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3章 出路X盗窃

    克里站在战场上,周围都是硝烟和同伴的尸体,又是一波密集的火球术砸了过来,陈岛圆子站在他面前,施放了最后的护盾术,魔力耗尽倒了下去。

    孤立无援的他,看着山坡下面,无穷无尽的敌人一波又一波地杀了过来,他绝望地举起了平底锅。

    嗯?平底锅???

    为什么是平底锅?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敌人在哪里??

    我的武器呢!!!

    艹!!!从梦中惊醒的克里擦了擦冷汗,回头看看床单都已经被汗水弄湿了大半。

    已经一个月过去了,每天忙碌的生活,三人通过不断地努力学习。

    终于学会了切菜、炒菜、和面、蒸饭、炭烧、煎炸等扎实料理技巧。

    叶师傅信誓旦旦地说下周开始教他们做烤鸭,北京的,正宗的。

    这个厨师长,初期还找借口敷衍他们,现在已经完全把教他们魔法的事情搁到了一边。

    克里和陈岛圆子是发现了问题的所在,裂空则每天就想着怎么多吃几口倒是毫不在意。

    爬起来去洗漱了下,发现天空也只是蒙蒙亮,显然还没到时间去“学习”。昨天下了场大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青草的香味,很是提神。

    走出去站在四楼的阳台,望着还依稀可见的星空,发着呆。

    小时候的自己,是多么憧憬父亲,而现在借口来读法学院,是为了远离父亲,还是为了避免自己成为别人嘴里“依靠父亲的孩子”,有时候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

    想着的时候,三楼的王虎老师一个巨大的喷嚏,把自己拖回了现实,不知道为什么,隐约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回头一看,发现厨娘尼雅正在自己背后。

    尼雅显然也没想到克里会突然回头,吓了一跳,发出一声惊叫。

    “你也起那么早啊。”克里努力找着话题,想化解一丝尴尬。来学校的这些天,虽然说自己也是帮厨房打杂,但是三人是在教师食堂,尼雅是在学生食堂,同住一层楼,倒也没怎么遇到。

    考试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一直想给她好好道个歉,却一直没有机会。

    “那个,真的对不起了……”

    “啊,那个事情啊。”尼雅显然有点慌乱,慌忙摆着手:“其实,也怪我不好。我不该在你房里……”

    嗯?克里其实并没想到那件事,被尼雅一提,反而也脸红了。

    趁着曙光,仔细打量着尼雅,棕色的长发,盘在头上,用一根不知道什么的羽毛固定着,虽然一直在厨房帮厨,但是肤色白皙肤质细嫩。而脸型极为立体,身材也凹凸有致,并不是典型的大饼脸星人,有可能是前几代从帝国或者北境等地迁徙而来。在微弱的光线中,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裙,随风飘动,甚是好看。克里不禁微微的笑了出来。

    再往下看去,穿着凉鞋的脚下一片积水……

    尼雅这时候也正好低下了头,和克里的视线在积水的反射中相遇。

    “你在看什么!”尼雅赶紧捂住了裙子。

    “没有,没有看到什么。”慌忙撇开视线的解释道“不是故意看到的。”

    …………

    “那个……”又过了一段难熬的尴尬时间,尼雅主动地问道:“王虎老师教了你们点什么?”

    克里把之前王老师甩锅给叶师傅的事,还有现在天天在厨房帮烧菜的事一五一十地和尼雅说了。

    说到气愤处,手舞足蹈地学叶师傅的动作和语气,把一个大姑娘家笑得花枝乱颤。

    “对了,这个学校有魔法水?”克里突然想起了什么:“叶师傅说做面包的水,都是从泉眼打上来的魔法水,这么说起来学校应该有咯,不知道多喝几口魔法水对学法术有没有帮助。”

    “有啊,王都香海里拉有两处泉眼。”尼雅倒是知道的很清楚:“一处在皇宫的花园,离陛下寝宫不远。还有一处就在学院里,当然由于这是重要的战略物资,所以平时有人把守,没有许可是没法进去的。”

    尼雅开始絮絮叨叨地和他介绍用魔法水可以做很多好吃的东西。

    而克里的思绪已经开始在盘算他的计划了。

    ~

    “什么?你要去偷魔法水?”当晚,忙碌完的克里,拿两个鸡腿打发了裂空帮三人洗碗,然后悄悄地和陈岛圆子说。

    陈岛圆子显然被吓了一跳,虽然这个月和克里混熟了,但是对于这种歪门邪道的事情显然很是赞赏,如同老母亲一般欣慰地点着头。

    “走,偷他妈的。要不要带个大点的桶?”

    “慢着,你不打算阻止我吗?”

    “只要不被发现不就好了,又没什么损失。”

    “泉眼据说有重兵把守啊。”

    “全部放倒不就好了嘛。”陈岛圆子果断地说出了她的最优解。

    “全部放倒,不被发现……”克里隐约觉得自己大概是找错人了。

    回寝室换上了陈岛圆子的女装后,克里觉得自己要是被发现,应该是身败名裂了。

    “有没有大一点的衣服啊?”克里被黑色紧身衣裹着有点行动不便,尤其是有些部位,卡着有点难受。

    “你还好意思说,看看你带来学校的衣服,全都是格子衫,红白,绿白,黑白,蓝白,你是有多喜欢格子衫,这晚上摸过去泉眼不被卫兵发现就见鬼了。”陈岛圆子显然对克里的服装很不满,强行让他穿上了自己的黑色套装,就是尺码略微有点……

