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129 临水照花(完)

    谁知道呢。姜谣皱着眉摇摇头:“这一点儿也不突出好么。”

    冯连又翻出个大v领包臀裙:“性感, 前凸后翘,稳赚回头率。”

    姜谣一把把裙子扯了回来:“季渃丞可是教授,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得得得, 我伺候不起,您自己挑。”冯连把地上扔的乱七八糟的衣服捡起来,捆成捆放在姜谣面前。

    明明说好午饭后见面,姜谣从一大早就开始打扮自己,见导演都没那么认真过。

    试了一大通,最后她穿了条淡黄色卫衣, 配着卡其色的短裤, 一双小短靴,头上还带着一顶红色的帽子。

    微卷的长发垂下来, 直到腰窝。

    姜谣对着镜子眨了眨眼,手指顺着鼻梁轻轻滑到唇珠,桃花眼妩媚的一挑。

    冯连不自在的避开眼睛。

    不得不说,小公主真是明媚耀眼,哪怕再任性, 都让人没法对她生气。

    也不知道那个季老师怎么那么沉得住气。

    “低调, 低调, 再低调。”

    冯连仿佛老母亲一般望眼欲穿, 看着姜谣潇洒离开的背影。

    然而老母亲的话再怎么苦口婆心,也是不会被采纳的。

    t大美女不少, 但比例小, 美成姜谣这样的, 更是几年没有一个。

    她拎着包包在校园里一亮相,吸引的目光就不少。

    就连季渃丞看到她,也不由得一晃神。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唯内涵论者。

    但在这个阳光有些耀眼的下午,他突然发现,原来美好的样貌,如日月东出而西没,有目者所共睹。

    “季渃丞!”

    姜谣一看到他,面露喜色的挥了挥手。

    但即便是这种喜悦,也已经极力克制了。

    季渃丞今天穿了一件黑色衬衫,袖口整齐的挽起来,露出一小截白皙结实的手臂。

    他站在日晷圆碑的对面,头发有些长了,风一吹,碎发滑过眼前,他微微眯了下眼睛。

    他伸出手遮住风,表盘泛着光。

    “姜谣。”

    他轻轻叫她,也不管她是不是能听得到。

    姜谣咬着下唇让自己保持冷静。

    有种变化让她难以抑制的狂喜,甚至想为曾经的自己流泪。

    季渃丞知道她喜欢什么样子,他懂得迎合她了。

    他挽起的袖子,细长有力的指节,被黑衬衫映衬的白皙的皮肤,还有若有若无露出的脚踝。

    姜谣的眼神颤了颤,小跑着凑到季渃丞面前。

    “季老师,季教授,季物理学家,你平时都是这么上课的?”

    也太考验人的定力了吧?

    季渃丞知道姜谣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他假装没听到姜谣的话。

    他伸手递给了姜谣一张票:“报告会的名额有限,你既然要听那就认真听。”

    票是他从在学生会任职的学生手里要来的,哪怕他知道姜谣根本听不懂,但既然她想来,那就当做是积累人生经验了。

    姜谣瞥了瞥嘴,默默的接过了票。

    季渃丞实在是太正经了,每次不管她说些什么过界的话,季渃丞几乎都不给她回应。

    她背着手,边走边踢地上被雨水打下来的落叶,鞋尖蹭上了些泥点。

    路过法学院大楼,正赶上下课,分岔路口的学生多了起来。

    姜谣抬起眼,小声试探道:“我们就这么一起走,要是别人以为,我们是男女朋友怎么办?”

