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3章 神殿X测试

    学院浴室内

    随着哗哗的水声,头上,脸上,身上的污秽被逐渐洗去。在浴室沐浴的女生们,惊奇地发现学校居然提供免费的沐浴乳。

    大家争先恐后地开始往身上头上抹沐浴乳,毕竟现在外面肥皂已经是限定品了。

    普通人一家一年只配给有两块肥皂,一周洗一次澡就不错了。

    而洗下有肥皂沫的洗澡水,还要用来洗衣服,洗完衣服洗床单,冲地板。

    更可怕的是,外面还在谣传,可能明年肥皂的配给也要减半了,所以今年有很多人开始囤丝瓜筋和海绵,毕竟不能洗澡接下来就只有靠蛮力硬搓了。

    在浴室帮忙收拾脏衣服的仆人非常鄙视地看着这些不登大雅之堂的平民,发出了不屑的哼声。

    这学院的仆人,也必然不是什么贵族,每个月的各种配给什么也就是平民标准。

    但是在法学院打杂,比一般人过得还是好很多,公家的肥皂,纸张,不要的食物之类多少可以顺便“拿”一点回家,学校的贵族学生们,出手也是相当地阔绰,帮忙打扫寝室,洗衣服、协助做助手,帮忙抄作业之类,拿点公子哥、大小姐们的打赏也是相当的美滋滋。所以法学院仆人的职位在外人眼里,也是一个相当有油水的肥差,一般要托点关系才能进得来。

    陈岛圆子在女生中也是相当地醒目,挑染的暗红色头发,匀称的身材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皮肤白皙有弹性,一看就不是穷人家风吹日晒的孩子,洗完头转过身去,背后一条醒目的红龙纹身蜿蜒地从背部爬到手臂上。

    其他女孩子看到这纹身后,纷纷扭过头去,避免和她眼神对视。只要在这个王都长大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龙的纹身意味着什么。

    而在另一边,男生浴室就完全不一样了,大家嘻嘻哈哈地,围着克里

    “大哥啊,这次全拜你所赐啊,我们居然全部合格了。”

    “你这一招猛虎伏地那是相当的厉害啊,我当时都被吓到了啊,哈哈哈哈”

    “你为什么会随身带扳手,你是来考法师还是修理工啊”

    大家高兴而且友善……地嘲笑着克里,克里则一脸尴尬,这事反驳也没法反驳,反正考试第一天,自己形象就毁了。

    以后这求学之路该怎么办?而且就算自己成为大法师,今天这个事件会不会对自己有影响,比如法师的尊称,别人叫什么“炎魔”、“苍穹闪电”、“守护者”之类炫酷的抬头,自己会不会留下一个“呕吐者”、“喷洒狂魔”之类的恶名。

    一想到这里,就觉得脑壳好疼不由自主地抱着头蹲了下去。

    “诶呦呦,克里昏倒了。”一个大汉赶快过来搀扶了他,一把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克里拗不过对方的怪力被强行拖拽站了起来。这大汉也是相当的高,克里的头大概也就到他的胸口。坦诚相待的两人,克里低着头,正好直视了不该看见的东西。

    “哇哦。”克里感叹了下。

    “你没事吧。”大汉大大咧咧地说,丝毫没有感觉到一丝尴尬:“我叫裂空,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

    “裂空……这名字好,好……”克里为了缓解一丝尴尬,有话没话的说着,抬头转移下视线,发现这裂空的胸肌也是异常的壮硕,再往上就是一张晒得发黑的脸,看得出平时应该经常在外面奔波,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经比同龄人显得成熟得多。

    克里看着他的肌肉问道:“你这块头,不去当骑士什么吗?为什么要来考法师?”

    随着他胸肌的抖动,裂空说道:“骑士啊,没想过。我家弟弟多,我吃得多,我爸养不起我,让我来这里混饭吃,哈哈哈哈。”

    “什么?你家像你这么壮的还有好几个?”克里被有点吓到了,毕竟自己是家中的独子,从小没有兄弟姐妹。

    “对,我还有几个弟弟,叫裂地、裂波、裂炎和王小明。”裂空憨憨地说道,似乎回想起了家里的趣事,突然傻傻的笑了起来。

    前面几个名字,空地水火,似乎按五行啊什么,还有逻辑可寻,生最后一个孩子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小明虽然听上去是个很普通的名字,但是在法师界,这个名字也是和木之本樱并列的上古世纪的尊者,据说几乎所有的封印系和符咒系的法术,都是由他们创始并且逐步改良延续到现在的。

    他爸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给小儿子起了一个那么炫酷的名字。

    “男生你们好了没有,快点给老子出来!”外面王老师已经开始催促了:“别像姑娘们洗澡一样磨磨唧唧,洗完了快点给我出来!时间不等人!”

