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016章

    筱泽云跟媳妇争论完,回头看向大舅哥的时候,却见大舅哥正垂着头,专注的看着他的宝贝女儿呢。

    “看,我女儿好看吧!”筱泽云得瑟的显摆。

    这次,大双没有为难,而是干脆的回答,“好看!”

    闻言,筱泽云更得意了,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像大舅哥传授经验。

    “你姐夫我啊,现在幸福的像个神仙,咱们男人啊,必须得有个温柔又漂亮的媳妇,这还不算,还必须得有一个又乖巧又软萌的女儿,这样人生才算圆满,你看看你姐夫我,现在外头多少人羡慕我羡慕的眼睛发蓝,诶,你羡慕我不?”

    大双本以为他显摆显摆也就算了,没想到还会向自己发出这么不要脸的灵魂拷问,这下子,他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他们这一家子确实很幸福,他看了也跟着高兴,可是,他从来没羡慕过他啊?

    见大舅哥木着脸不回答,筱泽云还以为他默认了呢,更得意了,就拍着他的肩膀向他传授经验——

    “其实,你也不用羡慕我啦,你虽然不如我帅,也不如我有钱,不过各方面条件还好啦,找个漂亮的女朋友也不难,当然了,找我媳妇那么漂亮的是不可能了,就找那个叫宁……宁啥了媳妇,就是往妈家送甜蒜那个?”

    窈窈说,“你都不记得,我这一孕傻三年的孕妇哪记得呀。”

    大双说,“宁卿!”

    “哦对对对,就是那个宁卿,你就找她也不错,我看那小丫头也是个好的,不过她那个妈有点难缠。”

    窈窈说,“你可别在那乱点鸳鸯谱了,人家何姨还想招大双当女婿呢,至于那个宁卿啊,我看就算了吧,有那么个妈跟着,谁娶了她,往后的生活质量都得跟着打折。”

    又对大双道,“哎,大双,你跟芷柔处咋样了啊?有没有戏?”

    大双淡淡道,“我跟王芷柔就是普通朋友关系,你们别多想了。”说着站了起来,“姐,姐夫,天不早了,我回去了……”

    大双走后,窈窈撸猫似的撸着筱泽云的脑袋,说,“看,又让你恶心走一个,你现在的脸皮越来越厚了,扎枪都扎不透了。”

    筱泽云脑袋枕着窈窈的腿,哼哼着说,“我要是要脸,你现在还能在我身边?早被那些跟你演CP的小白脸们给骗去了!”

    窈窈说,“所以呢,我从小到大都没有男孩子追,就是拜你所赐喽?”

    筱泽云抬起眼,不紧不慢的说,“你觉得挺遗憾?你希望被那些男生追?”

    窈窈一噎……

    她能说她希望吗?她要是那么说的话,今天就得让这个醋缸给淹死。

    算了,好女不跟男斗,窈窈抬手,接着撸他的脑袋,“我……不希望……”

    筱泽云冷嗤一声,“算你识相,你要是敢背着我喜欢上别人,我绝壁打断你腿,让你这辈子除了我连只公蚊子都见不着。”

    这威胁,让窈窈呵呵笑起来,撸着他脑袋的那只手突然发力,一下子揪住了他的耳朵。

    筱泽云“啊”的一声,“你干嘛?”

    窈窈咬牙道,“你说我干嘛?你很厉害哈,还想打折我的腿,来来来,我腿在你脑袋底下呢,你这就打,打给我看看……”

    边说手上边使劲儿。

    筱泽云被揪得火辣辣的,又不敢硬掰她的手,怕他的手劲儿太大,不小心把她的手指掰断。

    没办法,只好求饶,“宝贝,亲爱的,嘶……别揪了,我错了,我就是逞逞口舌之快,那舍得真打你呀?快松手,要揪掉了……好疼啊,你不爱我了吗……”

    窈窈看他疼的五官都扭曲了,终于大发善心松开了他的耳朵,但随即又捏住了他的鼻子,恶狠狠的警告,“我告诉你,你从前年少不懂事儿时,整天喊打喊杀的也就算了,但你都一把年纪,当孩子爹了,要再被我听到你说那些打打杀杀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筱泽云被她捏的鼻子发酸,只好连连答应,“不说了,绝对不说了,宝贝手下留情啊,大不了以后你上我下,庞统也可以啊……”

    ******

    大双离开了姐姐家,开着车往家里走去,一边开一边想着姐姐姐夫刚才说的话——

    宁卿......王芷柔......

    他一个都不想要的,特别是王芷柔,那个任性又自以为是的丫头,他一点好感都没有。

    至于宁卿,她确实是个好女孩,学习好又聪明,但是,他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啊!

    车子慢悠悠的驶进市区,路过一家肯德基的时候,大双忽然想起来了,他第一次遇到宁卿时,不就是在这家肯德基吗?

    那会儿,他坐在肯德基里,她在外面,被她那个无良的父亲逼迫捐肾......

    好久不见,也不知她怎样了,她那个弟弟有没有换肾呢,她父亲和继母有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

    想着,他情不自禁的把车开向了宁卿家住的那片贫民区!

    这会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天也已经黑透了,大双把车开到了宁卿家的小巷道里,看到那条熟悉的小巷道,他便又情不自禁的想起她被绑架的那晚。

    那可真是个惊心动魄恶的夜晚,她在他的眼皮子地下被绑架被割伤,听说,还差点被那几个坏蛋给玷污了。

    想到这,他的心底涌出几分愧疚,也更憎恨她的父亲和继母,特别是那个给了她生命的男人,小人,抛弃妻女也就算了,竟然还有脸跑回来管女儿要肾,不给他还绑架人,妈的,他咋不上天呢?

    越想越生气,也越想越可怜宁卿,他坐在车里等了一会儿,后又下车抽了支烟,边抽边等着宁卿。

    这个点儿,她马上就放晚自习了,要是他等在这,就可以跟她见上一面。

    抽完烟,大双的理智渐渐清晰了,他又打消了见她的念头。

    他为什么要来见她呢?

    因为内疚还是因为她可怜?

    不管怎样,大晚上的,一个男人在这等个小姑娘见面,是不应该的,万一被有心之人看见,小姑娘再被人说长道短,岂不是他的罪过?

    大双丢下烟蒂,转身又上车了。

    刚要发动车子,,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霍景羲!”

    大双回过头,看见她穿着一身校服,背着书包,有点羞涩的站在他不远的地方,正看着他呢。

    大双顿了一下,还是下了车,微笑,“刚放晚自习啊!”

    宁卿红着脸点头,“嗯,刚放。”

    大双说,“最近怎么样?生活还顺利吗?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宁卿摇头,“没困难,我很好。”又说,“有你资助我家那些钱,我跟我妈都没有后顾之忧了。”

    “那你爸呢?他有没有再来找你?有没有再跟你提无理要求?”大双问道。

    宁卿说,“没有,他还在监狱呢,那个女人虽然出来了,但是他们的孩子死了,那女的精神都不正常了!”

    喜欢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请大家收藏:()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