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7章 入学X闹剧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们伟大的王国法学院的学生。要为了振兴王国而努力奋斗。你们的任务是艰巨的,你们的前途是光明的,你们的目标是高尚的。同学们学习魔法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自身和他人的安全。不要随意施法,不要破坏公物,不要威胁别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校长一本正经地开展着和她完全不搭的演讲,显然她才是破坏学院最大的威胁。大家也心知肚明这些是场面话,所以下面没有什么人听她胡说八道就是了。

    学校中央的秩序广场,正在进行着入学仪式,虽然烈日当空,但广场四周的草地吹来阵阵凉风,并不让人觉得特别炎热。校长站在一块悬浮的石碟上,高于大家视线,喋喋不休地说着废话。

    下面三个不同年级的学生,根据学院,分成了三个方阵分别站立着,每个方阵大约有三十多人,里面站着的,都是之前已经招的贵族班学生。不同学院的人,分别穿着白色、黑色、灰色为基调的袍子。

    站在队伍前面的,基本都是些上层贵族,尤为显眼,放眼望去,无论是服装,装饰,气质,一看就是典型的贵族子弟,即使不是贵族子弟也是出身比较富裕的家庭或者是一些官员的家庭。毕竟在魔法纪元,法师是一个备受尊敬的职业,无论是维系贵族间脆弱的关系,还是拓展自己的人脉,又或者是建功立业,都是极为方便的。只要不是魔力特别低下,或者是智力特别差的,大部分家长都挤破头把孩子塞进学校,再差学个火球术,在法师团里面混个官阶也总比干其他的强。

    而新招的这批平民学生则站在三个方阵的后面,本身排得七零八落显得非常突兀。虽然来学校的时候都穿着私服过来,但是到了学校后发现,学校派发的标准法袍,无论是质量还是做工,都比自己带来的衣服好太多了。毕竟这学校之前招的都是贵族子弟,随便来个什么阿猫阿狗也得罪不起,所以王国在拨款时,也比其他部门略显大方,当然拨款负责人的子弟也因为这个原因得以方便地进入学院。

    同学们来了后就赶快换了学校派发的统一法袍,生怕被人看不起。

    但是到了广场后发现,那些贵族子弟,全都是自己找裁缝量身定做的校服法袍,用高级的锦缎或者丝绸或者绒布镶嵌着金边银边,有的在背后秀着自己家族的纹章,有的镶嵌着昂贵的魔晶石或者刻印,当然,也有凯子用金丝编织的法袍,白银打造的法杖,人群里非常的亮眼,一看脸上就写着“快来抢劫我”的字样。

    和衣服一样,这些平民学生当然也没有携带法杖,更不要提什么高级的魔道具之类的东西,如果不穿法袍,那就是一个普通人,一股穷酸相。

    校长继续开展着她的演讲:“由于这批新生是因为王国的需要,由女王特批特招的,并不按照惯例延用一年生二年生这类称呼,以后称为特招生,你们要在两年半的学习时间里,赶上三年教程的进度。”

    “哟,特~招~生,你们好。”那个金丝法袍的一年级凯子……嗯,姑且算学长率先向这里招手,一脸欠打的表情:“你们来学校要记得戴口罩哦,不然你们的庶民病毒传给我怎么办?”

    可是并没有人和他搭话,虽然大家咬着牙,握紧了拳头,屈辱得要命。但大部分人作为一介平民,并不想得罪任何贵族,只要能够顺利毕业,赢娶CEO,成为白富美就指日可待,忍一忍不算什么,何况贵族们平时也是这样作威作福,早就习惯了。

    呸,这时候一口唾沫不偏不倚地吐在了凯子学长脸上。学长抹了抹脸,定眼一看,吐口水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红发美少女。而边上则站着一个穿格子衫的瘦子,和一个粗壮的大汉。与边上的那群穿制式法袍的特招生显得格格不入,更不像是一伙的。

    在法学院,有一个潜规则就是不要挑衅任何人,你永远不知道你面对的是哪个大贵族的千金、或者议长的公子、或者是哪个天才法师,一不小心把自己命搭进去不够,还要搭上整个家族秋后问斩。

    凯子学长显然没想到有人可以那么嚣张,对自己吐唾沫。这人如此胆大妄为,一定是大有来头啊,背景雄厚。

    所以倒也被震慑住了,一时半会也不敢对她做什么,而是仔细地打量起她,顺便拿出手帕,擦干净脸上残余的口水。

    站在台上的校长,显然也是发现了下面的小骚动,心里一股坏水泛滥:“对了,给大家介绍下,这三位是“教务处实验班”的同学,由老王,不,王虎老师负责亲自教导。”

    三个方阵,尤其是一年级的学生,发出了惊叹。

    金花配银花,王虎塞王八。

    王虎老师,又被戏称为王八虎,虽然是教务处主任,并不负责教导学生,但是他一手未卜先知的防御本领,那是相当出名的。

    王老师精通各种防御类魔法,即使舍弃咏唱都可以轻松防住大部分的普通法术,听闻年轻时还有一些炫酷的特技可以叱咤战场,在前线和另一个法师被称为龙兄虎弟,直到他犯了错误被下放到学院。

    可惜的是学院三大长老派系的斗争严重,谁都不希望王虎老师去其他学院教书,不然对方学生有了实战经验的指导,毕业后的实力会差很多。这样三方扯皮扯了一段时间,最后不得不取了个折中的办法,让他屈才去做教务处主任处理杂务。

    可同学们都想着,这能够得到在战场实战过的王虎老师的指点几招,比学习那些光会教理论的老师的课件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但是王虎老师心里苦,王虎老师向谁说。

    这三个拖油瓶安排给自己后,上面并没有给相应的编制给他们。今天之所以让他们穿私服,是因为制式法袍根本就没有派发下来。新生宿舍的问题也没有解决,今晚住哪等会还要和校长去商议,至于安排什么课程在哪里教,完全没有任何的计划,对,还有那个大块头起码要两人份的饭票去哪搞,难不成让他们去光合作用?什么狗屁实验班,根本就是后妈养的。

    王虎老师想到这里不由恨恨地骂了一句:“混蛋校长!”

