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0章 谋杀X宿舍

    三人领了装备,也没来得及细看,就赶忙回去找王虎老师。

    王虎老师带着三人走到了职工宿舍,和之前的学生宿舍,完全是一个风格的建筑,就是多了两层而已,看得出是同一时期建造的。

    克里进门时特意看了眼头顶,察看了下,看来还是担心有东西掉下来。

    说是职工宿舍,其实里面只有王虎老师一个老师住着,其他都是些厨师啊,仆人啊之类的住处……因为学校的老师大部分都是贵族出身,有自己的府邸,根本没必要住在这种破地方。

    “你们的行李,已经让下人放在屋内了,自己上去四楼吧,我还要去找校长。”王虎老师显然不愿意多爬四楼再爬下来,找了个借口:“这混蛋校长居然把我丢在食堂等你们等了2小时,我的时间不宝贵吗???你们倒是好,中古法杖,点击就送,还实验班的船新版本,哼。”气呼呼地走掉了,想着这三个学生教学到底该怎么办,总感觉这三人一不小心就能拆掉学校的样子,而这样的定时炸弹,学校里居然有四个!

    克里提着法杖和一包刚才在密室摸到的一些书籍,蹦蹦跳跳地走上去了,三步并作两步,显得是非常地愉快。

    到了四楼,折叠的楼梯上去的左侧是阳台,右边则有五个房间。这时候才发现王虎老师真的是粗糙,居然没有说具体哪间房间。

    左侧三个,右侧两个,也不知道行李在哪里,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有其他老师居住。

    克里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想听听看门里是不是有人说话什么的。

    把耳朵贴在第一间的房门上,隐约好像听到里面有人的声音,又隐约没有。

    这时候陈岛圆子和裂空也走上来了,走廊一下子显得拥挤。看到克里撅着屁股不知道在那听门里什么东西,也没多想,就很愉快地一脚踹在屁股上。这个姿势和这个情况,不踹一脚真的对不起自己。

    突然失去了平衡,克里直接咕噜咕噜滚了进去,翻了一个跟头。

    已经是秋天的季节,虽然这时候是下午3-4点,但是阳光已经西斜,透过云彩并不是特别地刺眼。

    双手交叉正在脱去上衣的人在窗边停滞不动。

    由于阳光的关系,只有一个剪影,并看不清是谁。但是肉体的轮廓反射着光泽,还是让克里看出这应该是一名女性,往下看去纤细的腰和略微凸起的臀部所勾画出的曲线显得婀娜多姿。

    一缕阳光从一块三角形的区域悄悄地透射过来,暖洋洋地将这块三角形的阳光撒在克里脸上,微风的吹拂,风铃的叮当,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儿时那纯洁无瑕的时光。宇宙的一切真理,一切秘密,所有的时光都仿佛汇聚在那里,如此地令人向往。

    对,这一定就是真理之门,只要打开这扇大门,就会通往另一个世界。

    伸出双手,迎接真理之门的克里,在最后一刻耳边听到的是真理之门的呼喊。

    “人渣!”

    “禽兽!”

    随后就是铛的一声,是脑壳被平底锅敲打的感觉,这速度和力度以及角度,应该是陈岛圆子干的。

    “我的脑壳已经可以分辨被什么东西敲打了,被什么人敲打了,果然是熟能生巧啊。”如此想着的克里,最后意识是这么思考的。

    嗯……我在哪……

    克里迷茫地看了看周围,似乎是一个没去过的地方。

    有个金色的小人,看不清长什么样,在那里哭泣着:

    不是这样

    不是这样

    不是这样

    也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是什么。

    似乎见过,又似乎没有见过。

    ……

    慢悠悠地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凶器放在边上的行李上,果然是裂空前面顺走吃炒面的平底锅。

    下面的行李似乎是自己的,早上统计交给学校的,上面还贴着自己的标签。

    大脑还是有点疼,勉为其难地爬起来摸了一下头,发现已经被包扎好了,还打了个蝴蝶结。

    行李的边上,三个黑影围成一圈,在偷偷地交流

    “万一真的醒不过来了怎么办?”凶手女一问道

    “那就直接埋了吧,等晚上没人的时候,让裂空从这里丢下去,然后我们找个小推车什么。”凶手女二回答道。

    “没问题。”不知情的帮凶裂空回答道。

    “要不还是背下楼吧,丢下去血花四溅怪吓人的。”死者克里加入了讨论。

    “那就让裂空背下去,我们再找个小推车,如果太重背不动,就肢解成两段背。”凶手女二回答道。

    “你们就不能考虑下?再抢救下我?”死者克里做了最后的挣扎。

    三人这时候扭头发现活过来的死者。

    略微有些震惊,但马上就露出了憨厚而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死者也憨厚而温柔又不失礼貌地看着他们,虽然说这几天艳福不浅,但是以生命为代价还是有点沉重啊。

