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1章 帽子X大厨

    “你们跟我过来。”高帽子也没细问,就带他们走进了厨房。“来吧,干活吧。”

    “嗯???干活???我们是来吃晚饭的呀。”陈岛圆子不解地问道。

    “呵!吃饭不想干活,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不干活就没有东西吃!”高帽子根本不给他们辩解的余地:“先去干活,再来吃饭。”

    你们两个,高帽子指了指克里和陈岛圆子,又指了指厨房外面一堆菜,“土豆去皮,切丝。蚕豆剥一下,青菜洗一下,这总会吧。”

    然后不由分说,直接拖着裂空这个大个子往远处走:“你个子大,力气大,帮我去搬货,这周的配给到了。还呆在原地干什么?动起来啊!”

    安排得甚是熟练,这高帽子厨师段位应该不低,起码是个小头头。留着一把大胡子五大三粗的都是疙瘩肉,不是戴厨师帽,肯定会当作什么街头混混。

    高帽子走了后,陈岛圆子一脸郁闷,在家可从来没有在厨房打过杂:“喂,你,会不会去皮?”

    “我叫克里不叫你,你好坏也该记住我叫什么了吧,小妞。”

    话一出口便隐约感觉到了一股杀气扑面而来……

    “报告陈岛大人,我不会去皮。”克里如实的回答道。

    “那你会什么?你平时在家不做饭什么的?”陈岛圆子显然也不想晚上饿肚子,该干的活还是得干的。

    “报告陈岛大人,我不会做饭,我什么都不会!”克里如实地回答道。毕竟再怎么样,家里烧饭的佣人还是请得起的。

    “噗,你什么都不会,不是和我一样嘛。”一直冰冷着脸的陈岛圆子突然笑了出来。没想到学校里面居然有一个人,和自己一样,既不是贵族,也不是平民。

    自己原来不是孤独一人。想到这里,这一天因为担惊受怕而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了,开始大笑。

    “你家到底干什么的?那天我看长老好像话里有话……”克里虽然不明白她在笑什么,有点小迷茫,但是还是问了困惑他很久的问题。

    岛田家是谁,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长老会认识他。

    “我姓陈,不是姓陈岛,叫岛圆子。”她开始解释道:“其实我爸是……算是……公司老板吧,我妈姓陈,我爸从岛区来的,后来……后来……”

    她似乎有许多难言之隐,但是思索了很久,还是说:“后来他走了,我妈就让我跟她姓。”

    “你妈……姓陈?那个陈家?”

    “嗯,那个陈家。”

    一说起陈家,那大家可是知道的。虽然不是贵族,但这陈家的地位可不低。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战力是法师,那么能和法师过上几招,取其性命的职业,只有猎魔人——一种以传承猎杀魔法师技巧为主的职业。

    而陈家,就是王国著名的猎魔人家族。

    那么说起来,有其母必有其女,克里心里想着,难怪动不动就动刀动枪的。

    “那你爸为什么走?”克里还是想刨根问底打探一番。

    “我爸和他的家族,他的家族。”陈岛圆子有点犹豫:“反正做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只能走了。”

    似乎不愿意再多说了,克里隐约好像知道点什么,也没细想,总觉得问得多了,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踢飞,赶快扯开话题:“这样,陈大小姐,你用刀比较熟练,你去切土豆,我来洗菜。我们就这样分工吧,效率一点。”

    两人忙活了起来,倒也颇为快乐,劳动使人快乐。

    一会的功夫,高帽子厨子回到了食堂后边,没想到傻大个搬东西,力气还挺大的,别人扛一箱,他能抗三箱,一会会功夫就忙完了。

    等会一定给他加个鸡腿,高帽子乐呵呵地看了眼忙碌的洗菜切菜两人组。

    这不看没什么,一看吓一跳。

    去皮切土豆丝的那位小姐,把整个土豆用6刀,切去6个半圆形,就留了中间一个小小的长方形,其他的全都丢到垃圾桶。

    至于切丝的活儿倒是不错。

    而洗菜的这位则更是过份,外面的菜叶全都被大把地拔掉,就留下些菜心,一筐青菜,能洗出了两筐菜皮。

    “你们是不是想死?让你们干点活,你们要浪费多少粮食?”高帽子显然是心生不满。

    “你让我们这么干的啊。”克里显然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外面的叶子都烂巴巴的,不去掉能吃?

    “我让你们干的?我让你洗个菜,你就留个菜心,你家吃菜只吃菜心的吗?”

    “是的啊,外面菜叶都软了也能吃吗?”克里抬头看他,不解地问道。

    …………

    “你们是来干活的,还是来砸场子的,你们有没有一点作为厨师的尊严,吾册那。”高帽子操起一个平底锅就拍了过去。

    克里看到平底锅,就全身一颤,汗毛全都竖起来了,下午的遭遇让他知道这个平底锅砸人有多厉害,立刻一个箭步,退到了陈岛圆子的背后。

    陈岛圆子没想到这一下会照着自己过来,虽然短刀没有在身边,但是边上的菜刀拿起来总比没有的好,两手握刀,一刀迎了上去,当的一声火光四溅,虎口一麻,菜刀险些飞了出去。

    定睛一看,这菜刀已经豁开一个大口子,是下了狠手。

    可还没来得及说话,另一锅又马上拍了过来。这一交锋便感觉到这一锅子的力量非同小可,怕自己是招架不住,顺势向左侧身扭腰,利用菜刀的侧面强行将锅子的力借向了左侧。

    高帽子没想到对方居然还会这种四两拨千斤的技巧,没控制住力,一锅子沿着对方身体往桌上飞去,哐的一声,砸在了砧板上,切好的土豆丝一下子飞洒到空中。

    “娘额东财!!”高帽子眼见浪费食物更是火冒三丈,开始用大家听不懂的家乡方言怒骂。

    自己刚才一招落空,但对方招架也失去了平衡,干脆反手拿平底锅又一记横扫,顺便把空中的土豆丝都揽入了锅中,看来是个极度厌恶浪费粮食的人。动作虽说大大咧咧,但攻势却毫无破绽,以攻为守,攻势犹如波浪般层出不穷地扑面而来。

