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4章 潜能X人才

    周围的学生也在窃窃私语,大家都不知道这个法阵和这个现象意味着什么。

    但是看着台上三位长老抱头苦恼的样子,也是知道应该是出了什么大事。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长老费资本痛苦地喃喃自语。剩下的两位长老也是神情涣散,一副丢了魂的样子。

    “这该来的还是来了啊……长老们……”校长在侧面的座位上慢慢地站了起来,缓步向三位长老走去,脸色凝重。

    三位长老也是用看异兽的眼神看着克里。

    难道我是万年一遇的奇才?克里这时候已经没有一丝怀疑了。

    自己从小就继承父亲的智慧,以聪明闻名邻里。父亲从祖上继承的香海里拉魔道具无限责任开发公司也是这几年少有可以存活下去的魔道具公司。

    现在作为启动能源的魔晶石越来越紧张的情况下,魔道具的售卖是越来越糟了。但父亲自己开发的魔晶石系统和放置在地上就能缓慢吸收大地魔能的地能板,越来越获得市场的青睐。

    可是,自己作为他儿子一直活在父亲的阴影下,从小别人总是称呼自己为“克总的儿子”。而自己的很多努力都被人视为利用父亲的资源优势轻易获得的成果。

    看来我命中注定是一个大法师啊,一想到将来拳打竞技场、脚踢天梯,就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该来的还是来了。”艾丽娅校长走到了三位长老面前,画风一变,伸出了右手。“愿赌服输啊,老头子们。”

    马哲里显然非常不情愿,但是还是从袍子里摸索了半天,把一块石头丢在了桌上。

    魔晶石,而且是成色非常好的魔晶石,魔力分布均匀,颜色光润,市场上基本可以算A+的品质,如果拿去黑市卖的话,起码可以换上百枚金币。

    吉力安非常不安地和边上的长老说:“老费啊,我这几天手头紧,你先匀我一块应应急,我下周还你。”

    费资本叹了口气,从兜里也是极度不情愿地排出2枚魔晶石依次放在桌上,成色也是相当的好:“你是不是又去孙焕嘉那里打超能力麻将了?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你去了就是猪仔,没事不要去。你看看张家,整个领地和他们名下的近铁骑士团,那么大个家业,都输给了他们家。”

    校长一枚枚的把桌上三块魔晶石依次拿了起来,攥在手里掂了一掂:“呵呵,没想到啊,没想到啊,我居然赢了。”

    克里在一边莫名其妙,到底这四个人到底在打赌什么东西?而且赌得那么大。

    校长一边把玩着自己的战利品,一边走到克里边上。“少年啊,你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啊。”

    “我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不知道为什么,克里开始感到不安。

    “不,你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弱,真的弱。”校长不由得叹了口气。

    之前在这些学生沐浴更衣的时候,校长和三位长老打赌,第一个检测的学生,天生的能力是什么,三位长老分别下注概率比较大的放出系、防御系、和操控系,而校长则做庄1赔3,赌注就是一块魔晶石。

    天生的能力基本可以决定后天的命运,虽然说后天修炼也是可以加强自己各方面的力量。但是天生强化的能力确实最容易修炼的。甚至有一些人的天赋,是别人后天无论如何努力都没法学会的。

    魔法从上古时代至今发展了一千多年,衍生出无数的种类,王国系,帝国系,通用系,召唤系,以及贵族家自己珍藏的独门魔法。

    但是总的来说,魔法从属性的大方向还是可以分为六大类。

    以火球术之类以伤害为主的放出系法术。

    以结界术为代表的防御性法术。

    战局中用来搅屎的,如光之护封剑、治愈术之类的辅助类法术。

    给武器强化,给防具增加结构强度的附魔类法术。

    利用法力操控物体、元素的操控系法术。

    以及可以凭空创造物体的具现系法术。

    当然,也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个体会一些特殊的魔法,但是那些都是普通人学不过的,比如什么时空魔法之类比较特殊的种类。

    “少年,我们王国已经二十年没有看到过有具现系的学生了。”校长安抚地摸着克里的狗头:“具现系法术我都以为已经绝迹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

    具现系,顾名思义,就是使用魔力,强行聚变空气中的分子,变成自己想象的物质,然后用术式构建出不同的物体。但是由于魔法构建的分子很脆弱,一般不到几个小时就会恢复成本来的样子,散化成灰尘,所以并不实用。

    当然历史上也有几个大法师开发过具现系的招式,比如具现许多武器,投掷到敌人阵营,在帝国叫“王之宝库”什么的,而在王国则有个很诗意的名字,叫“万剑诀”。

    但是由于消耗的魔力巨大,且杀伤力不如几个火球术,所以后来也就沦落为节日庆典的表演节目。

    一般情况下,法学院的法师最多也就是兼修下具现法术,用来在野外打仗时具现个锅碗瓢盆之类生活用品。

    上千年的岁月里,法学院往日里招收的贵族学生中,由于擅长这类法术的贵族并不会立下什么赫赫战功,没有战功自然也就找不到愿意联姻的贵族对象。

    这贵族一旦没有子嗣,或者干脆就和平民结婚,后代便逐渐逐渐被自然淘汰了。

    所以现在的贵族中,基本就没见过什么具现系的法师。

    稀奇也是正常的。

    “真的很弱吗?”对魔法体系不甚了解的克里还是追问道。

    “真的很弱。”校长笑嘻嘻地对克里点了点头:“不是一般的弱,和你的蛤蟆功有的一拼。”

    说完转身看着三位长老:“到了评分环节了。”

    王国法学院一共有三个学院,由三位长老为代表间接控制,虽然有一些通用的课程,但是具体学习的方向还是有不一致的地方。三位长老可以选择自己的学院是否要这位学生。

    马哲里首先掏出了法杖,轻轻地施了一个法,空中出现一个红色发光的叉。

    “NO,虽然你的魔力比一般人来的多,但是我在你的天赋上看不到任何未来,抱歉。”接下来剩下两位长老也一样施了一个法。

    “NO”“NO”空中浮现着三个叉。

    校长显然边上看着,有点于心不忍,说:“这样吧,孩子,你看,你帮我赢了三块魔晶石,我分你半块做补偿怎么样。”这么一说,反而让克里感到更加的悲伤,劳资不差钱!劳资要做法师!!!

