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8章 宿舍X惨剧

    “这里就是你们的新生宿舍。”王虎老师在一栋房子前向特招生们介绍道。

    特招生们爆发出各种赞美的声音。虽然很明显这栋两层的小校舍已经被废弃了一段日子,但是丝毫无法掩饰它在建造时的豪华。宿舍虽然坐落在学校的角落,但是环境优雅、坐南朝北、采光通透、闹中取静、紧邻食堂、要是还能满五唯一、永久产权,那简直就是爽到不行,连校长也会有点想买下来做小别墅的那种。

    绿色的爬山虎爬满了墙壁,从爬山虎间可以隐约看见竖直条纹的多立克式石柱,柱子的顶端雕琢着一些栩栩如生的小天使,托举着三角形的房顶,侧面看来长宽正好形成黄金比例,配合这二楼的公用小阳台,让整个宿舍显得雅致而又大方。底楼由于光照并不强烈,爬山虎生长得有些稀疏,可以清晰地看见柱子间的墙壁装饰着一些黑曜石雕刻的壁画,刻着一些口耳相传有趣的神话壁画,荆轲背刺秦王、关羽给赤兔马买鞋、扁鹊制毒等。再往下就是满地杂草,夹杂着一些野花和蒲公英,显然这房子确实是很久没有人住的。走上石制的台阶后打开沉重的木制大门,推门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虽然布满了灰尘和蛛网,但是地上的大理石、墙壁上的魔晶灯和镂花的吊顶,还是让人感觉到贵族学院的与众不同。

    “这样吧,男生住一楼,女生住二楼。”王虎老师随意安排道:“不对,男女数量不一样,随便了,不要男女混住就行了。”然后对着门口的一个大妈喊:“李妈,先让他们把行李放好,等会一起出来吃午饭。”

    “王老师啊,怎么好像人数有点多。”宿舍管理员李妈跑了出来,迅速地清了下人数:“这里1间4人,一层5间,两层最多也就能住40个人。王老师你这有44个人吧。”

    “不对啊,这批特招生一共43个人。”王老师回想了一下:“哦,对了,我不是人。不对我是人。就是我不算人,不对,我也算人。”

    王老师逐渐开始盘不清楚到底自己是不是人:“反正是43个学生。”

    “那不管怎么说43人也住不下啊。”李妈双手往腰上一叉,显然不会轻易妥协,全世界宿管阿姨都有一个共同的场地强化魔法,就是我的地盘我做主,不管谁进入宿舍都得听阿姨的,就算校长来也要让阿姨三分。

    “这三个家伙不住这里。”王老师指了下边上三个格格不入的家伙。“他们住哪里等会我还要问下校长。”

    “哦哦哦。”克里心里充满了期待,连废弃的校舍都那么有格调,那么自己实验班的宿舍应该是更加地华丽,金碧辉煌。

    其实他不知道学校是完全把他们给忘记了,根本没安排过。

    其他的同学们,提着大包小包鱼贯而入,互相召唤着分配着宿舍,王老师和李妈在大呼小叫的和他们关照着注意事项,十分的嘈杂。

    克里和剩下两人只能待在门口等王虎老师出来,站了一个早上,多少还是有点疲劳,顺势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毕竟到了新的环境,多少还是有点紧张,聊天可以缓解压力,只是除了克里外,一个脾气火爆话语冰冷,一个呆若木鱼宛如智障,没什么共同话题,三人很快就陷入了尴尬,和热闹的特招生宿舍相比是一片寂静。

    阳光顺着房顶的曲线洒在了阶梯的前方,克里捡了根小树枝在戳蚂蚁玩,玩着玩着也有点无聊,就顺着阴影的轮廓勾绘着屋顶的形状。

    可能是因为最近开始入秋的关系,阳光变化得有点快,刚才画的线很快就被阴影盖过。克里拿小树枝比划到新的轮廓上,阴影又覆盖了上来。

    怎么也没道理变化得那么快吧。克里想想觉得不对,抬头看了眼房顶,房顶上一个雕像的剪影,开始逐步倾斜,从顶上滑落,笔直地朝陈岛园子的头上砸去。

    不好,意识到这一点的克里,时间开始陷入了停滞,大脑快速地运算起来。

    A:飞扑过去抱住陈岛园子。假设自己的重量是100斤,陈岛园子的重量是80斤。自己飞扑过去的重量应该无法及时推开她,或者抱着她一起滚开,最好的结果也是自己或者她的两腿被砸,这还不排除自己被她当作变态一脚踢飞的时候,最终雕像砸在自己身上的可能性。

    B:自己一脚踹飞雕像,雕像的重量目测在半吨以上,自己一脚过去,即使自己完全粉末性骨折,也无法产生足够的力在接触到雕像,到雕像下落到她头上那零点几秒内,把雕像踢开

    C:呼喊让她自己躲开,人的反射神经最快也要0.2秒左右反应过来,到她观察头部的异变约0.3-0,5秒,即使没有任何的犹豫,也仅剩下0.8秒左右让她避开,无论多快的反应神经都很难做到。

