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章 校长X录取

    “打他。”

    “上啊,揍他。”

    “就那里,上勾拳。”

    随着此起彼伏的喊声。少年的眼里又露出了一丝绝望。

    脑海里浮现出老爸慈祥的话语:“年轻人不要争强好胜,考试遇到什么问题,要用脑子解决”。

    现在这情况怎么用脑子解决,面前这个少女显然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你还狡辩什么,像个男人一样承认自己的错误行不行。我今天一定要砍死你,血债血偿。”考试的人群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酸臭的考场,在外面围成了一个圈。圈中一男一女对峙着,匆忙赶到的王虎老师已经发现人群中那个男的,就是之前第一个喷洒……嗯,喷洒……人体精华的少年,也就是这次砸考场的始作俑者。

    而那个女的好像也是一个考生,但是之前并没有注意到,一袭黑色风衣皮裤的搭配,干净利落,没过肩的短发,用两只发卡固定住,避免挡住双眼,也正是这样,锐利的眼神毫无遮拦,直直地盯着她的敌人。

    少女右手缓慢的从背后拔出2把短刀,刀通体黑色,隐约刻着两条龙,从匕首的尖端蜿蜒至把手,还没等看清,娴熟的甩了其中一把到左手,放低重心,微蹲,已经做好进攻态势,非常的专业:“大家说砍死他好不好啊?”

    “吼啊吼啊。”王虎老师倒是想这么喊,就是这臭小子害得自己颜面全无,砍死他也是应该的,但毕竟是在学校内,死人总是不好的,到时候一堆报告还是要自己写。

    没想到边上却有混蛋已经起哄助威喊了起来,侧过脸一看,这起哄的混蛋,不是别人,正是嫌事还不够大的校长。她一本正经地混入了围观群众的队伍里,而周围也没人认出她是谁,毕竟不笑起来看起来就一个普通人。

    人群中一听有人起哄,也纷纷起哄了起来,并没有人打算阻止这场猴戏。

    “临死前还有什么话……”

    没等少女讲完,少年就发话打断了她:“不要生气嘛,要不要喝点开水?”

    缓和气氛。

    缓和气氛。

    缓和气氛。

    只有这样才能救自己,他是这么想的。

    “艹!!你她娘在耍我是嘛。”少女明显并没有被冷笑话给缓和到气氛,相反是被这直男思维给激怒了。

    没等他再说下去,一个健步就冲了过去,行进中左脚在侧面的台阶上垫了一步,作为支撑点一使劲,瞬间往右腾空起半个身,反手就是一刀迎面砍去。姿势干净利落,显然不是第一次战斗。身法熟练,姿态稳健,连边上围观的校长也不由得感叹了句哇哦。

    少年显然是没想到对方就这样杀了过来,慌乱中从侧面的口袋掏出一个扳手格挡。

    当的一声,虽然说男女间的力量本身有差别,普遍女性在力量上是远不如男性的,但是这一下格挡也是震得少年虎口生疼,扳手差点把持不住掉在地上。

    “姐,我叫克里,交个朋友,你饶了我吧。”没等第二刀砍过来,这个自称叫克里的少年,立刻往后退了一步,举起扳手挡在眼前,摆出了架势:“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不要逼我出绝招。”

    “哦?”校长轻微地扬起了嘴角,王虎老师这时候偷偷看了眼校长,校长果然是一脸想要欣赏绝招的表情,并不打算阻止他们胡闹下去。

    如果这时候自己去阻止他们,怕是要结结实实地吃校长一发火球。但是如果没人去阻止他们,万一学校里出了人命,自己好不容易混到一个教导主任的地位怕是又不保,真是进退维谷,王虎老师面对人生最大的危机。

    想到这里的时候,只见克里把扳手丢到了地上,双手撑地,身体前倾,如同一只蛤蟆一般地趴在地上。

    “蛤蟆功?”王虎老师也是见多识广的,这些年南征北战,和帝国打得难解难分。也算是见识过不少稀奇古怪的法术、技能、招式,但是却从没见过蛤蟆功,这种上古文明的小说中叙述的功夫。