    边上一年级的学生,听到后那是更加地钦佩,不愧是前线作战过的,就是有胆量,就是不一样!!!

    这敢骂校长的人,在学校里除了三长老外,也就只有王虎老师了!!!

    那可是炎术士艾丽娅啊!

    虽然老师胖乎乎的,还有小肚子,但是大家看他崇拜的眼神,是越来越闪亮了,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英姿飒爽。

    当然,这些内心活动,王虎老师他自己是不知道的。

    相对而言,那三只跟着王虎老师的臭虫到底是什么来头,他们一定是塞了不少黑钱,或者是做了什么PY交易,又或者是抓住了什么贵族的把柄,才会被安排到实验班的。三人站在队伍里,逐渐地感觉到周围仇视的眼神是越来越强烈。

    “裂空,我们之前是招谁惹谁了?”克里敏感的感觉到了那些视线,对左边的傻大个说。

    “中午有自助餐诶。”裂空留着哈喇子开心地傻笑着,看来能到学校混饭吃的愿望让他很满足。

    克里拍了下脑门有点绝望,仿佛就是在对牛弹琴。只能头转向右对陈岛圆子说:“我们这样子得罪人,会不会被别人下毒害死的?”

    “那砍死他不就好了。”这边双手抱着胸前,一副防火防盗防色狼的表情,冷冷的说道。看来那天被一览无遗的气还是没有消。

    克里头转过去看到那个金光闪闪的凯子学长,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这里,充满了敌意。

    他年纪虽然不大,但人情世故还是懂的,心想完了完了,这怕是还没有等到毕业,就要被高年级的贵族同学给活活弄死了。

    “好,今天就到这里,散会,大家回自己的宿舍。”校长总算结束了又臭又长的演讲,释放了传送术也不知道什么的法术,就消失了。大家长吁一口气,活动了下筋骨,纷纷准备散开。

    特招生们在原地等着,也不知宿舍在哪,等着学校的安排。

    “啊呀,庶民们,麻烦让开好不好。你们挡道了。”几个一年级的学生想走捷径穿过特招生的队伍,一看就是故意准备过来碰瓷的。领头的果然就是那个金闪闪的凯子学长。

    “如果不让呢?”陈岛圆子显然也是爆脾气,走过去直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你想怎么样?”

    “小姐,要是和我们过不去,那就不要怪我们……”话还没说完,一把短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上。

    对于法师而言,距离是很重要的,距离等于释法的时间,时间保障法术的威力。如果无法和人拉开距离,就需要靠骑士团之类的人来顶住敌人,留给法师足够的时间去施法。

    这种迎面只有一步的距离,显然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咏唱任何法术的。

    “怪我们什么?你这个金光闪闪的薯条怪。”陈岛圆子一手拿利刃一手拉着对方的衣领威胁道。周围的人都发出了惊呼,刚入学的实验班和高年生发生冲突,大家都停下了脚步驻足围观起来。

    “怪我们将来好好待你啊,唉,所谓实验班不过如此嘛。”随着凯子的冷笑,他的衣服,肉体逐渐的化为粉末,在空中渐渐的消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悄然释放了幻象术代替了他的肉身。虽然幻象和实体的触感是有些不一样,但是高阶的幻象术,并不只是光学上的幻象迷彩,对人的存在和认知也有一定的误导。难怪刚才捏在手上衣领的质感怪怪的,陈岛圆子边想边搓了搓手,感受了下残存的触感。

    大家这时候才注意到凯子学长已经站在远方的台阶上,喊道:“我叫须王绕,记住我的名字,庶民们。”转身离去。这个距离普通人想再冲过去,不吃一发火球是不现实的。

    “对了,薯条怪是什么?”须王绕边走边走问他的同伴。

    “不知道,好像是一种庶民喜欢吃的食物。”长相很路人脸的同伴的回答道。

    “哦,庶民的食物吗?听上去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是不是庶民食物中的王者,就像我这样,哈哈哈哈。”须王绕大笑着离开了,边走还边很潇洒地向后方的群众挥了挥手,看起来非常地自恋。

    陈岛圆子显然不想就这么算了,提着刀就准备追杀过去,发现情况不对的克里马上紧紧地抱着她大腿:“姐姐啊,今天第一天啊,不要给我们树敌太多啊,我家三代单传,你克制点啊。”

    “放开我,不要再摸我腿!要不要新账旧账一起算让你再也没法传?”克里抬头看到的那是满满的杀意,下体不由得一凉。赶紧撒手,不过回想起这腿的触感,不由得又想到了那天看到的美妙事物。

    “你们不要闹了,特招生都跟我走,动起来。”王虎老师终于介入了混乱,大声斥责道,并不打算让事态恶化下去。学生们听了他的话,陆陆续续地走动了起来,默默地跟在王虎老师背后:“你们三个也给我跟上,再闹就真的退学了啊。”

    “切,算你走运。”陈岛圆子唾了一口还是有点不甘心。今天看来她不剁点什么是难消心头之恨了。

    “这个金色的学长是不是有点眼熟,好像哪里见过。”克里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