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百章 最后一章

    其实,中国人过年,真是一件很忙活的事情。

    给长辈拜年,和朋友喝酒,一日三餐,四顿酒,晚餐吃完要烧烤唱歌之类,第四顿酒自然免不了。

    吴明根本没有时间,去消化贾财神的事儿。

    过年,这些天,吴明还回了一趟村里,给王麻子拜年,王麻子给准备了一百块的红包,吴明给他买了二百块的礼。王麻子是爱面子的人,觉得不好,又让老婆偷偷塞给为了孙妍一个红包,里面有多少钱,吴明没问。

    ……

    这一年过得让吴明忘了,自己还在城里做了一件轰天动地的大事,他回来,就被吴长赐叫了去,吴长赐和吴明说常坤进了精神病医院。

    常坤疯了?

    大家或许相信这个理由,但吴明不信。

    吴明和金志爱联系,想通过刑警队的关系,和常坤再见一面。金志爱答应了,越好了时间,开车来接吴明。

    两人见面的时候,吴明发现金志爱右手食指上带着一枚戒指,金光闪闪的还带着钻。

    “王一向你求婚了?”

    吴明脱口而出。

    “我自己买的。”

    金志爱嘴硬的说,脸上带着红晕。

    吴明笑了笑,没有说话,金志爱开车的时候,他悄悄给王一发了一条信息,王一的回复四:“事关本人终身大事,请沉默是金。”

    看来王一的心情是非常好的,吴明真心为两个人能走到一起赶到高兴,金志爱脾气不好,得有人让着她,宠着她。

    车很快就到了精神病医院,一下车,就觉得气氛不对头,看着院长神情肃穆的把金志爱请了进去,过了好一会儿,金志爱才出来,出来之后就和吴明说:“弟弟,我们先回吧!”

    “咱不见常坤了?”

    “不是不见了,是见不到了,常坤跑了。”

    “跑了?”

    “对,跑了!那些精神病专家自己打了自己的脸,他们说常坤是精神病患者,还说常坤杀人,是神经作用,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可是,当常坤从监狱转到精神病院,三天都没过,就跑了,精神病,我看这些专家都是精神病。回头我就查他们,看他们收没收贿赂。”

    “以常坤的智慧,骗过专家在情理当中。他如果不跑,那才让我觉得有意外呢。”

    听吴明这么一说,金志爱就瞪大了眼睛。

    “你既然猜到,为啥不早告诉我们。”

    “姐,我没在城里,再说了,这种事儿,事先说不是杞人忧天吗?”

    想想吴明说的也有道理,就顺口问到:“吴明,你觉得他会去哪?”

    吴明想了想,其实他不知道,但是突然有了一种感觉,想到了蒋晓鸥在大年三十那天,和他说过的那句话,小心贾财神。

    “也许他去了贾财神那里。”

    只是这么一说,吴明和金志爱两人都没有上心。

    转天,吴明就接到了一个消息,贾财神死了,在他乡下的别墅里,被人用刀杀死,屋内的现金都被抢走了。

    吴明想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去见一见蒋晓鸥。蒋晓鸥过年都没有怎么好好休息,常坤入狱,她变成了龙德集团的第一负责人,因为贪污、行贿,龙德集团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上。蒋晓鸥看上去憔悴了不少,听吴明打电话要来,蒋晓鸥还让吴明给自己带一杯咖啡过来。

    “常坤的事情,你知道吗?”吴明看着蒋晓鸥的眼睛问。

    “不知道!”

    “不知道挺好,我还真怕你什么都知道。”

    “我师傅怎么了?”

    “他昨天从精神病院逃走,当天晚上,贾财神就被人杀害了,是劫财杀人。”

    蒋晓鸥听了,放下手中的咖啡,看着吴明。

    “你觉着我会帮常坤吗?”

    “如果你知道,你一定会儿,所以我才问你,你知不知道。”

    “我正式处理龙德事务的时候才知道,贾财神早就知道,常坤和赵勇的合作关系。如果贾财神不是真心退出,而是把资金转化成基金的方式储存起来,等常坤和吴长赐两败俱伤的时候,在站出来,怎么想,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你有证据吗?”

    “没有,所以我才让你这个傀儡总经理小心他。”

    吴明听了叹了一口气,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蒋晓鸥想的那样,常坤应该也想到这一步,所以贾财神的死,和常坤有关。

    “今后,你打算怎么做?”

    “先帮龙德撑过这段最艰难的时期。”

    “然后呢?”

    “然后……”

    蒋晓鸥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心里想着,然后,我会想尽办法,把你抢到手,这是我和师傅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