    呆滞在原地的克里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心情从高点跌至低谷,恰逢这时候王老师带着女生来了,叽叽喳喳的在下面对自己指指点点,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是肯定是在说自己,脑海开始一片空白,周围的声音开始逐渐地变轻变模糊。

    费资本长老显然也是心存同情之心:“这样吧,你先在边上坐着,等会三个学院要是有空缺,就让你替补进来吧。”算是给了克里一条退路,迷糊间自己被王老师搀扶到侧面边上的位置上坐着。

    测试继续进行着,学生一个个地走上去,用手触摸黑水晶,黑水晶亦会对他们的能力做出反馈,三位长老开始选择学生。

    “我给你一个YES!!”

    “我也是YES!”

    “当然是YES!”

    潜能优秀,被选中的学生欢欣鼓舞,坐到属于他们学院的看台上。

    开始有点恢复神智的克里逐渐观察黑水晶的变化,双手放上被吸取魔力后,水晶里面放出强烈光芒的,一般就是放出系,而略有通透的黑水晶逐渐变成白色,那应该就是防御系,这两位属性的学生,往往会遭到三位长老的哄抢,而学生这时候就有权反向选择。长老使出浑身解数,又是承诺教授什么独门魔法,承诺帮忙办理都市户口,毕业后保证五险一金,还有什么和贵族的小姐姐小哥哥去相亲的福利。

    而其他像什么操作系、辅助系之类则会挑挑拣拣,根据对方的魔力值,现场的反馈,智力这类情况来决定。

    到了之前那个拿匕首的大小姐上场了,好像叫什么陈岛圆子。

    围观的人群见她走上前去,也开始停止了议论,把视线的焦点转移到法神殿中央。

    陈岛圆子举起双手,略微有点紧张。把双手放到水晶上,水晶出现了与之前任何人都不一样的光芒,无法看懂的红色的文字,逐步出现在水晶中,连周围长明灯的光都被吸入了水晶,一下子仿佛陷入了黑暗,而水晶中的文字逐渐组建成了一个红色的法阵。

    “耶!二等奖!!!”校长高兴的蹦了起来:“恭喜你,女同学,本场弱鸡评选,第二名出现了。”

    “咳。”费资本长老赶紧清了清嗓子,打断了校长的即兴发挥:“艾丽娅你注意点形象,唉,没想到现在还能看到附魔系的啊。”

    附魔系,顾名思义就是强化武器和防具的法术,在魔法纪元刚开始的初期,还是比较实用的。可以给武器附加各种属性魔法,通常对一些物理防御比较高的人有奇效。

    但是在“法师团”这种现代化作战部署方阵出现后,基本就再也没有什么骑士方阵,可以活着杀入到敌阵了。

    没有需要附魔的人,自然就没有需要附魔的武器,也就不需要附魔法师。

    附魔法师由于地位的逐年下降,没法升官进爵,也是逐步地被淘汰了,更多时候,就是给武器弄点红光蓝光绿光,显得比较酷炫而已。市面上有一家公司叫雷蛇,就是专门做这方面附魔的……

    好坏具现系法术,偶尔逢年过节还能表演些杂耍节目,这附魔法术能干什么?克里这时候倒有了一丝安慰。果然随后三位长老一致地亮起了红灯,这些势力的老头子们。

    “我们并不是因为你是天生附魔系而没有选择你。”一直没有讲话的吉力安终于发话了:“你是岛田家的人吧,我见过你。“

    陈岛圆子,她宽松的法师袍由于尺码并不合身,从肩膀处显现出一部分红龙的文身确实显眼。

    岛田家族对王国法师做过些什么,王国怕是没有人不知道,作为女皇契约中的猎魔人,一晚上偷偷屠杀了前线近半数的王国法师。

    “我姓陈。”抬起了头,眼神里透露了憎恨:“我和岛田家没有关系。”

    “这并不是由你决定的。”吉力安长老叹了一口气:“这不怪你,但是我们毕竟都是凡人,你爸是王国法师公敌,我们也没办法轻易放下这份怨恨。”

    “我会干掉岛田家所有人。”陈岛圆子似乎并不想放弃,高傲的头也逐渐低了下去:“给我一个机会。”

    “就算我会放下这份怨恨,我也没办法保证其他人能放下这份怨恨啊。”吉力安长老摇了摇头:“你还是边上先坐着吧。”

    克里看着陈岛圆子也是跌跌撞撞的走过来,坐在自己身边。虽然也想安慰她一下,但是又怕一不小心被一刀砍死。

    很快到了队伍的最后,还有一个大汉,就是之前那个王小明的哥哥,裂空。

    他似乎也没什么心理负担。大步走上前去,双手用力往水晶上一拍,真担心把水晶拍碎了。

    突然出现了刺耳的蜂鸣声让大家措手不及,纷纷捂住耳朵,难受地蹲了下去。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