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9章 震惊X必杀

    休息室内

    “没有计策?”克里惊讶地问道。

    “没有计策?”陈岛圆子惊讶地问道。

    “没有计策?”叶师傅惊讶地问道。

    “给我纸巾擦擦眼泪好不好……”裂空显然还没从刚才的辣椒粉伤害中恢复过来。

    “本来嘛,我就想你们应该能偷偷干掉1个2个就不错了。”王虎老师冒着汗,显然也没预料到这结果:“我也没想到对方那么傻,3个人一起冲过来,本来想你们装死偷袭,在自己半边先解决掉一个,然后你们冲过去路上被打翻1个,剩下2个过去肉搏,极限1换1能活下来1个。所以本来我觉得应该会打得挺惨烈的,这场就算赢了,下一场也就弃赛了。保个面子,拿个低保就行了嘛,谁知道……”

    “你拉我们天天烤串根本不是为了特训,只是为了赚小金库是吧……”

    “我也很难的嘛,学校很多地方都要钱……”

    “那不成,老王啊,你可得想想办法,都到了这一步了!”叶师傅显然不想放弃三个徒弟。

    “我也在想,在想啊,你们不要催。”王虎老师焦灼地来回走着,他也没想到,对面居然傻乎乎的三个人都冲进了辣椒粉阵。

    “懂-懂-东-咚”广播发出了声音:“王虎老师请到主席台,王虎老师请到主席台,校长有要事找您。咚-东-懂-懂”

    “诶呀,主席台,校长找,那肯定有要紧事,我得过去会。”王虎老师好像找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一溜烟地逃走了,根本不给三个人问的时间。

    “诶?!老王?!!!”叶师傅在后面追了出去,看个究竟,防止他尿遁。

    留下3人在休息室面面相觑。

    “克里,怎么办?”陈岛圆子好像也觉得不妙:“后面的队伍虽然为了公平起见不允许旁观比赛,但是他们的老师总能想办法告诉他们我们的战术,所以这个方法不能用第二次了。”

    “那我们和他们拼了!”裂空显然想到了他能想到的好办法。

    “不不不,拼是拼不过的,大哥。你准备拿头去接火球术吗?”克里开始分析目前的现状:“我们三个人,我具现的东西,只有面前能接触到的位置。圆子你能附魔的东西,也是能接触到的东西。裂空你能释放重力的物体,也是能接触到的东西。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陈岛圆子挠着头问道。

    “意味着我们没有远程伤害能力,只有近身后,才能发挥作用。”

    说到底,这三人就是肉搏法师,就是因为天生的天赋不适合远程战斗,最初才会被三长老给排出3个法学院的。

    现在他们是深深地感受到自己的潜能,确实处在非常不利的地位。

    克里心里盘算着,怎么接近敌人,有个方案之前考虑过,但不是很成熟。

    “你们两人过来,我觉得……”

    ~

    王虎老师去了也不见回来,三人只能干坐在休息室喝着魔法水,恢复着魔力。

    咚咚咚,有人来敲门,克里跑过去开了门,发现门口站着一位充满气质的女士。

    黑色的中短发配合着淡妆显得十分干练,眉目经历过岁月但并不显老。

    一件素白的改良汉服显得飘逸大气,和普通素雅的汉服不一样,白色的衣服上面纹了一条暗红色的龙,非常地突出刺眼,仿佛在喝阻周围的人上前一般。

    “您是?”

    “你是……克里是吧,我找圆子。”女士微微一笑,向房内张望了一眼,态度从容又不失优雅。

    克里显然没料到对方认识自己,回头喊了声圆子,觉得两人气质上甚是相近。

    圆子抬头看了眼,不是很情愿地出去了。

    接着听着她们两在走廊里大声地争论,声音越来越大,火药味十足。

    隔着门板,隐约听着是和她父亲有关的话题。

    片刻后,圆子气呼呼地回来,把房门用力一摔,嘭的关上了门,把流着哈喇子闭门养身的裂空吓了一跳。

    “刚才那是……”克里打探着问

    “那是我老妈,呼。”圆子看着天花板长吁了口气。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克里拍了拍圆子的肩膀,显然也不想多追问。

