赶紧生个儿子将这烦人的皇位扔给他,然后我就陪你一辈子游山玩水,你去哪我就去哪。你看你,四国就剩南宁没去过了,离你的梦想就差了一步,你要半途而废么?”

    陆青瑶说不过梁绍,气得扭头就往外走:“我会自己去南宁,自己去给落春治病,自己游览天下风景,无须南宁皇费心。”

    梁绍叹气追上,看来他这追妻之路,还任重而道远呀。

    “自己一个人时间久了容易孤僻,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丫头,人生苦短,不如做个神仙眷侣,策马影成双,对酒话桑麻。”

    陆青瑶没有理梁绍,只是嘴角却止不住上扬,谁让他自以为是地弄丢了她五年,哪那么容易就能原谅他。

    天下之大,她还有太多的地方没去看过呢。

    得到暗卫消息的司马洛扔下奏折就往外跑,南宁皇帝来东魏皇宫私会佳人,天下除了一人有这种胆魄和实力,还有谁能如此轻松地闯进东魏皇宫。

    很好,那就让他去好好会会这个神秘又新鲜的新南宁皇吧。

    司马洛刚冲出御书房,只见面前快步跑来一人,边跑边喊:“参见皇上,皇上,这是您当年亲笔写的欠条,草民初来乍到,为防止鲁莽闹笑话,在来之前已经请了东魏诸多大臣鉴别过字迹了,大家一致认为这字迹确乃皇上亲笔,所以还请信守承诺,为东魏和西甘做好表率。草民相信皇上一定是位深明大义、高山景行、仁厚礼贤、勤政廉洁的明君。”

    华灯初上,炽热的微风中司马洛的身影晃了晃,眼前飞过两个人,女子笑靥如花,男子玉树临风。

    司马洛淡然一笑:来日方长,陆青瑶,我们后会有期。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