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112 月上三阳

    聂青阳走后,温和便抱着小小暨出去看那三个老者打架。

    温和到时他们三个已经打的是不可开胶了,墨绿长袍的老者显然和白袍老者是一伙的,两人可谓是联手对战黑袍老者。

    不过,到底黑袍老者功力深厚,纵然是以一敌二却仍然是丝毫不落下风,且大有一副要压倒另外二人的气势在。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叶令仪他们六人的师父,黑袍老者便是天下闻名的武痴元阳子。

    只不过世人不知道的是,元阳子还有另一个名字便是叶昭,也就是叶令仪的亲爷爷。

    而白袍老者,看起来很是仙风道骨的便是从五十年前便闻名天下的医圣荣阳子,也就是暨飞翮和厉修筠在医术上的师父。

    那墨绿色长袍的老者便是数十年前闻名天下的谋士圣阳子,同时也是叶令仪他们六人在仙浮崖学艺时的学识师父。

    他们三人年少相识,且一见如故,在经历诸多事情后便决定一道归影山野不在过问世事。

    思来想去,三人决定归隐仙浮崖之上,并且在此处建立了一座月上银城,在月上银城建立之初仍有不少人来此拜访。

    有意欲请他们出山的,有想要拜师学艺的,三人由于不想让人打扰他们的归隐生活,便开始在山下布下迷阵,隔绝外人入侵。

    那些抱着各种意图来此的人在数次碰壁后也就渐渐的放弃了希望,这仙浮崖上的月上银城也就宛若传说一般,只有耳闻未能有缘一见。

    幼年的叶令仪经常和叶邵元一道上月上银城看望爷爷,毕竟叶昭虽说归隐,但对叶令仪这小孙女可是疼爱的不行。

    于是,后来也就有了叶令仪年少时带着温和他们几人上山学艺之事,别看叶昭不论是在沙场上还是平日里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可实际上对叶令仪简直就可以说是捧在手心里的宠。

    对于自家孙女的要求,叶昭自然也是不能违背不是,于是和另外两个老家伙商议一番后便将他们留下。

    起先叶昭还以为那两个老家伙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答应的,还感动了一段时间,可谁知到后来叶昭发现好像他自作多情了。

    荣阳子见到暨飞翮他们几个时眼睛就已经要亮的发光了,暨飞翮生的好看乃是天下皆知的事情,当知晓叶令仪的青梅竹马便就是那有着第一公子之称的暨飞翮时他便有几分好奇。

    想要见见他是何模样,可奈何叶昭却怎么都不让见,还道免得让他这老家伙教坏了自己这未来的孙女婿。

    这可把荣阳子给气的不轻,可没办法,谁让这第一公子是他叶家的人不是。

    原也不报什么希望的荣阳子却怎么也没想到暨飞翮会自动送上门,这可把他高兴坏了,不过为了不让叶昭那老家伙看出来,他可装作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着实是相当难为他了。

    别看荣阳子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可骨子里却是个十足十的爱美之人,所以在看到暨飞翮时那眼中的喜欢简直就是藏都藏不住。

    荣阳子几乎是连拐带骗的要让暨飞翮跟他学医术,暨飞翮何等的聪明,怎会看不出荣阳子的意思,于是便顺势拜他为师要一起学医术。

    见暨飞翮答应后荣阳子简直心里就要美成花了,见拿下一个后便将目标转移向了另外几个,想让他们剩下五个都一起学医术,可惜的是荣阳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就多拐了一个厉修筠。

    虽说只有两个宝贝徒弟,但荣阳子还算满意了,毕竟他这两个宝贝徒弟长的确确实实都很是赏心悦目,让他甚是满意。

    相比起荣阳子的拐徒弟,圣阳子和叶昭就显得简单粗暴了,毕竟知识和功夫不可不学,所以他们六个既然要拜师便必须两样都学,虽说荣阳子对于那两个老家伙的行为很是不满却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医术还是要看个人兴趣和天赋,实在是强求不得,可知识和功夫却是不一样,若没有学识便实在难以成就大事,而练武则是让他们有自保之力。

    叶令仪他们六人在月上银城的几年也是他们最开心的一段时间,每日都很辛苦忙碌,却又是那么的无忧无虑。

    休息空挡,和那三个老家伙一起赏月看星星,顺带听听他们过去的事情,不过大多时候都是在听他们三个在互相拆台,甚是有趣。

    温和抱着孩子看着那三个打架的老者,那种感觉就好像回到了当时学艺一般。

    他们六人看到这三个老者这般友谊后就道,等多年后他们也厌倦了天下纷扰便一起回到月上银城来养老,百年之后一起葬在此处也有个伴。

    虽说当时是年少时许下的诺言,可他们六人却是将这件事牢牢的放在心里,若是可以,温和甚至现在就希望跟他们一起回到这月上银城。

    只不过他心里却是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叶家满门被灭对叶令仪而言是一种极大的伤害,对叶昭而言更是。

    当初叶家出事时叶昭甚至根本来不及去救下自家儿子儿媳,这件事虽说他并没有对仍和人说,可任凭谁都能看出他的自责,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不言而喻。

    叶昭原本在叶家出事后打算重新出山,可却被叶令仪制止了,毕竟现下叶昭的年纪也大了,实在不能在过度的操劳。

    于是在叶令仪尚在昏迷之时温和便亲自回了一趟月上银城,跪在叶昭面前道,叶家的仇不仅的叶令仪一个人的事,同样也是他们六个人的事。

    在温和的再三劝说下叶昭才放弃重新出山的想法,温和走前叶昭曾对他道:“若有危险,我宁愿你们不要报叶家的仇,元儿他们已经死了,你们还活着的人才更为的重要”

    要说不感动肯定是假的,自从温和他们几个跟叶令仪回去后吃穿用度都是由叶家提供的,但叶家上下从未将他们当下人看待过,反而教他们读书教他们习武。

    在他们几个心里,早就已经将叶家当做是自己的家,如今叶家满门别灭,与他们而言同样是血海深仇,他们又怎会坐视不理。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