    她说罢,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季渃丞满打满算,也就比她大七岁多。

    人家着名物理学家杨振宁还能找年轻好几十的小姐姐呢,他们这七岁算个什么呀。

    季渃丞微不可见的一攥拳,指甲抵在掌心。

    他侧过眼看了看姜谣,片刻之后,淡淡道:“那你就多叫几次老师。”

    姜谣一不留神想歪了。

    白日梦直奔着幼儿园的反方向,越来越不着边际。

    她舔了舔唇角,不由得挺起了胸脯,手掐在卫衣上,让腰显得更细一点。

    然后她故意走在季渃丞前面一点的位置,吸引他看。

    然而季渃丞专心致志的盯着面前的石板路,仿佛地上能有什么陷阱似的。

    报告场地定在物理学院的一楼阶梯教室,早有学生会的成员组织了签到。

    吕家殷教授在国际上享有一定的声誉,能把他请过来作报告,院长是搭了人情的。

    所以从上到下都格外的重视,如季渃丞和程媛这种吕家殷的弟子,几乎是被强制要求出席的。

    季渃丞一出现在教室门口,就吸引了不少目光,谁都知道,他是吕家殷最看重的学生。

    程媛坐在第一排的教授席位,一看到季渃丞,她立刻收回眼神,把头深深埋在双臂之间,神情有些恍惚。

    一边的女教师低头跟她说了句什么,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骨节攥的发白。

    可惜这点反常却很少有人注意到,气氛一如既往的融洽。

    徐禾玮特意从前面走过来,先是讶异的看了一眼姜谣,然后才将目光落在季渃丞身上。

    “这亲学生还没我来得早,说不过去了吧。”

    季渃丞难得反感的一皱眉。

    他不知道徐禾玮为什么总盯着他,就好像盯着他能出什么成果似的。

    姜谣靠在桌子边,眯着眼睛打量徐禾玮。

    言语间能听出来,这位大概不怎么喜欢她的季老师。

    还兴致勃勃的上来找茬。

    简直是正戳姜谣的逆鳞。

    她扬起下巴,上前一步,跨到季渃丞面前,意有所指道:“怪不得人家都说,笨鸟才先飞呢。”

    徐禾玮的脸色一沉,鱼尾纹深了几分。

    季渃丞轻咳了一声,把姜谣拉回来:“这位是我同事,徐禾玮教授,别胡说。”

    姜谣抬起桃花眼,轻轻勾了勾唇角,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轻飘飘道:“哦。”

    徐禾玮也认出来了,这是上次在医务部里看到的那个小明星。

    只是那时候她一副脆弱的样子,根本不似现在这般咄咄逼人。

    “怎么演戏的也能来听报告了。”徐禾玮自顾自的摇了摇头,他像是自言自语,但分明是说给姜谣听的。

    “量子态一篇论文没出过的都能来听,说明谁都可以听。”

    季渃丞冷道。

    他原本不想跟徐禾玮一般见识,显得自己斤斤计较。

    但徐禾玮偏偏扯到了姜谣身上,还毫不掩饰的瞧不起姜谣的职业。

    他竟然意外的被激起了怒火。

    此时此刻他心里无比清楚,这是为了姜谣。

    姜谣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被一抹喜色代替。

    她明明是不依不饶的性格,但因为心情实在太好,根本无暇再去跟徐禾玮耍嘴炮。

    学习部长眼看着情况不太对,赶紧过来插话:“两位老师可以到前面落座了,这位同学的票交给我一下。”

    姜谣指了指自己:“我不能去前面么?”

    如果不能跟季渃丞坐在一起,她来还有什么意义,总不可能真的认真听报告。

    学习部长摇了摇头:“前面都是给老师准备的座位,有数的。”

    季渃丞轻轻拉住了姜谣的手腕:“我跟她左后面吧。”

    学习部长一愣:“但是......”

    季渃丞温和一笑:“没关系的。”

    他拉着姜谣坐在了一边最不起眼的角落。

    姜谣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自己的手腕上,季渃丞攥着她,他的手心底下,是那条星星手链。

    季渃丞的掌心干燥且温暖,宽大的,能够轻松将她的手腕包裹起来。

    然而他的动作很轻,轻到姜谣几乎感觉不到力道。

    刚一落座,季渃丞很快将手松开了。 166阅读网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