    当然,更多的是怕问了后容易被揍,女人火气大时,装死才是硬道理。

    ~

    外面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似乎比赛非常激烈。

    很快第一轮比赛就打完了,没多久,就通知克里他们上台打第二轮晋级赛了。

    随着观众的欢呼声,三人走出狭长的通道,刺眼的阳光一下子让三人睁不开眼。

    渐渐地适应了阳光后。

    三人也看清了对面的队伍,一男两女,男的显然是队长站在了中间。

    虽然印象不是很深,但好像是之前入学考试见过的平民班,看台上写着的信息,叫库劳德队,那队长应该就是叫库劳德了。能被录取到三个学院的,应该是那三个长老喜欢的放出系和防御系为主的学生。

    “按刚才说的行动。”克里小声和他们说着。

    “嗯。”两人显然非常的相信这个战术

    “比赛开始。”裁判大声喊道

    没等克里他们做什么反应

    “天地万物力量的源泉,焚烧一切的灿烂火焰啊——火球术!”

    “天地万物力量的源泉,焚烧一切的灿烂火焰啊——火球术!”

    “天地万物力量的源泉,焚烧一切的灿烂火焰啊——火球术!”

    库劳德队他们三人一人一发火球术就砸了过来,大小,速度,威力,各有不同。

    理解结构、想象、凝结魔力、具现!

    克里依样画葫芦,又是具现出了一堵墙,和刚才的空心砖不一样的是,为了确实能防住对方的伤害,这次是实打实的用复合钢板造的,结实得很,也消耗了一大半魔力。

    三发火球依次飞来,打在墙上炸裂开来,把钢板打了几个凹坑,克里他们躲在后面,并没太多损伤。

    “天地万物力量的源泉,焚烧……”对面三位显然是不愿接近他们,能远程用火球轰死,为什么要肉搏呢,又是几发火球飞来,有的打偏了,炸得满地泥泞。

    “这样下去抗不住啊。”裂空大声的喊道,全场都能听见。

    “听我的,一,二,三,起。”只见这边克里也是大喊,一发力,硬是把钢板抬了起来。这时对手才发现钢板上面留有2个观察口,边上有两个握把,显然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

    “走你。”克里这队躲在钢板后面,一步步顶着钢板向前方推进,逼近了对手。

    库劳德这几个学生哪见过这架势,吓得后撤了几步。这可是骑士团突袭用的盾牌方阵低配版,烧菜的时候叶师傅一直和他们吹嘘过,这类方阵防一防普通的火球术什么,问题不是很大,能坚持一会。当然,遇到校长那种类型的炎爆术,基本也就是一发带走了。

    对方不是傻子,显然也知道他们的目的,说白了就是想利用钢板拉近双方距离,冲到自己半场,然后开始肉搏战。

    刚才老师已经暗暗说过了克里他们的战术,明白了意图后,可就没人打算坐以待毙了。

    三人中2人继续攻击,利用火球术的爆炸力减缓克里他们的前进速度,剩下一个红衣女生退后了一步,开始默默咏唱其他的法术。

    果然,就在克里他们顶着炮火冲到对方半场,还没到达面前时,三人就用传送阵,传送到了另外半场,也就是克里他们开始的地方。

    在硝烟中,裂空提着钢板赶紧转身,避免被对方攻击到背部。

    现在形势真是非常地不妙,库劳德他们的持续攻击让钢板已经坑坑洼洼,强度明显大打折扣,感觉并不能支撑多久。

    而克里剩余的魔力应该也不能再一次具现出那么大一块钢板了,他们的冲锋战术被对方识破了。

    “冲啊!!!拼了!!!”裂空大喊着,看来他通过思考,想出了属于他的最优方案,以一己之力扛起钢板做最后的冲刺,拽着克里就奔了起来。

    “火球术。”

    “火球术。”

    “火球术。”

    又是三发火球打在钢板上,把中间炸穿了一个大洞。

    “快!”克里喊道,只见他在钢板后面拉动了一个铰链。钢板从中间开始一分为二,变成了两块。

    对面三人显然没想到这破钢板还能分裂解体。到底是攻击左边,还是攻击右边,也一时拿不定主意。

    趁着他们犹豫的瞬间,裂空举着半块钢板就冲了上去,速度快了很多。

    果然刚才整块钢板基本都是他在使力,少一半重量那是省力多了。

    “天地万物力量的源泉,焚烧一切的灿烂火焰啊——火球术!”

