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4章 井底X觉醒

    “啊,疼疼疼~~”克里摸着头醒了过来。

    隐约记得自己是失足掉入了井里。好像还拉了个垫背的。

    环顾四周,自己躺在浅浅的小溪里。可能是溪水吸收了一部分冲击力,并没受太大的伤。

    陈岛圆子在边上倒是还没醒。

    要不要先杀了她灭口,估计等她醒了自己肯定免不了被一顿揍。

    正思考着,陈岛圆子哼哼唧唧地醒了过来。

    不好,想到这里,克里排除了杀人灭口这个方案后,马上躺下装死。

    “克里?”

    “克里??”

    陈岛圆子看到克里倒在溪流里开始慌张了起来。

    “没事吧?你醒醒啊。”蹲下摸了下克里的身体:“不好,那么冷,尸僵?”陈岛圆子自言自语道。

    尸僵你个鬼啊,克里心中暗骂,泡了那么久泉水,怎么热得起来,自己又不是热得快,这里也不是温泉。

    “醒醒啊,醒醒。”似乎这女孩有点急了,说话的声音也有点发抖,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犹豫了一下,一个耳光抽了上去。

    “啪!”

    这一下打得克里脸上生疼,但他为了装死硬是挺住了,看来这几周饱受她的摧残,已经练出了一定抗性。

    啪啪啪啪啪,眼见克里不醒,陈岛圆子使出了连环巴掌,效果拔群。

    “克里!你不要出事啊!克里!你快醒醒啊!”

    有点哭腔的她继续抽打了起来,看来不打醒他,是不会住手的。

    “啊!”克里忍不住喊了出来:“好痛啊!!!”

    其实陈岛圆子早就看出他没死,这一搭脉有没有心跳她会不知道?装腔作势地说:“哦,上苍啊,你看,复活了!,看来……嗯,这个叫……触摸疗法奏效了!”

    “什么疗法,你这就是单纯的殴打好不好?”克里捂着脸,像一只浮肿的仓鼠。

    “救活了就好,脸打肿了,不行涂点口水就好了。”陈岛圆子说完便站了起来,顺便把他也拉了起来。

    两人仔细打量了下环境,头顶应该就是刚才掉下来的泉眼,还好下面有泉水缓冲了一下,两人也没有受伤。星光从井口洒下,配合着周围的荧光苔,在泉水的反射下,带来了一点点亮光。

    “哦,这就是魔法泉了?”克里打量着脚下的泉水。水量也不多,缓缓地从一边流向另一边。

    “诶?居然这里有个洞?”陈岛圆子发现了什么,井里似乎并不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或者说是一条长长的隧道,而这个井正好打在这个洞上面。洞穴一直通向远方,暗暗的看不清楚,有些深邃。

    “先别管这个了,我们先喝个够。”克里似乎不想管什么洞不洞的,立马趴了下来,如动物一般喝起泉水来。仿佛喝下后,就可以变成一个大魔法师了,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有什么感觉吗?大法师?”陈岛圆子手撑着膝盖,半弯着腰好奇地看着他。

    “哦哦哦哦哦哦!”喝了几口后,克里全身颤抖,忍不住大喊了起来:“魔力!魔力涌了出来!我感觉到了!我感觉到了!我的力量在不断地上涨!哈哈哈哈”

    “真的?”陈岛圆子用手也捧起来一点水。

    “骗你的。”

    “啊~~~”一脚飞踢过后,克里重重地撞在洞里的石壁上,倒在了地上。

    “虽然好像没什么效果,但是能感觉到,这个是泉水原浆,应该含有的魔力比我们用的烧饭泉水要高一点。”克里揉着脑袋分析道

    “我好像没什么感觉啊。”

    “不管怎么样,带一点回去总是没错的。”克里拿出水壶装满了泉水,又觉得有点亏,咕咚咕咚又喝了几口,喃喃自语道:“难道是要连续喝够10秒才会有食物效果?”