    “可是这实在有点紧啊,尤其是裤子。”但是克里还是想拯救下自己作为男人最后的尊严,虽然说这套衣服闻着有点香香的味道,也不知道她之前有没有洗过。

    陈岛圆子看了一下后,也发现有些部位确实有点过于凹凸有致,虽然自己整天喊打喊杀的,但是毕竟还是有点少女心的,看着有点羞耻。

    “那你实在不行,下半身换这个吧。”说着扭过身,拿了一套其他的黑色服装递了过来。

    裙子相对紧身裤而言是宽松多了,黑色的丝袜也有足够的弹力,方便运动。

    克里运动了几下后,就是觉得自己往变态的深渊更前进了一步。

    “不对啊,圆子,为什么我越穿越变态了?我不想明天这个样子上头条新闻啊。”

    “将就下吧,反正只要不被发现就不算犯罪,也不会上头条。”陈岛圆子开导到他,这套理论显得也是很有道理:“你走不走?现在已经几点了?再不走真的有人回宿舍你就真的完蛋了。”

    克里万般无奈,但是也只能跟着她走了出去。

    魔法泉水,王国重要的战略物资,是周边法师部队的重要补给。

    一般前线都有重兵把守,甚至为了保护泉水特意修一些城寨。

    当然魔法学院的战略位置比较靠后方,相对前线的那几个泉眼,防御就比较薄弱了。

    毕竟就算是帝国的突击部队,也没必要深入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喝几口水。

    而且魔都毕竟是首都,一旦这里发生了什么袭击,有校长炎术士艾丽娅,三大长老,众多的老师,还有深不可测的女皇,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克里两人悄悄地贴着学院的墙行走,走过了法神殿后,就摸到了泉眼附近。一阵风从裙子下面钻进去,好不凉爽。

    这种前所未有的体验,让他不由得有点兴奋,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你是怎么知道这里就是泉眼的?”躲在灌木丛的克里问道。

    “学校门口有地图啊,你个智障。”

    远远的望去,砌起的围墙将泉眼围了一圈,就留下一扇可以出入的门,两侧有两座麒麟的雕像,伴随着夜晚的灯光显着略有些阴森,而中间的铁门则紧紧地锁着。

    而另一边,再往外就是学校外部了,从地理位置来看应该是法师公墓,埋葬着大量牺牲或者逝世的法师,每年总会有一次两次大型纪念活动,纪念这些王国最高战力。

    泉水门口,两个全副武装的卫兵,拿着长矛,无精打采地站在那里,慵懒的表情,肥硕的身躯,油腻的外表,已经出卖了他们是废物的事实。反正基本安插在学院这种大后方的卫兵,一般也都是些什么家族的远方亲属,混几年去做个骑士队长什么,并不会有太强的战斗力。

    “怎么进去呢?”克里问道

    “杀进去!”陈岛圆子掏出了匕首。

    克里果然得到了他想得到的答案,一把按住她:“你是不是白痴?这一杀进去,万一有个陷阱警报什么,把整个法学院的人都引过来了,退学什么还是轻的,发配北境去啃草怎么办?”

    “那你说怎么办?”

    “当然是爬墙啊,等会我们摸到后面,你踩我头上爬进去,然后你去装点水再出来不就好了,我们是来偷水喝的,不是来杀人的啊。”

    “那就依你的。”陈岛圆子仔细想了下,确实说得也有道理。

    两人悄悄地摸到了墙边,克里蹲了下来,示意陈岛圆子踩在他肩上。

    陈岛圆子踩了上去,脸还是红了一下:“不许抬头看啊”

    “是是”克里一边答应着一边站起来,这黑灯瞎火的,想看也看不见啊。

    想着想着,上面的圆子一脚踹了下来,利用反作用力跳到了墙上。

    克里接着把水壶丢了上去,被眼疾手快的圆子一把抓住,然后准备纵深跃入。

    “你装满水快去快回啊。”克里突然想到了什么?

    是这次行动的安排,一定有什么问题……

    他不是很确定,但是条件反射喊了出来:“不对,不对!别跳!”

    声音好像有点响,尤其是在寂静的晚上,一下子惊动了门口的卫兵。

    “谁?!”卫兵质问道,举着长矛走了过来,但好在绿化比较浓密,一时还没看见。

    “快拉我上去。”克里边跳边对陈岛圆子比划着,又急又不敢发出声音。

    圆子坐在围墙上,伸出手,抓住他的手,硬是把他拉了上来。

    叫是她平时经常打架,力量还不错。

    换个普通女法师,怕是反而被克里拽了下来。

    两人坐在围墙上,看着不远处两个胖卫兵走了过来,转了一圈发现没什么异常又回去了。

    “黑衣黑裤果断管用吧,以前半夜出去砍人从来没被抓到过。”陈岛圆子不无嘚瑟的展现他的午夜斗殴小技巧。

    克里尴尬地摆弄着黑裙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了,克里你个白痴。”圆子好像想起了什么:“刚才叫我别跳是什么意思?你差点害死我们两个知道不知道?”

    “你想啊,如果你跳了下去……等会谁给你垫脚再让你爬上来啊?你不就在里面出不来了?”

    “我有钩爪啊。”陈岛圆子从背后掏出一套钩爪,绳索很长,甩着钩爪说道。

    “你有钩爪那你还让我垫脚?”克里倒吸一口气,一把从她手里夺了过来,看着这好东西。然后握着沙包大的拳头忍着想揍她的心情质问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没问啊,而且是你自己说……”陈岛圆子模仿着克里的语气说:“等会我们摸到后面,你踩我头上爬进去。又不是我要求你的。”

    “我香蕉你个芭拉的圆子。”克里作势要扑上去揍圆子,突然感觉左脚一麻,好像是崴了,也不知是被蜜蜂什么刺痛了,瞬间失去了重心。

    他一下子往墙的另一侧掉了下去,掉下去的时候顺势抓住了圆子。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