    硕大一个铁锅伴随着呼呼的风声和骂骂咧咧的声音招呼而来,看着阻力极大,可速度却并不比自己用刀慢,陈岛圆子不敢怠慢,一个下腰躲开了一记致命的横扫,双手撑地然后左脚向上一个飞腿,往高帽子下巴踢去。毕竟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下子转守为攻,是极妙的。

    没想到这一脚仿佛踢在了棉花上,软软的居然使不出劲。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干脆以左脚为支点,双手交叉一扭,抬起右脚再补一脚,发现右脚也被固定在空中动弹不得。

    自己就这样处于一个下腰单抬脚的诡异姿势不能动弹。

    这是……法术?

    对方哼的一下冷笑,一脚飞踹了过来,巨大的冲击力把她连同背后的克里一起撞飞了出去。

    “什么鬼,”陈岛圆子勉强撑起了上半身,似乎有点不解。

    “他刚才应该是在咏唱。”一起被撞飞的克里,躲在后面,似乎看出了点门道,没想到这高帽子居然也会法术,在刚才战斗中,一直轻声念叨、骂骂咧咧的居然是咏唱??

    揉着脑袋睁开了眼。嗯?

    由于刚才自己是站着,而她是倒着被踹飞的,两人撞在一起倒在了地上,自己是仰天朝上,对方则是趴在自己身上,注视这高帽子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会看到……

    虽然两人的姿势怪怪的,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啊!

    “你赖皮,不公平!有本事别用法术啊。”陈岛显然还没意识到克里的目光。

    “你是不是白痴,我会法术为什么要和你肉搏?”

    “他说得也对哦。”克里瞪着高帽子附和道。

    “克里你闭嘴!”

    虽然两人的姿势还是怪怪的,但是现在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裂空这时候站在了门口。

    哐地一下,端着的一箱子啤酒掉在了地上。

    ……

    …………

    半小时后

    厨房远处,两个中年男子窃窃私语,早年曾经在战场是好搭档的哥儿俩,在学校现在也是虎落平阳,惺惺相惜。

    “所以说,老王,这三个家伙并不是新来的厨子?”高帽子点了根烟质问道王虎老师,原来刚才把他们当成补充来的新厨子。

    “老叶啊,你得救救我。”王虎老师喝了口可乐擦着汗,没想到自己前面忘记和厨师长关照让他们三人蹭饭,结果演变成了一场灾难。

    整个故事,从厨师长老叶那里听来,后面的发展是这样的。

    之前把两个人打趴下后,老叶威胁他们不给晚饭吃,正好被走进来的裂空听到了,以为自己也没饭吃。同学被欺负也就忍了,反正不熟。这要不给晚饭吃可是要了他老命,不明就里地加入了战团。

    老叶虽然强的不像话,但是对方毕竟有三人,一个傻大个在背后死死地抱住自己,一个拿菜刀的丫头照着脑门就是砍,还有一个不要脸的格子衫,往脸上泼胡椒面啊,面粉什么的,居然还拿榴莲当投掷道具,老叶一时居然也被逼得节节败退。

    等三个人被摆平后,整个厨房已经是没法看了,什么菜啊肉啊漫天飞舞,盆啊碗啊一地残渣。这事要是被捅到上面去,怕是两人的配给又要被消减了,王虎老师这小心肝也是忐忑不安。但是毕竟是久经沙场的王八虎,以防御力强而威名遐迩,一下子就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你们三个且给我听好了,从今天开始,你们实验班就到厨房来打杂,这个叶厨师长,也可以叫他叶师傅,以后就是你们的带教老师。”

    厨师长老叶瞪着眼睛看着王虎老师,仿佛在看个外星人,在他耳边悄悄地说:“你疯了吧,你让我教他们?我会的法术也就那几招啊,而且我那点野路子基础,你又不是不知道?!”

    “没事的,你听我的。”王虎老师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做声。

    “你们三个,从现在开始就和他学基础,他曾经是王国骑士团的副团长,完全靠在战场上自学,自己逐步摸索,学会了魔法,甚至有属于自己的一套法术和施法理论。”王虎老师立刻就把带教这个锅,甩给了厨师长:“你们三个,天赋异禀,按普通的教程去教,是大材小用了,学校并没针对你们的课程,所以你们要掌握一套属于自己的法术,才是出路。”

    嘴上说的是真的好,心里想的却是,这三个家伙根本没法教。

    一个是没什么卵用的具现魔法。

    一个是没什么卵用的附魔法术。

    剩下一个教什么都教不会的智障。

    就算教几年,也就是一些他们不擅长的火球术,结界术之类。你说怎么教???这下把这祸水引到厨师长这里打杂,非但不用自己教,教务处还能剩下几个厨子的预算,真是一举两得。

    叶师傅显然也是迫于无奈,这破事你说传出去,自己安逸的退休生活不就毁了嘛。干脆顺水推舟:“就这样吧,为了庆祝你们今天入学,我给你们开个小灶,炒两个菜。你们三个别干站着,快帮我收拾厨房去。”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