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三十章 猝不及防的开端

    神物“未完史诗”正在将数种神性权柄完全释放,它们无主,但也蕴着一些污染。

    这不可避免,因为这些权柄的上一任主人就是因为污染而发生阵营偏移。

    祂已陨落,神性作为战利品被唐奇收取。

    同样的“神性权柄”,在不同主人手中,却会迸发出不一样的力量,发生一些奇妙的变化。

    唐奇看着眼前一个个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的世界,每个世界都浸润在时间侵蚀之中,散发出奇异的吸引力。

    他正在理解它们,进度很快。

    脑海中,有关这神性权柄力量的相关信息和规则,被唐奇摸索着总结出来。

    “不论是史诗,还是悲喜剧,都介于虚假和真实间。”

    “它们的‘源头’已经无法改变,不像怪诞镇内那些【强制叙事】,可以随意改编,只要符合规则,乱编都可以。”

    “源头无法改变,却代表着载体也不行,不论是遍布在无垠神秘各宇宙维度的书籍,或是亿万生灵脑海中的记忆,流传了漫长岁月的史诗传说……正常的生灵或许不能改变它们,但如果是史诗、悲喜剧与衰亡之神,似乎可以?”

    “找个例子?”

    总结到这里,唐奇目光在无数被自己触手洞穿的世界中梭巡,很快选中一个熟悉的故事示例:人类英雄史诗之一,起源星神鹰联邦建国史。

    毫无疑问,这部时间线长度跨越数百年的英雄史诗,描绘的是联邦从初始的人类聚集地,渐渐成为一个国度的历史。

    马丁·西姆斯这些“圣徒”,在其中都有着极重的戏份。

    这个世界,以及这段时间线,都是是真实存在的。

    但唐奇无法真的回到黑暗纪晚期,见到年轻时的马丁·西姆斯,无法旁观、参与那段历史。

    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执掌着份额极高的“时间权柄”。

    截至目前,唐奇还未遇上过这样的神灵,那位远古时间之神必定可以做到,但祂已神秘失踪。

    那么,唐奇可以改编这段史诗么?

    答案是可以。

    借助权柄力量跳跃进入这个史诗世界,可以不受限制的参与进去,改变甚至完全颠覆里面的一切,只是需要承担后果。

    一旦改变了它,那么相应的,联邦或是其他地方,任何记载了这段史诗的书籍,以及居民们脑海中相关记忆,都会发生改变。

    在某个重要人物发迹之前将其杀死,比如那位开国元勋“约翰·汉密尔顿”。

    那么接下来,所有书籍内这位元勋的名字都将被抹去,人们脑海中有关他的记忆,也将变得模糊,渐渐消失,哪怕最博学的历史学家,也无法再回忆起与这个名字相关的背景和故事。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约翰·汉密尔顿真的被抹去了。

    在真实历史上,他依旧存在,他依旧是英雄元勋,甚至他留下的后代也还是存在着的。

    被抹去的,是所有“载体”中的约翰·汉密尔顿。

    而且这种神性权柄的辐射范围,也并不是无限的,至少在图书馆内的书籍,将不会发生任何变化。

    “尽管只是载体,但这里面的界限很模糊,轻易修改,将造成一些严重不可挽回的后果。”

    “如果执掌权柄的我愿意,甚至能进入那史诗世界,直接将‘联邦’抹去。”

    “只是这样的话,数亿联邦居民一夜醒来会发现自己没了国度,脑海中的记忆出现根本性冲突,不知多少人会因此疯狂,世界将直接陷入混乱……由此引发的反噬,都将由权柄主人来承受。”

    “不过要抹去联邦却也没有想象中容易,即便只是所有‘载体’中的联邦,也可能涉及一些能干涉时间线的强大存在,祂们可能会因此对篡改者产生敌意。”

    “如果没有这类存在,那的确轻松很多,那些圣徒也只有马丁·西姆斯最难缠一些。”

    唐奇捋清楚一些规则,同时猜测上一任史诗、悲喜剧与衰亡之神梅里尔斯之

    所以阵营偏移,是不是就有这样的原因,祂也篡改过某一段史诗?