    “所以说,边上的这些行李都是我的。”克里努力的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路:“那么这是应该是我的房间。”

    “你在我房里换衣服。”克里指着厨娘尼雅。

    尼雅点了点头。

    “你把我踹进我的房间里。”克里指着陈岛圆子。

    陈岛圆子点了点头。

    “你顺手从食堂带回来的锅。”克里指着裂空。

    裂空点了点头。

    “你拿他的平底锅敲我的头。”克里指着陈岛圆子。

    陈岛圆子点了点头。

    “然后你们三个一起计划如何毁尸灭迹?”

    三人一起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要在我房里换衣服?”克里指着厨娘尼雅。

    “因为自己房间钥匙没带。而且四楼以前没有人住啊,只有我一个。”

    “还有你,为什么要顺平底锅?”克里指着裂空。

    “因为炒面好吃。”裂空抹了抹嘴,还在回味炒面的味道,这对牛弹琴,还是作罢。

    “最主要就是你,你踹我进去的,还拿平底锅敲我!!!”克里想了想,还是指着陈岛圆子。

    陈岛圆子一脸尴尬,斜着眼逃避这克里的眼神:“因为,当时这个姿势很顺手嘛……就忍不住一脚,然后我听到尼雅惨叫,就顺手……”

    “顺手?我中午刚才救过你的命,你还踢飞我!”克里大吼道“我今天一定要和你说明白,我到底和你什么仇什么怨啊!!!”

    “你那天还害我考试差点没过呀。”陈岛圆子显然还想找一丝借口。

    “那最后不是都录取了吗?而且那也是校长安排的什么喝水比赛!!!”

    “那你那天不是还看了……”陈岛圆子最后的倔强。

    “那还不是因为裂空的什么潜能测试搞的鬼嘛!!!我其实什么都没干过啊!!!”

    “你居然敢凶我,你知道吗?连我爸都没这样凶过我!”陈岛圆子觉得聊不下去了,一瞬间拔出了短刀,刀光印在克里脸上,让人一寒。这杀意看来杀人灭口还是最优解。

    “姐姐,我错了。下次麻烦大人您稍微下手轻一点点。”克里立马在床上跪了下来,汪然出涕曰。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将来一定让你跪在面前喊好哥哥。

    “哼,那就原谅你了。”陈岛圆子这时候就往往显得特别有风度。

    大家各自回去了房间,克里也开始把行李陆续整理了起来。

    到学校也不知道该带些什么,除了衣服生活用品什么,就把家里经常用的工具箱什么都带来了。

    说来自己家也算是大公司,以前魔道具销量全国遥遥领先。这几年,魔晶石逐步耗尽,要消耗魔晶石的魔道具销量也开始下滑,很多小公司都陆续倒闭了。

    自己从小跟老爸在工坊里干活,虽然没有系统地学过,但是明白原理后,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不错的小发明。

    比如自己得意的魔晶石自爆装置,只要将魔晶石放入,因为没有设计任何的能量输出,里面吸取的魔晶石能量会越积越多,最后过热引发自爆,非常实用。

    但是不管自己什么,别人都觉得他是靠着家庭的背景做成的。

    自己来考法学院吧,说穿了也就是想脱离家庭,活出另一番的风景,不要生活在强力父亲的阴影下。

    整理好了行李,太阳已经快下山了。

    克里捂着脑袋站了起来,摇晃了几下,倒也不怎么疼了。

    这黑社会打人看来还是有讲究的,知道怎么打能打死人,也知道怎么打,能打疼,但是打不死人。

    据老爸说,以前道上混的,往往是小年轻不知道下手轻重,容易出人命。现在看着陈岛圆子倒是娴熟得很,不由又是一阵寒意。

    咚咚咚,有人来敲门,克里勉为其难地过去打开了门。

    门外,裂空和陈岛圆子,招呼他一起去教师食堂,顺便把那个平底锅还了。

    陈岛圆子笑嘻嘻的,似乎对刚才那些事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三人走了一小会就到了教师食堂,前面大门紧闭,不知道是来早了还是来晚了,只能绕到后面去看看,也不知道王虎老师有没有关照过,这没有饭票能不能吃饭。

    “哦哦,这平底锅,你们莫非就是新来的?”一个戴着高帽子的厨师看着他们问道。

    看来王虎老师是关照过的,见平底锅如见本人。晚饭看来是有着落了。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