    “这应该是传说中的武术吧?”王虎老师走了几步,悄悄地靠近校长并询问道,声音略轻并不希望让太多旁人听到,以免让未来的学生认为他是一个无知的老师。

    校长的表情也从好奇开始转为迷惑,这样的绝招她也是没亲眼见过,即使几次三番与帝国派出的猎魔人交手,也没看过这样古怪的招式。而王国中,几个大家族似乎也没有听闻有谁会这类功夫。

    “决一死战吧,我叫陈岛圆子,请多指教。”少女打破了僵局,将双手的利刃转为反手拿,双手置于身后,一副准备突袭的样子。

    趴在地上,如同蛤蟆一般的克里,这时候缓慢地抬起了头,一股气息扑面而来,让陈岛圆子吓了一跳。

    对,一股气息!

    难道?!难倒是!!!

    连周围人都能感受到

    无法想象般的

    气息!

    是的!

    是弱者的气息

    扑面而来弱者的气息,伴随着泪涕横流,克里一路从那边飞速地爬了过来。

    “姐姐你摇了我吧,摇了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趁陈岛圆子不注意,已经话都说不清楚的克里一把抱住她的大腿,把眼泪鼻涕都抹在她的靴子上。

    “我不是故意的,您放过我吧,姐姐大人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啊。”

    这叫陈岛的少女,也是从没见过这样的场景,一般按照以往的经历,双方互撕,往往对方不是:

    “小妞你嚣张什么”就是“和你拼了”之类的戏码,从没见过有人用如此怜悯且可悲的语气诉说着如此不要脸的事情。

    “你放开我,放开我。”虽然很想一刀插下去直接捅死他,但是现在这样反而有点下不了手,与强者对峙才能更强,对弱者下手只会更弱,是母亲从小的教诲,遇到这种情况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拼命地想甩开克里。

    但是没想到克里倒是越抱越紧,仿佛是动物园的小熊猫(猫熊),抓了饲养员的大腿一样,宁死不肯松手,掰开左手上右手,掰开右手上左手。

    场面一下子颇为难看。

    “唉。”看到这一幕有点大失所望的校长,终于决定制止这场闹剧:“都住手吧。”

    可是现场过于嘈杂的环境,根本没人注意到她在说什么。

    “住手。”校长又加大了一点音量。

    还是没有人注意到她在说什么。

    恼怒的校长抬起右手,瞄准了学校钟塔顶部的钟,就是一发火球术。虽然是瞬发法术没有咏唱咒文,威力不大。

    但是她毕竟是传说中的炎魔,估计这一发火球术飞过去,钟塔怕是要炸飞,这修理费和事后的责任还有明天的头条版面就要算在倒霉的王虎老师头上了。

    王虎老师这时迅速地在空中释放了一个结界术,仿佛有点未卜先知。

    看来在校长喊第一声住手的时候,已经开始在准备了。

    估摸着这教导处主任,在学校是吃了校长不少苦头,也背了不少的锅,已是久病成医,能防患于未然。

    火球术与结界术在空中相遇,伴随着刺眼的火光,嘭的发出了巨大的响声,所有的考生和现场的人员都往空中那个方向看去,停止了行动。

    “都给我住手,我是你们的校长艾丽娅。如果不是因为前线需要你们这些新生,我刚才已经把你们轰上天了。”校长慢步走入人群,人群很自然地分成了2边,让来了一条道路,看来并没有人想挡在她的面前。

    “你们两个可以分开了吧。”校长看着眼前还扭作一团的两个人,冷冷地说道。两人也发现自己的失态,求生欲很强地立刻分开站到了两边。

    “校长,本来我都已经考试通过了……”陈岛圆子还是不甘心就这样,即使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眼眶不由得还是有一点红润,这原本已经快通过的考试,就这样子没了成绩。

    校长看了一下周围的考生,沉思了下,睁开双眼,大声说道:“这样吧,今天的考生全部录取。“

    “全部录取???”王虎老师瞪大了眼睛。

    阿西吧!