    王老师扭头听了听从女浴室那里传出的声音,已经知道她们不光沉迷于免费的沐浴露,还有免费的护发素、精华液、木梳、棉签、吹风机和门口的按摩机。

    呵,女人。

    心里暗骂了一下,自从校长换成了女校长,浴室啊,厕所之类的额外开销就高了很多。

    而像肉啊这类食品,就变得有点少了。校长美其名曰,帮法师减肥。本来混在学校食堂,每天中午有两块免费的红烧肉,那滋味是真的享誉全国,相传法学院的前身是一所全国知名的建筑类高校,校徽是三个人划一条船,结果造的房子不怎么样,食堂却是全国出名,尤其是大排、咕咾肉、红烧肉。

    这红烧肉,采用肥美的五花肉用料酒等混合的酱汁浸泡过后,先拿些香葱末在黄油里煸炒爆香,然后倒入切成方块的肉,直接煎到金黄,这时放入适量的清水、酱油、蜂蜜和大蒜、迷迭香等去腥味的调料,然后中火转小火闷墩2小时候,中间再适当地加入冰水让肉皮收缩可以更富有弹性,最后再倒入适量的老抽,冰糖大火收汁,装盘后上面撒上一把芝麻,边上摆上两根香,呸,两根小青菜。这味道真是回味无穷。而现在居然一周就供应一次不说,妈的,食堂里居然连素鸡素鸭也算半个荤菜。

    “什么狗屁法学院,干脆改成法神庙算了。”王老师自言自语后唾了一口,对着男浴室喊道:“男生你们好了没有,再不出来取消录取资格了啊。”

    里面的男生一听到取消录取资格,赶紧麻溜地擦干身体,穿上学校派发的临时法袍走了出来。

    由于这些年物质匮乏,以前法袍还有许多金属的装饰品,绣花等等。现在就是一个简单的袍子,往身上一套,腰带一扎,就能往外跑了,简单了很多。

    当然很多学生为了赶时间衣服还没整理好,什么领子在里面的,袍子穿反的,腰带没有扎,一副不成体统的样子。谁都不想因为这种破事被取消资格,毕竟是难得的可以飞黄腾达的机会。

    “你们先跟尼雅去法神殿。”王老师指了指边上的女孩子,克里仔细一看,这尼雅就是刚才被自己喷了一身粘液的异域厨娘,当然她显然也是已经去更换过衣服,换了一套平日的素装,头发盘在上面,戴着副红框细长的眼镜,还有点小可爱。王老师继续敲了敲女浴室的门,威胁道:“里面的女生给我听着,给你们5分钟出来,你们再不出来我就进来了。”

    里面的女生一阵尖叫,谁都没想到这学院的老师居然可以光明正大地说出那么不要脸的话,着急地悉悉索索开始穿衣服。而外面男生已经排队跟着厨娘尼雅去法神殿了。

    克里因为个子不高,排在队伍最前面,紧跟着尼雅。一想到自己刚才对她做了什么,就有点愧疚,加快了两步小声地道歉:“那个,刚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尼雅翻了一个白眼,用冷漠的表情说:“不要和我说话,混蛋。”显然是气还没有消。

    毕竟不是每个女孩子都可以接受这种重口味的公开处刑。

    克里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赔罪了。

    走了一小会的时间,就到了法神殿。宽大而厚实的阶梯一路蔓延往上,台阶上装饰着一些欧式的小雕纹,随着时间已经被磨去了一些表面的细节。而台阶两侧则摆放着这个王国的荣耀,都是些历史上著名的女法师雕像,生动又有神韵,莉娜因巴斯、奈叶、伊莉雅、鹿目圆、冯薇文、每一个雕像下面都刻着他们的名字和斑斑劣迹,不,她们的英勇事迹。

    而在阶梯的最上方,最中间的雕像就是法神Vurtne,相对其他人而言,他的介绍简单多了,一共五个字“法师就是屌。”从他开创的那个纪元开始,所有其他战斗职业都宛如废渣一般相形见绌。

    就是这样,在现代战争中,法师的数量就是双方实力的象征,无论多少军队,在法师团面前都是瞬间灰飞烟灭,相对而言,地面部队的作用与其说是打仗,不如说是等法师决出胜负后,去对方战场补刀,以及搜刮战利品,运送物资,控制敌人的城市,保障法师部队的补给,还有防止敌人暗杀法师。

    毕竟一个敌军法师的头颅能换取的金币可以让大部分百姓衣食无忧一辈子,这也催生了猎魔人这类以暗杀法师为主的另类职业。

    绕过了法神像,里面就是法神殿,还没走进去,就感觉到了激烈的法学届大佬们的碰撞。

    “艾丽娅,你是不是疯了,多出来的学费你掏嘛!!”低沉的吼声伴随着愤怒从通道里传了出来。

    “现在是争论学费的时候嘛,钱不够就从你们的研究经费里扣一点不就是了嘛!”很明显这随性招生的方案是校长提出来的:“我是校长还是你是校长,我有权利这么做!”