    明悟了新权柄代表的力量,唐奇进行尝试的冲动愈加强烈。

    当然,不能选择影响力过于巨大的史诗,比如起源星内的所有故事。

    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也不要进行“篡改”。

    最好的方式,选择一个影响轻微,且远离起源星的世界,先进行一次体验。

    “史诗与悲喜剧,先从史诗还是……”

    “嗯?”

    原本要陷入选择恐惧的唐奇,忽然发现一个完美符合他要求的世界。

    唐奇通过自己的触手,径直看向那个黑光与橙光交织,光芒万丈的特殊世界。

    “既是史诗,也是喜剧,同时也是悲剧?”

    显然,就算是在《未完史诗》中,这样的世界也是不多的。

    正在消化神性权柄的唐奇没有进行过多挑剔,他只是进行一次体验,加速消化的过程。

    不管他是否跳跃进入那世界,那故事所在的“已消亡时间线”,史诗、悲喜剧与衰亡数种神性权柄都将不可逆的融入唐奇的梦幻国度。

    这些既虚假又真实的故事,作为主宰的唐奇只要稍稍动念,就能知悉一切,包括故事本身,涉及的所有人物与世界观,以及他们的结局和命运……。

    但那样做,却又是一丁点乐趣都没有了。

    唐奇没有查看该世界的任何相关信息,甚至于连名字都没有去看。

    眨了眨眼,他已顺着那洞穿“界限”的磷光触手,往一个未知世界跳跃而去。

    跳跃世界和时间线的体验,唐奇其实有过不止一次。

    比如进入那时间气泡,又或是使用多摩巨人留给他的神物。

    而世界,作为梦幻主宰,祂的神性权柄力量可以让他进入任何存在着“幻想”的世界,比如那个让他获得神物【通灵之匣】和【贝克法斯特之椅】的通灵师世界。

    前面一种,唐奇无法改变任何事,后一种则根本就是现实。

    现在唐奇进行的跳跃,是复杂得多的状况。

    首先,他去往的世界并不是真实的,而是存在于各类书籍、剧本,或是一些生命脑海中的“史诗悲喜剧”。

    而这史诗悲喜剧,尤其唐奇跳跃去的这一个,又是根据“真实存在”而记录,或是改编而来。

    这听起来复杂而绕口,所以唐奇选择了一个最容易理解,也会有最好体验的降临节点。

    开端,他选择了开端。

    ……

    新世界,刚刚降临的唐奇第一时间收到反馈。

    他并不是本体降临,而是由一截梦幻触手所化的“分身”,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感受。

    “与真实世界几乎没有区别,只是有一种微弱到可以忽视不计的隔离感。”

    唐奇看向自己面前,为了更好的体验,他没有认真的进行挑选,而是粗暴的选择这段史诗与悲喜剧故事的开端,所以眼前的一切对于唐奇来说都是陌生的。

    映入他眼眸中的,是一个虽然混乱但充满现代,乃至于未来科技感的房间。

    脚下无比花哨的金属地板,各处堆积的便捷食物包装盒,各类鲜艳衣物,以及正在忙碌着的,形态诡异的机器人,它的诡异在于躯体仿佛是由一男一女糅合而成,兼具两种性别特征,且都是异常的醒目。

    除此之外,这房间内还响彻着某种重口味,堪称噪音的音乐,空气中则飘荡着各类食物残余放置太久之后产生的酸臭味。

    这些,唐奇都还能忍受。

    真正让他面色一黑,即刻就产生要“篡改史诗”冲动的,是离他不过数米外,正在上演的场面。

    那里,有着一张巨大、柔软的床。

    而就在床上,两道身影正忘情的纠缠在一起。

    “啊啊啊……”

    类似这种声音,不断的钻进唐奇的耳中。

    唐奇认为自己的想象力已经算很丰富,但就算让他预想几万次,也很难想出这种开端来。

    “史诗?悲喜剧?是不是进错世界了?”

    唐奇脑海,问号轰鸣。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