    D:让裂空,不,系统错误,无法继续运算执行,请选择其他方案。

    回报,继续申请和裂空有关方案。

    系统驳回:这个真不行,大侠请重新来过。

    在0.01秒内,克里的大脑,高速地运转着所有的方案,周遭的一切,条件、假设、可能都汇聚成数据,通过运算,逐步得出一个最佳解决方案。

    没有多余的时间犹豫了,克里猛地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往下一拉。

    陈岛圆子就感觉到头皮一疼,如果不往顺势往后抬头的话,头皮怕是要被扯掉。整个头被迫地往后仰天朝上。这一抬头,双眼发现上方一个越来越大的石头逐步遮住了天空,往自己脸上砸来。不得已顺势地就干脆往后一倒,两腿往空中一蹬,手一撑往后倒立了起来。石头雕像紧挨着腿部,擦着后背砸向了地面,砰的一声碎裂了,然后溅起了无数小石块和灰尘。

    即使没被直接砸到,这些小石块也是砸得陈岛圆子脑壳和手臂生疼。

    “我去,什么情况!”从倒立姿势,马上一个翻身就站起身来的陈岛圆子也迷惑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管怎么说,一脚飞踢把拉自己头发的克里踢飞总是没错的。“去死吧!!”嘴说着的瞬间,克里已经往宿舍外的小灌木丛飞过去了。

    “哇哦!”看到克里从眼前飞过,沉浸在马上就能吃自助餐的裂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欸,哪来的石头?”显然刚才边上发生了什么事,他一点也没注意到。

    王虎老师和李妈还有其他学生,听到了动静都从宿舍里陆续走了出来。

    “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

    “是不是校长来捣乱了?”这是走在队伍后端的王虎老师,第一个得出这个结论。悄咪咪往外看去,发现人群中校长并不在,长吁一口气,还好还好。

    了解了下事情经过后,估计是这破房子年久失修,顶楼的石制雕像在本来废弃的时候,还能勉强嵌合在墙壁上,现在由于屋内的人员走动的关系,被产生的震动不断松动,正好掉了下来。还好没出人命,不然新生第一天就被砸死了,这个锅怕是又要王虎老师去背。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对了,克里呢?”这时候王虎老师发现自己的实验班,少了个人。

    而前面的灌木丛中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和微弱的呻吟。

    裂空走过去,一把提住克里的腿,把他从灌木丛里倒提了起来,本来已经受到了飞踢的足额伤害,现在被强行拔出,更是被荆棘划得全身是划伤。

    “放我下来……你放……咳咳咳……”克里哀求道,刚才那一脚几乎把自己踹到休克,现在被倒提着,血都涌到头上,甚是难过。

    裂空也没多想,就很听话的直接放手了,克里的头又直接撞在了地上,连续的打击,让他几近晕厥。

    躺在地上休息了片刻后,摸着头勉强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回到校舍门前,身上残破的衣服,和渗血的擦伤,如同在战场里刚经历过一场鏖战。和头上还在流血的陈岛圆子站在一起,仿佛是伤残二人组,甚是般配。

    李妈一见如此惨状,惊呼道:“来人啊!来人啊!”

    尼雅看来是来帮新生整理行囊的,也在屋内。

    这时候从里面赶紧拿来了包扎的绷带和红药水,想给他们两个简单地包扎下伤口,刚推了下眼镜准备上手,王虎老师摆了摆手,示意让她退下。

    “穿越天际与星夜的使者,天地间闪耀圣洁的精灵,依据远古的契约赐福于我,治愈所有的伤痛吧。”

    简单明了的初阶愈合术,让人终于感觉到这是一个法学院。一道白光环绕着两人,一股魔力从脚下涌了上来,全身暖暖的,而与此同时身上的伤口开始缓速地合拢,有一点痒痒的。

    边上的学生看了都发出了惊奇的赞叹,毕竟平民平日里只有逢年过节才能看到魔法烟花。

    “王老师好厉害。”

    “王老师好棒。”

    “老师什么时候可以教我。”

    “哼哼,雕虫小技。”故意炫技的王虎老师沉浸在别人的称赞里,心里暗暗想,规矩要从娃娃抓起,要让这些特招生意识到自己的厉害,老子可不是一个光会管杂务的教务处主任,然后向宿舍里的人群招呼道:

    “大家放好了行李,就跟着李妈一起去边上的食堂吃午饭吧,今天第一天庆祝大家入学,是自助餐,以后就要凭饭票了,李妈会发给你们的。”同学们发出了欢呼,这年头能吃饱饭就不错了,吃自助餐那是相当的奢侈。

    说到饭票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三个拖油瓶的关键问题还没解决。

    “你们三个,别发呆了,现在跟我去找校长。”

    “自助餐……自助餐……”裂空一脸残念的说道。但是又不认路,只能垂头丧气地跟着王虎老师。

    陈岛圆子跟在克里背后,低着头,似乎刚才被拉头发,抬头的一瞬间,自己好像在上面看到了什么,又有点想不起来。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