    “你不要嚣张,我们长老院一样可以弹劾你的决议的。”另一个尖锐的声音这样说道。

    “死人是不会投票的,你懂不懂?”

    “你敢威胁我们?而且具体分配哪个学院可是我们说了算的,我们如果不肯招,硬是卡死你呢?”还是之前那个低沉的声音,气氛并不是很和谐。

    “比黄昏还要昏暗的东西、比血液还要鲜红的东西,在时间长河中沉睡的女神……”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法术的咒文,但是这种长文咏唱的腔调来看,很显然校长又开始准备要抢头条新闻了。

    “我带新生来了。”尼雅带着一群新生出现,及时的打断了他们。

    校长也顺势停了下来,手中已经汇聚的魔力也逐渐散去。毕竟在狭小的空间战斗,对自己也是不利的,何况面对的三个长老院的老头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这样吧,先看看这些孩子的资质怎么样,如果不错的就编入法师新生。”中间一个穿着灰袍戴着灰帽的老爷爷打了个圆场。“如果资质不行,也别学3年了,就学点简单的降雨术什么,去做做苦力,帮助帮助百姓,也不是不行。”

    校长思索了下后似乎也认可了这个方案,在边上的石阶上坐了下来,不再闹腾。

    这时候克里环顾的看了四周,整个法神殿宏大而有威严,两侧的艾欧利柱撑起了中空环状的大殿,大殿往中间,每三米左右有个小台阶,让大殿中心呈现凹陷状,如同罗马的演讲台一般。对面一块大理石制成的主席台高高在上,让人不得不仰视他们,这样的构造即使站在后方的人也可以清晰的看到对面台阶上坐着的3位老者,往上看去,彩色的琉璃穹顶透露下来的阳光,异常的绚烂,给大殿增加了一份神秘色彩,魔晶石驱动的长明灯,保证了一些背光处也能清晰的看到人影。也许和以前传闻的法神殿暗杀时间有关,克里这么想到。

    “那事不宜迟,开始检测潜能吧。”这尖锐的声音从台上左侧一个全身黑袍的法师嘴里蹦出,很明显,台上这三人就是法学院院著名的三位老年法师,人称三长老。擅长黑魔法的马哲理、灰袍法师吉力安和右侧的白袍法师费资本。这三人以前也都是战功赫赫独当一面的团长,年纪大了后,就退居法学院享享清福,顺便教育教育后人。

    “来吧,就从第一个开始吧。”马哲理老师很显然非常的着急。“就是你,小伙子,到前面来。”

    克里也不知该怎么检测,毕竟平民以前也是没有听闻过这些,有些发愣,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来,孩子,上前,看到那个水晶没有。”灰袍法师吉力安显然看出了他的手足无措,温柔地指导他如何操作:“慢慢地把手放在水晶上。”

    克里这才发现,大殿的中间放着一颗黑色的圆形水晶,下面有一个花朵一样的金属支撑物托着它。

    “手放上去就行了?”克里第一次来,还是有一丝忐忑。

    “对,手放上去后,记得要念咒语。”校长这时候已经收敛起前面的怒火,一本正经地说道:“跟着我念,巴啦啦能量,乌卡拉卡,水晶水晶告诉我……”

    “艾丽娅!!!”马哲理长老显然又要开始爆血管了:“你不要胡闹了好不好。”

    转身对克里说:“手放上去就行了,别听艾丽娅胡说八道。唉,这孩子小时候多可爱,天天在屁股后面,喊马叔叔抱抱,怎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克里把手放在水晶上,些许时间后,黑色的水晶从缝隙中逐渐地开始发出微弱的光芒,明显感觉有什么东西从体内流淌进了水晶里,或者说是什么东西,被水晶给吸走了。

    随着光芒逐渐变强,地上显示出一个法阵,法阵里镶嵌着许多看不懂的文字、术士、图形。与此同时,水晶周围逐渐缓慢地成长出了几块新的水晶,一样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三位长老仔细地看着这水晶的法阵,神情紧张而不可思议,不约而同地喊道:

    “天呐!!!”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