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五百一十九章 离开终焉圣殿

    翀隳没有思考而是直接回答道:“我要极!”

    天空传来一阵微笑,“果然呀,我就猜到你一定会选择极。”

    “难道极不可以吗?”

    “我可没说不行,只不过很艰难而已,就算是我给你了你也无法xiū liàn会极,极太强太强,以你的修为连它的千万分之一都触摸不到,一旦触摸就会被它那强大的力量粉碎的一干二净。”

    “我要见识到极。”翀隳坚定不移地说,自从他从第一代精灵王秘境出来后,极就一直悬浮在他的心中,成为了他最向往之物。

    “当然可以,我甚至还能给你极。”

    “给我极?极到底是什么?”

    “极无处不在,你将杀戮大道xiū liàn到极致便会出现极,甚至你将喝水这个动作xiū liàn到极致也会出现极。”

    “那你说的给我一个极是什么意思?”

    “因为极无处不在,所以我就算是给你一片树叶当你研究到极致时,极就自然而然的出现了。”

    “也就是说你什么都不给我?”

    “差不多这个意思,不过我却可以让你体会极一把。”

    翀隳疑惑的看向天空,“怎么个体会法?”

    “梦。”就在天空中传出这个字后,翀隳就昏迷不醒了。

    在一片深邃的宇宙之中,翀隳安静的站着,他的身体大得惊人,星球与他相比差不多也就是指甲盖大小。

    “体会极吧,在这个我创造出来的世界中,你就是最强大的存在,而极只不过代替了你的能量而已。”

    “试试吧,极那强大无比的力量。”

    翀隳听到后,抬手间星球的轨道和引力都改变了,翀隳像用能量一样向星球发射了一个光柱。

    无声无息,星球直接成了一堆粉末漂宇宙中,翀隳震惊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力量,那是一种处在万物顶点的力量,翀隳下一秒就将自己身上的极爆发出去。

    宇宙都激荡了起来,好像快要承受不住翀隳那强大的力量了。

    翀隳又用精神力去观察一颗星球,发现这颗星球的一切都出现在他的眼中,大到海洋,陆地,小到叶片上的一滴水,天空中的一丝雾。

    “这就是极吗?也太强大了。”翀隳震惊万分地说,这种感觉超乎一切,似乎自己可以随意掌控万物的生死,还可以创造出一颗颗星球。

    “怎么样?极的感觉很美妙吧,在时间那漫长的长河中,拥有过极的只有两个人。”

    “两个人?只有两个人?”

    “对,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只有两个人有过。”

    “极原来如此难获得吗?”翀隳盯着自己双手上那股强大到顶点,甚至超越顶点的力量。

    “你难道以为极很简单吗?你见过将一件事情做到极致的人吗?”

    翀隳思考了一会:“没有。”

    “想要将一件事情做到极致可是很难很难的,再加上我们的生命有限,在有限的生命中将一件最普通的事情做到极致都不可能,何谈修为呢?”

    “有限的生命?突破神价生命不是无穷无尽了吗?还会死亡吗?”

    “当然,突破神价只不过生命力比之前多出了很多,所以你们才会以为自己就不会死了,只有成为至高大陆的主人才可以拥有无穷无尽的生命。”

    “至高大陆的主人?他不是被众多修为围剿了吗?他还没有死吗?”

    “当然,虽然就差一点他就要死了,不过幸亏最终活下来了,而最近你们感觉到身体被加强了就是至高大陆的主人恢复的原因。”

    翀隳点点头,两人的聊着聊着就从极聊到了至高大陆,他将话题重新转了回去:“那我可不可以获得一半的极?”

    “一半的极?好想法我都没有想过,不过应该不行,一旦你获得极之后基本上就立于整个宇 宙的巅峰了,没有人能击杀你。”

    “好的吧,不过我的奖励不就成了一页空纸了吗?”

    “我可不是那么狠心之人,你的奖励当然还在,说说吧你想要什么?”

    翀隳思考了很久,最终才说道:“我想要让我的血魔之体突破圆满,让我的鲜血全部变成金huáng sè。”

    “当然可以,我甚至还觉得有点简单。”天空中传出这句话后,翀隳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口玄妙莫测的大鼎,鼎中有着血红色的液体。

    “如果你就这么点要求可就真的小看我了,原本你甚至都可以让我帮你把修为提升到神价。”

    “真的?那我反悔行不行?”