    法师的习惯,总是喜欢挑近的打,先解决对自己威胁最大的敌人。结结实实的一发火球奔着裂空飞去。

    裂空见手里这破铁是扛不住了,双手拉着钢板边缘,以自己为圆心旋转了起来,把钢板像丢铁饼一样丢了出去,撞在了火球上,原本已经残破的钢板在空中瞬间被炸得四分五裂,再也无法成型。

    手上没有任何负担的裂空调整了一下步伐,以更快的速度冲刺了起来,他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等库劳德抬头时,裂空已经贴近他到一个身位了,俗称5码范围,是法师会被对方物理伤害到的距离。

    时间仿佛变慢了,只见裂空从背后拔出一根法式长棍,长棍在他手里收缩,变硬,竟然发出了金属的光芒,随后挥舞着棍子敲了上去。

    “迷失在空中的冰之精灵,凝结这世间的一切吧——冰环术。”没想到,其中另一名白衣女法师在这之前已经在预读冰环术,一道蓝色的光晕快速的散开,把裂空的双腿给冻在了原地,动弹不得,挥舞了下手中的法棍,可惜了,就差一点点能够到库劳德。

    库劳德笑了下,但马上止住了笑容。

    剩下的两个人呢?不对!这是障眼法,反应过来的他抬头看向前方。

    这时众人的注意力回到了场地另一边,克里并没有和裂空一起进行冲锋,而是高举着双手,利用他们对付裂空的时间,已经开始了咏唱:

    “比黄昏还要昏暗 比血液还要鲜红 湮沉于时间之流中 在你伟大的名下 我在此向黑暗起誓 ……”

    以他为中心,地上的法阵也散发出了诡异的红色光芒,把克里自己也照成一片红色。

    “龙破斩?!”主席台上,校长张大嘴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边上三长老也是一脸惊讶,显然大家都是知道这熟悉的咒语。

    龙破斩的咒语其实人人都知道,图书馆里都写着,并不难。但是要释放,需要咏唱时配合构写极为复杂的术式,以及同时输出强大的魔力才能编织出这个法术,就算王国内也只有寥寥数人能释放得出来。

    但克里的脚下闪烁的法阵,显然他并不是空口唬人。

    对面三人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本能地开始构筑护盾术,并躲在后面,希望三重护盾术可以保住自己一条狗命。

    “将一切阻挡在我百前方的所有愚妄之物

    结合度你我之力

    赐与他们平等的毁灭吧!”

    克里顺利地念完了咒语,法阵也发出了更强烈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

    ……

    ……

    ……

    什么都没有发生

    “诶?哈哈哈哈哈,果然是唬人的啊。”解除了护盾术后,库劳德他大难不死,开心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便不笑了,因为这时候,一把匕首已经抵在他的脖子上了。

    “什么?你怎么……”回头望去,边上的两个女伴已经被敲晕了,倒在一边。

    看台上的观众,也发出屑屑索索的声音,一阵强光中,大家都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只有几个大法师,还有王虎老师之类有战斗经验的看得明白。

    克里他们躲在墙后突袭前进时,对方一直以为墙后有三人,其实那时候已经只剩下克里和裂空两人。

    因为最开始克里具现钢板的时候,陈岛圆子就趁对方视线死角,躲在之前场地内炸出的坑里,盖上了一块迷彩的毯子,躲在原地不动。而库劳德等人则一直以为圆子躲在中间。

    等克里制造机会让对方背对自己,并且全神贯注地应付龙破斩时,陈岛圆子则从背后,一人一手刀直接打晕。

    “不可能,那龙破斩是怎么回事?我看得真真切切,那法阵应该是龙破斩啊,还有光……难道你还会幻术?”库劳德显然不能接受,作为新生要对抗龙破斩这类高阶法术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点,连校长都没看明白怎么回事。

    “不,这并不是什么龙破斩法阵。”克里蹲了下去,从地上拔出一根长长的绳子走了过来。

    “这发光的,是我爸公司销售的日常生活用品……学名叫做魔力发光二极管FPC串联组……”

    走到他面前,将绳子丢在了地上

    “也就是俗称的LED灯带……”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