    “克里,钩爪给我,我们爬上去吧。”陈岛圆子向克里伸出了手

    “钩爪?”克里瞪大了双眼,萌萌地看着她。

    “嗯,钩爪哟。”圆子也萌萌地看着克里,微笑着。

    时间陷入了停滞

    ……

    ……

    ……

    “啊~~~”一脚飞踢过后,克里重重地撞在洞里的石壁上,倒在了地上。

    “前面钩爪不是在你手上的吗?东西呢?现在怎么上去?”她追杀着就是一顿乱打。

    “可能是掉在了上面。”克里四处躲避着边解释:“要不要试试这个洞?”

    “不不不不,我还是想办法爬上去。”陈岛圆子看着深邃的洞拼命地摇头。

    然后在洞里的岩壁上找了个落脚点,左脚踩在上面,随后猛地一跃,抓住一块略突起的石头,顺势右脚搁在一块更高的岩壁上,不断攀爬了起来。

    克里在下面欣赏着她如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不由地吹了个口哨。一般来说,这类动作只有传闻中的猎魔人才能做出来的。

    但是这墙壁是不是有点滑,克里摸着长满苔藓的石壁考虑道。

    想着想着,陈岛圆子果然从上面掉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克里身上。

    “再来一次。”不管下面坐垫脚的克里死活,陈岛圆子又攀爬了起来。

    还没等克里爬起来,脚下一滑的圆子又砸在他身上。

    “再来!”看来她还是不打算放弃,被克里一把拉住。

    “姐姐你行行好吧,我真的不行了。”满身伤痕的克里表示不想死:“不如我们去洞那边看看有什么,溪流尽头应该总有出路的吧。”

    “黑……黑黑黑。”陈岛圆子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不要半夜这么嘿嘿嘿地笑,怪吓人的。”

    “我是说里面黑啊!看不清啊。”一副恼羞成怒又要打人的姿势

    “这样,我在前面探路,你拉着我,我们慢慢摸索过去看看成不。”克里似乎对黑暗倒没什么怕的。拉着她就往前走起来。

    其实眼睛很快就适应了黑暗,荧光苔微弱的光,还是能看出岩壁的大致方位。

    两人虽然磕磕绊绊地走了许久,但是好在也没岔路,就是这个通道时高时低,经常会磕到头。

    圆子跟在克里后面,拉着他的衣角,显然是对黑暗及狭小的空间害怕极了,一路小心翼翼,十分乖巧。

    走着走着,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前面隐约又有点光亮了。

    “出口!圆子!”克里高兴的跑了起来,去追去那道光芒。

    “等等我啊。”一下子孤身一人的圆子显然害怕了起来,飞快的跟着跑了起来。咚的撞在了疾停的克里身上:“喂,怎么啦。”

    克里手指了指上面

    圆子抬起头看着上方,发现上方能看到星空。

    又是一个泉眼。这个洞穴往前继续延伸着,不知道通向哪里,吹来整整阴风,让人害怕极了。

    往上看,周围的石壁如同刚才一样又湿又滑,还长满了苔藓。

    “这怎么办?我们难道就要饿死在下面了?”

    眼见无法脱出洞穴,两人的意志一下子崩溃了,瘫倒在地上。

    ~

    克里无聊的用手滑动着泉水,泉水从指间滑动着过去,搅起了一个个的小漩涡,他又一茬没一茬地问着:“圆子啊,你为什么来读学校?”