    学生宿舍、学校拨款、教室座位、制服装备、书本教材、中央补助、五险一金、小金库等等一系列后续的麻烦,都是一个个巨坑,需要他去填的,这全部录取……未免有点胡闹吧……

    但校长的表情是严肃的,把他吓到不敢再说话。

    “对啊,全部录取啊。”校长轻描淡写地说:“其实来填报名表的时候,给学生的签字的笔中就是幻江老师特别制作的墨水。考生的魔力只要越高,签的字就会越红,相对而言,没有魔力的人,就是普通的黑色,所以我们说是随机抽取考生,但是能进面试这环节的,基本都是能的考生,招进来做个苦力也没什么不好啊。”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现场。

    王虎老师心里又是几百只草泥马……咩咩咩的那是呼啸而过,早知道有这样的手段,那就直接录取不就好了,还搞什么喝水比赛,而且这个狗屁喝水比赛,还是校长一本正经开大会时提的方案。众多的老师也是极力地赞同校长的方案。当然,赞同的老师们,求生欲都很强也是一方面原因。

    “那就都招了?”

    “招吧,让他们都去洗漱下。”虽然在考场外,校长也是闻到了一股难闻的气味,单手遮住了口鼻,皱着闷头:“洗漱完了全部带去法神殿,通知三长老,马上做入学测试。”

    “现在?”

    “现在,立刻,马上。”

    听完这话,王虎老师也赶紧点头,心想这场闹剧总算是落幕,自己的前程不管怎么也不能被这次的破事牵连了吧。大手一挥:“走,跟我去学生澡堂洗个澡。”

    在一边看了半天戏的吃瓜考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录取了。

    “耶。”

    “万岁。”

    “打得不错。”

    随着此起彼伏的赞美声,大家开心地把帽子鞋子之类的随身物品丢到半空庆祝。当然,有很多人身上还有一些污秽,也随着帽子鞋子什么飞洒到空中,人群为了躲避又是一阵混乱。

    已经走在远处的校长渐渐收敛了她的笑容,其实她也有她的考量。

    这些年,王国的情况确实是一日不如一日,随着百年终焉之日的来临,帝国的入侵节奏也是一天比一天加快,前线的摩擦是越来越频繁。法师部队都派去迎击敌人了,而国内可以用的法师和魔晶石是越来越少,天气没人操控,魔道具没人使用,粮食连年欠收,就连一些贵族的粮食都开始逐渐地跟不上了,大米、小麦这样的精细食品已经是奢侈品了,大部分百姓只有靠土豆之类的农作物度日,而肉如果不是自己有本事打点野味,基本是逢年过节才有得享福的东西。

    很久以前开始,人民在王国的地位是根据士农工商来排列的。

    第一位就是士,并不是上古时代的士大夫,而是保家卫国的士官。主要组成就是贵族的法师,保卫这些法师的骑士,和来自下层百姓的战士,如果前线无法打赢,世界之树散落的魔晶石就会全数落入敌手,没有魔晶石,就意味着没有办法制作魔道具,车子没法跑,机器没法开动,当然,农业也会没有足够的收成。

    而第二位的农,就是农民,为了前线供应足够的粮食,也是国家必须保障的对象。

    至于制造魔道具的工程师和商人,在三十多年前实行配给制度后,除了几家做的比较大的,基本属于废物职业,根本无所谓。

    说到这法师,以往前线的法师团,确实都是由贵族组成的,一方面贵族长期互相通婚,大部分后人的魔力和作为法师的能力不会太差。

    一方面由于家族的血亲裙带关系,也不会轻易地叛变王国,不然叛变几个大法师,对整个王国的战力而言,将是致命打击。

    “也是没办法啊。”校长喃喃自语道。十年前的那夜,被帝国收买的叛徒们偷袭干掉了几支法师部队,连她的挚友同僚也难逃一劫。

    这次剧变,导致王国军原本优势的局面一下子逆转。后十年,整个王国的防御力极其空虚,疲于保命。

    这时候向平民放开法学院招生,及时地补充战力,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先例。反正这些平民的家庭也乐于来法学院,哪怕是有生命危险。

    毕竟大部分人一辈子想和贵族攀龙附凤,走上人生巅峰,怕是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想着想着不由的想起了家族的大当家,整天拉她去什么茶会相亲,还一定要硬塞给她一个未婚夫骑士长,不由的捏紧了拳头:“教完这批学生,我就有理由带着他们去前线炸人了,远离魔都。”校长沉思的表情又一次恢复了狰狞。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