    “当然……不行!”天空中传完这句话声音后,她又说了一句话极其微弱的声音,小到估计连神价的人都听不到:“我都没有反悔。”

    翀隳无所谓耸了耸肩膀,他已经把血魔炼体的gōng fǎ给忘记了,所以他现在只能让自己的身体去吸收。

    跳入大鼎之中,阵阵炽热和疼痛如同波涛汹涌的海浪一般冲在他身上。

    在翀隳承受着炼体之痛的时候,天空中那到声音的主人却回忆起遥远的未来起来:“那时候的时光多美好呀?如果这次不能成功那就真的要等很久很久很久了。”

    翀隳身体之中的鲜血全部被大鼎之中的水吸了出来,他那深蓝色微微带着金色的鲜血没有浸染大鼎之中的水一丝一毫。

    他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被冲破了血红色的鼎水狂暴的涌入他的身体之中,由于他对于痛苦的极限被提高了很多,翀隳并没有感觉到很痛,还能承受。

    不过就算是如此狂暴的涌入在血魔之体中,他血液变化的速度也是非常的慢,估计要个几年的时间才行。一旦全身的血液变成金色,也就是相当于拥有了无尽血液,他的**将达到尊价后期。

    翀隳的身体被灼烧一样的疼痛,这个鼎自动加热了鼎中的水,而且温度还都是他能承受的极限。

    时间飞逝,终焉圣殿就算是过了几万年的时候,外面也就一片树叶飘落下来的时间。

    好像特意为了让翀隳多待一会大鼎之中的吸收速度变慢了,足足经历了整整十年的时间,翀隳才炼体完毕。

    大鼎之中的水全部都被翀隳吸收了,一丝都没有留下,如今的他全身晶莹剔透,外放着微微金光,其强大的实力让人畏惧,整个人说不出的强大,让人无法直视。

    翀隳猛的握拳捶向地面,“砰”的一声巨响,虽然地面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不过翀隳还是感觉到了自己那强大的力量,不由得得意起来。

    “好了,你在终焉圣殿之中也待了上万年了,是时候离开了,一旦你离开就再也无法进入终焉圣殿之中,你确定吗?”天空中传出的这道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舍。

    “我确定,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想问一下你的名字,就算是假名也行。”

    “好吧,以后你就称我为星辰吧。”

    “星辰?”

    “去吧,虽然你的时间充沛,不过大陆可不会给你如此多的时间,我会在至高大陆等待着你的,期待着你的到来。”

    翀隳周围那纯白的空间消失不见了,等他反应过来后就站在当时终焉圣殿存在的地方,不过此刻的终焉圣殿已经连渣渣都没有了,让人犹如一场梦境的感觉。

    待他反应过来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分钟了,凭借着强大的身体,翀隳极速的奔跑了出去,这一跑就跑了足足半天的时间。

    “爽!好久没有如此畅意的奔跑了!”翀隳在一处山顶上望向远方,然而一点黑气却吸引了翀隳的注意力,“那里怎么会有死气?”

    砰!

    翀隳站立的地方都龟裂了,巨力的力量差点让整座山峰都碎裂了。

    像一个炮弹一样,翀隳直接冲到了那个死气的地方,入眼就是一具具骷髅,骷髅凌乱的摆放在周围,在翀隳的正前方有着一个黑漆漆的山洞,死气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不用翀隳去找,洞口已经冒出了一个他十分熟悉的身影——鬼将军。

    “我还以为是什么?没想到竟然是一个自动送上门来的猎物。”鬼将军张开他那带着血肉的大嘴道。

    “鬼将军都泛滥成这样了吗?连说话都会了?”在翀隳思考的时候,那个鬼将军已经扑了上去,散发着阵阵恶臭。

    “滚!”翀隳猛然出手,鬼将军不出意外一下子被轰入了他所处山洞的里面。

    鬼将军一般都是尊价圆满的修为,不过这一拳可是翀隳凝聚了血魔之体和杀戮大道的。

    他一步步走去,在山洞最里面的鬼将军那残破的身体已经断了好几根骨头了。

    “说!你们鬼族已经侵入大陆多少了?”

    “你以为我会说吗?”

    砰砰砰!

    接连三拳山都颤动了,泥土都掉了下来,鬼将军的身体已经四分五裂了,带着腐肉的骨头散落一地。

    “说不说?”

    “不说!”鬼将军发出残破不堪的声音。

    翀隳蔑视的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废话,一拳将它的头颅粉碎了,为了防止鬼将军再生,翀隳将戮狐留下了,在他离开过后,戮狐就将鬼将军残留的骨头给粉碎了,还将整座山给弄塌了。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