    “为了报仇。”

    “你都那么强了,论实力应该都能单挑护卫骑士了吧,到底多大的仇啊,还要学魔法才能对付。”

    “只有学了魔法,才能更容易遇到他。”陈岛圆子叹了一口气:“上次和你说过我父母……你知道陈家和岛田家联姻的事吧。”

    克里作为王国的子民,或多或少还是听说过的。

    岛田一族,最早是塞外远近闻名的猎魔人,猎杀过不少大法师,是出名的赏金猎人。

    后来岛田家的少主,联姻了王国的大家族,同为猎魔人家族的陈家。并宣誓效忠女皇。大家都认为当时王国的战斗力可以一统世界。

    再然后,过了8年。就是王国战役的转折点,10年前的“屠戮之夜”

    岛田家突然全家背叛王国,一夜间杀了前线驻守的一半法师,连奇迹的世代,都惨遭毒手,失踪了2人。这使得原本战斗力优势的王国一下子处于劣势,而帝国则趁机攻打了过来。

    接下来的十年,就是不断的战乱,王国的情况就是每况愈下,已经被逼到了世界树附近。

    “而我,就是联姻的产物。”圆子头靠在石壁上,一字一字的说出这句话。或许是说出后让她觉得有一丝轻松,笑了一下。

    “我想着,如果我成为法师,就可以去前线战场,就会遇到敌方的猎魔人,就可以找到他们……找到……爸爸,问清楚为什么要背叛我们。”

    当时才10岁的她显然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每次问起母亲,母亲都会非常不愉快,久而久之我也不问了,只有自己去找这个答案。”

    场面又陷入了尴尬。

    克里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任由她依靠着,诉说着,继续玩着泉水。

    “要是能学点风魔法,起个龙卷风,把我们吹上去就好了。”圆子显然想找个话题岔开。

    “旋涡可以。”

    “傻子,旋涡不就把人卷下去了,我们是要上去,要龙卷风。”

    “不是,我是说这个旋涡,旋涡。你快来看啊,圆子!”

    圆子看了过去,只见克里用手在水中搅起了一个旋涡,搅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用上了双手,如同揉面团一般。这动作他每天都做,熟练得已经成为了肌肉记忆。

    “我感觉到魔力的流动了,他们在集中。”水流形成的小漩涡,中心点发出一点点的光芒。克里腾出一只手,缓缓浸入了中心点,用手心感受着这股魔力的旋涡。

    闭着眼,想象着什么。魔力的旋涡非但没有变缓,反而越来越快,突然砰的一下,水花炸了开来,一股气压把两人弹回了石壁。

    睁开眼的时候,身上湿漉漉的,手上……

    多了一个扳手。

    “你来偷水喝,带着扳手做什么?”陈岛圆子责怪道他,也不带点有用的东西。

    “我没有带。”克里皱着眉头

    “那这把是哪里来的?”

    “这把是我的,但是又不是我的。”克里继续皱着眉头

    “说人话。”

    “大概是我造出来的。”

    克里回想着刚才发生的,水中魔力在手中汇聚,身体内的魔力也与之呼应,从体内往手中汇聚,像被拖拽出来一样,在手中形成了一股魔力的旋风。

    而当时想努力地抓住这股魔力,脑海中浮现出的东西,就具现出这个扳手。

    克里闭起眼,开始冥想,把体内的魔力想象成一股旋风,旋转着向外释放,凝聚,想象着物体的结构。

    “哦哦哦哦哦。”圆子瞪大了双眼惊呼着,看着凭空渐渐地出现了又一个扳手,或者说是“长”出了一个扳手。

    克里显然是掌握了技巧,不断的变出一个扳手、榔头,起子、锯子什么的日常工具,得意得不行,把这些破烂工具弄得一地都是。

    由于他的家庭是做魔道具的,平日里对工具这类东西接触比较多,也比较了解结构,具现的越来越熟练……

    很快这些垃圾就堆成了一堆小山。

    但这般施法,也顺便很快榨干了他的魔力,噗通一下倒在溪水中。

    “白痴……克里,嗯……我说啊,如果你这个变出来的垃圾足够多,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垫着爬上去了。”陈岛圆子显然也是有脑子的。

    “但是我没有魔力了,我现在好虚。”克里喘着粗气瘫在地上。

    “魔力?这里不是有很多嘛?”圆子指着地上流淌的泉水,邪恶鬼魅的笑了起来。

    ​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